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火男频@《最强透视神医》全文阅读免费

2021-06-03 14:14 · 新商盟

第1章: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流氓

  早晨六点半的阳光洒进窗户,落在徐风脸上,他砸砸嘴巴,缓缓从睡梦中睁开眼睛,伸展了一下四肢,三百六十度掰了几下身体某个每天清晨都会变硬的事物,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利索地跳下床。

洗漱,拖地,下了一碗面条,徐风到医院实习还没一个月,昨天跟主任预支工资没成功,早就囊中羞涩了,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给自己煎了个鸡蛋。

“砰砰砰砰!”就在徐风吃得大汗淋漓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惊得他心头‘咯噔’一声,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紧接着一个浑厚的女人声音传了进来:“徐风!该交房租了!在家不?别给我装死,在家就出来!”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哎,在,在的!”徐风连忙碗筷放好,小跑过去打开门,把房东李梅迎了进来。

“吃早餐呢?”李梅四十多岁,肥胖的身体在徐风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屋里转了一圈,抱着粗大的膀子,皮不笑肉笑的说道。“徐风啊,你的房租已经拖延三天了,我也不是没给你时间,你说吧,这事儿怎么办?”

“李姨,您看能不能……”

“不能!”李梅知道徐风要说什么,一口回绝道。“我跟我老公建这栋三层楼房还欠了一些钱呢,每月都要还贷款,你要是没钱交房租就赶紧搬走啊,我这房子你也知道不错,很多人惦记着呢,你今天搬走,今天就能有别人搬进来!”

“李姨,你听我解释啊!”徐风刚走出社会,也不是很善言辞,听了对方的话,尴尬得脸色微红,赔笑道。“我刚仁爱医院实习不到一个月,昨天跟我们主任预支工资也没预支到,您再给我两三天时间,我肯定能想办法凑齐房租,然后立马就给您送上去,您看这样行吗?”

“不是我不愿意,我也有我的困难!”李梅不以为意的摇摇头,转身朝门外走去。“再给你一天时间,今天晚上还没凑到钱你就搬走知道不?”

一天!一天时间怎么够啊?要不就去借钱?可上哪儿借钱啊?

回过神来发现房东已经转身上了楼,徐风一愣,连忙撒腿狂奔追去。

“哎哟……”由于跑得太快,瓷砖地板又是刚刚拖过的,徐风脚下打滑,瞬间摔了一个结结实实,发出一声闷厚的响声。

“啊哟,痛死我了……”徐风缓缓翻身躺在地上,痛苦呻吟,渐渐满头大汗,他倒吸凉气,一手轻揉膝盖,一手紧紧摁住头部的位置,摔倒的时候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刺穿头皮似的。

过了两分钟,徐风渐渐适应头上的疼痛,轻轻伸手一摸,伤口并不大,只是隐隐看到一点红色的血印。

“奇怪了……伤口只不过破了点皮,还这么痛,莫非摔到骨头了?”徐风悲催的猜想着,突然看到地上摔碎的玉,喃喃道。“从小戴的家传玉佩摔碎了,肯定是碎片割到了脑袋……”

“喂,你躺在地上干什么?锻炼身体吗?”就在徐风躺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时候,一张俏脸突兀地出现在眼前,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刚才听我妈说,你房租到期了?”

“啊?你是……”徐风连忙慌乱地整理自己的衣裳,顺势翻爬起来,看到眼前的年轻女孩跟房东果然有几分神似,想到房东那肥胖的身材竟然生养了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大美女,不由揉了揉眼睛,惊讶道。“你是房东的女儿吧?”

女孩用力点点头,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在徐风的屋子里观光着,当她看到客厅墙上挂着的那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书法作品后,瞬间决定告诉自己的名字,她伸出手,笑道:“我叫陆可可!”

