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双面总裁佟小曼》小说完结篇(连载阅读)

2021-05-25 11:20 · 新商盟

第13章先生今晚要回来!

“怎么样?其实你不吃亏的!”欧泽野朝着佟小曼扬了扬头。

佟小曼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阿泽,从你今天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救我,我就看得出来你是个善良的人,我想一个善良的人应该不会逼迫另一个善良的人和他上床的吧?”

欧泽野张了张嘴,看着佟小曼那张严肃认真的脸,竟一时间找不出话来说。

“我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之所以要和你上床生孩子是事出有因,现在我老公回来了,这种事情,我不会再做了,你说一次和两次没区别,但在我这里,区别大得很。”

佟小曼顿了顿接着说:“至于我的照片,你随意吧,如果你想泄露出去,我也没办法,但是,私自泄露她人的裸体照片是犯法的,我虽然没钱没势,但是如果你侵犯到我的权力,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完,佟小曼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包,翻翻找找好一会儿,才拿出钱来放到了桌子上。

“你救了我,我请你吃饭。”说完,她把那一沓零散的钞票放到了桌子上便离开了。

“哎!你这人就没意思了啊!”欧泽野喊了一声,佟小曼头也没回。

欧泽野懊恼地看向那一沓钞票,那一沓钞票最大的面值是二十块,剩下的是十块的,还有五块的,加起来一共一百块。

“原来你真的是穷的可以啊!”

欧泽野无奈地笑了笑,老实说,他可能都怎么见过这样面值的纸币。

想了想,他打了一个电话给林兰兰,刚准备离开的时候,权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佟小曼坐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回了家,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买药了。

这附近因为小区就住了那么几户,以前周边还有一些商户,可渐渐地全都倒闭了,药店估计要走上好几里地才能找到。

“算了吧。”佟小曼拿钥匙开门回了家。

林兰兰仍旧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她非常喜欢看电视剧,尤其是那些韩剧。

佟小曼没有理会她,走到厨房里一如既往地没有看到晚餐,她自己也有点儿累了,给自己煮了一碗挂面,坐在餐厅里吃。

吃过洗好碗筷,佟小曼刚准备上楼,忽然想起林兰兰那里会不会有药水呢?

她过不久就要进剧组拍戏了,这胳膊上和腿上都是伤,现在这个季节太容易感染了,如果不处理一下,万一严重了怎么办?

“兰兰,家里有药水吗?消毒的就可以,我今天不小心擦破了皮。”因为有求于人,佟小曼说话也十分客气。

林兰兰瞥了她一眼,从茶几下面拿了一个塑料袋出来塞给了她,“看我对你多好,身在福中不知福!”

佟小曼打开那个塑料袋,发现里面消毒清创让伤口快速愈合的药都有,而且,都是崭新的。

“谢谢了!”说完,她便拿着药上了楼。

酒吧

灯红酒绿的场所,又是激情澎湃的一夜。

舞台的正中央有钢管女郎正在表演着,引来不少的尖叫声。

“好样的!”只见一个皮肤白皙的玉面小生喊着,一双大眼睛尤其出挑,黑眸闪亮,眼睛一眯,又坏坏的。

权彬,人称权少。

他拿起酒瓶灌了两口,转过身来,一只胳膊搭在了欧泽野的肩膀上。

“阿泽,你的意思是你那天的艳遇是你自己的老婆?你老婆想要借种生子,给你戴一顶绿帽子?”

欧泽野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得喝自己的酒。

“我可告诉你,这种女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有第三次,就有第N次,我现在已经看见你头上冒绿光了!哈哈哈!”

权彬说着摸了摸欧泽野的脑袋。

“滚!”欧泽野狠狠地瞪了权彬一眼,沉默片刻说:“我用她的照片威胁她,她都不同意跟我上床,再加上我救了她,双重考验。”

“狗屁的双重考验!你呀,还是接触的女人太少了!这个女人啊,嘴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不要听她们嘴上说的话,要听她们的心里话。”

欧泽野若有所思。

老实说,今天当佟小曼拒绝他的时候,他内心是窃喜的,本想和她公开身份的,可是听了权彬的话,他觉得也不是没什么道理。

欧泽野忽然转过头去,“那你说她年纪轻轻的,为什么想生孩子呢?”

