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新书《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全文在线阅读

2021-05-26 10:16 · 新商盟

第九章 不是安静像灰尘吗

“那就这么定了!就做秘书吧。”廖佩妍少见满意的对南湘笑了。

南湘心中悲凉,吃也吃饱了,该说的也说了。她的任务,完成了吧。

“谢谢伯母,谢谢宸哥!”叶凌姗喜笑颜开,给廖佩妍和江敬鹤碗里夹菜,局面因为南湘的认可一句话定了。

江夜宸眉头拧了拧,可是父母双双开口,拒绝便是打了他们的脸面。

意外的是,南湘居然会发表想法。

她不是一向安静的像灰尘吗。

家宴结束,当晚,江夜宸带母子俩回了别墅。

看来,这次南湘的表现廖佩妍很满意。

他们离开前,廖佩妍对她说,让她们下个周末再过来。

当然,也少不了邀请叶凌姗。

南湘心情糟糕,可没有人会管她的心情,更别说得到安慰。

今天凌晨,两人有过一次亲密关系,南湘整夜没有睡好。

回到家,南湘拖着疲累的身子,陪睡过下午觉的江湛又玩到了十点左右。

等到江湛睡了,南湘回到次卧,累的恨不得倒头就睡,想到了廖佩妍的威胁,她撑着身子打开电脑,搜索索赔书的正规性。

那份索赔书南湘是签了字,但南氏从父亲南槐交手给姐夫白震后,一直是白震和姐姐南悦管理,南湘并没有股份权,她签字有法律效应吗?

廖佩妍手上捏着索赔书,无疑是一颗对南家的致命炸弹。

她成了南氏东方再起的牺牲品,那件事后,她和姐姐姐夫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

她无心帮南家,可以姐夫不择目的的手段,若是南家被打压,她免不了再被推上风口浪尖。

到时,可能还会连累江湛。

现在的她,不再是过去关在家中任他们摆布的南湘了,为了江湛,她必须坚强。

南湘熬着夜查到了凌晨三点,可惜她没有几个朋友,要是能认识懂律法的人,她就不必这么费神。

网上的信息多是仅供参考,她可能得从廖佩妍那拿到原件,拿去律师所询问。

天快亮的时候,南湘突然放弃了查找,倒在床上睡了。

她想到了自己是不知情签下赔偿书的,以江家的势力,有没有这张赔偿书其实无所谓,搞垮南家不过手到擒来的事。

如果廖佩妍存了心要对付她,恐怕自己,就真的只有认栽的份。

这一觉,睡到了天大亮。

南湘是被电话吵醒的,她接起,急促的声音传过来,是苏眉。

“湘姐,你出门了吗,住院部出了点状况,你管辖病区的3号病人,就是那个重度毁容的小姑娘,叫丹丹的。”

“丹丹怎么了?”南湘激灵的从床上坐起来。

“昨天你没来,我们按你吩咐让护士长多照看。白天没事,那孩子挺乖的。谁知道昨晚,她那丧心的父母突然过来看她了。”

苏眉焦急的说。南湘脸色骤变,睡意全无。

“那对父母不是潜逃在外,怎么放他们进来了?”

丹丹脸上的硫酸是被父母争执时误泼的,出事后,丹丹被好心邻居送到医院,父母双双都潜逃了,一直在通缉。

南湘从不在丹丹面前提她父母,光听到爸妈这样的字眼,丹丹都会惊恐的躲到床底下去,怎么叫也不出来,怎么可以让那对父母出现在面前呢!

南湘不敢想丹丹看到父母的场景,一边接听手机,快速穿上拖鞋下了床。

“手里又提牛奶又拿水果的,医护人员都以为是看丹丹的志愿者,谁知道进去没多久就传来吵声,进去看的时候,那对父母趁混乱跑了。我们捡到了地上沾血的碎纸,大概是来逼丹丹签一些证明他们无辜的书纸,从没见过当父母能的这么自私,真气死我了。”

苏眉口气气愤极了。

“那丹丹现在怎么样了?”南湘急切的问重点。

苏眉加速的说,“丹丹抓伤了脸上缝合的伤口,需要紧急手术,谁也不让碰,给她打止痛针也不肯,你快来吧,造成感染就麻烦了。”

