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书《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全文在线(无删节)

2021-05-22 12:20 · 新商盟

第十三章 跟我回去

“能不知道吗?总统哎,全国人民都知道您!”苏玖准备拍拍他的肩,却觉得不合适,原本伸出的手转了个弯,苏玖将自己散在一旁的发丝撩到耳后,“以后如果我有幸采访您,还请口下留情,如果您拿出十分之一今天对外国人那气质,我肯定吓得一个问题都问不出啦。”

她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和他打着太极,皇甫爵心里清楚,这些,都不是她想说的话。

除了那天酒精过敏,露出柔软的一面,这个女人好像一直都笑眯眯的。

她朝他瞪过眼,骂过他无耻流氓,遇到攻击也直接下狠劲,也会因为一些不在意的亲密触碰,微微红了脸。

但却从来都没有难过伤心露出过她的烦恼。

这样的人,往往比常人更为细腻敏感,更容易受伤。

男人神色晦明晦暗,没有人清楚他在想什么。

苏玖表面无所谓,心里却也在打鼓,猜不透男人此刻的想法。

突然,她细细的手腕被男人抓住,“跟我走。”

“哎哎哎,你慢点,你,你你要带我去哪里?”苏玖身子往后一躬,两脚鼓足劲站在原地,皇甫爵脚下一顿,苏玖刚松口气,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直接横挂在男人肩上,苏玖想喊,可男人的身份摆在那,这喊了来了人,受罪的可是她自己。

眼咕噜一转,苏玖嘟囔道,“我爸还等着我给他送晚饭,如果我不去,我爸肯定会担心。”

“我已经派人送过去,至于你,他不会担心。”男人沉声说道,脚步一跨便是一大步,弯弯绕绕过了几个小树林,苏玖便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型,夜鹰站在车旁,见皇甫爵来,连忙打开车门。

这几步路,怕是她要走上十五分钟,这腿长的就是不一样。

皇甫爵将她直接塞进去,坐在她的身旁,“开车。”接着又目光沉沉的看着苏玖,似是在说别想逃。

她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嘛!她就算跑着溜,这男人怕是三步两步就把她捉住了。

苏玖心里郁闷,表面笑着问道,“总统阁下,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男人的薄唇吐出两个字,“回家。”

回家?

看他这驾驶方向,那可不是她的家!

半个小时后,苏玖头疼的看着面前这座别墅,她不想进去,男人也不催她,开着车门,静静的坐在车内。

李婶听见车响后走出来,看到苏玖立刻迎了上去,“哎呀苏小姐,都到地了还坐着干啥,刚才阁下吩咐的,给您炖的鸡汤温着呢,快跟我进去把它喝了。”

苏玖硬着头皮,只好走进去。

李婶的手艺自然一流,鸡汤很好喝,但是,苏玖却喝的不是那么爽。

她总觉得男人的视线若有若无的飘在她的脑袋顶上,老是瞅向她。

“我饱了,先进去了。”苏玖一口气将碗里的鸡汤喝完,便站起身朝房内走去。

可她刚准备关门,却被皇甫爵阻止,他跟着她进来,手一抓她的手腕,一转,便将女人转到自己的跟前。

两人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苏玖两手抵在他的胸口,甚至能够感受到他心脏跳动的频率,男性气息也在她的鼻尖萦绕。

“干干干什么?“

皇甫爵低头看着有些慌乱的女人,在她看不见的区域内,嘴角轻勾,“教你防身术。”

“啊?”苏玖抬头,对上的正是男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对付敌人,除了那一招,还有很多有用的招数,如果你的对手是个女人,那一招根本不会起任何作用。”皇甫爵淡淡的说道。

那一招?

他是指踢那里吧?

苏玖脸色一红,脑子一抽,目光竟然下意识的朝男人的某处看去。

然两人离的如此之近,她低头,只能看见男人那被擦的发亮的皮鞋。

呸呸呸,她到底在想什么?!

