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盛夏蚀骨寒(全文),那年盛夏蚀骨寒小说在线

2021-05-22 09:58 · 新商盟

第11章 她技高一筹

的确是送过来给她的没错,可她并没有下单过啊。

洗手间里空无一人,周锦茉看着放在洗手台上的盒子,脸上表情十分复杂,盒子里是一双鞋底柔软的平跟布鞋,鞋码刚刚好是她的码数。

周锦茉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愣愣地看了好半晌,才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了一通电话给纪斯川:“鞋子,是你买的吗?”

“嗯。”纪斯川一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还在键盘上飞速的敲着。

“为什么?”周锦茉按住了疯狂跳动的心脏,语气里隐隐藏着一丝希翼。

或许她误会他了,他迟迟不签离婚协议,也许是因为有点在乎他们的婚姻,有点……在乎她呢?

纪斯川停住了手中的动作,脸上神情淡淡:“你好歹还是总裁夫人,在公司里,还是衣着得体好一些。”

疯狂跳动的心瞬间冷了下来,周锦茉看着镜子里那个变脸如翻书的自己,自嘲地笑了笑:“这样,那没关系了。”

说完,也不等纪斯川的回话,便飞快地把通话掐断,整个人缩了下去,靠着洗手台的墙壁,捂住了自己的脸。

低低的呜咽声从指缝间流出,许久,她才整理好自己,走出洗手间。

一天的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周锦茉等着所有同事都走完了才慢吞吞地起身走向打卡机。

等打完卡,周锦茉走下楼,果然一眼就看到了在大门不远处等待着她的司机。

车子里,纪斯川早已在后座等着了,看到周锦茉走过来,纪斯川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在周锦茉坐进车子里的时候往旁边挪了挪,跟周锦茉分隔出更长的距离。

察觉到纪斯川的动作,周锦茉指甲掐了掐自己的掌心,一语不发的坐到了最边边。

“去医院。”男人低头看着膝盖上的笔记本,语气冷淡的吩咐。

到了医院门口,周锦茉跟在纪斯川身后下了车,不过才刚刚下车而已,周锦茉就看到了她最不想看见的人。

付西岚正站在大门口,用力地对着纪斯川挥舞手臂,脸上笑容乖巧甜美,“斯川哥……”

就这样,付西岚还嫌不够似的,竟然朝着纪斯川小跑了过来,伸手搭上了纪斯川的手臂:“斯川哥,你怎么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说话间,付西岚又偏头看向一侧的周锦茉,背着纪斯川,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没等周锦茉做出反应,便又转过头,对着纪斯川笑得满脸天真。

周锦茉冷笑一声,付西岚这是想干什么?用眼神威慑她?也不看看她付西岚够不够格!

纪斯川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他轻轻把付西岚搭在他手臂上的手拉开,神情淡淡,“上去吧。”

付西岚笑容微僵,看着纪斯川已经大步离开的背影,脸色青红交错。

周锦茉最是厌恶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只敢在她面前逞威风,却从来不敢对纪斯川说一句心里话,她勾了勾唇,上前,“请吧,付西岚小姐。”

恶劣地把付西岚三个字咬得格外重,是要提醒她,付西瑶的确是纪斯川心尖尖上的人,她付西岚可不是!

付西岚哪里能不明白周锦茉的意思,被周锦茉这么一刺,脸上僵硬的笑容完全消失,捏紧手指,浑身颤抖着,直到周锦茉走远了才恨恨地咬咬牙,跟了上去。

纪斯川等在电梯口,看到周锦茉朝他走过来,拧了拧眉头,脸上一丝不满闪过,却并未开口。

直到付西岚小跑着进到电梯里,纪斯川按下楼层,才转过头看着她跟周锦茉:“怎么这么慢?”

付西岚闻言,眼眶一红,泫然欲泣地对着纪斯川说道:“刚才锦茉姐跟我说了几句话,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才拖慢了速度,斯川哥你别生气。”

纪斯川神情一冷,看着周锦茉的眼底就像结了一层寒冰:“你对西岚说什么了?”

周锦茉还没来得及说话,付西岚就先抢着说道:“斯川哥,没什么的,锦茉姐她就是对我有点误会,我……我会再找个机会跟她解释清楚的,你们别因为我伤了和气。”

“我说你什么了吗?怎么这么急着揽责任?”周锦茉冷笑,她人还在这里呢,付西岚就敢这样子上眼药了,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不给一点教训怎么成?

