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歌《媚主嫁到:凤临天下》虐心小说(大结局)

2021-05-28 13:31 · 新商盟

第13章 乱葬埋母

虞歌那时才十二岁。

那晚上的雨下得很大,似乎老天爷都觉得母亲是个爱干净的女人,不忍心她走得这么污秽。

雨不停的打在虞歌脸上,身上。

她竟丝毫没有感觉,她双眼空洞,眼睛无神,好像入了魔怔一般,朝着尸体慢慢的爬了过去。

只要自己到娘亲身旁,娘亲一定不会再睡觉了,娘亲那么疼爱歌儿,一定会起来抱抱自己歌儿的。

大雨中虞歌缓慢爬着,这条路上的石子那么多,那么尖锐,将她的手臂,膝盖都刮得鲜血淋漓,但是虞歌却没有丝毫感觉。

那么坚定,面带着诡异的笑容,她爬到了虞浅的身前,身体来回的起伏着。

娘亲,歌儿来了,歌儿答应你,以后都不会调皮了,歌儿一定听你的话好不好?

娘亲,歌儿知错了,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一下歌儿?

娘亲,今天晚上的风雨好大呀,歌儿好冷,你起来,抱抱歌儿好不好?

娘亲定是生歌儿气了,歌儿来抱娘亲好不好?

以后就让歌儿来照顾娘亲,歌儿会努力的学习魅术,努力的变强保护娘亲,只要你现在理一下歌儿好不好。

可是无论虞歌怎么呼唤,怎么拥抱娘亲,这具身体,都没有以往的温度了,她就那么冰冷僵硬的躺在那里。

虞歌的眼泪决堤了,她嘶喊着,怒吼着,绝望着。

她弱小的身躯拖着虞浅缓慢的前行着,这不是母亲该待的地方,母亲厌恶肮脏,她不会喜欢这里的。

可是身体悬殊太大,虞歌磕磕撞撞的,一个时辰过去了,她还是没将母亲拖出乱葬岗。

也就是在这时,虞歌见到了楚潇。

他穿着一袭黑色的华衣,面无表情的从虞歌身边走过,可能是虞歌的哭声太过于撕心裂肺,过了片刻之后,他又折了回来。

将虞浅一把抱起,往前走去:“走吧,我帮你。”

虞歌跟在他身后,男人的背影在这一刻是如此高大,这也是虞歌在逆境中,第一次有人向她伸出援手。

她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的救命稻草,久久的不能放手。

大雨滂沱,楚潇为虞浅寻了一处僻静的地点,和虞歌亲自动手埋葬了她的母亲。

楚潇去树林为她寻来一块光滑的木板,虞歌就坐在地上麻木的雕刻着,一直到刻完最后一笔时,才停下了动作。

太阳又升起来了,好像昨晚的事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楚潇一直在虞歌的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那幅倩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具体是哪里,他又记不起来。

可是少女此刻的表现,却让他冰冷的心里感受到了一丝的心疼,

难道是因为母妃的缘故吗?

虞歌站起身来,明明才十二岁,却突然之间仿佛一夜长大了般,让人觉得陌生疏离。

她回过头,朝着楚潇甜甜一笑,好像前一夜之前撕心裂肺的人不是她:“你好,我叫虞歌,是个孤儿。”

“楚潇。”他压低了声音,冷漠的回应,也相当于做了个简短的介绍。

“我会报答你的。以命相报。”

楚潇来了兴趣,挑了挑眉:“哪怕倾其所有?”

“哪怕倾其所有!”虞歌坚定的眼神,让人难以忽视。

“好,跟我走,我带你回家。”

他说,带她回家。从此,虞歌便将他的王府当做了唯一的家。

虞歌善于使用魅术,凤栖楼就成了她第一个落脚的地方。

之所以选择凤栖楼,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这里是全洛阳城最大的烟花之地。

是所有富贵人家,王权子弟最容易来的风月场所。

楚潇说:“帮我。”

她就义无反顾的进了这种烟花之地,即便她守身如玉,贞洁二字也与她一个舞姬无缘了。

多少年的相濡以沫,却换来了现在的冷眼旁观。

这么多年来,虞歌将自己隐藏的很好,却因为短短的三个字:霓裳衣。而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勾了起来。

尽管面上多么的云淡风轻,虞歌握着帕子的手,却还是忍不住的颤抖着。

灵笙从主座走下:“姐姐知道有些人为什么一直只能做小吗?因为她们出身下贱,就比如你。”

“对了,还有你的母亲。”

第14章 弑子夺宠

当初她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虽然没有除去这个小狐媚子,可是至少将她娘送上了黄泉。

可是没想到第二日,虞歌就失踪了,这么多年来,父亲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灵歌。

没想到命运弄人,让她再次碰见这个好姐姐。

原来她不仅改了名字,还去了父亲都没有想到的地方,凤栖楼。

长年隐藏在面纱之下的她,更难被人发现她就是当年的宰相之女!

