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女频小说《婚宠情深:总裁来日方长》完本试读

2021-05-28 10:00 · 新商盟

第17章 打算什么时候离婚

“坐下再说。”

陈媛媛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激动,其实她也很激动。

“我们同窗四年,你不会嫁入豪门就把我忘了吧?”张艺潇擦了擦眼睛里因动容而生的泪珠。

陈媛媛点了点头,她还真的是忘了。

张艺潇忍不住拧了对方一把,调皮地一眨眸,“我不信,你这不是出来见我了吗?”

“我失忆了,不过我觉得你很熟悉。”陈媛媛看着她,记忆中好像认识这个人一样,只是想不起一些事情。

张艺潇很意外,“难怪毕业以后你都不联系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要是能想起来就好了。”陈媛媛默然了两秒,手机响了。

看着屏幕上显示着“爸爸”两字,她始终没有接起。

陈文庆跟家里的其他成员一样,无不隐瞒着她失忆之前的事!

“不接电话?”张艺潇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疑惑。

陈媛媛伸手按了‘拒接’,将手机重新装进了包里,“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我不想被一些俗事打扰了。”

张艺潇猜到了网上传言的那些事,上大学时她也见过陈芯琪、并不喜欢那个性格张扬的外校女生,“你说陈芯琪是你亲妹,我还真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可她就是。”陈媛媛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身世,她确实是陈文庆的亲生女儿,她与陈芯琪的血缘也很相近。

失忆之后,她在医院做了几项检查,那几张医学报告的结果不会有错。

这才是陈媛媛耿耿于怀的地方,既然是亲生的,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你消失后,陆学长也去找过你,只是没找到。”张艺潇想到闺蜜如今的生活状态,忍不住一阵叹息。

“你跟陆衍也认识?”陈媛媛有些吃惊。

“是啊,我们三个都是一个学校的。最初我跟你都是中文系的,读了半学期之后我转到了艺术系。陆衍是我们那个学校成绩最优秀的,家境也不错,他在学校专门主持戏剧,又被称之为‘陆导’。有一天,我非要你陪我去看戏,那天晚上演女主角的女生没来,恰好你英文不错,我就推荐你上去了。”

张艺潇想起这些,对作恶多端的陈芯琪特别来气,“好好的一对佳偶,就被她给拆散了!”

陈媛媛已经完全不在意了,低头抿了一口芳香的咖啡,“不用替我惋惜,我已经嫁人了。”

“说真的,嫁给一个废人,你不是出自真心的吧?”张艺潇快人快语,把咖啡当茶喝了,“打算什么时候离婚,姐姐我一定支持你!”

“我是自愿的,没打算离婚。”陈媛媛掀起唇角,清丽的脸蛋足够冷静。

不知为何总是有人对她提‘离婚’?

陈媛媛自然地想到“南宫景”,脸上悄然盖过一片绯色。

张艺潇看了看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他不是废人,你们生活很美满?”

“也不是。”陈媛媛脸红红地,知道对方指的是哪方面。

不过她倒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反正嫁都嫁了,就老老实实待着吧。”

陈媛媛从陈氏出去之后,就没地方可去了。

南宫别墅相当于一个收容所,他们夫妻彼此谁也不影响谁,这挺好的。

何况,‘离婚’哪有那么简单?

南宫家权势滔天,真要离的话,只有南宫胤说了算。

陈媛媛在咖啡厅与多年的朋友聊了很多话,一时忘了时间,天色不知不觉也暗了下来。

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

自从陈媛媛自证清白以后,针对陈芯琪的言论有增不减,严重影响了陈氏官网的清誉。

与陈媛媛一样,陈芯琪已经两天没上班了,担心一出门就有人往她身上泼脏水!

陈文庆已经对网上的谣言做了清理,可惜压不下来,不知是谁在幕后搞鬼?

他急得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这几天被这些事弄得焦头烂额,先前还怪大女儿、现在小女儿所受的影响更严重!

他当然是舍不得骂陈芯琪的,只能忍气吞声给陈媛媛打电话,打了十几个出去,却没有一个接听!

陈文庆火冒三丈,以前他从未将陈媛媛放在重要的位置,现在这个看似听话的女儿竟然玩失踪?

她以为南宫家能避得了她一世吗?

是他陈文庆的孩子,就必须为陈家牺牲利益!

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陈文庆下班之后,不甘心地又试了一次,没想到竟然接通了。

他本着惊喜又恼怒的声音厉喝一声,“媛媛,你还当我是你爸吗?”

听筒里的声音静了片刻,他没有听到熟悉的懦弱声,反而有一股强大的气流贯穿而来,影响了播放音质,“是我。”

竟然是一个男的?

第18章 那件事永远不许提

陈文庆一惊,那声音低沉又迟缓,听得让人发悚。

是南宫胤吗?

他还不待确认身份,那一头又接着道,“你女儿做的好事,还敢威胁到我的头上?”

“胤少……”陈文庆吓得一哆嗦,差点连手机都拿不住了,“这件事应该有误会,不是芯琪做的,她绝对没有那个胆子……”

话还未说完,就被对方冷冷一声打断,“网络上的舆论帖子不是她写的?别把我当‘瞎子’!”

