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妻入怀:总裁老公太放肆》在线免费(阅读)

2021-06-04 09:59 · 新商盟

第1章 不能活

  “陆先生的意思是,不能活。”

因为这句话,陈曼曼彻底没了上诉的机会,在看守所里被折磨了两年的陈曼曼,等来了一纸死刑宣判。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陆亦琛,让她三更死,她又怎么能活到五更。

在看守所里的这两年,她被陈婉婷的“好好关照”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死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了。

清晨五点多,枯坐一夜的陈曼曼,被狱警叫了出去,说有人来见她最后一面。

她被带到了接见室,还以为会是她父亲,看到来的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陈婉婷,她的心口一凉。

“是不是很感动,我来送你最后一程?”陈婉婷温婉的笑着,低言细语。

“我都要死了,你还是不放过我,到最后还来看我笑话。”陈曼曼的嗓音和砂纸打磨般的嘶哑,她的声线被人下了药,险些成了哑巴。

陈婉婷依旧温柔端庄的笑着,笑容渗出一股阴冷,“是父亲叫我来的,家属有权处理死刑犯的尸体,为了给你黄泉路上积德,我们都觉得,应该把你的尸体送去医学院,给那些学生解剖用,也算你不枉来这世上走一回。”

“陈曼曼你也就剩下这点价值了,我也想研究研究,你其貌不扬的身子,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以招惹到陆亦琛那么冷情寡淡的人,让他为你神魂颠倒了那么久。”

陈曼曼痛苦的想要大声质问,为什么他们要狠到连个全尸都不给她留下,无奈她的声线已经严重受损,她被拴着铁链的手,捏着拳头,眼里带着怨恨,即使愤怒,也不能吼出来。

“我真是蠢,还一直都把你当成好姐姐,觉得你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总是跟在你身后叫你姐姐,把所有的秘密和心里话都跟你说,我到后来才明白,这些都是假象,你无非是想要去接近陆亦琛。”

陈婉婷以胜利者的姿态,眸光阴冷的看着陈曼曼,“蠢货,你知道的还是太晚了,我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我是陈家的女儿,你只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和你妈一样的下溅,你说你多可悲,要死了也只有我来送你,你错就错在,让陆亦琛看上你,你这种货色不配和他在一起,陆亦琛那么爱你,你还不知足,有今天也是你自己作的。”

陈婉婷现在的每一句话,都在刺痛着陈曼曼的神经,她不想再听下去,更不想再听到那个恶魔的名字。

“够了!别再说了。”

陈婉婷靠近陈曼曼,和过去一样,依然一副好姐姐的模样,面带着疼爱和煦的微笑,帮她整理着红裙领子,对着两年里容貌尽毁,身材佝偻,瘦的只剩下一层皮的陈曼曼,不温不火的开口说:“真的想不通,陆亦琛为了你,他连命都可以不要了,你还要那么去伤他,这不是找死?这也是得罪陆亦琛的代价,他爱你越深,现在就恨你越深,安心的上路吧,我的好妹妹,你不珍惜的男人,我帮你好好照顾。”

“陈婉婷,我真想杀了你,变成今天这样,全都是因为你,你一次次的陷害我,现在的结果你终于满意了?”她目眦欲裂,扯着沙哑的嗓音,艰难的开口。

法警见陈曼曼情绪有些失控,拽住她的胳膊制住她,要提前结束见面。

相比于陈曼曼,陈婉婷倒还是淡定,她不为所动,勾唇淡笑,一字一句道“想、要、动、我?下、辈、子、吧。”

灯光流转,显得冰冷的房间里的一切添了几分暖意。

陈曼曼睁开眼睛,似曾相识的房间里,熟悉又陌生的气息,睁开眼便对上那双冰冷疏离摄人心魄的眸光,陈曼曼吓的瞳孔骤然紧缩。

她的脑子出奇的混乱,这是……

六年前,她被陆亦琛开始的地方!

