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冷少独宠:萌妻逆袭》+小说试读

2021-05-29 14:33 · 新商盟

第十三章 我等你下地狱的那天

冷亦寒离开之后,简初闭上双眼发出呜咽的声音,狼狈的好像一只困兽,独自舔舐心底的伤口。

哭的累了,简初挣扎着起身,不顾自己身上的狼狈,快步朝房间门口走去。

房间门刚一打开,门口竟然站着两个保镖,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弄的错愕了一瞬,还是保镖反应迅速,“抱歉,冷先生没让您离开!”

说着就伸手做出请她回去的姿势,“请您回去!”

简初没有理会,好像他就只是个障碍物一样,换个方向继续朝外走去!

“得罪了!”话音未落,保镖反剪着简初的双手,把她重新扔回了房间,简初重心不稳跌倒在地毯上。

接着就是重重的关门声,简初完全不顾身上的疼痛,踉跄这跑到门口,声嘶力竭地喊道:“放我出去!你们这些混蛋!”

可根本没有人理她!

房间里的电视突然被打开,画面上是隔着玻璃窗,爷爷躺在白色病床上,他的脸色呈现出病态的苍白,周围摆满了机器。

简初猛地瞪大眼睛,爷爷……

难怪冷亦寒会这么肆无忌惮,她真是太不孝了,一心只想着离开这里,完全忘了爷爷那么多年的疼爱!

“你说我现在把视频给爷爷看,怎么样?”冷亦寒声音温柔,淡笑着开口。

简初流着眼泪摇头,无声地祈求,不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了……不要……

“瞧我都忘了,当年那个视频,你大概都没看过吧,啧啧,真是相当刺激呢!”分明是是缱绻的语气,说出的话却让简初整个人如坠冰窖。

随着冷亦寒的话落,不知道他在那边做了什么,电视上的画面,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女人,在男人手上不断地挣扎。

视频拍摄的十分专业,把那女人屈辱的挣扎纷纷展现出来,剪辑的一幕幕随着心跳的节奏闪过,甚至比当时还让人脸红耳热震撼心弦。

声音和画面交织在一起,一下子让简初回到了两年前的那天,她猛地闭上眼睛,控制着唇瓣的颤抖,不让自己哭出来,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的更凶了。

冷亦寒站在病房外,似笑非笑地看着手机上简初的反应,“没想到你还能这么上镜吧?”

一句话成功让视频那端的女人失去血色,就像是一瞬间被抽干了身体里全部的血液,面色脆弱苍白,只剩下那一双眼眸空洞地看着视频。

没来由的简初的反应让他莫名心惊,可随后想到这个女人死也要离开他的模样,冷亦寒轻轻一笑,嘲弄地开口,“这个给爷爷看看会怎么样呢?简初你想好了吗?”

简初浑身的颤栗开始减弱,看着视频画面又变成了病房,他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一时间全是病房里机器运转的声音。

察觉到有人进来,爷爷缓缓睁开老人特有的,带着水光的眼眸,看到是冷亦寒似乎还诧异了一下,半晌才重重地哼了声说:“你还有脸来!”

冷亦寒淡漠地开口,“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有人可是让我给你带个好东西呢!”

“我答应你!我答应!”简初受不了崩溃地大哭出声。他是真的可以做出来,哪怕那是他至亲的爷爷,抚养他长大的爷爷!

冷亦寒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他知道简初妥协了,这个狡猾的女人从今开始就是他的了!他一个人的。

“你会这么好心。”爷爷很诧异,直觉冷亦寒不会拿出什么让他满意的东西。

冷亦寒笑着把手里的手机送到老爷子的面前,简初大气都不敢喘地看着这一幕,看见爷爷带上忠叔递来的老花镜,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起来。

不!

“不就是一份利润不错的合同,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爷爷看了半天手机,板着脸问冷亦寒。

冷亦寒笑着开口,“不是说好了吗?秦雅签了合同,您就同意我跟简初离婚!”

爷爷闻言,气的用手机指着冷亦寒半天没说出话来,只是胡子不停地颤抖着,周围机器发出不规则的警示声,“你,你这个混账东西!”

忠叔见这情景立刻上前劝他,“老爷您别生气,您要是气出个好歹,让简初那丫头可怎么办?”

说完看着冷亦寒继续劝道:“亦寒少爷你也少说几句吧!”

过了好一会,爷爷才顺过那口气,看着冷亦寒有气无力地开口,“罢了,罢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就认准秦雅,不会后悔了?”

“是啊!”冷亦寒淡漠地回答,唇边略过一抹势在必得的笑,不紧不慢地开口,“爷爷说过的话,我全都记得,希望爷爷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爷爷沉默地看了冷亦寒好久,最后才缓缓地阖了阖眼,“我老了,管不了你了,我知道公司里也都被你换上了心腹,早就控制不住你了,只是……”

“简初对我们家有恩,我要是留给她股份,她也不会留住,折合成现金,你放她离开,以后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冷亦寒从爷爷手里拿过手机,笑笑说道,“是,您确实是年纪大了,以后就安心养老吧!简初那边我会有个交代的!”

