精编版#《那年盛夏蚀骨寒》全文免费阅读

2021-05-20 11:58 · 新商盟

第5章 斯川也是你叫的?

周锦茉工作的旧桌,连个板凳都没有,她只能站着去完成这些工作,最后,周锦茉干脆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了,扔在一边。

“周秘书,这是纪总交给你的,中午下班之前,必须完成。”

“周秘书,这是最新报告,请审核后转交给总裁,今天一定要交上去。”

“周秘书,这个下午三点之前。”

“周秘书,这个要快。”

她忙碌了大半天,桌上的文件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周锦茉一声不吭的接受了所有的工作,但是她并不傻,这些文件来自各个部门,显然有很多并不是她该做的。

这些,不过都是纪斯川堂而皇之的刻意刁难而已。

想让她知难而退。

她的韧性,就在这里,这么多年,从她爱上纪斯川的那一刻起,这些,就都注定好了,不管是什么,她都不会退缩。

第二日,她自带了办公椅。

第三日,她自带了笔记本电脑。

如此,一连过去了半个月。

周锦茉白天不停的接受工作,晚上加班到很晚,所有的工作,都没有让任何人找到一点差池。

纪斯川也是。

“下午顾式集团回派人来谈合作的事情,你把你的那一堆都收拾干净。”

这是半个月以来,纪斯川第一次将周锦茉叫进办公室对她说的话。

周锦茉点了点头。

顾式集团。

是不是顾承安会来?

周锦茉在心里泛起了嘀咕,当初和纪斯川结婚的事情,是折损了顾氏的面子,不知道顾承安现在是不是还记着仇……

一股不太好的预感,让她恍然间失了神。

“你在想什么?”

纪斯川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一脸不满的问她。

周锦茉被他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向后退了一步。

纪斯川逼近她,扬着轻蔑的笑,“这是在惦记着其他的男人了?”

“你!”

周锦茉知道他口中的别的男人,就是当初差一点就和自己结了婚的顾承安,可他现在提起顾承安,只是想继续羞辱她而已。

“我不打扰你招揽生意,但是,在公司,你还是给我检点一些,要是丢了公司的人,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鄙夷的警告着周锦茉。

“是。”周锦茉咬着牙,不反驳。

“快滚。”

有些狼狈的从纪斯川的办公室走出来,周锦茉突然觉得眼前发黑,有点晕眩的感觉,但是随即就恢复了正常,她便没有在意。

午休十分,她将自己的“办公桌”收拾了个干净,在众目睽睽之下,搬到了一个距离纪斯川办公室较远的不起眼的角落里。

而下午,不管是顾氏,还是纪氏,都不管她的事。

她依旧忙碌着,直到天黑,直到所有的人都下班离开了,加班的人,也陆续离开了。

随便吃了两口凉了的盒饭,她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了,空无一人的公司,反而让她更能静下心来里处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杂务。

刚想站起来活动活动,眼前又突然的变成了一阵漆黑,双脚发软,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周锦茉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子有些吃不消,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休息。

走出纪氏集团的大门之后,夜风带着一丝凉意。

然而,又是一阵晕眩袭来,让她靠在纪氏集团的大门上,怎么都起不来,慢慢的失去了意识,但没有预期中的凉意,似乎是摔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但是具体是谁的怀抱,周锦茉已经无心去追究了。

天协医院。

顾承安交了医药费,看了周锦茉一眼。

低血糖而已,死不了人,仁至义尽。他想着,就离开了昏迷的周锦茉的病房,准备下楼。

“顾总,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付西岚突然出现在顾承安的面前,一脸微笑的朝他走过来。

“付家二小姐。”

顾承安客气的应了一句,不想跟她多做纠缠,就掏出了手机,准备拨号。

“不知道是谁这么大的面子,让顾总大半夜的亲自上医院来看望了。”付西岚走到他的面前,显然是不想轻易的让他走。

他跟周锦茉那个贱.人的过往,付西岚可是一清二楚的。

顾承安敷衍的微笑了一下,没有开口回答,将拨了号的手机贴在了耳朵上。

付西岚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顾承安抱歉的一笑,就从她的身边离开了。

“顾承安!”

付西岚声音阴冷,带着一丝的不甘。

随即,她便顺着顾承安走过来的方向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看。

直到在最里面的病房窗户外看见了周锦茉的那张讨厌的脸!

