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经典《仙武神帝叶辰》小说完本(大结局)

2021-05-28 12:29 · 新商盟

第十五章 公然挑衅

  “师尊。”见来人是葛洪,台下那十几个地阳峰弟子顿然欣喜,纷纷匍匐在了地上。

“见过葛师叔。”

“见过葛师伯。”

在场弟子,也纷纷拱手行礼,同时心里也在为叶辰默哀,葛洪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若是被他记恨上,那下场可是凄惨无比的。

“师尊,救我救我啊!叶辰他疯了,要杀我。”被叶辰天阙压制的赵龙,嘴角先是闪过一丝狰狞笑容,而后慌忙向葛洪求救。

“是啊师尊,这叶辰杀心太重,应送执法殿严惩。”那些地阳峰弟子,又开始起哄。

“如此年纪就有此恶念,往后那还得了。”

“你要为赵师兄做主啊!”

“聒噪。”葛洪冷叱一声,脸色乃是无比的阴沉,他亲自调教的弟子,竟然会被一个凝气一重的实习弟子打败,他这做首座的,可以说是颜面尽失了。

不过想到叶辰,他眼中还是多有诧异的,能打败赵龙,说明叶辰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当听到弟子的禀报,饶是他的定力,也不由得惊讶了,当日他看都懒得看一眼的叶辰,竟有如此实力,说到底他还是有些后悔的,若是那日就将叶辰收了,也不会有今日这场折面子的闹剧。

“叶辰,放下你的剑吧!”葛洪捋了捋胡须,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威严,像是宣判和命令,“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实力,你可以做我葛洪的弟子了。”

“师尊,这……。”

“这是什么情况。”下方,满是愕然之声,“葛师叔要收叶辰做弟子?我可是第一次见葛师叔如此主动。”

“废话,叶辰不惜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可不就是为了引起葛师叔的注意吗?目的就是为了进地阳峰,如今他的目的达到了。”

对于葛洪的话语,叶辰嘴角掀起了一丝冷笑,仍旧没有放下手中的剑,笑道,“首座,谢谢你的器重,但我没打算做地阳峰的弟子。”

哇擦!

下方瞬间炸开了锅。

葛洪是何许人也,那可是恒岳宗外门三大主峰之一的首座,无数弟子挤破脑袋都想认作师尊的人,他的邀请竟然会被一个凝气一重的实习弟子拒绝。

葛洪邀请外门弟子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但就是这破天荒的第一次,竟然是被拒绝的。

“你说什么?”看着叶辰,葛洪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脸色再次阴沉了一分,强大的气势,轰然呈现。

这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今日他已经大失颜面,但为了笼络人才,还是愿意稍稍放低姿态邀请叶辰,但却又一次大失颜面,对于他而言,他已经是恒岳宗最大的笑柄了。

“我说,我不打算做正阳峰的弟子。”嘴角有鲜血溢出,但叶辰还是不卑不亢。

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就是他的秉性。

当日被无情的忽略,如今又以命令的姿态邀请,真以为我叶辰是没有原则的墙头草吗?

“好,很好。”喝声震天,葛洪大笑,但笑声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所有人都从他的笑声中感受到了怒火。

“完了完了,叶辰日后可要遭殃了,葛师叔睚眦必报,叶辰今后一定举步维艰了。”

“他是给脸不要脸,他以为他是谁。”

“放人。”只听一声暴喝,葛洪怒瞪叶辰,强大的气势,再次将叶辰震得吐血。

“抱歉,人我不能放,赌约在先,他今天必须死。”叶辰摇晃了几下,但还是稳住了身形,而且一把匕首已经横在了赵龙脖颈处。

嘶!

顿然,下方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这是闹哪样,这是要挑战葛洪的底线吗?这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了。

先是打败赵龙,折了他葛洪的面子,后是拒绝邀请,让葛洪颜面扫地,现在连人都不放,这是要当着众弟子的面赤.裸裸的的打葛洪的脸吗?

