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那年盛夏蚀骨寒》—全集试读【电子版】

2021-05-27 14:22 · 新商盟

第13章 居然敢咬我

以后再说?那就是不答应离婚了?

付西岚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心有不甘,突然一把上前扯住纪斯川的袖子,委屈道:“为什么,难道斯川哥不爱姐姐了吗?”

纪斯川对她突然的靠近有些不喜,不着痕迹的将手抽出来,又退后几步:“我对西瑶一直是一心一意的,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

付西岚有些尴尬的站直,听见纪斯川的这番表白,心里酸涩,冷笑:“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离婚?”

“这与你无关。”纪斯川冷漠的说了一句,干脆利落的转身,推开病房的大门走了进去。

付西岚看着纪斯川冷漠离开的背影,越发烦躁起来,恨恨的踹了一脚医院走廊的长椅。

凭什么!凭什么一个植物人,依然可以得到纪斯川的温柔和爱,就连那个不择手段嫁给纪斯川的贱女人周锦茉,都能被纪斯川另眼相待。

只有她,只有她一个人,永远被纪斯川当成一个无关紧要的旁人,永远被客气疏离的对待。

绝不甘心!

无尽的嫉恨让她近乎抓狂,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起来,最后化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斯川哥,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病房内,纪斯川像往常一样,默默守在床头。

付西岚端着一杯温开水,悄声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斯川哥,刚刚是我不懂事,来,喝杯水吧!”说着,她瞥了一眼姐姐,将水递给纪斯川。

纪斯川接过水,不疑有他,看着眼前与西瑶十分相似的脸,点头将水一饮而尽:“你最近照顾西瑶也辛苦了,这里有我,先回去吧。”

付西岚见纪斯川喝完了一整杯水,心里窃喜,面上却不显露分毫:“没事,我陪斯川哥在这和姐姐说会话。”

闻言,纪斯川微微点头表示同意。约摸半刻钟后,他突然感觉眼前迷蒙,昏昏欲睡。

一股由上往下的灼热感,直往小腹处逼去,他忍不住松了松领带,不自然的咳嗽两声。

注意到纪斯川的异样,付西岚立刻善解人意的惊呼:“斯川哥你的脸好红,该不会生病了吧,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纪斯川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刚蹙眉要拒绝,就见付西岚不由分说的上前搀着他往外走。

眼前的事物渐渐变得涣散,纪斯川意识开始模糊,只听到付西岚似乎对司机说了句去酒店的话……

而另一边,车子一路行驶,等周锦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外面是一家知名的情侣酒店,并不是她的住处。

她正要开口询问司机,外面已经上来两个壮实的男人,打开了车门就要拖她下去。

周锦茉惊呆了,她下意识的看向司机,“王叔!这是怎么回事儿?!”

王叔自然是没回答她的问题,在周锦茉被那两男人拖下去之后就开车离开了。周锦茉下意识就要挣扎,可对方毕竟是男人,她那点力气根本就不够看的!

不仅是如此,他们甚至还在混乱之中给她喂了什么东西,周锦茉紧闭着嘴不开口,对方便简单粗.暴的捏着她的下巴狠狠一用力——太疼了,她下意识的就张了嘴。

“嗯……哼……”

过了不知道多久,周锦茉闷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意识模糊的打量着周围:“这是哪?”

“哟,醒了?正好,醒着好办事!”一个络腮胡子的壮汉色眯眯的凑脸上来,一只咸猪手还不忘朝她的胸前探去。

周锦茉头脑混乱,浑身燥.热无力,看到眼前陌生的几个男子时,不禁打了个冷颤,躲开他的手怒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刚说出口,她立刻傻眼了。刚刚那不正常的语调,酥软魅惑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

不等她理清头绪,站在一旁的几个陌生壮汉,仿佛再也等不及了一拥而上,试图撕扯她的衣服。

“你们想干什么,来人啊,救命!救命啊!”害怕,恐惧的情绪一拥而上,周锦茉这时候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给算计了,她又气又恨,可却根本没有力气反抗……

周锦茉颤抖着流下泪来,一边躲闪,一边绝望的呼喊着。

只可惜,她的喊叫不仅没有喊来救命的人,反而让这几个壮汉愈加兴奋起来。

空气中不住的响起嘈杂淫.秽的污言秽语,每个人看着她的眼神都炽热而赤.裸。

衣服不断被撕扯,碎成一块一块的布条和泪水一齐,散落在雪白的被单上。

“周锦茉,我劝你乖乖听话,我们哥几个还对你温柔点,否则……”络腮胡子邪笑一声,威胁道。

周锦茉的裙子被扯下一大块,身上大片肌肤暴.露在外面,更显露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残留的药力让她渐渐体力不支,眼看着就要被扯掉最后一件衣服,她死死的咬紧了牙关。

不……她绝对不能被这些人侮辱……

就在此时,一只粗糙的大手抚摸上她的脸颊,缓慢的一路向下,向下……

突然,一声惨烈的尖叫响起:“啊!贱.人,你居然敢咬我!”