男人未曾发觉她的异样,温醇的声音此刻在她的耳畔响起。

“比如说,现在,你和敌人之间的距离这么近,应该怎么做?”皇甫爵问道。

苏玖下意识的就想说踢他蛋蛋,但话到嘴边,就止住了。

“手应该顺势攻击他的下巴,然后膝盖微屈,用力朝小腹一顶,就像这样。”

一招一式,皇甫爵教的极其认真。

他的下巴擦过她的额头,带些轻微的搔痒,说话时有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颈部,无心却更为撩人。

苏玖被他带着转身,她的眼却下意识的看向男人,而所目及之处却是男人坚毅的下巴,和因说话而微微颤动的喉结。

在明亮的灯光下,单单是这两处,便让人觉着这男人太过性感。

一颗心脏莫名的跳的更加厉害,苏玖立刻垂眸,稳住自己的心跳。

干什么不好,在这个时候犯什么花痴!

这个男人可是不顾她的意愿把她拐过来的啊喂!

苏玖内心做着天人交战,然,一个不注意,脚下一绊,苏玖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男人大手将她一捞,便捞进自己的怀内,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恍然间有种不言而喻的关心隐藏在其中,“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不舒服?”

说罢,便用手去探她额头的温度,只以为是酒精过敏的后遗症。

大手刚刚要碰及她的额头,苏玖连忙跳起来,挣脱开皇甫爵的怀抱,与她保持半米的距离。

男人放下手,沉默着,看着她。

苏玖低着头,两颊滚烫,一向嬉皮笑脸插科打诨的她此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什么都感觉是多余。

苏玖一咬唇,一声不吭的,直接跑了出去。

皇甫爵眸色微深,他方才,似是看到她的耳根红了。

第十四章 她的心事



夜色温柔,天空出现了很多星星,看来明天是个大晴天。

苏玖走到湖边,芦苇随风轻轻飘荡,她看不清湖面,只能听到湖水波动的声音,仿佛能够安抚人们浮躁的心灵。

风吹了许久,苏玖脸上的红色才慢慢散开。

她上学上的早,21岁便大学毕业,当年沈钧虽和她同学,但也大她三岁,当年谈恋爱的时候,也很包容她,当时她还没有那么毒舌,有时沉静有时爱笑,也偶尔的时候会撒小女孩的娇气,沈钧也会纵容,同学们都说沈钧赚大发了,有了这么个漂亮又年纪小的女朋友,所以他对她的这种好,她也一直接受的心安理得。

后来出了事,分了手,当了主播,她更是三天两头的往外跑,什么外国金发碧眼小帅哥,肌肉发达的健壮男,还有皮肤比女人还要好的小鲜肉,她统统见过,甚至也被热烈的追求过,但她却从未动心,以她毒舌之功力将个个追求者截截击退。

她自诩有很好的自制能力,从未有一个男人,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让她心跳,让她方寸大乱。

而且这个人还是总统!

妈呀!

苏玖越想越觉得大事不好,赶紧逃掉才是上上之策。

他是毒,要离的远远的,越远越好。

稳定心神,苏玖给自己做着心理工作,那些刚刚萌芽的小念头被她一个一个掐死在幼苗中。

“在想什么?”

就在此时,那声音又在她的身后响起,苏玖下意识的转身,结果脚下没踩得稳,险险就要跌进河内。

然而,男人的大手,今夜第二次,捞住了她的腰。

苏玖下意识的往前想抓住男人的衣角,两手形成了一个环状,正好将男人的腰搂住。

咚咚咚……

咚咚咚咚……

清晰有力的心跳声在黑夜中响起,他们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心脏跳动的声音。

无疑,苏玖的心跳的更快些。

苏玖愣了两秒,意识到这点后,连忙将男人推开,可奈何男人的手臂如铁一般坚固,将她牢牢的扣在怀内。

“想再掉下去?”