陆可可年纪大约在十七八岁,年纪不大,却出落得水灵灵,身高腿长,肤色白皙,轮廓精美的瓜子脸上看不到任何瑕疵,五官像是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精致滑嫩,光是素颜的外表就能让无数少女羡慕不已。

她扎了一条村姑辫,脚下是一双秀气的人字拖,吊带碎花长裙子尤添了几分青春俏皮,煞是迷人。

徐风定眼一看之下,不由得看痴了。

陆可可被徐风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脸色微红,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傻了呀?”

“咳咳,那什么……”徐风赶紧伸手跟她握了握,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叫徐风,你随便坐啊,刚才摔了一跤,我要去洗一下!”

陆可可点点头,背着手像个小老头似的一边继续打量屋子里充满文艺气息的布置,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听我妈说,你没钱了却还想继续租我家二楼呀?”

嘴上不动声色,陆可可却在心想,房间布置得这么文艺范儿,这家伙看起来也不像那种赖账的人吧,有可能真的是囊中羞涩了。嗯……一会自己就上去跟妈妈求求情,让他继续住在这里好了。

想到自己的善举,陆可可嘴角上扬,露出一抹俏皮的笑容。

“是啊,我正想跑出去求求她再宽限我几天呢,结果就在地上摔了一跤……你你,你你你……”徐风擦干手,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一眼就惊恐诧异地看到站在自己对面的陆可可,不知道的什么时候竟然脱掉了身上的衣物!只留下上下两件若隐若现的贴身布料!

随着盯着她看的时间,徐风诡异地发现,对方身上的布料正在渐渐淡化,而肌肤却越来越清晰可见!

“我什么?”陆可可转身,好奇道。

“你……你怎么脱光了?!”徐风‘咕噜’地咽了一口唾沫,心虚地问道。

啪!

陆可可冷不伶仃一巴掌抽了过来,羞愤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流氓!枉我还打算跟我妈说多宽限你一段时间呢!哼!”

说罢,陆可可像头受惊小鹿似的转身小跑了出去,留下原地呆若木鸡的徐风。

第2章:惊人的秘密

  “喂!”徐风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看到对方没穿衣服,连忙追了上去。“陆可可!误会啊,你等等我……”

房东家的这栋房子是三层楼房,一楼是堆放杂物的仓库,二楼则租给了徐风,三楼是房东一家人住的地方。

徐风生怕陆可可跑去跟她那个虎妈告状,情急之下就朝三楼跑去,结果刚跑到楼梯拐角,房东李梅拉着女儿的手风风火火就朝楼下跑。

“快跟我去医院,你爸出事了!”李梅神色焦急看了一眼徐风,脚下毫不停留。

“妈,我爸出什么事了?”陆可可脸色惨白,也顾不得徐风,母女俩快速朝楼下跑去。

“哎呀,可可你会骑电瓶车了没?”几个眨眼就到了楼下,李梅看着自家的电瓶车懵了。“咱们还是打车过去吧!”

“妈,别打车啊!”陆可可焦急道。“杭城这时候正是上班高峰期,打车还没走路快呢!”

“那咋办啊?”李梅急得一跺脚,正像个无头苍蝇的时候,徐风已经关上自己的门迅速下了楼,母女俩因为着急,说话的声音很大,他早就听了个一清二楚。

“阿姨,我会骑车,我带你们去!”徐风利索地一屁股坐在电瓶车上,自告奋勇道。“哪个医院啊?”

“你会骑车?那太好了!”李梅招呼陆可可坐上去,自己也坐了上去。“徐风啊,到仁爱医院,就是你上班的那个医院,你可骑稳当点啊!”