“孽畜,找死。”葛洪怒喝,大袍被飓风掀动,手掌当即举起,就要一掌劈下去。

但叶辰早有准备,已经带着赵龙后退出去十几丈。

“首座,我是人,不是畜生。”停下身体,叶辰直视着葛洪,话语铿锵有力。

而且他手握那匕首已经划破了赵龙的脖颈,这意思很明显,你丫再乱动,老子就灭了他。

这一幕,看的下方所有弟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好你个叶辰,你这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了,敢这样公然挑衅一峰首座。

“你威胁我。”死死盯着叶辰,葛洪的声音冰冷彻骨。

“首座言重了。”叶辰冷笑一声,“我说过,赌约在先,他必须死,让我不杀他,可以,您要带走他,也可以,那要看您能拿出多少诚意了,我已经退让一步,若首座您还是执意要杀我,我只能跟你的弟子同归于尽了。”

说着,叶辰又在赵龙脖颈上划出一个口子。

他已经豁出去了,自古富贵险中求,他并非真的要杀赵龙不可,他也不想死,但既然与地阳峰结怨,就索性干一票大的,人可以不杀,但也不能白放。

但若葛洪真的要出手杀他,他叶辰也是抱着必死的心,临走也要捎上赵龙。

说到底,他在赌,赢了可以赚得一笔财富,输了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此刻,现场静的可怕,能听到的只是一颗颗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师..师尊,救..救我,救我啊!”赵龙的咆哮声打破了沉寂,他是真的怕了,他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叶辰的杀机,若葛洪真要出手,他或许真要给叶辰陪葬。

“首座,你以为呢?”叶辰笑看葛洪,“我们风云赌约在先,您不会真的要当真这么多人的面儿杀我吧!您是一峰首座,可别因为杀我这个不起眼的实习弟子,而丢了你的大好前程,况且,赵龙可是您辛苦培养的,若是给我陪葬,着实划不来。”

“叶辰,你可知你今日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吗?”葛洪声音冰冷之极,脸色已经阴狠的吓人了。

“我当然知道,可我不在乎。”

“那我就提前送你上路。”葛洪神色猛地冰冷下来,大步跨来,真真正正的动了杀机。

叶辰眸光一凛,暗道自己这次或许是赌输了。

但,就在此时,一道缥缈的声音自深处一座大殿传了出来,“葛洪,残杀门派弟子,是属大罪,你是要挑战我恒岳宗的门规吗?”

还真别说,这道话语,的确让葛洪停下了脚步,因为那是外门执法殿首座道戒的声音。

阴沉着老脸,葛洪看向一方,冷声道,“道戒,是他先残杀我徒儿,你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徒儿被杀吗?还是说,你蓄意包庇叶辰。”

“包庇?”远方传来缥缈的笑声,“他们风云台赌战,既有赌命赌注,这是他们事先都同意的,何来叶辰残杀你徒一说,又何来我包庇一说,更何况叶辰已经退让一步,你拿出你的诚意,便可救你徒儿,何必要出手杀人,输就输了,要输就输的起。”

说道这里,那道声音停滞了一下,声音也冷了一分,“输不起就要杀人,你当我是瞎子吗?”

“你……。”葛洪一时语塞,满腔的怒火差点给他憋出内伤出来。

的确,这是实情。

赌约在先,他是无权过问的。

怪只怪他的宝贝徒儿赌得太大,也怪只怪他对自己调教的徒儿太过自信。

而且,被那远方的声音一番严令和说教,葛洪也恢复了一丝冷静,他笃定,此时若出手,不出一个时辰,他也会跟着叶辰上路。

况且,他培养那赵龙,也花费了太多心思,若就这样给叶辰陪葬,的确得不偿失。

几番想来,葛洪还是强行压下了怒火,掩去了狰狞面孔,自袖中掏出了一个储物袋,凌空抛向了叶辰。

眼见着储物袋跑来,叶辰并非伸手去接,而是横剑格挡,因为他从那储物袋上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暗劲,若是贸然去接,必然被重伤。

“阴险狡诈。”叶辰暗骂一声。

磅!