男人的声音如温热的巧克力奶茶,温温淳淳,有热气直直的冒进她的心里,吸管只需轻轻一搅,苏玖的心就如旁边的湖面一般,被风一吹,便碧波荡漾起来。

这一刻,苏玖忘记了挣扎,忘记了刚才自己对自己说过的话,他是毒,要离他远远的,越远越好。

这一刻,她就这么被他捞在怀内,脑子在游神,似是恍惚,又好似十分清醒。

这个男人,她相处不过几天时间,甚至几个小时前才知道他的身份,明明是那么的陌生,可他却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哪怕和沈钧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她都没有过。

一见钟情?

不可能。

别说她根本不相信这世上存在这玩意,就他俩第一次见面,她都恨不得把他咬死,恨不得让他断子绝孙,哪来的情?

活了二十四年的苏玖,第一次为内心突然升起的异动的感情而如此纠结。

就在此时,皇甫爵已经将她抱起,转身,将苏玖放在草坪上,沉沉的目光被黑夜遮住,苏玖却能感受到他在看着自己。

耳畔有风吹起,更有他的声音,苏玖只听见皇甫爵问,“今天为什么要逃走?”

这个问题,在医院的时候她分明已经回答过他,苏玖收收情绪,正准备嬉皮笑脸的敷衍过去,男人的声音却又响起,“不要骗我,苏玖,是真话还是假话我能分辨的出来。”

单单是这句话,便让苏玖立刻将准备好的原话吞了回去,在男人灼灼的目光下,她低着头,咬着唇,耳畔芦苇沙沙作响,还有知了在轻轻歌唱。

苏玖站在那里,两手绞在一起,最终慢吞吞的说道,“我不喜欢别人隐瞒、欺骗。“

男人的眸光轻轻一动,并未出声。

接着,只听到女人继续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其实也是我傻,试问全国人民谁不知道总统是谁,长什么样,偏偏只有我不知道,但是我就是不开心,知道你的身份后感觉自己之前在你面前就是个傻子,还问过你是不是黑社会老大……我不喜欢别人瞒着我,我这人吧,也没什么安全感,所以彼此之间的信任对我来说很重要。”

三年前,她喝醉酒,醒来后和宫越躺在同一张床上,两人虽没发生什么,但几乎全裸,只穿着最最贴身的衣物。

沈钧和苏可儿恰好那时候进来,那个时候沈钧的神情,带着极度的不信任和满满的失望,让她觉得连呼吸都十分难受。

如果他信任她,肯听他解释,或者再细心一点,便会发现她的身上没有任何吻痕,她从来没有背叛过她。

但也或许,当时沈钧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正好借助这个契机,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将她甩的一干二净,堂而皇之的和苏可儿走在一起。

后来想想,在一起的时候,有很多事他已经对她有诸多隐瞒,谎言早已开始,一点一点的在生活琐碎中埋下伏笔,再醒悟过来回头时,早已物是人非。

所以,自此以后,她的心如城墙般坚硬,将真心永远藏起,以笑脸对人。

她需要信任,需要坦白,但因为这样的极度需求,她比常人更难以敞开心扉。

不信任别人,不在乎这样的感受,别人坦不坦诚也就都跟她毫无关系。

可她也不知为何,在知道自己相处的对象是总统时,她不开心,甚至是失落的。

果然,人还是不能有太多情绪的好。

苏玖收敛情绪,正准备圆场,可她刚开口,便听到男人说,“我知道了。”

“啊?”

“以后不会再瞒你。”皇甫爵顿了顿,斟酌了一下,又添了句,“除了一些特别的事。”

他体内血液的毒只有她才可以解,但这其中牵扯太多,他也无法一一向她解释。

等到时机合适,他会告诉她一切。

“不要怕,试着,相信我。”男人沉声说道。

相关文章:

王妃奶儿,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啊不要了好涨太深了高h/老人嫖妓野战图片欣赏

肉超级多的糙汉文_办公室娇喘浪吟

【小说】——《律政当道娇妻你别逃》&(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斗罗大陆之可怜的小舞 斗罗大陆可怜的小舞加强版不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