第2章 她和他的开始

  她眼里满是惊悚和恐惧,本以为死了就会解脱,怎么还在重复着她前世的梦魇。

“陈曼曼,你把我的耐心都磨光了。”

陆亦琛的嗓音低冷刺骨,幽深漆黑的眸光酝着暴怒。

“可是你是陆叔叔,为什么这么对我?”再经历一次,陈曼曼依旧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中,她下意识的说出和前世一样的话。

“就因为我们两家是世交,我就要当你的叔叔?我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侄女。”

陈曼曼等来的是和前世同样的回答,就连语气都如出一辙,那么的冰冷低沉,让人毛骨悚然。

紧接着,便是他的暴戾,仿佛要把她推入地狱。

和前世不同,这次她没有反抗。

前世她激烈的挣扎和反抗都是徒劳,反而换来的是陆亦琛报复似的发泄和折磨。

她只能尽力的安抚他,哄着他,这个男人在其他场合都还是衣冠楚楚,在这里他连畜生都不如,前世和陆亦琛的六年里,起初大半年,陈曼曼一见到床就害怕。

再醒来,陈曼曼睁开眼,撑起身子坐起,等她回过神来,震惊的环顾着房间灰白色的墙壁和冷淡的装修风格。

再看身边躺着的陆亦琛,呼吸绵长,俨然已经熟睡。

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去了卫生间。

镜子里,是一张年轻稚嫩青涩的脸,这副面孔,她连自己都快忘记了。

清秀精致,雾眉淡扫,秀美中带着温婉,陈曼曼陌生的盯着镜中人。

为了确定,她真的重新活过来,她去客厅打开电视,新闻里正播放着娱乐新闻。

“陆氏集团总裁,夜宿杨苏浸香闺,第二天清晨离开”

陈曼曼握着遥控器的手僵了僵,这条新闻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女明星杨苏浸死的比她还要早。

她被这女人刁难欺负过,被陆亦琛知道后,毁了她的容,毁了她的事业,最后想不开,跳江死了。

按照现在的时间段,杨苏浸事业如日中天,正借着陆亦琛的名气炒作。

要不是她跟陆亦琛是一直在一起的,她都信了杨苏浸的鬼话,这新闻说的跟真的一样!

前世和陆亦琛在一起的这六年,他倒是一直为她遮风挡雨,护她周全,宠她入骨,可惜,她从来都没有爱过他,一秒钟都没有,更多的是恐惧。

再多的宠爱又怎么样,最后也因为他的一句不能活,彻底的把她推入无间地狱!

陈曼曼关掉电视,溜进厨房找出一把水果尖刀,唇角勾出一抹深意的浅笑,她握着刀步伐很轻的进了卧室,既然老天这么眷顾她,让她重活一次。

她就要把陈家所有欠她的债,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全部都找回来,当然还有陆亦琛这个偏执的恶魔。

锋利的刀锋在卧室散射进的阳光下,刀尖泛着冰冷的白芒,陈曼曼深抿着唇,用刀划破了无名指的指腹,锋利的刀刃划进肉里,她疼的皱了下眉头。

自嘲,现在的她到底是年轻,身子还真是娇嫩,手指不过是被划破了个小口子,流了几滴血,就痛的皱眉。

她在看守所里,铁棒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皮带狠狠地抽打着她,烟头在她的胳膊上碾灭,烫出一个个丑陋的烟疤......和这些拆骨的痛比起来,现在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

她掀开被子,雪白的床单上还留下她和陆亦琛疯狂过后的痕迹。

那一块块白色痕迹提醒着她,昨晚他们两个有多么的不堪,陆亦琛就像是头不知饱腹的狼,把她吃干抹净不算,还要剥皮吃肉。

她将手指的血滴落在白色的床单上,血滴像是冬日雪地里,绽放出一朵朵红色的雪梅花,红的刺眼妖艳。

前世她的初次被陆亦琛夺走,当时绝望的心情,她永远,都忘不掉。

相关文章:

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下课我被男生那个了

啊别摸了快点受不了了_12岁时就开始和爸做

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_被强奷到舒服的视频&傲天狂尊

女朋友很粘人怎么办|同时跟女朋友和她闺蜜

跑步机上干——他解开皮带拉下拉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