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古风】《媚主嫁到:凤临天下》全文(完结阅读)

2021-05-20 13:01 · 新商盟

第5章 芙蓉帐

虞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男子霸道的拥入怀中。

熟悉的怀抱,久违的气息一直在鼻尖萦绕。虞歌近日来所有委屈,都在这一刻决堤。

他不是要娶别人了吗?为什么还要来看她!

门外的酒儿听到房间里的声响,立马赶了过来,却在门外,遇到了王府神秘的护卫。

四阁护卫站在门口,将房间保护的严严实实。

酒儿一看到林影,便知晓房中是谁了。

林影是摄政王的贴身护卫,四阁高手之一,是护卫,也是死侍,在整个江湖都有着不小的名声。

“林大哥。”

“嗯。”

只是简短的打了个招呼,眼神做了简单的交流,彼此就心照不宣,这些日子,虞妃和王爷的关系,总是剑拔弩张。

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转机。

相对于外面的安静无言,房内,则是春色满园。

虞歌使劲的将楚潇推开,却始终无济于事。男子天生的力道,让她一个不懂武功的女子如何反抗?

或许,她只是贪心这一刻的温存,不想反抗罢了。

大婚之日,摄政王喝的酩酊大醉,在夜半三更时,弃了新房的正妃,闯了容园。

虞歌苦笑不已,这对她而言,未必是一件幸事。

楚潇放肆的撕咬着虞歌的嘴唇和身体。本就单薄的衣服在摄政王的暴力下,碎了一地。

芙蓉帐内,两道火热的身影交缠着。

“潇,不要,不要,疼。”

楚潇看着女子流下的眼泪,竟爱怜的抚摸起她的脸庞:“歌儿,不怕,不怕,有本王在。”

只这一句,虞歌便放下了所有防备,咬着牙重新攀上他的脖颈,全力配合。

即便前方是深渊,只要楚潇想要她跳,她就会毫不犹豫一落而下。

撕裂痛感让她不由得抓紧了男人臂膀,两道血痕霎然出现,虞歌流下满足的泪水:“终于,我是你的了。”

然而男人下一句话,如彻骨的冰水般从头浇下:“笙儿,笙儿,你能否再为本王舞一曲,像五年前那晚一样。”

他刚叫的是,笙儿。

原来楚潇,那么的喜欢看她跳舞,之前那般宠溺她,仅仅是因为灵笙。

醉相思,灵笙也会跳,并且跳的也十分优雅。原来他只把虞歌当做灵笙的替身罢了。

起初虞歌还以为楚潇之所以娶灵笙,可能很大部分是因为,灵笙是宰相的女儿。

看这样子,楚潇可能是真的爱上了灵笙,而且还是在五年前。

五年前?多么熟悉的数字呀。

也是在那一年,她失去了母亲,失去了所拥有的一切。

虞歌面如土色,心中所有防线彻底崩塌,她从未如此狼狈过。

许久过后男人停了动作,安静的趴在虞歌的身上,如小孩子一样睡得安稳。

如果不是自己身上的这些伤痕,虞歌可能都会以为,之前发生的事只是一场梦。

“潇,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人。”为什么我看不透你,摸不透你,也住进不了你的心里呢?

为什么有时候我觉得你心里有我,有时候又觉得我对你而言,不过是一件好看有用的物品罢了呢?

虞歌身上旧伤早已裂开,黏稠液体缓缓流下,而她的血,不像常人那般鲜艳通红。

而是暗黑色,隐隐的还透着异香。

闻久了,还会魅人心神。

娘?你究竟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歌儿呢?这幅身体为何会有种种异样,而她的身世,到底是怎么样的?

而此时江湖上,却是一片腥风血雨。

传闻,魅林族人重出江湖,光是一人,便足以搅得江湖大乱。

魅族是江湖最为神秘的一个组织,就连三国之首的朝云国,都不敢轻易的招惹。

而族人之间的统治者,向来是以血夜最为纯正的媚主之女来承袭。

而媚主,已经失踪了整整十年有余了。桃林毒师和媚女都在全力寻找,却寻不到一丝蛛丝马迹。

虞歌看着这个英俊的男子,身体崩得直直的,双眉邹起。就连睡梦之中,他也是如此的防备他人。

外面又再一次的传来了声响,或许是虞歌的血液作用,楚潇还是睡得很死。

该来的还是会来!

虞歌起身,起身和衣,打开房门,果不其然,是她。

灵笙带着丫鬟寻来。一身红色喜服,刺的眼疼。

虞歌朝着林影点点头,他便没有在拦住灵笙,在这个王府里,以后,灵笙才是女主人。

楚潇被灵笙和护卫带回了梅园。

在走时,身后传来了一句话:“林影,别把今晚这件事告诉王爷。”

