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全集小说【原文版】

2021-05-28 09:33 · 新商盟

第十八章 冷脸的男人

南湘有点尴尬的看向别处,她是不是问错话了,怎么好像聊的怪暧昧。

沈谦笑着挑了挑眉,转开了话题,往前走,“进去吧,我带了昨晚和你提过的植皮资料。若是可靠,说不准丹丹还有其他的病人,会有重新开始和正常人同等生活的机会。”

“嗯。”

南湘眼珠一亮,这也是她今天来感兴趣的原因之一。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鱼馆。

随后没多久,另外一辆拉风的黑色劳斯莱斯魅影停在了旁边。

这间鱼馆的名气很火不假,但这两级别的豪车同时停在一家人均两百的鱼馆,从所未有。

吸引了每个吃饭的路人注意。

这个时间,不是客流量最多的时候。沈谦提前订了位置,他们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坐下后,服务员送来菜单,沈谦点了特色的莲花酸菜鱼,询问南湘能不能吃辣后,点了微辣的口味。

随后把菜单给她看,两人一起又点了几份火锅食材。

听了沈谦的介绍,她才得知,现在的餐饮行业竟做的这么新奇了。

一锅鱼,吃完了鱼肉,剩下的鱼汤用来刷火锅。

既能吃到鱼,也满足了火锅控的爱好。

江夜宸没带她吃过这街上的店,她自己也很少出来吃东西。

面对新颖的餐饮模式,南湘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土包子。

沈谦倒是一点不介意她的生疏,很主动的为她介绍菜品。

前菜上来的时候,服务员把一壶特色的莲花酿,放在了南湘面前。

南湘看到花瓣酒壶里粉红色的酒液,沁鼻的酒香,勾人味觉,她忙摇了摇手,“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周六撇下江湛独自出门,她已经内心很过意不去了,酒是万万不敢沾的。

她只是不想欠沈谦人情,吃完这顿饭,也可以早点回去了。

“是我的疏忽,刚才忘记问你了。”沈谦马上名服务员取走了酒。

他亲自给南湘换了一杯茶,道“其实这莲花酿是桃花做的,叫莲花更雅致。酒是开胃的,不过你不会喝酒就不勉强了,我们以茶代酒,这里茶口感也不错,选取每日茶山新鲜的茶叶烹的。”

“谢谢,茶水确实好喝,环境也很清雅,看得出来,这家老板很用心。”南湘抿了一口茶,说出真实感受。

沈谦也给自己端了一杯茶,称赞道“你眼光挺好,这家网红店,除了口感独道,装修我也很看中,平淡就是最好的奢华。”

他拿着茶杯,望向鱼罐里面亭桥流水。水面飘莲的设计,给出高度评价,一副常客表现。

“恩。”

南湘点点头,认可沈谦的话。

沈谦性子虽然性子“野”了一点,看着不好接近,其实很自来熟。

人品也很好,给她一种没有过的久违的温暖感。

可能因为职业也是医生,南湘难免有代入感。

医生也有七情六欲,不一定每个医生都是高冷的。

她受家里那个高冷男人的气还少吗。

男人,幽默点挺好。

茶水上了后,南湘听沈谦介绍了一会菜品的由来。

因为是现场烧制的新鲜鱼肉,所以等的时间比较长。

沈谦拿出了带来的资料,上面的信息吸走了她的注意。

她全神贯注和沈谦查看资料,浑然不知,馆子里进来的一大一小两抹身影。

那气势压人的男人身影进来后,在餐馆的某个角度停滞了一会,散发出的戾气,服务员差点不敢上前接待。

几个年轻的服务员们站在远处偷瞄,看着男人逆天的颜值。

又看看他手上抱的小萌娃,一个个都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

这么帅的男人和这么可爱的孩子,也不知道哪个女人这么有福气?

可怎么会单独带着孩子呢?

孩子妈妈去哪里了?

“先生,我们这里的菜口味都是偏辣的,小宝宝吃的话,建议可以点一些甜品,类似莲花酥和牛奶糕都是我们店里评价不错的。”

被安排到这桌点菜的女服务员,工作比平时热情了一倍。

她的双手握着点菜机,热火的望着江夜宸的不可挑剔的轮廓,眼里简直要绽出烟花大炮来。

座位也是提前预留好的,班华一个电话的事。

江夜宸要来的地方,没有人敢拒之门外,门庭若市的网红店也无例外。

只是,以他身份,从没来过这样档次低的地方。

烟雾缭绕,人声鼎沸,光是坐下都别扭,体验简直差到了极点!