男子用力将手抽.出来,只见手臂上两道血淋淋的牙印触目惊心,他气急败坏,甩开所有人,大力扇了她一个巴掌。

啪!

周锦茉被一记响亮的耳光从床上直接扇倒在地板,疼痛让她恢复了些许理智。

只见那被咬的男人凶神恶煞的要挥手打她,旁边几个人见状纷纷拦住:“别急啊,打坏了脸,兄弟几个那还有心思办事啊!待会,在床上,再好好教训这个娘们!”

趁着他们没人控制住自己,周锦茉脑子一热,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爬起来朝房间内的浴室跑去。

关门,反锁,一气呵成。

她疯了似的,将房间内一切能搬动的东西挪到门后,死死的抵住房门。

外面的男人们终于回过神来,几个脾气爆的竟是直接上脚,用力的踹向浴室门:“小贱.人,给老子出来!”

周锦茉惊恐的抱紧自己蹲在角落,手上紧紧握着花洒,仿佛武器般对着门口。浴室门被踹的,岌岌可危,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踹开。

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衣不蔽体,泪流满面,她从没有一刻如此绝望。

“不是送我回家休息吗?这……”纪斯川甩了甩晕沉沉的脑袋,勉强将眼前的虚影看清。

付西岚娇媚一笑,一边搀扶着她走进去,一边试探的问道:“斯川哥,我看你脸色实在不好,回家怕是来不及了,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纪斯川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点点头,随即又摇头,板着脸命令道:“西岚,送我去医院或者回家。”

“回什么家啊,这儿也有床,你想要的一切,应有尽有……”付西岚拉长了尾音,将门反锁住,伸手推了他一把。

没有准备的纪斯川被推的后退两步,一个酿跄倒在床上。

第14章 把衣服穿上!

纪斯川眸子暗了一瞬,小腹的邪火隐约就有压制不住,即将爆发的迹象。他紧握住拳头,指甲掐进肉里,勉强维持着理智。

“西岚,我要回去!”说完,他逼着自己起身,朝门口走去。

付西岚怎么肯让他离开,一个箭步移到门口,以身挡在跟前,深情道:“斯川哥,我知道你身体不舒服,我……我愿意的……”

纪斯川停住脚步,不解其意。

付西岚咬了咬唇,一脸娇羞,轻声道,“虽然我不知道斯川哥你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我看的出来你现在很难受……我,我愿意帮斯川哥缓解……”付西岚说的激动,突然开始脱起衣服来。

不出片刻,站在门口的付西岚,已然脱的只剩一件里衣,酥.胸半露,欲迎还拒。

纪斯川大约是听明白了,又看到已经衣衫褪尽的付西岚,邪火上涌,头脑发热,小腹胀痛难忍。

他猛的转过身,隐忍不发,声音冷冽:“西岚,你别这样,把衣服穿上!”

“不!斯川哥,让我帮帮你!”付西岚眼底闪过一丝疼痛,突然不顾一切,直接上前拦腰抱住纪斯川。

纪斯川浑身一僵,只感觉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划过他的腰迹,不断的挑.逗着他的理智。脑海里冷静一闪而过,他立刻又清醒过来,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退了几步与付西岚保持距离。

呵斥的话还未开口,付西岚突然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一双赤红如火的柔唇就要吻上来试图堵住他的口。

纪斯川厌恶的躲开,却没有付西岚的动作快,她如蜻蜓点水般,一下又一下轻吻着他的面颊,喉结,锁骨……

两人靠的越来越近,付西岚胸前的柔软抵在两人之间,摩擦挤压。

狂吻如雨点般汹涌澎湃,将纪斯川的理智一点一滴的吞噬。

他低头看着面色潮.红的付西岚,这张酷似付西瑶的脸,随着她的一声闷哼,脑海里最后一根弦终于崩断。

大手一揽,纪斯川将付西岚的腰.肢搂.进怀里,眼底的情.欲越发浓厚起来……

就在他险些丧失理智,伸手撕扯付西岚衣裳之际。

他猛地停下了动作,狠狠的一攥拳,直接将付西岚推倒在地,再也不看她一眼,推门而出。

“不,你别走!”瘫坐在地上的付西岚几乎要哭出来,忙起身拦住。

还未等靠近,纪斯川突然顿住,回头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付西岚:“滚!”

