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书】《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全集在线阅读

2021-05-24 11:17 · 新商盟

第三章 不堪的回忆

第二天,两人衣衫不整的从酒店的床上醒来,江夜宸看到她额头的第一眼,就对她充满了厌恶。

那一个眼神,她一辈子都记得。

他气愤的骂她不知廉耻,骂她丑妇,告诉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南氏下作手法的联姻。

她就只是窝在被子里,静静的抽泣。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解释也得不到相信,她只是喝了姐夫递的一杯酒。

后来,媒体接二连三的报道,新闻,电视台,每天播放她和江宸夜的桃色绯闻。

姐夫为了她嫁入江家获得融资,不惜代价带着她上门骚扰,又是威胁又是恐吓。

两家人撕破了脸,一度闹的很难堪。

江家岂是需要就范的人家,江夜宸动了动手指,南氏就差点真的不复存在了。

谁也没料到,那个节骨眼上,姐夫没辙,南家近乎绝望了的时候,她出现了孕吐反应,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已经两个月了。

但即便怀孕了,江夜宸也没有任何要接纳她的意思。

最后还是姐夫不要脸的拉着肚子大了的她去老宅找的江家老爷子,江家老爷子传统,不许江家第一个曾孙流掉,这才让她进了江家。

嫁给了江夜宸,她的身份也没有得到过认可,更别提办婚礼。

婆婆嫌弃,丈夫不疼,时常忍受江家人的冷嘲热讽,这就是她的生活。

除去别的都不说,惊天丑女,光这一条,就足够让她在江家抬不起头。

谁都知道,南家的女儿,额头上有一块奇丑无比的红印,年方二十,足不出户,关在家中,见者纷纷退步。

江夜宸这样的天之骄子,居然娶了一个丑女,当即就成了H城最大的笑话。

南湘很明白,自己配不上江宸夜,更是他的耻辱。

迟早有一天,她这个耻辱,会被替换掉。

公交车停在医院附近的站牌。

她的工作是一家私立医院的皮肤科。

因为离家近,工作时间也比较自由,平时也能回家照顾江湛,所以就选在了这里。

她因为貌丑,见不得人,所有的资格证书都是靠自学靠来的,成为这家医院皮肤科的医生,是她努力了多年的成果。

这家医院以治疗火伤和整形出名,南湘拿手的就是替火伤留下疤痕的患者去疤。

她太了解外表不美观带给人的伤害,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外界的歧视。

能尽一份力帮他们找回自信,南湘觉得很快乐满足。

时常碰到一些困难的病人,南湘也会帮他们申请医院特助,或拿出工资做捐款,自己额头上的印记是天生的去不掉了,起码能帮一帮别人。

因为丑,南湘的内心是很自卑的,但在病患的面前,她从来不表现出来。

一个医生若是都没有信心,那病人就更别提有没有希望了。

“南医生,买发带了啊,之前没看你戴过。”

忙完了工作,同科护士苏眉跟南湘打招呼,因为江夜宸的关系,南湘的刘海一直放的比较长。

当年轰动一时的风波被人们逐渐遗忘,加之南湘来医院工作也不过一年,没人知道她真实身份,更不知道她有那样一段婚姻。

南湘待人友好,话又不多,医院里同事和南湘关系都很不错。

除去江家,在外面,南湘人缘是很好的。

南湘摸了摸自己的发带,笑的牵强,“嗯,天气凉了,戴了挡风,保暖些。”

走出科室,南湘又去了住院部,看望病房一个新入住的女孩。

女孩才十六岁,叫丹丹,父母吵架,被误泼了硫酸,面部面积百分之六十毁伤,心理创伤也非常大,整个医院,她只肯让南湘接近自己。

自从有了江湛,南湘特别关心在意孩子,包括别人的,看到那女孩烧伤的脸,南湘眼泪没有忍住就滚了出来。

当时,没有一家医院肯接下这个女孩,南湘说服了院长放下压力。

从心理疏导开始,她每天都来陪丹丹一会。

两人在狭小的房间,南湘撩起自己的刘海,让丹丹看到自己丑陋的印记,告诉丹丹自己和她是一样的,在这样特殊的陪护下,丹丹慢慢的对南湘建立起了信任。

走出丹丹的病房,已经快天黑了,南湘如释重负,因为今天,丹丹终于肯和她开口说话了。

说的第一句话就让南湘心里格外难受。

“姐姐,我疼。我什么时候还能照镜子。”