“随便。”江夜宸没看菜单,冷冷的甩出一句话,脸色比刚才进来时还要难测。

“先生……随便是什么意思?”女服务员眨大了眼。

江夜宸睥睨了女服务员一眼,那冷冽的眼神,好像王者俯瞰手下的蝼蚁。

女服务员手一抖,背后好像都冷的长出毛了,下意识的点头,“好,好的,先生稍等,我这就去安排。”

江湛被江夜宸带出来,不哭闹了,但小眼睛还是红通通的,很明显看出是哭了很久的。

江夜宸把他放在儿童座椅上,由他自己玩。

儿童座椅有防护栏,怎么摇晃也不会摔跤。

南湘思绪放在和沈谦讨论的话题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冰冷可以杀人的目光在注自己视。

“再看这一页。”沈谦愉快的翻了一页。

“美国研究员的专家给烧伤患者进行的猪皮移植术。猪皮是除人的皮肤外最贴合人类皮肤的皮种,经过他们的临床试验,患者术后对新皮的耐受度已经比过去强了,若能把美国掌握的医疗技术,结合我们国人的实际情况做合适改善,植皮的成功率会提高很多。”

说到了南湘最感兴趣的部分。

南湘听的聚精会神,不管植皮技术还是医疗水平,美国的确是当之无愧的业界大佬。

她盯着上面的信息,露出些凝重的神色,“但是,植皮的适应期是最难的一道坎。接受植皮手术的病人,要忍受极大的生理痛苦。病人经常因为不耐受接受多次的手术,还会有无法入睡,皮肤皱起等多种不良反应,很多人坚持不下去而放弃植皮。”

聊的投入,她的话也多了。

南湘接待的病人里,有不少人提过想要做植皮手术的,真正做了的没有几个。

一是昂贵的手术费用,二来是缺少勇气。

植皮手术要在全麻过程下进行,时间长,风险是比较高的。

大多接受过严重伤害的毁容患者,都不愿再去挑战生命。

而且,南湘目前的能力,还达不到植皮手术的要求。

两年时间内自学修完医学院的课程,成为医生。实习一年,上岗一年。

她付出了很多的精力,一有空闲的时候她就看书进修。

她的工作是用药物对患者的治疗,以及给患者手术清除创面等等。

虽然不太会交朋友,但做了医生行业,不得不去学会沟通。

为了懂的更多,她会去请教医院里经验老练的前辈。

但植皮手术这样难度的大关卡,至少得是十年左右经验的老医生了

第十九章 他怎么来了



“一时的痛苦,和一世的煎熬,你不认为,前者更值得吗?”

沈谦将资料放到她这一侧,说的认真。

“或许国内这块医疗领域还不够成熟,关注度也少。但我相信,如果更多的人有你一样的善心,其它都不是问题。只要能带动起社会关注度,那些毁容或是身上其他地方烧毁的患者,也能得到更多解除痛苦的机会。”

南湘陷入了思索,沈谦的意思她明白。

呼吁更多的人去关注毁容者,大范围大趋势的引起社会关注。才有可能迅速发展植皮技术,帮助患者脱离苦海。

可现在是快餐时代了,任何新闻来的快,下去的也快。

想要长久得到人们的关心和注意,不是易事。

“怎么了,我说的太枯燥了?”沈谦看她不说话了,问道。

“不是,没有。”南湘回过神,“沈医生,你的见解很实际,若真能成功,我想真的可以帮到很多人。不过你是怎么有这方面想法的,你不是骨科医生吗?”

沈谦拢唇一笑,“英雄所见略同,行医不分边界,我只是觉得,和有趣的人探讨感兴趣的事情,是一件乐事。”

他对南湘表现出直接的看好。

南湘一时又不知怎么回答好了,笑了笑,端起茶杯喝茶。

她真如沈谦眼中的那么优秀吗?

可是他们才刚刚认识不久,会否太亲近了些?

沈谦勾起唇角,服务员终于端了鱼上来。

“先吃饭吧。”

“好。”南湘松了口气,收起资料。

吃饭前,她看了眼周边。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莫名的坐立不安。

鲜嫩的黑鱼肉装在一个透明的圆盆子里,可以清晰的看到盆底游动着莲花。

香气扑鼻的鱼肉上,也洒了一层花瓣。

荷花花瓣,用莲美称,美感极佳。

轻吸口气,一股清雅的花香伴着酸辣的鱼肉香气。

光是闻,口水就馋出来了了。

南湘正要动筷子,盆里的烟雾飘到她的脸上。

沈谦看到了,细心的拿出纸巾给南湘。

顺着视线看到南湘的发带,他好奇的张口。

“你有戴发带的习惯?现在小姑娘,好像不太喜欢戴发带了,我看她们,都爱把刘海分的很开,叫做中分?”