“我马上来!”南湘挂了手机,看了显示屏,七点五十分,和她平时出门时间差不多。

今天不能坐公交去,早餐看来又来不及吃,得马上出门找出租车。

“徐妈,今天劳烦你送小湛上校车,我有紧急的手术,先去医院了。”

江湛上的是别墅区的贵族幼儿园,每天有专车接送,南湘一般都是送他上了校车再去上班的。

可今天时间不够了。

南湘快步走到客厅穿鞋,徐妈在餐厅收拾碗筷,走出来。

“太太,刚才先生已经送小少爷上校车了,先生也刚出门,你着急的话要不让先生今天载你一程,他应该还在车库。”

南湘摇摇头,抬头看到桌上吃剩的碗筷,两大一小,她怔了怔,那种酸涩又蔓延上心头。

“叶小姐,早上也来了吗?”

“是……是啊。”

“太太平时工作辛苦,我给你留了早餐,太太要不带个酥饼路上垫垫肚子吧。”

徐妈点了点头,她是能感觉出南湘一点情绪的,南湘一直是个可怜的孩子,在江家吃了那么多苦。

如今,廖夫人安排的女人公然入到家里,和自己丈夫儿子待在一块,这换做谁,谁也难受啊。

“谢谢徐妈,不过我医院今天真的有急事,回来再吃吧。”南湘穿好鞋,立刻出了门。

徐妈望着她瘦弱的身影叹了口气。

哎,太太那么心地善良的一个人,先生怎么就看不到呢?

早上南湘又没下来吃饭,江夜宸也没问一句,要是夫妻关系好一点,南湘就不用每天辛苦赶公交上班。

她的性子不会开口和江家要一分钱财,更别说一辆车。

别墅区到公交站牌,步行每天得走十几分钟呢。

南湘一路跑出去,江夜宸驶着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刚出车库,一眼望到到了后视镜里跑的很辛苦的南湘。

叶凌姗打扮精美的坐在豪气的副驾驶位,手里扣着新款蔻驰包。

第一次坐江夜宸的车,还是副驾驶。

她早打听过,除了江家父母和江湛,没有人能坐在江夜宸的副位,江夜宸的丑妻更是连这车都没碰过。

还好她聪明,让司机只把她送到别墅门口,才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和江夜宸独处。

廖佩妍给她安排的工作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可以找很多理由接触江夜宸

第十章 紧急手术



车平稳的驾驶着,江夜宸的专用司机请假了,至少这一周她都可以坐他的车。

叶凌姗心底开了花,面上还是很矜持淑女,搜寻着车上的装置,找了私人话题问。

“宸哥,你喜欢磨砂膜?质感很不错,我也想让司机给家里的车换个新膜,宸哥有推荐的吗?”叶凌姗小心激动的问道。

谁知,江夜宸好像根本没听到她的话,叶凌姗尴尬的往他的视线看去。

“宸哥……”

这一看,竟然看到了在路边不断跑步拦车的南湘,叶凌姗握包的手紧了紧,江夜宸怎么会关注她?

早上南湘又没来吃早饭,江夜宸问也没问,他不是当南湘不存在这个家的吗。

“你刚才说什么?”见南湘打到了一辆车,江夜宸收回眼神。

单手操控方向盘,深邃的眼眸在触及南湘上的那辆车时,瞳孔莫名一厉。

“哦,没,没什么,我是说,公司新接的工程项目资料我昨晚收集了一些,想到几个不错的方案。”

叶凌姗甜美一笑,遮掩了尴尬。

江夜宸淡淡的回了一句,拐了个弯直上“去公司谈吧。”

“是,宸哥。”

别墅区公交站牌少的可怜,住在这一片的大部分是富庶子弟,出租车很南打到。

等不到出租车,她只好伸手去拦一些路过的私家车,一辆白色的奔驰车突然停到了她面前。

车主打开车窗询问了她,他们去的方向相同,车主同意载南湘去医院。

“真的很谢谢你。”南湘感激的坐到副驾驶上。

车主是个年轻的男人,面相不赖,看着只有二十几岁,透出一股成功人士的风范。

很难说形容的气质,文艺中带点野痞浪子的不羁感。

“不用客气,助人为乐应该的,况且,我去的地方和你很顺路。”

男人看南湘着急,很配合的加快了车速。

“还是要谢感谢你,不是你,我就得很晚到医院了。”

南湘礼貌性的回道。

男人却很有聊天兴趣,继续问。

“不过,我很好奇,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独自在这一片地方等车,你家车坏了?”