付西岚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听了周锦茉的话,不仅没有害怕,反倒是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但她的情绪控制得很好,那笑意仅仅只是在脸上一闪,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周锦茉再看时,她的脸上只剩下了满满的委屈:“锦茉姐,你真的误会了,以前斯川哥跟我姐……我一直把斯川哥当成姐夫看待的,如果我的行为让你不开心了,我一定改,你……你别介意。”

付西岚话刚说完,纪斯川的瞳色就已经冷了下去,他冰冷的眸光微转,看向周锦茉就要开口。

周锦茉心尖一跳,抢在纪斯川之前,开口质问付西岚:“我没记错的话我刚才只说了一句任谁都会说的客套话,司机也在旁边站着,不知道是戳中付小姐哪一根敏感神经了?竟然让付小姐这么委屈?”

付西岚准备了一肚子的话,都被周锦茉堵在了喉咙里。她心口猛烈地跳动几下,悄悄的抬起眼看向纪斯川。

纪斯川此时正好也在看着她,那目光黑沉,叫人猜不透他情绪,付西岚心跳漏了一拍,顾不得去想太多的东西,直接无中生有。

“你,你刚才明明说了,让我不要纠缠斯川哥,说斯川哥是你的,就算是姐姐也拿你没办法,让我识相点!”付西岚说着,自己似乎也当真了似的,眼睛里头竟然都有了泪花打转。

周锦茉鼓着掌,脸上满满的赞叹:“想不到从我们刚才走到这里,这么短的,甚至都用不到一分钟时间的路程,我竟然能够跟付小姐说这么多的话。”

付西岚一噎,急急望向纪斯川,男人的眸子已经变的凛冽,付西岚情急之下撒的这个谎漏洞百出,纪斯川又是何等聪明的人,以往只是不愿意将付西岚往坏处想,此刻周锦茉一说,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第12章 我对不起你的事

“斯川哥,我错了,我就是,我就是气周锦茉昨天故意用花去刺激姐姐,姐姐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她却什么事也没有!姐姐那么好的人,我实在……我实在是忍不下去……”

付西岚懊恨地咬着牙,刚才不应该这么冲动的,应该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再对周锦茉下手!现在这情况她实在是骑虎难下,只能找付西瑶来当借口了。

果然,付西瑶始终是纪斯川心底的最柔软,付西岚一提起付西瑶,他的神情立刻就变了,虽然并没有去指责周锦茉,但也不再开口说付西岚了。

逃过了一劫,付西岚猛的松了一口气,抬起眼刚好对上周锦茉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付西瑶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直到嘴里传来了一阵痛意,这才慢慢的松开。

进了病房,看到床上的人纪斯川神情软了软,可一想到她什么也没做却遭到了许多磨难周身气场骤然森冷,凛冽的寒意铺天盖地,他一转身,手箍着她的手腕往地上狠狠一甩,“周锦茉!我让你道歉!”

周锦茉的眉头拧得死紧,一语不发地盯着纪斯川。她不知道,她这副模样,落在纪斯川的眼里,简直就像是一种挑衅。

“道什么歉?花不是我放的,我不会为这个道歉。”

“好。”纪斯川暴怒着,狠狠剜了周锦茉一眼,“我倒是要问问你爸妈,到底是怎么把你教成这样子的!”

说着,纪斯川将手伸进了口袋里,作势要去掏出手机。

周锦茉浑身一震,伸手就去握他的手,“纪斯川!你不许去骚扰我爸妈!”

爸妈本来就因为自己坚持要嫁给纪斯川的事情,而难过生气,如果知道了这些事情,恐怕会更加内疚自责。

纪斯川掏手机的动作一顿,脸色是一成不变的冷硬,“那便道歉。”

周锦茉深吸了几口气,将欲夺眶的眼泪逼下去,大步走向付西瑶的病床,“好,我道歉,我跟她道歉。你记住,如果你敢去骚扰我爸妈的话,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了付西瑶的病床前,她看着那被纪斯川深深宠爱,却无知无觉的女人,只觉得羡慕,又痛心。

掐了掐手心,她声音清淡冷硬:“付小姐,对不起。玫瑰花的事情,那并不是我做的,我从来没有来过你的病房。可仍旧很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或许那暗中动了手脚的人,不会为了陷害我就将你的命不放在眼里。”

“我对你一无所知,根本就不知道你对花过敏,又怎么可能会拿花来害你。等你清醒之后,如果能够记得我跟你说的话,我希望你能好好回想一下,到底是谁来过你的病房。”

付西岚本以为周锦茉是怕了,可一听她开口说的却是这个,直气的咬牙。

“周锦茉,当着我姐姐的面,你还敢狡辩?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周锦茉没说完的话一顿,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付西岚:“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谁做的事谁担责任,付西岚小姐,做人可要敢作敢当才行,对了,那束花在哪里?”

