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_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2021-06-03 13:12 · 新商盟

刘自强兴奋的双眼,仿佛已经看到那粉嫩之地被自己硬生生捅破了天!

甚至,他已经碰到了那娇柔,再等一秒,这根巨大就可以进入韩小蕊的身体里!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傻根迷迷糊糊的推开门,站在门口,嘴上还带着口水,愣愣的看着两个人。

“媳……媳妇,你们干什么呢?”

韩小蕊顿时慌了,紧忙推了刘自强一把,她可不想让傻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虽然他是傻的,可韩小蕊就是心理过意不去,总觉得背叛了傻根一样。

倒是刘自强气愤的要死,这马上都要进去了,突然被这个王八羔子给打断了,顿时忍不住呵斥起来。

“去,你跑进来干什么,在外面呆着。”

谁知道刘自强就这么嗓门稍微抬高了一点,傻根呜呜哭了起来。

“你凶我……你凶我……”

这傻小子脑袋不好使,嗓门倒是挺大,哭的撕心裂肺的。

韩小蕊紧忙给傻根拽到跟前,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傻根乖,傻根不哭,媳妇在这儿呢……乖……”

刘自强叹了口气,被傻根扫了兴致,也没有兴趣进行下去了。

不过晚上傻根和韩小蕊都在这里,也有的是机会。

但是刘自强没有想到,自己那一嗓子,彻底吓坏了傻根,这个混小子粘着韩小蕊根本寸步不离,就连韩小蕊做饭的时候,都跟着,抓着韩小蕊的衣角,总是用眼神偷偷瞟着刘自强,害怕的低着头。

刘自强郁闷坏了,一连抽了好几根烟。

韩小蕊人美,这烧菜也是拿手绝活,一桌子丰盛的菜肴,那叫一个色香味俱全,惊呆了刘自强。

他深吸口气,这老张家不知道上辈子做了多大的好事儿,找韩小蕊当了儿媳妇,还这么贴心,简直让人羡慕啊。

韩小蕊就像是个母亲一样,又是哄,又是逗的,傻根才听话的吃了两碗饭,看的刘自强郁闷的直摇头。

晚上,刘自强睡在外面沙发,卧室留给了傻根和韩小蕊,不过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起身去厕所,谁知道卧室还开着灯。

他楞了一下,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门口。

这店面的房子很老,又是他自己一个人住,这门也不牢固,轻轻一拉就弄出个缝隙。

刘自强瞪大了眼睛趴了过去,这一看,心里狠狠一颤。

这丫头白天刚学会,晚上就迫不及待的要实验上了,此刻正光着身子,让傻根摸着她的胸!

傻根啥都不懂,听着她媳妇的话,轻轻捏着。

“媳妇,你好点了么这里?还疼么?”

“媳妇这里还疼,傻根,你……你接着给媳妇轻轻捏一捏,很舒服……”韩小蕊红着脸,呼吸稍微有些急促起来。

傻根这智商也就三岁吧,竟然真相信韩小蕊的话,什么胸疼,就是做前戏呢!

面对的是傻根,韩小蕊也更放得开,不用不好意思,他是自己的老公,有什么可矜持的。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捏着胸,但是傻根捏的就没有表叔捏的舒服。

表叔捏的时候,很麻,很苏,身体就像有电流一样,虽然傻根捏着也很舒服,但是就是没有表叔捏的好。

“傻根,你用嘴咬住老婆这里,轻轻的,用舌头……”韩小蕊指了指自己的胸,催促着傻根。

傻根有点不乐意,但是还是乖乖做了,韩小蕊顿时弓起了身子,看的门外刘自强那叫一个兴奋。

他还从来没有看到别人现场直播,虽然是和个傻子,但是也不错!

“小蕊学的还挺快,要是面对我这么放得开就好了。”

刘自强想着,恨不得自己现在是傻根,立马提枪上阵!

舔了有一会儿,傻根有点不乐意了,韩小蕊紧忙哄了哄他,抓着他的手,按在自己那粉嫩光溜溜的幽芳之地。

“媳妇,你怎么没有小jj呢?”

傻根眨了眨眼睛,疑惑道。

“臭傻根,媳妇要那个干吗,你有就行,来,把裤子脱了。”

韩小蕊被弄的也动了情,当然,这是和傻根,名义上的老公,也知道自己如果不这么做,这辈子恐怕都不能大肚子,如果不能大肚子,公公肯定要找父亲要彩礼钱。

傻根听话的脱掉了裤子,那东西果然就是个蚯蚓,软趴趴的躺在那里,哪有刘自强的巨大。

韩小蕊知道,这个东西如果不能大起来,自己肯定不能大肚子,就用手抓了上去。

“傻根乖,不要乱动。”

韩小蕊用手抚摸着,就像表叔教的那样,一点点捏着,揉着。

傻根有点委屈,“媳妇,一点不舒服……”

“乖,一会儿就舒服了。”韩小蕊紧忙道。

可是,足足几分钟过去了,傻根那里虽然大了一些,可是很快就又小了。

毕竟没有那个想法,他还讨厌韩小蕊摸着他那里,怎么可能大起来。

刘自强在外面暗自摇头,这傻根的毛病,恐怕不是教就能好的,主要他不会玩弄女人啊,这可咋办?

甚至,他把这个当做一种折磨,一旦身体不舒服,本能怎么可能出来。

韩小蕊都急出了汗,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傻根就是不大。

不但不大,弄了一会儿,傻根突然打了个哈欠,眼神迷离起来了。

“媳妇,我困了,我想睡觉觉。”

傻根说着就扒拉掉韩小蕊的手,自己拉着一双被扑通一声就躺在了炕头,弄的光着身子的韩小蕊十分无奈。

她暗自叹了口气,傻根根本就不会,也没有那个欲望,可怎么办,明天只能好好问问表叔,这到底有什么解决办法。

门外的刘自强暗骂这个傻根真是个棒槌,撇下这么个小娇妻,自己睡大觉去了,这要是换个别人,以韩小蕊这身材,这样貌,恐怕一晚上弄十次都乐意!