林影诧异,回身看向虞歌,很是不能理解,别的女人肯定会借此邀宠上位,而她,却要求他保密。

虞歌坚定的眼神,似乎让人不能拒绝。好像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一般。

“虞妃放心,林影不是多嘴之人。”只要王爷不问,他便不会说。

虞歌点点头,回了房间。却是在关上门的刹那,身体沿着门窗缓缓滑落在地。

刚刚灵笙看她的眼神,恶毒的可怕。

小时候她也是这样,父亲只不过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就换来了她的一顿毒打。

第6章 前尘旧事

可是没有人相信虞歌,因为虞歌只是一个无根基的女人的孩子。

不比灵笙,她的母亲是当今炎朝的长公主,手握大权。灵笙从小就如此,楚楚动人,好像一低头,眼泪就会掉下来。

别人都只会认为是虞歌欺负灵笙,没有任何缘由,就是这么笃定。

即便如此,灵笙依旧恨毒了她,之前虞歌夺她父爱,如今竟然还敢抢她夫君。

当年,灵笙和她母亲长公主用计惹得父亲不再宠她,并毒害了虞歌亲生母亲。

而后也是灵笙,怂恿那所谓的父亲,亲手将虞歌送进了凤栖楼。

可是他们没想到,就算这样,她还是“攀附”上现在的摄政王楚潇!

眼前不自觉的开始浮现五年前的场景。

那晚的夜色是那么的美,月儿高悬,眼前的少女纯洁的犹如天上的少女一般。

“姐姐,父亲给我定制了一件霓裳衣服,请了京城最好的裁缝。”

碧云轩的衣服。只此一件,没想到最后竟然入了灵笙的手。

有长公主作为护盾,又有父亲的宠爱。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她想要的话,父亲也会拼了命的为她摘下来。

衣服才拿出来,虞歌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

虞歌和灵笙不一样,她是天生的舞者。

曼妙的身段,婀娜多姿的神态。举手投足之间,都让人为她的舞技赞叹不已。

灵笙也擅长舞蹈,可是比起虞歌的话,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虞歌大了灵笙一岁,她的母亲是宰相在成名之前的妻子,之后父亲娶进来长公主。

当天让她母亲成为侍妾,腾出正妻之位给长公主。

灵笙不喜欢虞歌,甚至到了厌恶至极的地步,她们是在六岁那一年见面的。

也是在那个时候,虞歌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一个这样出尘绝艳的妹妹。

虞歌进了府,住进了大房子,本来应该高兴的事,母亲却日复一日的愁眉难展。

但当时的虞歌却是开心的,她有了漂亮的衣服,好吃的糕点,虽然妹妹有时候看她的眼神怪怪的,但是也还算善解人意。

这么多年,虞歌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父亲来院子里的次数越来越少。

直至后面一年不到两次。

这天晚上,灵笙偷偷的叫走了虞歌,给她看了霓裳衣,这是每个舞者都倾心向往的衣服,虞歌自然也是。

虞歌觉得这霓裳衣是她所见过的衣服之中最好看的了。

浅色的罗裙边缘镶嵌着淡雅色的兰花,水芙色的纱带随风飘拂,内衬绣着一束束孤傲的寒梅,外面则是罩着玉兰飞蝶的缨络醉。

裙摆淡薄如丝,腰上系着桃红色的丝线绣成的耀金丝带。

这样的设计,能将舞者完美的身材展现到极致,衣服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虞歌喜爱得紧,手不自觉的抚摸上了丝绸。

“姐姐喜欢吗?”

“嗯。”

“那姐姐试试吧。”

虞歌惊喜的看向灵笙,灵笙鼓励的眼神让她没有怀疑,这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坏心眼。

“可是这是父亲……”虞歌略微有些犹豫,着毕竟是灵笙的心爱之物,她就算再喜欢,也不能夺人所好。

“没有可是,姐姐你就穿上吧,就今晚,我刚拿到衣服就迫不及待拿来给姐姐看了,父亲不会知道的。”

穿着霓裳衣舞一曲,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虞歌蹑手蹑脚的穿上了霓裳衣。

她根本没有注意到灵笙的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得逞。

霓裳衣穿在虞歌身上,美的仿佛出尘的仙子一般,就连灵笙,也被惊艳了一瞬。

灵笙将拳头握得紧紧的,凭什么,这个女人每方面都比她出色,虞歌只不过是一个妾侍所生的孩子,拿什么和她比?

虞歌月下起舞,婀娜有致的身姿盈盈一握,如水一般让人捉摸不住莲步轻移,汉宫飞燕,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舞,若仙若灵。

在曲子的配合下,虞歌旋转,飞舞,和月色融为了一体。

纤纤十指一会儿如朵朵莲花般绽放,一会儿犹如含羞草般聚拢缩回,一点一步,步步生莲。

就算院子里并没有观众,也好像这就是属于她的舞台。

一曲毕,虞歌停下脚步,脸上渗出了点点细汗。

她回屋换下了衣服,将它还给了灵笙。

“妹妹,谢谢你。”

谢谢灵笙为她圆了一个梦。

就算只有一晚。她也是充满感激的。

“不用谢,姐姐,我先回屋了,明日我还得穿着霓裳衣去宫里给太后舞一曲祝寿呢。”

灵笙甜甜一笑,收回衣服,转身和她贴身丫鬟喜儿回去了。

虞歌自然不知道,在灵笙回到自己房间时,屏退众人,将房间中的翠玉瓷瓶砸了一地

相关文章:

他无耻地含着她的_隔着裤子能感觉到大小吗

65岁的女人还能有水吗.按住小花珠快速抖动

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超级毒医)

医生在她里面一撞一顶律动/拍床戏真进去了的小说H

含上胸前的柔软|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