她说着,视线对上了纪斯川,“把那束花找出来,我可以给你提供我的指纹,你拿去检查。又或者……”

她眼神在病房四周划过,“调监控,我有没有来过这里,查一查监控不就知道了,我绝对不会为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买单。”

纪斯川神情清冷,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视线扫过周锦茉,他淡淡开口:“你先回去。”

周锦茉不肯,她往前一步,眼睛直视着纪斯川:“你在害怕什么?”

纪斯川别过眼:“回去。”

周锦茉冷笑,气得浑身发抖,看纪斯川的样子,估计他也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不愿意调监控,是因为那个人是付西瑶的妹妹吧!

付西岚站在旁边,看到周锦茉被气得发抖的模样,眼底一丝喜意闪过,她走到纪斯川身边,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斯川哥,不如直接让司机上来带周小姐走吧。”

纪斯川看向付西岚,眼神晦涩不明:“松手。”

付西岚一愣,下意识地松开了拉着纪斯川衣角的手:“斯川哥……”

纪斯川没说话,将病房的门拉上,转身握住周锦茉的手腕,扯着周锦茉往外走。

周锦茉咬着牙,任由纪斯川拉着,她倒是想看看纪斯川到底想做什么。

付西岚在后方看着已经走远的二人,眼神中是满满的嫉恨,手指攥的咯咯作响,她勉力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周锦茉!”

纪斯川带着周锦茉走到车子前,伸手拉开车门推着周锦茉进去,语气寡淡地吩咐司机:“送她回家。”

车子启动,周锦茉闭上眼,掩盖住眼里的失落,看来纪斯川是真的要保付西岚了,付西瑶的妹妹,呵,这个保命符倒是好用得很。

付西岚攀附在窗户旁,看着周锦茉被强行带上车时的狼狈模样,不知想到了什么,不屑的勾了勾嘴角。

直到车子走远,她才收起狠决的笑意转过头,看向坐在床头的纪斯川:“斯川哥,你就这么放过她,让这个恶毒的女人走了?”

纪斯川仿若未闻,只是目光温柔的望着安静躺在病床上的付西瑶,伸手替她理了理额头飘散的碎发。

阳光撒在她的小脸上,更加凸显出其五官精致,美丽苍白,而又毫无生机。

“斯川哥,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什么?”付西岚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看着眼前的画面,嫉恨的咬了咬唇。

“嘘……”纪斯川闻言,朝付西岚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替付西瑶掖了掖被角才起身,给了她一个眼神:“出去说。”

说着,他起身率先推开病房大门,先一步走了出去。

付西岚望着他的背影,嫉恨的回头瞪了一眼床上一动不动的姐姐,跺了跺脚跟了出去。

“斯川哥也怕姐姐看到你这样袒护这个坏女人,所以出来说?”付西岚双手叉在胸前,打抱不平的愤声说道。

纪斯川听了这话,眼神极为复杂的瞥了一眼付西岚,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付西岚并不知道这一眼是什么意思,有一瞬间的心虚,但一想到姐姐又来了底气:“说呀,斯川哥难道不应该给姐姐一个交代吗?”

“你觉得应该给什么交代?”纪斯川墨黑的眸子盯着她,一动不动。

“和她离婚!”付西岚毫不掩饰对周锦茉的厌恶,直接开口。

离婚?纪斯川眸子瞬间暗了下来,他转过身,背对着付西岚望着窗外的天空,语气听不出喜怒:“我会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其他的,以后再说。”

相关文章:

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宝贝我忍不了 快吃它

【完本小说】至强狂人全文章节/至强狂人完结篇

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 男人吃奶头动图gif_绝美丽人

男朋友叫我去他宿舍/男朋友带我去他宿舍

【完整版】因为刚好遇见你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