“鬼知道!你这个老婆也是够奇葩的!”

权彬摸了摸并没有胡子的下巴,“不过,也许是自己想去偷吃,所以找的借口呢!”

欧泽野微眯眼睛。

“这也说不好的!我实在想不出来,哪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现在想生孩子的,别说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了,就是已经事业有成三十几岁的女人,都不想结婚生子呢!”

欧泽野点了下头,“看来,我还要继续试探她一下。”

权彬拍了拍欧泽野的肩膀,“行了,别想你那个倒霉催的老婆了,今天看上哪个小妞儿了,我帮你拿下!你也算是开了荤了,今天让你舒坦舒坦!”

欧泽野厌恶地拿开了权彬的手,“我走了。”

“哎,你别走啊!都破了身了,装什么纯洁啊!”

欧泽野什么都没有说,便大步霍霍地离开了酒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的女人个个都浓妆艳抹袒胸露背的,可他打心里觉得恶心。

因为马上就要进入剧组拍戏了,她这个女三号的戏份虽然不多,可是,这一去估计也要一个月呢,她必须在走之前安排好佟小磊的一切,还要搞定自己的毕业论文。

这一周似乎是佟小曼最忙的一周。

老实说,上次和阿泽分离,佟小曼心里也有点儿忐忑,万一这男人一气之下把她的照片公布出去,那她岂不是惨了。

可是,过去了几天都相安无事,她也就放下心来。

写完了论文,也安顿好了佟小磊,佟小曼终于松了一口气。

明天就是进剧组的日子了,她今天晚上需要收拾一下东西。

刚一进家门,林兰兰就跑了过来,“你怎么才回来?先生今天要回来!你赶紧准备一下!

第14章微信号



佟小曼愣了愣神儿,还没有习惯自己有老公的日子。

这几天忙着论文及进剧组的事情,她倒是把自己还有老公这件事忘干净了。

“还愣着干什么呀?还不快去上去洗干净!”林兰兰催促说。

佟小曼听了林兰兰的话,心里很不舒服,什么叫还不赶快去洗干净?搞得好像她就是一个——泄欲工具似的。

佟小曼不想和她理论,这丫头牙尖嘴利的,骂起人来那是一套一套的,何必和她置气呢?

“知道了。”说完,佟小曼便直接上了楼。

林兰兰用力地撇了撇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站着镜子前看着自己。

努力向上托了托自己的胸部,“也不知道先生看上那个女人什么了?胸没有我大!脸蛋嘛,也没有我好!不公平!真是不公平!”

佟小曼上楼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这男人今天回来也可以,再怎么说,他是自己的老公,总要让他知道一下自己的行程安排。

让佟小曼开心的是,前两天她做了一次测试,她并没有怀孕。

这样也好,免去了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困扰。

虽然这个老公时隔一年才出现,可她到底还是想尽快生个孩子的,正好今天和他商量一下。

这样想着,佟小曼洗完澡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

她的行李并不多,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足够了。

布置好一切,那男人还没有回来。

明天一早就要去雁城拍摄了,雁城并不是一座城市的名字,而是一个拍摄基地,基本上所有的古装剧都会在那里拍摄,距离Z市的市中心差不多五十公里,并不算远。

虽然不远,可是一早就有开机典礼,这可是她第一次开机典礼,错过了实在可惜。

佟小曼不知不觉就有点儿困了,躺在床上硬撑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欧泽野照例还是深夜过来的,他一来,林兰兰就立即把家里的电闸关了。

他这一周真的很忙,后来知道佟小曼要进剧组了,不得不过来,实在想得厉害。

这男人没有碰过女人还好,这一碰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踏进房门,看见床上的佟小曼穿着睡衣没有盖被子,那曼妙的身姿让他春心大动。

欧泽野二话没说,就压了上去。

佟小曼睡的并不沉,欧泽野一过来,她便醒了,毕竟她还有事情要和他商量呢。

“等一下……”佟小曼好不容易从欧泽野的吻下躲开,她伸出手去摸床头的台灯开关。

“吧嗒!”