“贱.人。”

定是顾承安把她送来医院的,最好是得了什么绝症才好!付西岚想着,脸上的表情变得狠毒了起来。

……

周锦茉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和平日早晨起床的感觉没什么不同,只是眼前的场景,让她觉得有些陌生,可细细看来,又觉得很熟悉。

这是天协医院的病房!

她浅叹了一口气,询问了半天的护士,也没能问出昨天夜里是谁送她来医院的。

还是趁早离开吧,这是付西瑶住下的医院,她在这里呆一刻都会觉得浑身不舒服,万一再遇见付西岚那个不省事的女人,就更麻烦了。

周锦茉匆匆的办了出院手续,就准备离开。

“站住!”

一声呵斥在她的身后响起!

这声音她不用想也知道,是纪斯川的声音。

这一刻,她甚至有点奢望,昨天夜里是纪斯川将她送来医院的就好了。

她的奢望在下一秒就被纪斯川亲手摔碎在了地上!

“周锦茉!”

纪斯川快步追上她,然后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咙!

“你……我……”周锦茉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喉咙里的空气被抽干,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你这恶毒的女人!居然想要拔掉西瑶的氧气管!西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氧气管!?

第6章 故伎重演?

她连付西瑶的病房都没有去过,怎么可能去拔氧气管!

周锦茉想要为自己辩驳,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窒息的感觉让她感觉自己已经一只脚迈进了阎王殿一样!

就当她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纪斯川突然松开了她。

“贱.人,我掐死你都脏了我的手。”

说完,纪斯川就大步朝医院的VIP病房赶去,显然是去看付西瑶的。

“咳咳咳!”

周锦茉瘫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重新呼吸着空气,眼前冒着的金星还没散尽。

付西岚从拐角处走出来,站在周锦茉的面前。

周锦茉也不是傻子,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是你跟斯川告状,说我拔了付西瑶的氧气瓶。”

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口中说出的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换做平时,纪斯川绝不会这么轻易受人挑唆,而一旦涉及到付西瑶这个名字,他就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再加上宴会上,周锦茉用付西瑶威胁他,他就更相信这是周锦茉做的了。

“斯川?你是个什么东西?斯川也是你叫的?”付西岚鄙夷地看着她。

“哦,我好像是叫错了。”周锦茉抬眸,毫无惧色的目光望向付西岚。

突如其来的转折,让付西岚一时间有些讶异,但片刻后,点点的惬意便在眼角眉梢间晕染。

只可惜,还不等付西岚开口,周锦茉轻柔的话语就再度袭来,“不应该叫斯川,而是叫他老公。”

最后两个字,周锦茉故意一字一顿,字字珠玑。

不惊不喜的容颜清秀俏丽,反衬的对方愕然的脸色瞬息万变,由喜转怒,十分不好看。

付西岚没想到周锦茉竟会如此,气愤难当,当即恼羞成怒,“周锦茉,你要不要脸,这么恶心的话,你也能说出口?”

“恶心?”她语气平缓的轻微重复,略微蹙了下眉,抬手轻微弹去身上的浮沉,冷然的视线扫向她,“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和纪斯川已经结婚了,合理合法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叫他一句老公,不对吗?”

“不知羞耻!你和斯川哥的婚姻,不过是你用卑劣的手段谋取来的罢了,他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付西岚讥讽冷笑,语气尖锐又毫不客气。

迎着女人恶劣敌对的目光,周锦茉轻微的扯唇,粲然一笑,出口的语气,礼貌又疏离,“承不承认,都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与你并无关系。”

“你……贱.货!”

付西岚气的牙根发痒,想都没想话落的刹那,也伸腿朝着周锦茉踢了一脚。

只是,那一脚未等踹到,就被周锦茉略微一个闪身躲开了,付西岚不甘心,发狠的又朝着她扬起了手,“像你这种贱女人,就算打死你,斯川哥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刹那间,高高扬起的巴掌,朝着周锦茉白皙的脸颊呼啸而来,她无奈的深吸口气,及时的一把捉住了付西岚的手腕,从而打断了那一记耳光。

“付西岚,我看在你是付西瑶妹妹的份上,所以一直不和你计较,但你也要学会适可而止!”

清冷的一句话,威慑力十足。

同时,周锦茉也在一瞬间甩开了她的手。

猛然间,付西瑶身体不稳,剧烈的摇晃踉跄的险些摔倒,不等她反应,耳边又再次传来周锦茉淡雅的声音——

“还有,你说如果让斯川知道,你为了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惜拿亲姐姐的生命做赌注,拔掉了氧气管栽赃与我,那么,后果会是什么样呢?”