南湘拿纸巾的手一滞,她低下头,“我不是小姑娘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小心!”盆比较高,南湘头一低,几缕发丝就要沾到。

沈谦眼疾手快,伸手去护她脸边的发,虎口不小心碰到她柔软的脸颊。

亲昵的动作,竟落入那双冰冷的黑眸,隐忍的怒气一触即发!

另一个桌边,服务员刚端了菜上来,看江夜宸突然骤冷的眼色。

吓的抖了抖手,一盘莲花酥撒到了地上。

江湛被服务员动作一震,勺子上的奶糕掉了下来,弄到了裤子上,好在奶糕不烫。

“先生,对不起,我不小心没拿稳,对不起!”那服务员吓坏了,颤抖的上前,“我,我帮您的孩子擦一下衣服吧。”

“沈医生,谢谢,我自己来就好了。”

很多人往这边看去,南湘刚推开了沈谦的手,顺着声音看向了身后。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气氛好像很怪异?

南湘转过头,当她看到隔了三四桌的距离,那颜值超高气场超冷的男人时,她整个人震惊住了。

一度怀疑自己是眼花了。

……南湘心一下慌了。

江夜宸看到了她和男人一起吃饭,不去老宅,却和别人在一起吃饭。

他会不会误会她很轻浮?

一时之间,南湘紧张的不知所措。

“不需要!”江夜宸一口回绝了服务员。

服务员哪里敢多说一个字,捡起地上的莲花酥,大气不敢出的下去了。

小湛。

江夜宸怎么把他也带出来了。

南湘看到了坐在儿童椅上委屈的江湛,立即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南医生?”沈谦自然也注意到了那对醒目的父子俩,他褐色的瞳孔微微缩起,和江夜宸眼神危险的碰撞在一起……

“抱歉,我有点事,你先吃吧,钱我会付给你。”

她说完,战战兢兢的走到江夜宸这一桌,每一步都像踩在荆棘上,说不出的心虚。

江夜宸为什么会来这的?

江湛看到了南湘,委屈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张开手要麻麻抱。

南湘愧疚极了,她走过去。

一眼也不敢看江夜宸,抱起儿童椅上的江湛。

而江夜宸只是站起来,视线略过她,看向沈谦的方向,眼神幽深,看不出喜怒。

“粑粑……”江湛似乎感觉到气氛不对,软糯唤了一声江夜宸,脑袋却还往南湘怀里钻。

江夜宸丢下两个字,转身就走,“回家。”

陌生的态度,好像一根软刺扎入了南湘的心中。

一众人就这么看电视剧似的,看着另一桌跑过来的南湘,抱起这桌椅子的孩子。

连玩具都没有回去拿,跟在江夜宸身后走出了馆子。

沈谦在一家三口走出餐馆后,饮完了手里的茶。

眼睛盯着窗外低头在男人身后走路的南湘,嘴角的笑容凝固。

南湘,竟是江夜宸的妻子……

或许他早该猜到了,住在别墅里,却每天独自乘公交车的人……。

南湘抱着江湛心惊胆颤的上了江夜宸的车。

餐馆里今天生意更热闹,去旁边吃饭的也都换了方向,就想一睹门口两辆豪车的主人。

拉风的魅影开走后,沈谦那辆迈巴赫也随之开走。

很多拍照的人一下就放下了手机,八卦的聊了起来。

坐在车上,一路无言。

南湘心中酝酿出很多想解释的话,反反复复,一要说出口,又憋了回去。

感受着车里几乎零下的温度,一句话也没能说的出来。

到了家,江夜宸也不理会南湘。

她想到昨天叶凌姗在他书房,两人不知道做了什么。

突然也没了解释的心情,下车后。默默的抱着江湛回房去了。

晚饭时间,两人坐在一起吃饭,谁也不理睬谁。

一顿饭,南湘感觉吃了一个世纪之久,后背冒汗。

旁边喂江湛吃饭的徐妈,说了几句活跃气氛。

夫妻俩没一个肯软下来和对方说话的,徐妈这旁边喂饭的也委实压力不轻。

南湘没滋味的吃了一点饭。

她心中苦涩,自己不过是和同事出去吃个饭而已。

她不是故意不告诉他。

他找别的女人亲近也没问过她感受。

为什么一样的事情,在她这里好像就是她做错了?

呵呵,反正也要离婚了……

他不会再退步了。

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她想活的有尊严。

南湘熟若无睹的吃好了饭,就在她放下筷子要走时,男人阴霾的声音传来。

相关文章:

熟妇大尺度人体艺_风韵多水的老熟妇|枭雄本色

美国肯塔基州车祸现场 疑似灵魂出窍升天

慢慢顶破还是一次进去,我自己的真实换妻经历2

又污又有内涵的网名 骚带污一点的网名女生

分身 哀求 控制 导管|女人带口球流口水的样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