“我看你似乎没有受伤的地方,是去医院看望病人?”

陌生男人接踵而来的关问,南湘有点诧异,抬起头来看他,他也正好看着南湘,南湘立刻挡住了额头。

发带没有因为奔跑松了,没有被看到。

南湘本能的松了口气。

“我是不是问的多了?”男人没有奇怪南湘的举动,反而带着歉意说道。

南湘放下手,摇了摇头,“没有,我有一位重要的病人要去照看。”她简练的回答。

大概看得出南湘比较内向,这男人也不再说话,只是南湘不小心看到他的时候,他会对南湘露出微笑。

这是个很礼貌的男人,和冷冰冰的江夜宸,仿佛两个世界的人。

南湘操心丹丹的事,车上又给苏眉打了一次电话,苏眉说听了南湘发过去的语音,丹丹的情绪平稳了一点,可还是不许任何人靠近。

南湘下车时,发现钱包没带,她只好给了对方联系方式,让男人把支付的账号发给自己。

这个人通情达理,很爽快的答应了。

南湘给了联系号码后,一路跑去电梯,而那辆白车送她到医院后,并没有开出去,而是朝着内部的停车场停了进去。

在南湘赶到病房后,丹丹停止了抓脸自虐,在南湘抚慰下,打了止血和消炎针。

丹丹的脸部重创,大半张脸都没有好肉了,手术刚过了不到半个月,处于非常需要注意护理的时期。

做了手术,南湘担心丹丹皮肤愈合痒会抓挠,特地嘱咐丹丹带手套,千万不可能抓挠。

可是丹丹受到刺激,脱了手套,把绷带全撕了。

脸部抓烂后接触了空气和指甲上的脏东西,一下就发生了溃烂。

之前缝的手术线必须拆除,马上做修复手术。

感染了不止脸部再无复原机会,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

南湘联系了几个熟悉的护士,准备立刻给丹丹手术。

“南湘姐,不好了,今天手术室全排满了,没有一个时间段腾的出来,院长说丹丹的手术最快也只能明天上午做。”

苏眉协助南湘手术,正在做做消毒工作,突然收到通知,连忙跟在准备室里忙碌的南湘说。

南湘刚换上蓝色的医师手术服,听到苏眉的话,快步走了出去。

“不能等到明天,丹丹的血常规出现了很高的白细胞,拖下去,她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南湘姐,时间都是医院和病患安排好的,没有病患会愿意让出时间来给别人,这个忙,院长也帮不了,总不能把别的病人往外赶吧,院长是不会允许这种损害医院信誉的事发生的,丹丹的治疗医院本来就削减了大半的费用。”苏眉说道。

南湘皱起了眉毛,这个道理她当然也知道,步子坚定的往手术室去。

“一定会有办法的。”

“南医生啊,我知道你心地好,你为我们医院也做了不少的贡献。可是这一次,我真的也是爱莫能助。我们积极问过几个病房的病人了,没有病人同意改手术时间的。打了电话,别的医院也不愿意接受丹丹,目前只能是先给她积极观察,多消炎,防止感染了。”

院长手合在背后,站在手术室外的办公室里,语重心长的对南湘道。

他操心的不比南想少,丹丹被泼硫酸事情闹的很大,甚至引来了媒体时不时到医院询问关注。

谁知突然出了这档事,处理不好,影响的不只是丹丹的未来,还有医院。

“院长,我知道您的压力,对不起,人是我要收下的,让您和医院一起承担风险真的很抱歉。可是现在,丹丹的情况紧急,白细胞不断的升高,拖到明天可能动手术都会有危险了,请您再帮帮丹丹吧。”

南湘对着院长深深的鞠下一躬,恳求道。

院长长叹了口气,马上扶起南湘得手。

“南医生,快抬起来,这,使不得啊。

相关文章:

【完整】抱紧妈咪,爹地请走开小说全本【原文】

宝贝生孩子是第几集/掐着她的腰入的更深

揉拧拉扯乳尖啊痛吸奶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太粗不行坐不下去,她跨坐在他的上面

惩罚带着震动器,每一下都深入到喉咙深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