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最新章节(阅读)

2021-05-25 09:27 · 新商盟

第十一章 沈谦帮忙

“我们医院的宗旨是救死扶伤,我也很想帮那孩子,实在今天都是大手术,空不出来位置了。”院长无奈的直叹气。

“我们这都空不出来,别的医院就更别提能马上实施手术了。丹丹的情况那么复杂,只有南医生可以立即实施手术,去别的医院也不实际啊。”苏眉在旁边心急的道了一句。

“难道……就只能看着丹丹感染加重吗?”

南湘垂下双眸,那种无可奈何的无助感又出现在了心头。

“这样,我再打电话联系联系各科的医生,看有没有和病人比较交好的,肯让出时间的。”

院长思考了一会,决定再试试,可是看他的神色,没有多少的信心。

“南湘姐,住院部更新实时报告,丹丹的体温上升到四十度了,急性发烧,应该感染加重了。”

苏眉看着手机显示屏,拉了拉她的袖子,南湘沉默。

丹丹的情况不能等了,一个小时内不进行手术。南湘预估的到,接下来不只是皮肤感染,可能会诱发败血症,她不敢想下去。

“用我的手术室吧。”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清脆入耳。

一个穿着简洁白大掛的男人走了进来,摘下口罩,露出一张俊气的脸。

南湘惊了一下,“是你?”这个人不是早上载她来医院的车主吗?

他也是医生?

“沈医生,你来了。”院长主动走向他,五十岁的人反倒向二十多岁的人敬重的打招呼。

“沈医生,我记得,你的病人安排十点的接骨手术,时间上不冲突吗?”

接骨手术一样费时间,没个半天做不好。原来他是骨科的医生。

南湘在的皮肤科和骨科距离不是很远,但不是一个区域的,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所以南湘没有在医院见过他。

可能碰到过,也没注意吧。

南湘走路一向是比普通人头低一点的。

沈谦看了眼严肃的南湘,轻勾起一道明媚的笑。

“无妨,那病人是我老熟人,我给他做了严密的检查,骨头拉伤,问题不大,改到明天做也不打紧。”

“真的可以吗?”南湘仿佛看到了曙光,不知觉也露出了笑容来。

“你是不是又要谢我一次。”沈谦走到她身边,挤挤眉,含笑望着她。

“还不快去?”

南湘也对他一笑,“恩!”

“这真是太好了。”院长和苏眉都舒了口气。

最兴奋的是南湘,她马上安排进行了手术。

手术经过了近十个小时,南湘从业来,第一次做强度这么大的手术,比给丹丹做的第一次手术还长了两个小时。

硫酸的腐蚀性很强,丹丹的创面非常多,第一次手术后,造成二次伤害,比之前更难修复。

手术的时候,除了面部神经断裂,还有皮下出血。

南湘怀疑是丹丹的父母在病房里对丹丹进行过人生恐吓,殴打,所以才造成丹丹的面部损害那么严重。

发现这一点的南湘,整个心都是寒的。

她爱孩子如命,没想到天底下居然会有狠心到这样伤害自己孩子的父母。

丹丹这辈子不可能原谅他们了,南湘决不允许那对父母再来祸害可怜的丹丹。

丹丹出事,她打心底自责,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丹丹。

手术完成的顺利,丹丹被送回隔离室观察,南湘走出手术室。

高度紧张的精神松懈下来,一阵困劲袭来,抬头看了手术室外的表一眼。

惊了惊,竟然快十点了。

她从没有那么晚回家过,江湛到了晚上就非要她哄才肯睡,除了她,谁也不依的。

南湘和累了纷纷下班的同事打招呼告别,急忙的换了衣服出医院。

医院体恤她的情况,手术都安排在白天,她工作来就没有加班过,丹丹第一次手术也是白天做的。

这么晚回去,不知道江夜宸会不会不高兴?