付西岚顿住,她从未看过纪斯川如此气场强大,冰冷绝情的模样,一时吓的愣在原地。

整理好被蹂.躏的皱皱巴巴的西装外套,纪斯川抿紧了唇,头也不回的朝外面大步走去。

就在此时,口袋里的电话响起,是爷爷。

“喂?斯川啊,你有没有看见锦茉啊,她不见人影,电话也打不通了!”爷爷在电话那头,焦急担忧。

“打不通?我已经派司机送她回家了……”纪斯川甩了甩头,尽可能的镇定回答道。

“我找人去看了,她没回去,电话也打不通,你快找找看,可别出什么事了!”爷爷着急的说道。

纪斯川有些不悦的啧了一声,碍于老人家的面子,还是恭敬的答应:“好,我马上就去找他。”

挂断电话,纪斯川揉了揉太阳穴,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酒店的走廊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挂断电话以后,竟然听到了好几声周锦茉的名字。

纪斯川晃了两下脑袋,也不急着离开,停下脚步。

果不其然,从一间房里又传出几声周锦茉的名字,他拧紧了眉头,停在门口仔细的听了一耳朵。

突然,一声极其微弱的救命声传出,正是周锦茉的声音。

他当下一脚踹向房门,将房锁震断,破门而入。

只见房间里站着四五个高大粗犷的男子,围堵在浴室门口,一个个凶神恶煞。

见他闯进来,有人瞪了过来:“小子,劝你别多管闲事,否则连你一起打!”

“里面的,是不是周锦茉?”纪斯川用下巴指了指浴室,冷着脸,目光如刀的扫了他们一眼。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哥几个,给我打!”络腮胡子率先撸起袖子,朝他吐了口唾沫,招呼着往前抡了个拳头。

“那就是了?”纪斯川正愁身体里一股邪火没地方发泄,看着不自量力的这几个人,勾了勾嘴角。

“小子,别太嚣张!”有人骂道,跟着出拳。

纪斯川一个侧身,躲开拳头,反手给了络腮胡子一个过肩摔。其他人见状不妙,干脆一窝蜂的上前,纪斯川直接一个下鞭腿,将人扫落倒地。

不过三两下功夫,五个人全部被制服在地,其中络腮胡子伤的最重,鼻青脸肿,看着滑稽不已。

“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周锦茉,和她有什么仇怨?”纪斯川踩着一个人的胳膊,逼问道。

“饶过我…们…再也不敢了……”络腮胡子一边求饶,一边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说!”纪斯川不耐烦的再一次开口。

络腮胡子一行人颤抖着,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回答,就在纪斯川准备开口说话时,他寻到一个空档,连忙起身。

“兄弟们,走!”说完,五个人一起起身 连跪带爬的跑了出去。

纪斯川也没有心思追上前,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满是衣服碎片的床单,最后目光移到浴室。

他看着浴室门,敲门:“开门,是我!”

敲了几下门,门内始终没有人回应,更没有人开门。

该死的!

“周锦茉,我给你一分钟,打开门!”纪斯川低吼了一声。

然而,除了水声,再没有其他任何声音回应他。

整个房间安静的让他烦躁不安,他不知道是因为身体是燥.热还是因为里面那个人生死未卜,他整个人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终于,他一脚踹向了浴室门。

刚刚那群人已经踹了很久,此时就差他的临门一脚,门砰的一声被踹开。

周锦茉蜷缩在浴室的角落,浑身打着冷颤,见到门被打开,显而易见的哆嗦了一下。

一头湿润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发丝上挂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水滴。她浑身上下的衣裳早就被撕破,只留下几片布料堪堪遮住胸前两点殷红。

相关文章:

女生越说疼男生就越是来劲*女人偷人一般不戴套

含gg图片;自己刺激豆豆手法最好

加钟吃了技师奶*练车时被教练玩儿

解锁室友新姿势by公子闲微盘:男主是坏人肉多的小说

口述作爱过程故事细节 和她在做爰|高手闯花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