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节)《我的双面总裁》(全文在线免费#)

2021-05-24 10:12 · 新商盟

第5章我老公要回家

佟小曼看着这男人淡蓝色的眼睛,那一抹蓝色写尽了魅惑!

从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她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佟小曼也是无奈。

咖啡厅里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佟小曼微眯着眼睛紧紧地盯着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几个窟窿来!

欧泽野呢,倒是不紧不慢品着咖啡。

刚刚在图书馆的时候,他还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佟小曼为什么要生孩子,可现在他却一言不发。

似乎,他料到了佟小曼一定会说的,毕竟她的把柄在他手里!

“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啊?你非要这么对我!”佟小曼终于开了口。

欧泽野冷哼一声,喝了一口咖啡,不紧不慢地把咖啡杯放到桌子上,“就是好奇。”

佟小曼忍不住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儿,“如果我告诉你,你是不是可以把照片删掉?”

“没问题。”

佟小曼先是默默地叹了口气,“我结婚了。”

欧泽野听到这话丝毫都不意外,他当然知道她结婚了,而且,他就是她的老公!

“哦,你男人不能满足你?”

佟小曼面容羞涩地垂了头,“你昨天跟我上床……应该知道,我是……第一次,所以,我和我老公……”

“那你为什么要生孩子?”

佟小曼沉思片刻,“算命的说了,我们家需要一个孩子冲喜!所以,我必须在一年之内怀孕。”

欧泽野打量着佟小曼清灵澄澈的双眼,尽管她的眼睛透彻无比,可他还是对这说辞有些怀疑。

“封建迷信你也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

“冲喜?你们家有什么丧事?要死人了?”

当欧泽野的那一个“死”字刚一出口,佟小曼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脸色铁青,“闭嘴!”

欧泽野下意识看向佟小曼,看着这女孩子柔柔弱弱的,可这个时候,却在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种倔强的力量。

佟小曼意识到自己太在意这个“死”字了,立即把头转向了一边。

“总之,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在一年之内生孩子。”

“那你为什么不找你老公呢?”

“我老公?”佟小曼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欧泽野,“就那秃顶的老头儿,有没有生育能力,我都不知道!”

“秃顶的老头儿?”

欧泽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不秃顶啊!

他的秀发明明健康又帅气!

为什么她会这么说呢?

他仔细回想,结婚登记那天,他好像和权彬去打高尔夫了,负责这件事的是他的秘书程浩以及家里的管家吴修。

吴修今年五十多岁了,确实秃顶。

看来,她是误把吴修当成是自己了。

佟小曼敲了敲桌子,欧泽野这才回过神儿来,“如果我说我结婚一年都没有见过我老公,你信吗?”

欧泽野当然信了,如果她真的见过,那他们就不会坐在这里说话了!

“不太可能吧?”

佟小曼摇了摇头,“说了你也不信,可我真的没见过他,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结婚的时候,我就只负责自己的资料,然后签字,刚准备看一眼老公叫什么,就被那个可恶的秘书把结婚证抢走了。”

欧泽野默默地想,程浩,干得漂亮。

“哦。”

“然后,他把我丢在一栋别墅里不闻不问。”

“哦,那是为什么呢?”欧泽野只能明知故问。

佟小曼捏着下巴思索一下,“我猜他可能太丑了,怕被我看见吧,也可能是不举,怕丢人,也或者是拿我冲喜的。”

欧泽野听着这话,心里极其不是滋味,可又不能反驳。

他明明就有一张妖孽一般的脸,明明就大力又持久!怎么可能不举?

“也许会有别的原因呢。”欧泽野干笑两声。

“所以,我真的挺惨的,你放过我吧。”佟小曼立即抓住了欧泽野的手,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对于她一个科班出身的演员而言,这点儿功夫可是必须有的。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欧泽野只觉得心跳慢了半拍,这小丫头还真是可人疼。

“我都告诉你了,你就把照片删掉吧?”佟小曼哀求道。

欧泽野咳嗽两声,“删掉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佟小曼脸色骤变,“你别得寸进尺,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了,说好我都告诉你,你就删的!”

欧泽野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主动权在我这儿,我知道你没全说实话,但是我已经没兴趣了。”

“你——”佟小曼咬了咬牙,看来这男人真的不好对付,“好,什么条件,你说!”

欧泽野坏笑一下,“让我再睡一次。”

“你无耻!”听到这话,佟小曼恨不得一巴掌抽在那张俊脸上。

“我无耻?你一个已婚妇女出去找男人上床,你不无耻吗?我又没结婚,出去找女人怎么了?”