“南医生,手术忙好了?这么晚,坐出租车不安全,我送你。”

南湘走到医院门口,沈谦的车恰时的又停在了眼前,主动打开了车窗,冲她晃了晃手,像早上一样邀请她。

“沈医生,今天已经麻烦你两次了,谢谢你的好意,我打车就可以了。”

南湘不好意思的摇摇手,这个人真是她的福音,可是再麻烦沈谦她觉得过意不去了。

按理说,帮了她这么大忙,应该请他吃个饭的。

可是,南湘不知道怎么开口,除了江夜宸,她没有异性交涉的经验。

其实和江夜宸的交涉,也很少,只是在床榻上……

“都是同事,客气什么,你要真过意不去,抽空了请我吃一顿饭,我也住在那一片,和你很顺路,上来吧。”

沈谦先说出来了,并且大方绅士的为她挪开了安全带。

南湘犹豫了一下,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

她没带现金,手机也没电了,打车还真的不太方便。

“那就再谢谢你了,欠你的车钱我回家了会一起打给你的。”南湘拉开门坐上了车,和他再次道谢。

“哈哈。”沈谦笑着开启车子,“不是说了,一顿饭的事。”

南湘露出月牙弯弯的笑,干脆的应下,“好,应该的!”

“对了,沈医生,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个时间下班的?”

南湘想到什么,看了看沈谦,不太相信,他会凑巧又一次刚好出现。

“我拨打了留下的手机号码,无人接听,我就猜测你还在医院,你晚上一个人回去不方便,我明天的手术在下午,回去稍微迟一点也没关系。”

沈谦回望南湘,很洒脱的说道。

“你在医院的红花榜,一直是前面几名,我记得你名字。如今社会,像你这样善良助人的女医生不多见了,我帮你,自己也感到开心。”

看南湘不解,沈谦加了句解释。

“原来是这样。”南湘脸微微红了红,她的老公都没有这么关心过她,一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陌生人却。

平时除了江湛闹,江夜宸连个电话都很少打给她。

南湘没再说话,沈谦也很适宜的安静下来。

今晚没有月亮,夜色微微压抑,车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观,晃着南湘的眼睛。

她越来越困,忘记把具体的别墅地址告诉沈谦,就靠在座位上就睡着了。

别墅,墙上的指表已过了十一点半,客厅里的气氛集了层寒流。

第十二章 跟别的男人笑



“先生,我去给您添茶。”徐妈小心的伸手拿冷透了的茶水壶,大气不敢出一下。

从晚饭过后,好不容易哄睡了找不到南湘哭闹的江湛,先生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三四个小时了。

平时这个时候,他不是在书房处理公事,就是睡了。

南湘那么懂事的一个人,就算临时有事也会提前给徐妈打电话。

这么晚了没回来,徐妈也很担心,可是看江夜宸没有一句话,她不好多嘴。

先生厌恶太太,徐妈很早就知道。

夫妻两人相处的再奇怪,她也只能放心里唏嘘,不会过问。

只是有点替南湘发愁,南湘不说一声不回家,晚上江湛找妈妈哭的江夜宸脸色都发沉了。

先生性子虽然冷了点,却也很少拉下脸色的。

她到底干什么去了呢?

发了短信,又偷偷打了电话,发现南湘关机了。

徐妈慌了,趁着收拾添茶壶的功夫想和江夜宸说一说。

可是看江夜宸浑身生人勿进的气息。徐妈有点没底。

“恩。”江夜宸淡淡的应了句,靠在沙发上,手拿着几张财经报,眼神却始终没有聚焦在上。

没有发觉到……这是上个星期的报纸了。

“先生,太太没事不会晚归的,要不要……”徐妈拿起茶壶,大着胆子问了句。

江夜宸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徐妈站直腰,没往下说。

江夜宸放下报纸,快速接起了电话。

手机那端传来助理班华的声音。

“江总,医院那边消息,太太一个半小时前就从医院大门离开了,医院到别墅没有晚班的公交和地铁,打车半个小时足够,太太,可能遇到了危险。”

江夜宸挂掉电话时脸色不太好看,放下报纸,随手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带起一阵湍急的风,踱步往门外走去。

徐妈听出了一点什么,大概猜到南湘出了危险,不禁在江夜宸背后,焦急的喊。

“先生,您要出门吗?我也一起出去找吧。”