淡淡的语气,平缓的不含一丝波澜。

可即便这样,也惹得付西岚心下一愣,只觉得脊背莫名的泛起一阵寒凉。

“你,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斯川哥才不会信你这种人说出的话呢!”她胡乱的喉咙有些发紧,道出口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周锦茉却冷然的注视着她,清澈的美眸逐渐眯起,“现在不信,不代表以后也不信,来日方长,不是吗?”

“你……”

恍然之间,付西岚就彻底怔住了。

心底原本汹涌奔腾的怒意,也在转瞬间偃旗息鼓,她愣愣的看着周锦茉半晌,最终也只佯装发狠的道了句,“好一句来日方长,那我们就走着瞧吧!”

说完,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周锦茉注视着女人的背影,无奈的眉心颦蹙,轻微的叹了口气,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样的针锋相对,锋芒毕露……

晚上,夜凉如水。

医院的病房,寂静,空旷。

周锦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不知为何,就是毫无困意,想着爬起来翻本书看看,岂料台灯刚刚打开,病房门忽然被外力踹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因为是深夜,静谧的氛围突然被打破,周锦茉被那道响声吓得浑身一颤,缓了缓,才勉强稳定,转眸看向了早已屹立门口,脸色遍布九重寒冰的男人。

她皱了下眉,余光扫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这个时间,他为什么会来?

纪斯川站在门口,冷沉的视线清冷的注视着远处病床上的她,漆黑的眸底,凝聚的火星不断跳跃,瞬间便可燎原。

周身笼罩的戾气,强大,又骇人。

这样的纪斯川,震慑的周锦茉蓦然就愣住了,完全大气不敢喘,平日里的他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抑感,而此时,又更甚了几十倍不止。

外面的护士听到了动静,以为是病房里出了什么事儿,一边走过来一边询问,“周小姐?”

只是护士还没等走到病房这边,只是抬眸注意到纪斯川的刹那,脚步就放缓了下来,随之,下一秒,就听到男人低冷的嗓音溢出,“这里没你的事!”

倏然,护士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猛地一下就停下了。

权衡再三,又看看纪斯川,最终还是没鼓起勇气走过去,只在原地定了几秒,便转身回了护士站。

随后,一直停留在门口的纪斯川这才缓缓的迈开了步伐,径直的朝着病床上的女人走去。

他的步子很慢,踩在质地极好的地板上,几乎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一种无形的恐惧,蔓延,扩散……

周锦茉清秀的眉心紧蹙,凛然的目光迎着他阴鸷的黑眸,“你有事儿?”

话落的同时,男人也走到了近前,高大的身影,周身冷冽的气息,让人愈加恐惧,周锦茉莫名的视线凌乱起来。

纪斯川清冷的视线在她脸上胶着片刻,忽然毫无征兆的伸出手,一把捏住了她尖尖的下巴,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周锦茉没忍住,脱口一句,“斯川……”

简单的两字,却惹得男人深眸一阵紧缩,捏着她下颚的手指力道收紧,将她整个人都往他面前拽了一些,“你叫我什么?”

周锦茉疼的脸色发白,不解的眉心紧拧,“大晚上,你这突然发什么疯?”

发疯?!

纪斯川深邃的眸底,赫然划过一记冷笑,也没再纠缠这个问题,直接俯下身,攫取上了她的红唇。

疯狂,肆虐。

他丝毫不顾他的感受,满含报复性的攻城略地,不过须臾,她就疼的浑身发僵,浓郁的血腥味在彼此间持续弥漫。

周锦茉吃痛的想要躲开,挣扎的抵着他的胸膛,可她越是躲越是挣,他的束缚就越强越狠。

到了后来,她实在承受不住,不顾一切的拼命挣扎,最终,才换来他嫌弃的倏然收力,放开她的同时,却凑向了她的耳边,明明是旖旎的语气,却透着一种彻骨的寒凉。

吐出的气息温热,却带着冷冻十足的阴寒,“你当我说过的话,是耳旁风?”

“你知道西瑶对花粉过敏,所以才故意给她病房送鲜花,嗯?”

轻微一顿,他微微的眯起冷眸,薄唇再次翕动,“还是你觉得,只要故伎重演,让西瑶出了事,就没人能再动摇你这个纪太太的位置了?”

相关文章:

sm调教小说——我被送到sm俱乐部 我是富二代

换爱交换乱—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他猛的一个挺身贯穿了她你——bl宝贝自己动

掐弄弹击花蒂*语文老师用身体给我上课

等我熬过低谷期的说说*熬过人生低谷期的句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