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2021-05-31 14:57 · 新商盟

此刻我很后悔,为何没有脱光了睡呢,这样隔着衣服真的是难受的要命。

不知道是不是嫂子听到了我的心声,下一刻,她将我的手放回床上,整个人也爬到了床上,慢慢地将我的裤子......

“好惊人!”我听到嫂子轻轻的惊呼声,居然是在夸我,一股男人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我心里想着,难道是嫂子要来真的了?不是吧,这种场景我居然只能装睡?不行不行,我暗暗下定决心,只要嫂子来真的,我就不再装睡了,也许这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我一定要抓住机会啊!

我正在幻想呢,嫂子声音变大了几分,与此同时,她的动作的也更快了。

没一会儿,嫂子咬牙发出一声闷哼,同时身子不停地颤抖着,而我也终于坚持不住了。

此刻我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这下子算是彻底完了,嫂子一定知道我是在装睡。

做完这一切后,嫂子并没有立刻松手,好一会儿,才把我的手拿了出来。

我尴尬地躺在床上,不知道要不要起来清理一下,总不能就这样把裤子给穿上吧,那样也未免太难受了。

要说嫂子是真的体贴,她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我感觉到她的手在帮我清理。

我莫名地又有些激动了,又有了感觉,我明显感到正在帮我清理的嫂子一滞,大概是没想到我这么快又可以了吧。

下一刻,我感到有什么东西靠近了。

“嘶~”那种爽感前所未有,我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

善解人意的嫂子似乎明白我现在要的是什么,咳嗽几声后,便再次低下了头,那种舒爽的感觉又回来了,没一会儿,我便又一次缴械了。

嫂子帮我清理干净,随后帮我穿上裤子,盖上被子,她这才离开,去了卫生间,大概是冲洗去了,留下我内心火热地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隔天上午,嫂子起床后给我和大哥去买了早点,当她把早点给我的时候,手和我的手触碰了下,我顿时有种触电的感觉,嫂子则是快速缩回了手,期间我们一句话都没说,对于昨晚的事情,也都很有默契的没提起。

大哥吃完早饭见了下医生,说我没事只是要静养个把礼拜,一段时间内不能干重活就好,见我没事,大哥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房间内又只剩下了我和嫂子。

我看了嫂子一眼,犹豫着要不要提起昨晚的事情,碰巧嫂子回头,一眼就和我对视上了,她笑了下道:“小白,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有话说?”

“没,没什么。”嫂子主动开口,我反而不好意思说了,心中叹了口气,就让昨晚成为美好的记忆吧。

嫂子帮我收拾一番后,便要回厂里了,“我厂里还有事,不能在这陪你了,我已经和戚青说了,一会儿她来照顾你,你有事就和她说,嫂子我先回去了啊。”

“嗯,嫂子慢走。”目送嫂子离开,脑子里不停回放着昨晚的片段,想着,要是我昨晚没装睡,直接上的话,嫂子会是什么反应呢?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吧,吃过早饭后没多久我就觉得困了,反正闲来无事,便躺下打算好好睡一觉。午饭时间,我被人给吵醒了,睁眼一看,居然是戚青,她将手中的饭盒放在床头,见我醒了便开口道:“醒了啊,那就先吃饭吧,你嫂子给你做的,她太忙,没空来管你。”

说话间,戚青已经打开了饭盒,还挺丰盛的,嫂子的手艺不用多说,我是从小吃到大的,而且永远都觉得吃不厌,记得小时候还常常感谢大哥,娶了这么好的嫂子,能给我做饭吃。

我是打算自己吃的,不过戚青非要喂我,我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答应。

吃饱喝足后,戚青便起身开始整理了,不小心把筷子掉在地上了,弯腰去捡,顿时春光乍现,她是背对着我的,白色短护士服,弯腰下去我甚至能看到她大腿。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种事情,昨晚黑灯瞎火的,也没看清嫂子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因此,我对女人更加渴望起来。

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觉,总觉得戚青在不停地扭动臀部,就像是在用臀部吸引我一般。

一只筷子,戚青捡了怕是有三分钟这才找到,转过头,眼神直接看向了我,只见她魅惑一笑,“看来小弟弟准备好上战场了啊。”

我看了看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是小时候一起玩的姐姐,再加上昨天和她有了一些暧昧,总觉的有些尴尬。

戚青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尴尬,挤兑道:“哟,还害羞了,昨天可不是这样子的。”

说话间,戚青已经收拾好了碗筷,接着鬼头鬼脑地看了看病房外,随后将门给锁了起来,这才快步朝我走来,她看着我,眼中充满了贪婪和渴望。

她坐到床边,伸出手来,那种酥爽,不由得让我想起昨晚嫂子的事情,更是情动不已。

戚青显然也感受到了,只见她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小嘴微张,“小白,你吃什么长大的,居然这么吓人,姐姐我阅男无数,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

她这么一夸,倒把我夸得不好意思了,嘿嘿笑了声,“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

这时,戚青有些迫不及待坐了上来,但她这一坐顿时让我大呼吃不消,倒不是她太重,而是她碰到我受伤的部位了。

见我疼的脸都白了,戚青赶忙起身,“抱歉,抱歉,一时间忍不住,忘了你还是个伤员了,没弄疼你吧。”

说着,戚青便帮我检查了一番,还好,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疼而已,接着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如深闺怨妇一般,“好可惜,只能看不能吃。”

那声音,听得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心中有句话“等我好了保准让你知道厉害。”,但话到嘴边却是没敢说。

由于我有伤在身,戚青也不敢太过分,只是过了几把手瘾,没一会儿便被别的病房给叫过去了。

戚青离开之后,我揉了揉自己,哎,都快被她搞爆炸了,要是我没受伤就好了,可以尝尝女人的味道,不过转念一想,没受伤的话,也不会遇到戚青,更不可能和嫂子有那样亲密的接触了。

这么一想,我倒是有些感谢王强和李奉兄弟了,要不是他们,我也不可能受伤啊。

因为大哥走了,所以晚上只能嫂子一个人陪我,月光下,嫂子穿着薄薄的睡裙,此刻睡裙已经褪到了大腿,似乎再往上撩那么一点点就能看到无限的风光,本就睡不着的我再次开始胡思乱想了。

嫂子今天上班可能是真的挺累了,睡得很死,甚至微微传出鼻音,月光下,那本就白皙的大腿显得更白了,还反射出诱人的光泽。

我咽下了口水,好想上前摸一把啊。

相关文章:

一头青丝*为何会一夜白头

中生日常被肉np/轻轻咬住花蒂

400倍显微镜下的奇特生物 样子可怕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女朋友下面只能看到一条缝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