“对了,你娘亲死的时候,那模样,可真是惨呢。”

看这个柔弱的女子,看这个所谓的名门闺秀,从她嘴里,竟然会说出如此的话来。

这若是在洛阳城传扬了出去,铁定会引起众多文人雅士的讨伐。

“妹妹倒是好生的淑女,下贱二字脱口而出。”所谓的名门闺秀,只是顶着羊皮的大尾巴狼罢了。

虞歌生的妖艳,是因为本身练了魅术,可是这不代表,她的骨子也是轻贱的。

这么多年来,她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谨记母亲临终遗言,让她好好活下去。

再者,她也一直在探寻自己的身世,冰冷的身体,怪异的鲜血,媚人的体香,到底是何故,造成了这般?

灵笙顶着虞歌看了半晌,却是突然一笑,没有反驳虞歌。

回身慢慢的走上主座,将茶水递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虞歌。

“时间到了,你该敬茶了。”灵笙嫣红嘴角挑起残忍的笑容,好戏就要开场!

算了算时间,王爷该回来了。

挥退其他下人以及侍卫,只留下了喜儿,笙眼底一闪而过的奸诈,快得让人捕捉不到。

接过翠色茶杯,昂起白嫩脖颈一饮而尽,灵笙眼中狠厉蓬勃而出,唇畔咧开森然笑意。

随后,满地的鲜血弥漫,触目惊心。

虞歌不敢置信的双手在发抖,心中不详预感浮出,这茶明明是灵笙递给她的,怎会有问题?

她知道自己作为一个母亲,对新生儿的渴望。

虞歌慌了神,手忙脚乱的的想去扶起灵笙,灵笙忍不住疼痛,扶着主厅的圆木红桌倒了下去。

温热液体染红了她的裙摆,那颜色,竟然鲜艳得有些诡异。

灵笙痛苦的叫喊着,整个五官都有些扭曲。几乎瞬间,眼泪就布满了整个面庞。

真巧啊,这时候梅园的门就被人强力破开了,

而也是在这时候,虞歌清楚的听到了耳边灵笙轻飘飘的话:“狐媚子,你这下子,还拿什么和我争?”

才说完,灵笙便顺着虞歌来扶她的手,狠狠的向后倒去。

虞歌脑袋瞬间一下子全是空白,原来这又是早有预谋!

她怎么会那么傻,同样的火坑,竟然会跳下去两次呢?

虞歌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狠心程度,那是她的亲生骨肉,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上次楚潇以为自己是跟灵笙共度春宵,实则他碰的是虞歌,虞歌的血液有着魅惑之力,会使人四肢发软。

当初虞歌的母亲为了那所谓的父亲,狠心将自己的血换了大半,这才避免了他们翻云覆雨之后会出现这种情况。

接下来的两晚,摄政王都觉得全身无力,没有兴致碰灵笙,所以灵笙,是假孕。

而三日后,楚潇接了旨意,南下边疆,所以这期间,灵笙也不可能有身孕。

现在眼前所看到的,众人都觉得这就是事实,虞妃毒害正妃,其心可诛,其罪难免。

楚潇发了疯的推开虞歌,紧紧地接住即将落地的灵笙。

他的手劲何其之大,虞歌狠狠的跌在地上,头用力的撞上了身旁的桌子,一声闷响,听得渗人。

男人却没有丝毫反应,而是火急火燎的在床边来回探视。

灵笙倒在摄政王楚潇的怀里,气若游丝,惨白的脸蛋没有一丝血色。

摄政王将怀中的人儿抱得生紧:“传太医!快!”

虞歌想解释,可是看着楚潇的表情,就知道什么都是无力的了,他不信她,他甚至连问都不问,就在心里给她定了罪。

摄政王楚潇一脉,本就因为身体原因,很难传承子嗣,灵笙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在摄政王眼里,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的眼神狠狠刺伤了虞歌,她自嘲的冷笑。

你可知我为了爱你,就连你喜欢的人如何加害我,我都不敢去记恨。

太医很快就赶来了,似乎早有预谋,知道灵笙今天会出事一样。

虞歌都能看出其中的蹊跷,灵笙的布局实则漏洞百出,然而被悲痛冲昏了头的摄政王,却意识不到这一切

相关文章:

喝多了好几个男人上我*象拔蚌可以当jb用

腿张大点,我要进来了呦 电动按摩棒木马调教

教师系列h合集在线阅读:桃播 在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

吃蛋糕的时候的h/一下课被同桌拉到没人的地方

【完本】良缘无处逃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