“你——”

佟小曼简直要气疯了,她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都说长得好看的女人信不过,这长得好看的男人更信不过!

“反正你都给你老公戴了一次绿帽子,也不在乎多戴一次了。”欧泽野斜了佟小曼一眼。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敢不敢给自己再戴绿帽子!

“不行!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我跟你上床是逼不得已,是为了生孩子!”

“有区别么?再说了,万一你没怀上呢?正好我们今天晚上补一次,说不定就中了。”欧泽野眨了下眼睛。

佟小曼咬了咬嘴唇。

说真的,这种事情,她真的不会做第二次的,因为她的良心过不去。

“你慢慢想,我等你。”欧泽野背靠在沙发上,端起咖啡继续喝。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佟小曼的内心在挣扎。

如果欧泽野不删除那些照片,这些照片散不出去,她这个人就毁了。

如果她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可她偏偏是今后要做演员的,这些照片可以让她身败名裂。

可如果让她和欧泽野再上一次床,她真的会良心不安的。

毕竟,她为了生孩子是为了……

“我……”

佟小曼刚准备开口,她的手机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佟小曼按了接听键,“喂,你说什么?我老公要回家?!”

第6章那么着急做什么



欧泽野轻哼一声。

什么时候告诉她不行,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给她打电话告诉她!

佟小曼挂了电话,“我现在要马上回家!咱俩的事稍后再议,在没有达成共识以前,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的照片散播出去,不然我会告你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说完,佟小曼就向门口走去,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

拿起桌子上的笔快速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们回头联系,你也把你的手机号给我。”

欧泽野看了看那一连串的数字,随即拿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下,顺便试探一下这个手机号的真假。

佟小曼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点了下头,“那我先走了!”

她立即急匆匆地出了门,这一次没再回来。

欧泽野叹了口气,“那么着急做什么,今天晚上还不是被我睡?”

彩虹城别墅区

说起这个别墅区,在Z市可是名声不小,在刚刚筹备建立的时候,房地产商打出口号,要打造一个城市中的别墅花园,一时间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这个彩虹城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也是外环线区域,出城紧邻高速,进市中心有快速路直达,别墅建造风格采用的也是西式风格,在城市里无异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可是,别墅群建成了,也卖出了不少,刚住进来一段时间就说这里闹鬼。

有好几个人家都反应这个问题,还有一些老人家说这里曾经是个坟场,闹鬼事件越闹越凶,渐渐地搬进来的人都搬走了,想买房的也不买了。

这个别墅群慢慢就荒废了,俨然一座死城。

一开始,佟小曼听说自己要住在这里,也是一百个不乐意,一来,她没有那么多钱租房子,二来,必须让她的弟弟知道自己是已婚的,她又必须在外面住。

所以,硬着头皮住进来,可住进来一年了,也没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渐渐地也就把这件事忘了。

刚一进门,佟小曼就看见自己老公给自己安排的小保姆林兰兰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大。

似乎在这个家里,林兰兰更像是一个女主人。

佟小曼走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你在电话里说……”

“是是是,把你高兴坏了吧?独守空房一年了,这下终于久旱逢甘露了。”

林兰兰一边说着,一边把瓜子皮吐了出来,满眼都是不屑。

“他怎么突然要回来?”

对于小保姆的嚣张气焰,佟小曼一开始也是气不过的,她在这个家里好吃懒做的,不像是当保姆,倒像是当主子来了!

可是,佟小曼知道她就是村子里的小姑娘,据她说以前是伺候先生的,在那边吃得好住得好,来到这边是来受苦的。

佟小曼也懒得和她说什么,加上她回来的次数有限,两个人各过各的,也就随她了。

“我哪儿知道?这里是欧先生的家,想回来就回来呗!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了?”

林兰兰用力吐了一下瓜子皮,瞥了佟小曼一眼。

“有些话呀,我可要说在前头,我来这儿伺候你也是尽心尽力的,你可别不知好歹。”

林兰兰的声调极高,嗓子很细,说这话的时候,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尽心尽力?”佟小曼翻个白眼儿,冷哼一声,“那我请问你,你给我做过一次饭吗?”

林兰兰倒也不害怕,“我哪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不回来?你别忘了,你的把柄也在我手里呢!”

