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娇妻》全文在线阅读【完本】

2021-05-22 13:00 · 新商盟

第1章 事过人非

豪华酒会设在宝格丽酒店,门口络绎不绝的豪车是酒会的第一手排面。

在接应生的带领下陆玥如走进简约轻奢的感应门,熟悉的声音让她如僵在原地。她眼神凌厉的的盯着台上二人,狠狠攥紧了手里的拳头。

杜冉冉满面春凤,脖颈上的珍珠项链衬的她越发俏丽。而一旁的秦霄双眼深邃,仅仅是一个眼波便能勾走台下所有女人的心。

但随着秦霄表情的凝滞,众人都察觉到什么。顷刻间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的陆玥如身上。

杜冉冉嘴角上挑,一抹不明的笑容涌上她的脸庞,随即甜笑说:“如大家所见,门口那位便是杜家十年来一直资助的女孩。玥如,快上来。”

杜冉冉甜美的喉音遂然飘远,陆玥如的记忆猛地被拉回那个冰冷的夜晚。

客厅的天花板突然崩塌,母亲被砸重伤入院,医院的长廊里回荡着哀嚎与咒骂,数不清的闪光灯……

而房子的开发商,便是杜家。

随后是背着神秘皮包的律师将协议书和现金甩在父亲面前。陆玥如的母亲变成了一笔足够她和父亲无忧半生的数字。

而马上,她可能也会变成一笔数字,卖给台上那个目光冷淡的男人。

什么慈善酒会,一群想要钱买回自己良心的禽兽罢了。

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情绪,但方向是朝着她的,只是一瞥,又移开了,仿佛刚才的注视不过是幻觉。

很久之后,陆玥如才抿了唇,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站了起来,腿脚灌满了铅,每一步都像踩在利刃上,剜得她脚心生疼,一直疼到心底。

她闭着眼,低着头,站到灯光下的那一瞬间,尊严已经在地上被碾得稀碎。

“陆小姐。”杜冉冉突然转头,微笑着低声开口,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脸色这么僵硬,媒体拍到可不太好哦……不笑一笑吗?”

温柔如水的声音刹那间扎进她的心底。

陆玥如抿唇,嘴唇颤抖了一下,勉强扯出微笑,眼神仍旧低着。

台下再次爆发出了一片掌声。

杜冉冉满意地勾唇,眼神在秦霄身上一瞟,见他没有任何表情,心里总算是放了放。

“陆小姐,你靠着杜家的资助走到现在,有什么想要对杜家说的吗?”

媒体竞相递上话筒,谁也不愿意放过这个制造新闻的机会。

陆玥如始终低着头,咬牙一句不语。

“各位。”杜冉冉微笑着走上前来,似乎也是怕逼急了会让陆玥如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还有件事,我选择今天宣布。这个月的十五号是我们的婚期,到时候还请大家能够赏光过来哦,喜帖都会发到各位的府上。”

十五号……婚期……

她缓缓转头,目光掠过台上的人,定在了秦霄的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霄的目光此刻仿佛也是对着她的。

陆玥如的呼吸急促起来,捏着手转身,在一片喧嚣中缓缓退出了大厅。

身后的声音渐小,她跑了几步,靠在墙上大口喘息,直到宴会里的灯光已经暗淡下来,才愣愣地抬头望着半空。

深夜。

微弱的喘息声在空中骤然响起,冰凉的皮肤相触,立刻引起一阵无法抑制的震颤。

陆玥如咬着唇,轻轻转头看向窗外,压抑喉咙里就快要满溢出来的情欲,目光忍不住看向身上的人,触及到他坚硬的胸膛时,全身再次一颤。

“霄,今晚能不能……不要了?”她突然抬头问了一句,面色中带着些许试探。

秦霄的动作微微一停,灯光映衬着他的侧脸越发精致逼人,一个眸光便足以让她沦陷。

他偏头,墨色的瞳孔里没有任何情绪,表情十分冷漠,低头开口,一字一句道:“陆玥如,你是出来卖的,没有资格说不。”