那储物袋撞在了那天阙之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虽然如此,但叶辰还是被震得吐血后退。

“你会为今日的举动,付出惨痛的代价的。”葛洪如一阵风而来,又如一阵风而去,被带走还有赵龙,只有那冰冷的声音在天空经久不散

第十六章 两峰的邀请

  “我等着。”听着葛洪临走时冰冷的恐吓,叶辰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一场风云对决结束,本以为无悬念,却是打的精彩绝伦,实习弟子逆袭,不但干败了地阳峰首座的弟子,还公然挑衅葛洪,使得整个地阳峰都颜面扫地。

此战,注定了叶辰在恒岳宗崭露头角,也注定了他会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们是没看到啊!赵龙差点被叶辰一剑砸死。”

“地阳峰首座气的要当场杀人,你是没看到他那张老脸哪!”

“这不科学啊!”天阳峰上,钟老道像一坨一般躺在座椅上,听得弟子的回报,不由得坐起身来,肥硕的脸庞上,还有诧异之色。

“赵龙输了?”人阳峰上,正在禅坐的青阳真人听到苏心月的禀报之后,也不由得诧异的睁开了双眼,结局出乎了他的意料。

比起天阳峰和人阳峰,地阳峰的葛洪怒喝声已经传遍了整个山峰。

“废物,都是废物。”阴沉着老脸,葛洪忍不住大声呵斥着,“我地阳峰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下方,地阳峰弟子匍匐一片,看到葛洪大发雷霆,大气不敢出一声。

而此刻,引起这场小风波的叶辰,此刻正躲在后山的丛林之中清点自己的战利品呢?

所谓战利品,自然是葛洪给他的储物袋。

储物袋中,堆积着一块块亮晶晶的石头,那边是灵石,乃是修士的通用货币,里面封印着充沛的灵气,可用来买东西,也可用来修炼。

“五百灵石。”细数了储物袋中灵石的数量,叶辰还是微微有些诧异的,暗道葛洪的大手笔。

要知道,在这恒岳宗外门,每个弟子每一个月也只能领到二十块灵石,这五百灵石于叶辰而言,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咔嚓!

轻轻捏碎了一块灵石,叶辰贪婪的吸允着流溢出来的精纯灵气,补充着大战带来的消耗。

接连吸收了十几块灵石的精纯灵气,叶辰才收了储物袋,但却是一脸沉吟之色,风云台上,他已经彻底触怒了葛洪,他虽然来恒岳宗不久,但对葛洪的为人还是耳闻不少的,那厮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

“看来以后的日子,可不怎么好过了。”轻轻揉了揉眉心,叶辰有些头疼。

日落西山,叶辰才悄悄的从后山出来,回到了小灵园。

张丰年和虎娃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只是那个叫小鹰的灵兽,情况不怎么乐观。

很快,大铁锅架起,熊熊烈火燃烧,叶辰将猎杀的血狼整整炖了一大锅,诱人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小灵园。

“我已经好久没见过这么多肉了。”虎娃不止一次的抹着口水,说着还不忘看了一眼身旁眼巴巴看着铁锅的小鹰,嘿嘿笑道,“小鹰,今天你可以吃顿饱饭了。”

“小家伙,你今天……。”一旁,张丰年看向叶辰,却是欲言又止。

“我今天没事儿啊!”洒然一笑,叶辰不断往铁锅里投放作料,却是对今天风云台的事只字未提。

“没…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丰年温和一笑,但眼中却是带着深深的担忧。

叶辰大战赵龙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他似是也多少听说了一些,多少有些意外,但却是心中暖流不断,不曾想到自己救的一个不相干的人,竟然甘愿为他出头,不惜公然挑战葛洪的威严。

想到这里,张丰年心中还有一种悲意。

他曾是恒岳宗的长老,但自从被贬下山之后,境况是何等的凄惨,昔年的师兄弟看不起他,就连后辈的弟子也隔三差五的来找麻烦。

比起他的师兄弟和那些欺师灭祖的后辈弟子,他眼前的叶辰,真是和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来吧!开吃了。”一旁的叶辰,显然没有注意到张丰年的表情变化,已经捞出了炖好的狼肉。

“早就等不及了,嘿嘿。”

“小鹰,这块是你的,多吃点儿补补。”

一顿晚宴,吃的大汗淋漓,血狼乃是妖兽,浑身都是宝,用来炖汤,乃是滋养功体的大补,特别是是对张丰年和虎娃这种,食用之后,浑身只感热气腾腾。

夜晚的小灵园并不平静,晚餐到了一半儿,便迎来了一位靓丽的客人。

来人是一个白衣飘摇的女弟子,沐浴月光,皎洁无暇,脸颊上总是挂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仔细一瞅,可不正是白天在风云台下观战的苏心月吗?