南湘心疼的把丹丹抱在怀里,和她保证,有一天,一定会让她再照到镜子的。

回去的时候,南湘没有坐公交,老宅的司机来了医院接。

江夜宸吩咐的电话,明晚有家宴,让南湘提前一天回去,说是夫人想多和孙子待待。

南湘没得拒绝,这个家里,从来不是她说了算的,只是,江家所有的宴会从来是把她自动隔离的。

南湘就像绝缘体,婆婆廖佩妍从不拿正眼看她,怎么好端端的让她去参加家宴了呢?

南湘想到了今天叶凌姗的到访,心底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车停在了别墅,南湘进去,给江湛穿鞋穿衣服,又收拾了简单的行囊放进包里,徐妈提着礼物帮她拿下楼,一边叮嘱南湘礼物分别是给谁的。

每次去老宅,江夜宸都会提前给南湘备好要带去给二老的礼物。

倒不是江夜宸多孝顺或是体恤南湘,纯粹是不想江夫人看到南湘太生气,用礼物转移点注意力罢了。

江夫人何其精明,认得出是自己儿子选的礼,每次也都收下。

江湛睡醒闹玩具玩,在别墅楼下闹腾了一阵,因此到江家老宅的时候,天色快黑了。

在车上,南湘收到了江夜宸发来的短信——我晚点到,你们先吃饭。

南湘回过去一个好。

香槟色的宾利驶过大门,院子,草坪,水池,停在豪华的内门口。

南湘一个人要抱江湛,还得拿礼物,多少显得狼狈。

老宅的佣人知道南湘不招待见,难得夫人召见一次,还带着小少爷迟到。

睁一只闭一只眼的,谁也不去帮南湘。

倒是江湛乖巧,帮她拿了一罐茶叶。

第四章 回老宅



“爸,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你们吃过了吗?”

南湘喘了口气走进去,桌上的饭菜果然凉了,江母廖佩妍和江父江敬鹤坐在长几米的长桌旁,一筷未动。空荡荡的餐厅,气氛很僵。

“南湘,你这是有意让我们难受吗?我孙子才多大,你让他替你拿东西,你不会叫佣人吗!”

一进来,劈头盖脸遭了顿骂,在南湘的意料之中。

廖佩妍看也不看南湘,目光全放江湛身上,看江湛手里提着东西,别提多心疼。拉了拉肩上披的名贵披裘,走过去抱起孙子,责怪的扫向南湘,好像南湘虐待了她的孙子。

“抱歉妈,我手里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所以才。”

南湘努力的头从手上一堆补品里探出一个头。

廖佩妍抱起江湛,把茶罐随便一放,逗弄起了宝贝孙子,对南湘不冷不淡的摆摆手。

“行了,解释就能弥补你的错误吗,迟到就是迟到,哪那么多的借口,听你道歉就头疼,把东西放下吧。”

“是。”

南湘听从的放下礼品,把给二人的礼物分别放好位置,然后才坐了下来。

“奶……新,漂漂……”江湛很会讨两位老人欢心,小手指把玩着廖佩妍手腕上新买的翡翠玉手镯,逗得廖佩妍合不拢嘴。“我们小湛啊,越来越懂事了。”就连性子沉默的江敬鹤也放下茶杯,摸了摸江湛的头发,老态龙钟的面颊虽有了皱纹,不减锐气。

江湛伸手要江敬鹤抱抱,江敬鹤严肃的脸上忍俊不禁,展开手抱起孙子放在膝盖上,比划一些动作逗孙子开心。江敬鹤是个很严谨的人,江氏曾经的领袖,在外人面前很少表现出情绪。

南湘几乎没有看他怎么笑过,但自从有了江湛后,老头子为孙子做了不少改变,还学了流行的游戏陪江湛玩。

每回过来,爷孙俩都玩的乐此不倦。

“牙牙,茶茶。”

江敬鹤顺着江湛拍手的方向看去,“好,爷爷喝,上次带来的龙井还没有喝完,小湛就又给爷爷送茶来了。”