一句话 ,瞬间凉透她的心底。

陆玥如身子一僵,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手臂突然被人一扯,压上头顶。

“等等!我有话告诉你……”她手指在身侧一缩,眉眼坚定了几分,刚要开口,秦霄的动作再次猛烈起来。

欢愉一点一点侵入她的神经,彻底将她击溃,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喘息声渐渐大了,混杂着呻吟和嘶叫,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她伸手捂着自己的小腹,在颤抖中艰难抬眼,话到嘴边尽数碎裂开来,神思也开始崩溃涣散……

不知过了多久,身侧也落下了一人,好闻的气息顿时冲进鼻息。

陆玥如缓缓睁开了眼,额头已经有了汗意,视线模糊地看着身侧的人,眼神停留在他没有一丝瑕疵的侧脸上,目光几乎移不开。

秦霄无疑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这个男人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是众人目光追随的焦点,再加上A市赫赫有名的秦家私生子,秦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这样的身份也让他愈加扑朔迷离,触手不及。

陆玥如闭眼,轻叹一声,手指再次摸上了小腹,低低开口:“你要和杜冉冉结婚……是吗?”

秦霄没有反应,依旧闭着眼,表情不变。

她转头凝视他的五官几秒,半晌轻轻抬起了身子,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上。

“你今天很多话。”秦霄突然开了口,嘶哑低沉的嗓音在空气中缓缓敲击着她的耳膜,不急不缓,却始终透着彻骨的冷意。

陆玥如抿唇,指尖微微颤动了一下,眼神再一次滑过自己的小腹,随后整理了情绪重新开口:“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们的关系,还有没有必要继续。”

秦霄动了动,眉心微微一蹙,随后慵懒地转了个头,依旧没有将眼睛睁开,“我没有说结束就是不用结束。”

不用结束?她一滞。

七年了……她和秦霄待在一起七年。一开始不过是因为走投无路,父亲癌症需要透析的钱实在太过巨额,除了利益和身体的交换,她别无他法。

但到了现在,她已经说不清自己对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感情。也许是顺从,也许……有些东西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陆玥如的呼吸急促了片刻,再次看了秦霄一眼,站起身来。

第2章 以你无关



“我明白了。”她点头,在转身的刹那却紧紧攥住了手心,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她明白自己的身份,自始至终也不过是利益关系而已……

“钱已经到你账户,医院那边也打点好了。”秦霄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似乎多说一个字都吝啬。

“谢谢。”她没有回头,朝着门边走去,手指触上了门把。

“我需要杜家。”

陆玥如一愣,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一句,忍不住转头看了秦霄一眼。

他已经将眼睛给睁开了。

她不止一次地怀疑过秦霄的眼睛是不是玻璃做的,清澈透明,却又看不见底,永远只是冷漠相对,却在那一层冷漠之后隐隐浮动着什么,看不清也抓不住,一闪即逝。

刚才这一句……算是他的解释吗?

他是秦家的私生子,一直到三年前才正式被秦家承认,期间的黑暗和挣扎她都亲眼目过。对于那样的家族来说,想要在其中地位稳固,实力和隐忍都一样重要。

陆玥如心里动了动,浪潮涌来,将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而且杜家对你有恩,你最好守住本分,不要做出任何越矩的事,否则后果自负,明白吗?”下一句,硬生生将陆玥如所有的幻想都打到了谷底。

她扬起的唇角缓缓放了下来,随后低头轻笑了一声:“你担心我会乱说?”

秦霄凝视着她的脸,不接话,但沉默已经表明了一切。

她扯着嘴角勉强笑了起来,心底却一沉再沉。

原来只是为了避免她闹事,才会有刚才这么一句解释。

“放心吧,我父亲的性命都握在你手里,我对你……从来就没有资本谈条件,只有服从——这是你七年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我说的话,还记得吗?”