“哟!苏师姐,是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叶辰没有去看苏心月,一边捞起一块狼肉,话语更是不咸不淡。

对于叶辰这种不咸不淡的回答,苏心月神色沉了一分,但还是深吸一口气,没有当场发作。

“师尊邀你入我人阳峰门下。”苏心月话语清冷,说着还不忘将一封信函隔空打了过来,“若是同意,明日便可来我人阳峰。”

苏心月虽然说得平淡清冷,但心里却是憋着一股气,她是谁,她可是恒岳宗外门的一朵鲜花、人阳峰首座的关门弟子,却是今日在风云台被叶辰一番说教,偏偏回去之后青阳真人又让她来传话。

“人阳峰的邀请,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话已带到,你好自为之。”苏心月不想多待,留下信件便转身离去。

在即将走出小灵园的时候,她又停下了脚步,瞥了一眼还在狼吞虎咽的叶辰,“别以为打败了赵龙就天下无敌了,你须知,恒岳宗能灭你的弟子,大有人在,杀心太重,你终难成正果。”

说过之后,苏心月如一阵清风消失在门口。

她的离开,并未让叶辰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依旧狼吞虎咽的啃着狼肉。

“小家伙,人阳峰乃是外门三大主峰之一,还是去吧!切莫误了前程,忍忍就过了。”张丰年话语温和,乃是真心的为叶辰着想。

“前辈,我明白。”叶辰呵呵一笑,说着还不忘摸了摸满嘴油渍。

很快,小灵园的门再次开了,这一次走进来的乃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弟子,修为已经臻至凝气第六重,虽然只有一重之差,但他却比赵龙强了太多。

这人,便是天阳峰首座的关门弟子,卫阳。

“就是你打败了赵龙?”卫阳轻摇折扇走入,瞥了一眼张丰年,戏虐的看向了叶辰。

好嘛!叶辰本来还以为这卫阳真是人如外貌那般彬彬有礼,但这话一出口,就让他对卫阳的印象大打折扣,他看似风度翩翩,但骨子里却也是那种道貌岸然的主。

“不知师兄深夜造访,所谓何事。”叶辰话语依旧不咸不淡,对于这种人,他从来都是懒得搭理。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帮师尊传个话,师尊他老人家说了,你可以做天阳峰的弟子了。”卫阳嘴角浸着笑意,轻摇着折扇,但下巴却是抬得高高的,一副自诩高人一等的姿态。

呃!

叶辰只是随意回了一声,便有埋头往嘴里塞狼肉。

叶辰这种姿态,卫阳不怒不恼,只是玩味一笑,便转身走向门口。

只是,在临出门的时候,他也如苏心月那般,侧首瞥了叶辰一眼,“你已经不知天高地厚的惹了地阳峰,别不识抬举,你须知,在我天阳峰眼中,你什么都不是。”

说着,卫阳轻摇着折扇,迈步走出了门。

卫阳走后,叶辰这才真正放下了碗筷。

“小家伙,你……。”张丰年还想说些什么,但却是被叶辰话语打断了。

“前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叶辰抹着嘴边的油渍,笑道,“我何尝不想找一个靠山,但您也看到了,他们从骨子里就看不起我,我若再舔着脸去做他们的弟子,那不是自找没趣吗?”

哎!

张丰年默然,却是叹气一声。

“门派里的事,我看的很透。”叶辰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充满了险恶,我虽是一个实习弟子,但我宁愿不入三大主峰。”

“尽力就好,莫要苦了自己。”

“前辈教诲,晚辈铭记于心。”

相关文章:

边吃胸边膜下/大肉木奉怎么放进去

如何认清自己颜值_晚上睡觉使劲流唾液是怎么回事

颤抖外翻红肿_表兄妹偷尝

80岁女人多长时间一次;男生都会自己动手鲁吗

不带套双飞/男人天天都要吃奶睡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