“我知道的!”徐风缓缓把油门加到最大,电瓶车一溜烟地冲了出去,在车流拥挤的街头左窜右窜,甚至巧妙的闯了两个红灯,李梅母女见状,焦急的情绪终于得到一丝缓解。

徐风看似专心骑车,心里却在思考为什么会看到陆可可不穿衣服的样子。

正在这时,仁爱医院几个大字在不远处出现,可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正亮着红灯,电瓶车只好停下等候。

一个身高腿长的上班白领从人行道走过,穿着紧身的职业套裙,随着走路的晃动,身体左摇右晃。

徐风的视线刚在白领的身后停留两秒,就诡异地发现,那个白领身上的衣服正在迅速淡化,渐渐地就跟没穿衣服似的完全透明!而对方的肌肤却清晰可见!

就跟在大街上看一个没穿衣服的美女似的逼真,徐风发现竟然跟自己刚才看得陆可可的情况一致,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后的陆可可,只见对方身上的衣服又开始变淡!

“卧槽,这……”

徐风张大嘴巴,瞪大了眼睛,顿时感到口干舌燥。

“看什么看!”陆可可俏脸没由来地一红,悄悄伸手在徐风腰间狠狠掐了一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臭流氓!”

“滴滴滴……”这时绿灯亮起,身后的车迫不及待催促,徐风强压下心头的震惊和疑惑,朝对面的仁爱骑去。

停好车,在前台一咨询,马上就有护士带着三人朝一间重症监护病房走去。

“爸!”陆可可走进病房,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把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中年男人,哇地一声就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爸!我是可可啊,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陆可可的父亲陆山丝毫不应,目前全靠氧气罩维持生命,任由陆可可怎么哭唤也无动于衷。

几个把陆山送进医院的工地工友面面相窥,不知道如何安慰,一个年级稍大的人走到李梅面前,安慰了几句,小声说道:“嫂子,陆哥当时正在二楼干活,摔下来的时候是头先着地,我们几个把他送到医院之后就没醒来过……”

徐风进门一撇眼,目光渐渐就被病床上的病人吸引住了。

一进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观察病人,结果发现自己竟然透过对方的衣物,视线直接穿透到了对方的肌肤里,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对方的肌肤像是在用数千数万倍的显微镜一样清晰,对方全身上下的血管甚至毛细血管都清晰可见!

突然,徐风的视线停留在病人的头部,只见一大块淤血在脑部发生了严重堵塞,而且正以微妙的速度扩散着!

这个惊人的发现,让徐风脑袋瞬间炸开了锅,比能够看到别人不着寸缕来得惊诧诡异多了。

就在徐风准备坐下来好好一探究竟的时候,耳边的说话声把他拉回现实。

房东李梅经过片刻的调整,紧紧咬住嘴唇,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上前对医生问道:“医生,我老公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陆可可这时候也小声抽泣,生怕漏听了医生的每一句话。

医生戴着金丝眼镜,三十七岁的模样,原本正在忙活查看各项数据指标,转过身来正准备讲解病情的时候,目光一瞥看到了正在观察病人的徐风,他脸色一沉,无视病人家属的话,责怪似的对徐风说道:“徐风!你看看现在几点了?还不换衣服去整理我办公室,跑来这里看什么看?你以为你能有什么有效的医治办法吗?实习生就该有实习生的样!”

“不好意思王主任!”想到自己进来一个月没少被眼前这个内科主刀医生王大全挤兑,别的实习生给预支工资,自己预支就不行,徐风怒意也上来了,咬牙道。“今天是一号,我今天调休不用上班!病人是我的房东,我送家属过来的,我关心一下都不行吗?”

“不是工作日你就可以顶撞上司了?”被一个下属当着众多人的面顶撞,王大全觉得颜面受损,冷声道。“调休不用上班,那你干脆以后都不用来上班好了!一点思想觉悟都没有。”

果然,王大全这是借机发难!他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无非就是自己没钱讨好他,想要把自己的实习名额挤出去,换其他人来,以此谋取好处罢了!

相关文章:

夏暖暖h/宝贝我的进来了|每走一步都撞击她最深处

总裁低吼一声射出_他低吼一声释放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 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爽死你个荡货,同桌把我衣服撕了

迪拜男人大吗.最适合晚上的辱方法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