陆玥如抬头,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夜空中一闪,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咔。

门合上了。

黑暗中,秦霄的呼吸节奏突然变了变,但也只是一瞬,立刻就恢复了正常。

他抬眼看了看那扇冰冷的木门,随后重新闭眼,抿了抿唇。

门外。

陆玥如快步走出别墅,第一次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忍着胃里的翻滚,走到树下便猛烈地干呕起来。

手机铃声响起,暂时打断了她起伏的思绪。

她擦了擦嘴,缓口气之后掏出了手机,接了起来。

“喂,陆小姐是吗?请您立刻来医院一趟!您父亲刚才突然发病,正在抢救,您先来把手术费和病危通知书处理一下……”

“你说什么?”陆玥如张了张嘴。

挂了电话,冷意和恐惧瞬间侵袭了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

医院。

陆玥如踉跄着跑到急救室门口的时候,腿脚已经开始发软了,看着急救室门前熄灭的灯,心里彻底一沉。

距离父亲查出癌症已经七年了,病情在一个月以前就开始恶化,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听见这一句“没能救回来的话”时,心口还是被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不住地淌血。

主治医生走了上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安慰着什么。

陆玥如的视线已经模糊了,看着医生的脸,说不出话来,脑子一片空白。

医生抬眼看了看陆玥如的表情,嘴唇轻轻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声道:“节哀。”说完,转身离开。

偌大的病房内只剩下她一个人。

陆玥如看着病床上盖着白布的人,开始止不住地颤抖,整个世界灰白颠倒,失去了方向。

“爸……”她轻声叫了一句,痛苦已经溢满了每一个呼吸。

良久,她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强忍着心里的悲痛,开始处理父亲的后事。

天光微亮的时候,父亲的遗体终于进了殡仪馆,火葬仪式在半夜举行,参加葬礼的,只有她一个人。

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人会关心她们父女俩的死活,唯一和她有联系的人,也只有秦霄。但那样微弱的金钱联系,也不足以让她事事交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陆玥如走出殡仪馆,即使现在已经是盛夏天气,周围的陆度依旧让她手脚冰凉,疲惫地靠在一棵树旁,接通了电话。

“喂。”

“喂,你好,是陆玥如小姐吗?”对方开口,是英文。

陆玥如一愣,心里突然闪过一丝疑惑,随后道:“是的。”

“您之前投递的申请已经被我们审核了,普林斯顿大学欢迎你。同时在校期间如果你参与战地记者的培训,学校将考虑你的情况,免除一部分的学费。”

陆玥如的表情动了动,站直了身子,半晌才道:“确定是我吗?”

对方似乎被逗笑了,开口道:“一定是你。”

“好……谢谢。”她犹豫着挂断电话。

电话一挂,她站在原地怔愣了很久,抬头看着东方微微挑起的一线银白,心里迟迟下不了决定。

父亲走了,她在这里唯一的牵挂也没有了,那……自己到底还在犹豫什么?

陆玥如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手指轻轻抬了起来,在半空中一滞,闭上了眼。

两分钟后,她有了决定,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屏幕上只显示了两个字——秦霄。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陆玥如的眼神一点一点灰暗下去的时候,突然通了。

“有事吗。”那头的声音冷漠而微凉,没有任何起伏,却好听得抓人。

“有……”陆玥如一听见这个声音,便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凝固,迟疑了许久才道:“我有事要告诉你,今天可以见面吗?”

“有事?”秦霄似乎顿了顿,随后道:“电话里说,我没时间。”

“很重要,今天没有时间就明天,我可以等。”陆玥如捏着手指,眼神坚定。

半晌,电话那头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陆玥如的指尖开始泛白,额头也微微渗出了汗意。

七年来,她从来没有在秦霄有需求之外的时间出现过,这一次应该也不会为了她而例外吧……

“五点之后,到麦尔顿餐厅。”他突然开了口。

陆玥如瞬间松了口气,眼神闪着光,开口应道:“好。”

这一天过得十分煎熬,她去医院开了证明,在街上晃荡了五个小时,才挨到了和秦霄见面的时间,走进了那家餐厅。

秦霄已经到了。

相关文章:

M女金属脚镣|看到你下面淌水的文章

《火爆新书》校花的超级高手小说全文章节免费

抵在窗户上的啊|写书法的过程细节描写

女朋友炮架腿_情人的很粗的我好爽

月下捣白沫噗嗤h:宫口,粗硕h|怎么摸女朋友下边她会有感小故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