“我有什么把柄?”佟小曼也十分好奇。

林兰兰冷笑一声,“你一个星期在这里睡的不过两晚,其它的时间你去哪儿了?身为一个已婚妇女,每天都夜不归宿,不知道欧先生知道这些以后作何感想。”

佟小曼笑了笑,这个林兰兰整个一个小人得志,懒得理会她,直接转身准备上楼。

“哎,我可提醒你啊,在欧先生面前小心伺候着,欧先生脾气不好,免得一不小心惹怒了先生,怪罪到我头上。”

佟小曼听见这话停顿了一下,又继续上了楼。

坐在自己的卧室里,佟小曼还是挺忐忑的,真猜不准这老头儿回来干什么。

一年对她不闻不问,现在突然要回来?

难不成是……

想沾她的身子?

想起这个,佟小曼就心生厌恶,那秃顶老头看着都六十多岁了,想想这样一个身子压在自己身上,佟小曼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是,她也不能拒绝,毕竟,他们是合法夫妻,他碰她,合情合法合理。

该怎么办呢?

等到晚上,也没能等到老头儿回来,倒是等来了林兰兰的一顿晚餐。

这可是林兰兰破天荒头一次给她做晚餐,味道着实一般,佟小曼没吃几口。

“你们家先生在电话里没说几点回来吗?”

林兰兰大口吃菜,“欧先生每天都日理万机的,这时间当然说不准了,你急什么?”

佟小曼实在不愿意和林兰兰说话,便直接上了楼。

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十点钟,佟小曼昨天就没有睡好,九点的时候就困了,打了一个哈欠看看时间。

老年人睡觉不都很早吗?都这么点儿了,应该不来了。

她简单冲了个澡就直接上床睡了。

十点半钟

一辆劳斯莱斯商务车停靠在彩虹城别墅18栋门口。

欧泽野从车上走了下来,左耳的宝蓝色钻石耳钉在月光的照耀下奕奕闪亮。

他刚准备抬腿踏进家门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把耳钉摘了下来,交给了程浩。

“欧总,我是直接在这里等您,还是……”

这里也是他,说不定他在这里过夜就不走了,程浩还是问了一句。

“在这里等我。”欧泽野撂下这句话直接进了家门。

刚一进家门,林兰兰“嗖”地就闪了过来,为了等欧泽野回来,她精神着呢!

“先生,您回来了?需要吃东西吗?我给您做点儿什么?”林兰兰满脸谄媚,笑靥如花。

以前在欧泽野的水晶花园里,她只不过是个打扫外面的小佣人,很少见到欧泽野。

欧泽野低头睨她一眼,蹙了蹙眉,“不必了,太太呢?”

“太太在卧室里,应该已经睡了吧。”林兰兰立即回答。

欧泽野冷哼一声,这女人,心也够大的,一年不见,终于要看见自己的老公了,竟然还能睡得着?

“她在哪个房间?”

“上楼梯左数第二间。”林兰兰丝毫不敢怠慢。

欧泽野径直朝着楼梯走去,忽然又停下了脚步。

如果她没睡呢?或者,如果他把她吵醒呢?

如果她看见自己的真面目,那他想要继续试探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

不行。

“你去把房子里的电闸拉了。”欧泽野发号施令。

林兰兰一怔,“拉电闸?”

“叫你去,你就去!”

“是!”林兰兰迅速跑去拉电闸,没一会儿,这别墅立即暗了下来,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欧泽野这才放心地上楼,轻轻推开房间的门,佟小曼的确睡着了。

接着窗外洒进来的一点月光,他能模模糊糊看见床上那个身影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十分有节奏。

他轻轻地走到了床边,佟小曼紧闭着眼睛,睡得真香,那一丁点儿月光洒在她的脸上。

不得不承认,这张不施粉黛,甚至有些看不清的小脸蛋,仍旧是可人疼的。

欧泽野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似乎感觉到了痒,佟小曼嘤咛了一声,翻过身去。

不知怎的,就是这轻哼一声叫欧泽野忽然有种冲动,就现在要了她!

昨夜初尝男女欢好的甜头,自然一发不可收拾,更何况,他昨晚并没有尽兴,因为佟小曼早早就昏睡过去了。

他掀开被子,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直到这一刻,佟小曼才知道有人来了!

相关文章:

美熟妇的花芯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说说你最刺激的一次经历

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三级很肉很黄的小说(人比烟花寂寞)

岳的生理需要,诱嫁总裁用力一点

王爷在花园含乳.男生自我羞刑方法在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