徐妈是想,她了解南湘比先生了解南湘多一些,江夜宸最近一直介意南湘修剪了头发。

南湘问过她哪里有接发比较自然的店,南湘可能是下班去街上接发路上遇到的危险。

南湘虽然在医院工作,但经历了那样的童年和往事,她一直不太主动与人交涉。

自己的老公和婆婆又疏远冷落她,伤心了容易受骗也说不定。

可是江夜宸的步速很快,他凌厉的拉开门,落下一句话。

“看好小湛。”

江夜宸的提醒,徐妈才反应过来。

对啊,怎么能留小少爷一个人在家呢,她真是急糊涂了。

南湘从车上下来,不停的和沈谦道歉,一阵鸣笛吵醒了她。

她才知道,自己在车上睡了快一个小时,而沈谦把车停在了早上接她的地方附近,就坐在车上等她睡醒。

“你该叫醒我的,你明天还有手术要做。”

南湘下车,很不好意思把披在身上的外套递给沈谦,刚睡醒的脸色红扑扑的,有一些羞愧,也有一点感动。

沈谦接过外套,毫不在意的笑笑道。

“我看你睡的香,就没叫你,反正我也眯了一会,不会影响明天工作状态。”

“你家在这附近吗,要不要我送你到门口?”

他很自然的慰藉南湘,让她不要有压力。

南湘一贯冷的心感到了一丝暖流,依旧礼貌的道。

“这里离我家很近,我走走就到了,沈医生,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沈谦停的位置不是刚好在站牌,怕站牌边的路灯闪到南湘。

他停在了前面一段路,这里走回别墅非常近了,几乎可以看到他们家的别墅,最高的那一栋。

江湛应该睡了吧?

虽然只是十几个小时没见,可南湘还是很想江湛,还没有这么长时间离开过他。

“那好吧,明天同样的时间,我还在这里等你。”在南湘准备要走的时候,沈谦突然对她说了一句。

“啊?”南湘抬头看了他一眼,目露惊讶。

沈谦站到她身侧,指了指一个方向。

“我家在附近不远,你挤公交车不方便,反正我们工作地点一样,顺路。而且我们又是同事,我们有缘,不必和我客气。你要是真过意不去,双休日的时候请我吃顿简餐,就当是收你的车油钱了。”

南湘微微皱眉,“这不好吧,我们排班也未必一样的,今天我只是突发状况所以才需要打车。”

她委婉的找了个理由,不管怎么说,她是个已婚妇女了。

江夜宸不喜欢她是另一回事,江家规矩多如麻,她不想落人话柄。

“就这么定了,夜里起风了,你赶紧回去吧,我看你走了再上车。”

沈谦一句话定夺,南湘一时没了接的话,木讷的看了看沈谦。

“谢谢,那我先回去了。”

南湘当面说不出拒绝的话,她交的朋友太少了,导致有人表现出和她做朋友的意向时,她都不太知道怎么去应对和相处。

江夜宸的车停在别墅门口。

晚上他打算是带江湛出去,所以没把车开进车库。

江湛幼儿园口语比赛得了奖,他答应过江湛带他去游乐园玩车。

可是一个晚上南湘都没有回来,江湛吃晚饭的时候没找到南湘,哇哇大哭,游乐园也不肯去了,车就一直停在了外面。

江夜宸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南湘把外套还给沈谦告别的一幕。

他停住脚步,手里的车钥匙扣在了手心,眼里的一抹焦虑一下散去了。

高大的身影就那么笔挺的立在门口,冷冷的望着路边和沈谦说话的南湘。

他的眼神越看越寒,冷的几乎结出一层冰来。

一夜未归,就是和沈谦在一起?

南湘,居然在别的男人面前笑的那么开心……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就不会笑。

南湘走到门口时才看到江夜宸,他整个人立在阴暗处,加上冷厉的气息,简直是现实中从天而降的修罗。

南湘吓了一大跳,刚才的笑容荡然无存,本能惧怕的退后了一步。

这个动作,莫名引起了江夜宸的强烈不适。

可是他并没有做出任何行为举动,而是站在原地,随意的把手里的烟头一丢,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好像他只是刚好来到这里。

相关文章: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被男朋友弄醒是什么体验/臀部潮湿出冷汗是怎么回事

男医生检查妇科摸舒服,yin荡护士系列合集/来嘛…再用力一些

看见英语老师粉色的内裤|污污污污污污到飞起的图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