公婆疼爱江湛,南湘发自内心的高兴。

江家人眼里,南湘是外人,孙子是自家人,区分的明明白白。

虽然江湛出生前,他们担心过南湘的“丑”会遗传给下一代。

但江湛出生后,白白净净的脸庞,和江夜宸九分相似,继承了江夜宸的帅气基因,越长越可爱,萌化了江家人的心,得到了万千宠爱,顾虑自然也消失。

南湘自己过得狼狈,看江湛过的无忧无虑,给了她不少安慰。

无数个煎熬日夜,南湘躲在被窝哭泣,都是靠江湛的笑脸撑过去的。

“妈,菜凉了,我去热热吧?”南湘不想打扰享受天伦之乐的公婆,可是满桌的冷菜,江夜宸工作回来了总不能还让他饿着肚子等。

廖佩妍就跟没听到一样,江敬鹤也没理会她,南湘只好自己起身,才拿起一盘菜,廖佩妍的话传来。

“热什么热,都热好几遍了,再热菜就变色了,吩咐厨房重新做一桌。”顾虑孙子,廖佩妍没有说出那句看见你就饱了的难听话。

“是。”

南湘点头应了一声,去往厨房。

南家比不得江家这样一手遮天的名门世家,但也是豪门,因为长开的印记,南湘十二岁后就不得出门。

不过,豪门的礼仪规矩南湘没有落下,父亲南槐请了最好的家教上门教导,规矩,南湘是懂的。

廖佩妍让她吩咐厨房,言下之意,是让她亲自去。

路上来往不少的佣人,全是出入厨房方向的。

南湘不禁纳闷,老爷子去国外养老后,老宅就住了公婆两个人,今晚南湘带着孩子过来了,加江夜宸也不过五口人用餐,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半路,她不小心被一个端东西的女佣撞了,女佣盘子里的人参掉到地上。“怎么搞的?这是夫人专门托人从深山买回来的,给叶小姐补身子呢。”女佣手忙脚乱的把人参捡起来,不满的念叨。“叶小姐?”南湘一愣,除了叶凌姗,她想不到还有哪个叶小姐会让婆婆廖佩妍这么兴师动众。

女佣一听是少夫人的声音,虽然知道她在江家不受待见,但也不敢太放肆。“是……是叶凌姗叶小姐。”端着托盘快速离开了。南湘望着来往忙碌的佣人,笑得有些苦涩。

司机和她通知了宴会的事,叶凌姗参加,南湘是不知情的。

她这个当儿媳的还没受过这种待遇,她最虚弱坐月子时,廖佩妍也不曾来看她一眼,更别说是吩咐人给她做点汤什么了。

从厨房出来以后,南湘心底寒意更重。

厨房琳琅满目,小到燕窝,贵至千金难买的鱼子酱。

而南湘每次来,只有家常便饭。

倒不是非要争个谁高谁低,只是廖佩妍的意图如此明显,她再不明白就是真成傻子了。廖佩妍是故意让她去厨房的,桌上的菜没有热到变色,甚至根本没有热过。

叶凌姗,叶家千金。廖佩妍曾经最中意的准儿媳……

这替换的速度,比想象中来的更快啊。

南湘倒吸了口凉气,走回宅子江夜宸还没有回来。

廖佩妍抱着江湛到了客厅看电视,江敬鹤也转移到了茶桌前喝茶,方便陪孙子说话。

南湘走过去,廖佩妍这回没再视而不见,把江湛抱给她,“好了,我和小湛爷爷吃了点心没什么胃口了,小湛玩累了喊着找你,你抱他上楼去洗澡休息。”

南湘马上接过江湛抱着,江湛的肚子鼓鼓的,廖佩妍喂他吃了不少的小零食,又被南湘抱着。小家伙乌黑的眼睛转动,聪明的揪住自己母亲的衣角磨蹭,卖起了可怜,这样麻麻就不舍得怪他多吃零食。

南湘心软下来,温柔的目光看着江湛,好像在说,不许下次了哦。

“好。”

南湘也不想和公公婆婆独处,松了口气走上楼梯,廖佩妍的话又不紧不慢的传来。

“等把小湛哄睡下来了,你,来我房里我一趟。”

相关文章:

一见葬余生小说——【精彩全文阅读】

放下面子的经典短句,公司请你来干嘛读后感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经年相逢意正浓全文章节/经年相逢意正浓无弹窗

一流废少小说(火爆新书上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