灯竟然没有亮!

佟小曼又来来回回按了好几次,灯还是没有亮。

怎么回事?

灯坏了?

就在佟小曼迟疑之际,欧泽野已经把她的手拉了回来,湿热的吻再一次霸占了她的嘴唇。

她好几次都想要开口,可是,欧泽野却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又一次,他扯开她的睡衣……

他要的很凶,她更加没有机会说话了。

一直持续到了夜里十二点钟,欧泽野见身下的佟小曼实在累的可以,他便停了下来。

欧泽野背对着她开始穿衣服,也不知道黑暗之中,他是如何做到可以分清自己的衣服的,总之,黑暗中,他的动作游刃有余。

佟小曼的指尖动了动,累,疼……

可她还是努力抬起眼皮,“老公……”

听到这个声音,欧泽野忽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这个气若游丝的声音,让他的眉眼忽然有了一丝喜悦。

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呼呢。

不知怎的,他很喜欢,确实很喜欢。

“我们……生个孩子吧。”佟小曼有气无力地说。

欧泽野不能说话,他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迅速穿上衣服离开了。

那个高大的身影在黑暗中一闪而过,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

佟小曼的思绪有些凌乱,他不说话,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因为实在太累了,她便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欧泽野下了楼,林兰兰在客厅里点了几个蜡烛,还算光亮,看见欧泽野下来,她立即把电闸打开,顺便吹灭了蜡烛。

“先生,您累了吧?要不要吃点儿夜宵?”林兰兰急忙凑上前去。

欧泽野没有理会她,而是坐在了沙发上,“给我拿纸笔。”

林兰兰哪敢怠慢,迅速就把纸笔放到了欧泽野的手边。

欧泽野迅速写了一些什么交给了林兰兰。

林兰兰一看,好像是英文单词,她也看不太懂。

“明天早上等太太醒过来,把这个交给她,告诉她,今后要向我汇报她的行踪。”

“好的,先生。

欧泽野站起身来,便离开了。

佟小曼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十点钟了,她看了一眼时间,到底还是错过了开机典礼。

今天早上的开机典礼是九点钟,估计现在都结束了!

她趴在床上,任由自己的身体深陷在被子里。

那个男人每次都要那么狠!

身上估计又是青一块紫一块了!

今天只有开机典礼,既然已经错过了,她也就不用着急了。

又睡了一会儿,佟小曼磨磨蹭蹭地起床,然后拖着自己的行李下了楼。

她也没有理会林兰兰,直接向外走,林兰兰忽然喊住了她。

“哎!先生把这个纸条留给了你!”林兰兰把一张小纸条递给了佟小曼。

佟小曼把纸条接了过来,上面的英文单词也是莫名其妙,她一脸迷茫地看向了林兰兰。

林兰兰清了清嗓子,颇有主人的架势,“先生说了,今后你要向他汇报行踪!”

“哦。”佟小曼仔细思索一下,她没有老公的手机号码,这大概应该是个微信号吧?

所以,她拿出手机试着加了一下,果然找到了!

这一切都被林兰兰收在眼底。

佟小曼冷哼一声,这男人也够鸡贼的,连个电话号码都不给,一般人的微信号也都是手机号,可他偏偏不走寻常路,看来也是有意防着她。

“兰兰,我卧室的台灯坏了,昨天怎么开都不亮,麻烦你看一下,如果坏了修一下吧。”

“你让我修台灯?”林兰兰瞪着眼睛叉着腰看着佟小曼,大有一种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的架势!

“我想如果你们家先生回来,家里的台灯是坏的,他应该也不会高兴的吧?”

林兰兰更加不可一世地哼了声,“放心吧,先生用不着台灯的!他用不着一切家用电器!”

佟小曼皱了皱眉,从林兰兰的嘴里似乎听出了什么隐情,“什么意思?”

相关文章:

好湿热花径|舌尖探进,王爷浴桶要了她

女主涨奶男主帮忙小说_男女主高中就一直做

熬夜看完的人小说言情,熬夜必看言情,豆瓣评分9.0以上古言

塞红酒冰块无法走路h:bg男生子吧 胎动

啊额再快点 用力 男人女人强吻下面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