陈文庆咽了咽唾沫,干巴巴地解释,“胤少,我们绝对不敢得罪您,我这就想办法注销了它。”

“你以为得罪了南宫家会让你这么好过?”南宫胤的声调里藏着一股寒气,给人阴恻恻的感觉。

陈文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胤少,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

“原谅?”听筒里的男人似乎听到了好笑的事情,“外面的那些传言你觉得是危言耸听?还是说你把我南宫胤看得太一般了!”

陈文庆如被一千斤的石头重重压在心口,呼吸几乎骤停,只听到沉闷的一句,“你就等着陈氏慢慢垮台吧?”

随后,南宫胤冷哼一声,挂了电话。

陈文庆收了手机回到家中,陈芯琪不满意地走出来,“爸,那个帖子怎么还在啊,你到底有没有花钱处理?”

“你得罪了南宫胤,以为花几个钱就好办事吗?”陈文庆不耐地看了一眼陈芯琪,脸上浮出疲惫的焦虑之色。

“都是陈媛媛做的好事,爸,你觉得她像失忆的样子吗,她明显就是在报复我们!”陈芯琪没有丝毫的担心,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以为任何事都有家里人维护着她。

她漂亮的眼睛里藏了一丝歹毒,气冲冲地做下一个决定,“大不了我去把那桩事捅破,看看谁更不要脸?”

陈芯琪敢打赌,只要那件事散播出去,陈媛媛怕是没脸待在陵江市了吧?正好也可以撕了她假装清纯的表面,等到那一天,陈媛媛会彻底地无地自容!

“你给我站住!”陈文庆火气冲天地拦住女儿,怕她做出危害陈家的事来,不轻不重地扇了陈芯琪一巴掌!

“你给我听着,那件事永远不许提!”

“爸,你打我?你竟然为了一个贱女儿的破事打我?”陈芯琪不满地含着泫然欲泣的泪珠,她可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就没有受到过一丝责骂。

比起陈媛媛,她得到的宠爱太多了,幸运也太多了!

现在的转折点,让她有点承受不住。

陈文庆也有点后悔,但作为一家之主,尤其是关系到陈家的未来,他不得不严厉一点,“那还不是你们母女俩做的,为了得到那五百万的资产……”

陈文庆刚说到这里,成秀珠风风火火地从屋里出来了,差点就跟丈夫大打出手,“姓陈的,你还有脸说我们,到后面是谁把那钱给花了?还不是投给了公司?”

陈文庆默然地承认了,那件事也跟自己有关。既然做了,就绝对不能后悔!

“总之南宫胤正在气头上,这件事绝对不能被他知道!”

否则,后果无法想象……

“陈家现在是在关键时期,我们也理解你的为难,但你不能动手打女儿啊。”成秀珠心疼地看一眼陈芯琪,生怕她脸上受到重创,女孩子容貌是很重要的!

“妈,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总不能一辈子不出去吧?”陈芯琪委屈地抱住妈妈诉苦,心里面恨死了陈媛媛!

“你们先别着急,我会想办法的。只是那件事千万不要传出去!”陈文庆十分胆寒南宫胤,不得不加以警告。

……

陈媛媛洗完澡出来,发现她的手机掉在浴室里了。

她不得不返回去一趟,门却被反锁了,从紧闭的浴室里传出水花声,有人在里面洗澡?

谁那么不害臊,要跟她抢一个浴室?

陈媛媛往里面一瞥,隐约看到一张轮椅的轮廓,莫非是南宫胤?

陈媛媛吐了吐舌头,她还是回去吧,手机明天早上再来拿也是一样。

毕竟南宫胤可不是一般人,她没胆子去招惹。

“原来大嫂有窥人洗澡的癖好啊?”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南宫景”身无一物地走出来,下围只简单地遮了一条白色浴巾,蜜色的肌理结实又性感,半裸的胸膛上还淌着水珠。

他如巨石般打造的硬朗身材近在眼前,英气的俊脸邪魅地带着笑容。

似乎见对方喜欢,就大方地给她看。

陈媛媛张大嘴,忍不住要惊叫一声,下意识地又用手捂住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哥在里面洗澡啊,他不方便,要不你进去帮忙?”“南宫景”双眸带电地盯着身前的女人,故意让出了一条道路。

其实,里面什么人都没有,就他自己在洗澡。

别说陈媛媛不会进去,就是那狭窄的,充满暧、昧陷阱的路她也不敢去。

“算了吧……”好奇害死猫,她还想活命就干脆拒绝了。

陈媛媛扭过身就走,“南宫景”用自己结实的身体挡住了去路,“大嫂,手机不要了吗?”

“给我!”她顾不得害羞,伸长了手臂索要。

“在这里——”“南宫景”变魔术似的从身后递出来,笑得很贼,“拿到了就给你。”

陈媛媛探出身去抢,一只有力的手臂轻轻一扯,她猛地就撞在了他硬朗的胸膛上,感受了一把肌肉的饱满。

“大嫂,大哥还在里面呢,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对我投怀送抱啊?”他长臂搂住她细腰,紧密无缝地贴近陈媛媛的耳郭。

陈媛媛脸颊殷红,嘴唇都快被自己咬破了,明显感觉到肚子上抵了个硬物。

不用细想也知道那是什么,却一点都不敢声张!

相关文章:

完整小说《纯情小孕妻总裁来买单》全文免费阅读

我很大,放进去,乖,不会疼的/和女票污污最刺激的地方

便当第二季 便当争夺战第二季

啊太大了坐不下来巨龙好痛_四十岁直样奶大

宝贝儿好深边走楼梯边^火车乘务员别舔那儿好酥好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