可他倒好,傻不拉几的就知道睡觉!

拿着纸巾将身下的黏液擦了擦,韩小蕊穿上衣服,闭上了灯。

刘自强这才意犹未尽的回到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谁知道刚要睡觉,店门就被踹开了,一开门,刘自强一愣,竟然是孙洁!

这么晚她怎么来了?刘自强看到眼前的孙洁时,吓了一大跳,这个丫头居然浑身是血,紧忙问道。

“怎么了这是?”

孙洁神色带着一丝慌张,但看上去还是那么冰冷,瞧见刘自强出来,急忙道:“拿着你的药箱,快跟我去我家,我爸好像骨折了!”

“什么?怎么好端端骨折了?”刘自强愣住了。

“我跟你一时半会解释不明白,你快点!”

孙洁着急坏了,看到刘自强愣神,顿时呵斥起来。

刘自强也懒得跟她一般见识,平时和老孙平时关系不错,进屋拿着药箱就跟着她去了。

老孙家就这爷俩,孙嫂子走的早,这么多年拉扯孙洁,孙铁柱也不容易,好在孙洁这丫头有本事,拉着老爹弄养殖场,享起了福。

谁知道今天,相马相的太晚了,这马发疯了,一下子就给孙铁柱卷了进去。

要说这牲口就是牲口,指不定啥时候作妖,刘自强现在不担心孙铁柱骨折,就是怕这牲口落蹄没轻没重,伤到孙铁柱内脏。

检查一番之后,好在这孙铁柱体格不错,只伤到了根肋骨。

“肋骨断了,我先给他接上,放心,没问题,其他都是小伤。”刘自强紧忙将这个消息告诉孙洁和孙铁柱,这才掏出医药箱,紧忙给他矫正之后固定住。

孙铁柱是个汉子,可是这骨折滋味,还是让他冷汗嗖嗖的往外冒。

“行,差不多了。”

刘自强抹了把汗,忙乎了半天,又将孙铁柱体表的外伤擦干净之后,才松了口气。

“你这老东西小心点,这马蹄子要是偏离一点儿,你这肠子就给你踩冒出来了!”刘自强没好气道。

“呵呵,你这老家伙不能盼我点好!”孙铁柱紧忙笑骂道。

这孙铁柱的事儿也解决了,刘自强本来想走,但是看到孙洁那娇柔的身子带着血迹,顿时想到白天那个撩人的模样,干咳一声。

“小洁,你是不是也伤着了,我看你这身上都是血,没碰坏哪吧?”刘自强这么一说,孙铁柱这才紧忙道。

“对对对,光忙乎我了,老刘,你赶紧给小洁也检查检查,看看哪里坏了没有!”

孙洁一听,脸色就变了一下,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刘自强打的什么主意么?

“不用,爹,我挺好,就是擦破了点皮,没事儿的,粘几个创可贴就行了。”

刘自强一听,紧忙呵斥起来,那模样可来气了。

“那怎么行,马圈可都是细菌,不好好消毒,万一感染了,可就完了,我可听说老多得那种破伤风的,没几天,人就没了!”

孙铁柱一听,吓坏了,也急忙道:“你刘大爷说的没错,你抓紧让你刘大爷给你消消毒,检查检查,别伤到了哪里,更别感染了,爸可就你这一个闺女!”

孙洁气坏了,暗道刘自强这个老东西还真是有手段,看似义正言辞的,其实心里憋的都不是好屁!

“刘大爷也忙乎一晚上了,这都半夜了,就让刘大爷回去吧,我明个一早去县里弄就行。”

“不行!那怎么行,你快点让你刘大爷给你瞧瞧!”孙铁柱着急坏了。

“哎,算了,老孙,小洁大了,我这么给她看也不合适,刚刚是太担心了,忘了小洁是大姑娘了,我还把她当那小丫头片子呢。”刘自强呵呵一笑,眼中闪过异色。

一听这话,孙洁简直都要气死了!

孙铁柱一听,紧忙道:“啥大姑娘了,再大在你眼里也是个孩子,再说,你是大夫,她现在就是个病人,你想那么多干啥!”

“小洁,你也是的,有啥害羞的,你明天去县里不也是让别人看,你刘大爷不说比别人家医术高,但是最起码你刘大爷不会糊弄咱,你听话,让你刘大爷给你检查检查!”

孙洁深吸口气,要不是自己老爹在这里,她早就炸了。

奈何,胳膊还是拗不过大腿,她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行……行吧……”

“老刘,你快给她看看,那马真特么是个畜生,给我卷脚底,孙洁去拉,一个趔趄就被拽到地上了,被托了几米远,这丫头估计坏了一大片,能不能伤到哪里。”

刘自强叹了口气,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

“我看她这腿上挺严重的,我先给她处理一下,争取别让你这落疤吧。”

孙洁倒真的害怕自己落下疤痕,女人哪有不爱美的,听到刘自强这么说,心理也好受一点。

刘自强见状,紧忙拿来药箱,让孙洁坐好,将玉腿抓在手里

相关文章:

好深插好大啊,好紧好大好爽12p_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

精编版《凤逆天下之庶女有恨》姚莫心小说阅读&

《先婚后爱大佬要离婚》(「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侠女喝醉被侮辱蹂躏 夹紧|小骚货男女插孔小说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村前月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