说完冷亦寒转身离开病房,再也没有看一眼病房里的老人!

“你相信报应吗?”蓝牙耳机里简初略显苍凉虚弱的声音传来,冷亦寒一怔,还没开口,就听她继续平静地说:“我信!冷亦寒,你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我等你下地狱的那天!”

冷亦寒嗤笑,“好啊!那咱们一起等!”

第十四章 佣人兼情人

他毁了她,还要把她绑在身边继续折磨,想想她出狱之后还天真地以为只要她不追究,他们之间就再也不会有交集。

可笑,他冷亦寒是根本不会放过她!他们之间是不死不休的死局。

房间静静地,空空荡荡的安静,等了好久才传来冷亦寒沉稳的脚步声,没有敲门,直接推开房门走进房间,仿佛是出入自己的房间一样。

他要把她困在这个牢笼里,又怎么会给她起码的尊重?她的尊严,她的骄傲他都要踩在脚下,任人践踏,这就是他想要的。

不,她觉不允许!!

“把这个签了!”冷亦寒扔过来一个厚厚的文件袋,力道不是很大,打在简初的脸上,她偏了偏头,浑身颤抖没有力气躲开,被打了个正着。

厌厌地打开文件袋,上面是离婚协议,简初并不意外,刚刚在视频里,冷亦寒已经跟爷爷说了,所以现在看到离婚协议,她一点都没有意外。

说来有些可笑,他们结婚她没有感觉,因为结婚是两年前,结婚的条件是把她送进监狱,离婚她也没有感觉,心底连一丝丝不舍的感觉都没有。

简初一句话没有问,也没有翻看离婚协议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从文件袋里拿出笔就要在上面签字。

冷亦寒看着她一副马上就要摆脱他的模样,一直压抑的情绪,瞬间被点燃,一把握住简初要签字的手腕,怒道,“不看看里面的内容就签字?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开我?”

“我可以修改里面的内容?”简初平静地开口,眼底都是对他碰触的恨与厌恶。

冷亦寒微微一怔,随即冷笑着回她,“想都别想!”

呵,简初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艳丽的眉眼间都是浓浓的嘲讽,那还问个什么意思,耍她好玩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冷亦寒被简初笑的十分不舒服。

简初没有理会冷亦寒,在该签字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第二份是雇佣合同,她自嘲地扯了扯唇角,坐两年牢的她还真是不太好找工作。

没有看合同的内容,冷亦寒无非是想要折磨她最后的尊严,完全没有看的必要。

可冷亦寒似乎是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简初,注视着她签好字,漆黑的眼眸中透出寒意,讽刺地解释道:“从现在起在这个别墅,你就是佣人兼情人,出了这个门,就是陌生人。”

简初握着笔的手开始颤抖,脸色也因为这句话变得惨白起来,“冷亦寒,你一定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吗?你就不怕将来后悔吗?”

冷亦寒讽刺地笑出了声,“不知悔改,两年牢而已,还是没教会你怎么做人!”

后悔?后悔是什么?他字典里就根本没有这两个字!

简初抬头瞪向冷亦寒,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漆黑的大眼睛里都是对他的恨 ,坐了两年牢在他面前就是而已?低低地问,“就这么肯定是我做错?”

低头对上简初眼里的恨,冷亦寒眼眸恢复一贯的幽深晦暗,淡淡开口,“两年了,还没学会认错,从今天起,不许吃别墅里干净的食物和水!到你认错为止!”

他故意在干净两个字上停顿,不让她吃干净的东西,是在说她已经脏了?简初低下头,死死咬着唇不再辩驳。

冷亦寒打量这幅低头认错的模样,瞬间一阵烦躁,他扯了扯领带命令道:“去给我放洗澡水。”

简初凄惨一笑,她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吗?冷亦寒不放过她,她就要这么没有尊严地活下去吗?

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她早就不是两年前那个被爷爷宠着的女孩了,两年的牢狱生活早就教会她人在矮檐下的道理。

刚要起身去浴室,就被冷亦寒兜头扔过来的衣服罩住,“穿这件。”

简初攥了攥拳头,哆嗦着手指拿起冷亦寒扔过来的衬衫,一副任人宰割的穿好衣服。

“嘶。”手被什么锋利的硬物挂到,眨眼就带下一块皮,当看到是什么,她眼眸微闪只觉得讽刺。

那是她两年前冷亦寒生日宴那天,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蓝钻的袖扣。

简初攥着衬衫袖口,用力到手指关节微微泛白……

相关文章:

承蒙时光带来你|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

蛇王尽根没入聆美,玩小处雏女

外嫁姑娘情况好吗,练车被教练摸出了水

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

完整版《笙歌未央卓笙歌林牧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