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 不要好大好快给我

2021-06-04 11:32 · 新商盟

李老汉正准备生米煮成熟饭,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是王寡妇回来了。

李老汉急忙放倒了王园园,给她盖好了被子。

王寡妇知道李老汉喜欢喝酒,就买了一瓶老村长。

见到王寡妇,李老汉说:“大妹子,房子我已经给你补好了,我先走了。”

“李大哥你这么辛苦不要走,我特意给你买的酒,还有半斤熟肉,我再给你炒两个菜。”

这次的花销王寡妇算是大出血,问题要是雇别人,花的钱肯定要比现在更多。

李老汉见到酒走不动路,更何况还有肉吃,就答应了。

没多大功夫,王寡妇就炒好了两个菜,她还把在炕上躺着的王园园给拽起来了。

李老汉背着身子,不看王园园,王寡妇不知道,她女儿早就被李老汉给看了一个遍了。

在桌上,王寡妇亲自给李老汉倒满了一杯酒,之后给自己倒了一点点。

王寡妇端起酒杯,“李大哥,俺敬你一杯,谢谢你最近一段时间的帮忙。”

李老汉摆摆手,“别这么客气,你们娘俩这么不容易,我帮忙也是应该的,以后要是有啥好事,能想着我点就行了。”

李老汉比较豪气,整杯酒有二两,他端起来直接干了。

王寡妇又给他满上,李老汉抢过酒瓶给王寡妇倒酒。

王寡妇推托,“别给俺倒了,俺平常不喝酒,喝不了多少的。”

“大妹子,你要是不喝酒,我今天可就不开心了,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吃顿饭,多少都要喝点吧。”李老汉劝慰着。

王寡妇没办法,任由李老汉倒满了一杯。

王园园指了指酒瓶,“娘,我也要喝。”

王寡妇呵斥道:“一个女孩家家的喝什么酒,好好吃你的饭,否则,以后不给你买糖吃了。”

“娘不给买糖,老公给买。”王园园丝毫不惧,可爱的说道。

老公?王寡妇愣了愣,“臭丫头,这话跟谁学的,你小小年纪哪里来的老公,谁是你老公?”

李老汉尴尬了,着急的说:“园园这丫头单纯,怕是被村里的哪个混小子给糊弄了,以后让她少出门就好了。”

别看王园园傻,她就是喜欢出门逛荡,被欺负那是经常的事。

王园园摇摇头突然指着李老汉,“你是老公。”

王寡妇在王园园的小手上打了一巴掌,“别胡说八道,喊伯伯。”

李老汉脸红,接着王寡妇的话说:“这孩子怎么瞎说,说的我比大妹子都低一辈了,园园,喊我伯伯,记住了没有。”

王寡妇跟着尬笑,“园园这孩子就是傻,看来我应该早找个户,给她嫁出去就好了。”

“哎,别,大妹子,园园还小,就她单纯的性格容易被人家欺负,再晚几年都不用着急。”

王寡妇不着急,李老汉着急了,要是王园园被嫁出去了,他以后还怎么糊弄?

王寡妇点点头,“李大哥说的有道理,再看看吧,园园以后没准能变聪明,就不会被欺负了。”

“好,来,大妹子,喝酒。”

此时此刻,李老汉只想灌倒王寡妇。王寡妇不好驳李老汉的面子,硬着头皮继续喝酒。

半杯小酒下肚,王寡妇的脸蛋红扑扑的跟个大苹果似的。

李老汉聊起了心里话,抓住了王寡妇的手,她都浑然不觉。

“大妹子,虽说你不容易吧,至少你还有园园陪着,我就不行了,都四十对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李老汉说着话,端起杯子又喝了一杯,很悲伤的感觉。

王寡妇心里也痛,嘴上说着,“都怪那该死的男人,走那么早,留下了我可怜的园园。”

不用李老汉劝酒,王寡妇主动端起酒来喝,提起伤心事,女人最不容易控制住情绪。

要说王寡妇是真可怜,男人走的早,王园园天生就傻乎乎的,担心嫁人了,王园园会被欺负,会吃苦。

就这样王寡妇一直单身了这么多年,才被村里的人给立了一块贞节牌坊。

李老汉摸着王寡妇的手安慰道:“大妹子,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了,受的苦只能藏在心里,以后我照顾你们娘俩。”

“李大哥,俺们娘俩不用你照顾,我能照顾好园园,现在生活的不是挺好的么。”

现在的生活王寡妇能抗过去,要是加上一个累赘李老汉,那这日子也就别过了。

别看王寡妇的脑子有些醉了,但在这种大事身上,她不会犯糊涂的,否则,她就没能耐把王园园养这么大了。

李老汉喝多了酒,再次听到王寡妇的话,有些不高兴了,他李老汉比起别人一点都不差,还是没被王寡妇看上。

李老汉给王寡妇满上了酒,“大妹子,我佩服你的坚强,老汉我敬你一杯酒,你总要喝吧。”

王寡妇正在兴头上,并没有拒绝,端起杯子效仿李老汉一口气干了,给辣的不轻。

没过一会,王寡妇就迷迷糊糊的了,“李大哥,你的脑袋怎么变成两个了。”

李老汉勾起了嘴角,王寡妇终于喝醉了,他走到门口探出脑袋扫视了一下,没人,然后关上了门。

回到了王寡妇的面前,李老汉伸手搭在她肩膀上,“大妹子,你是不是喝醉了,我扶你去炕上躺一会吧。”

“没有关系李大哥,我陪你喝。”王寡妇既然已经放开喝了就不在乎了。

李老汉虽说喝了不少,但他现在至少还是有理智的,万一也喝醉了,那今天怎么行好事呢。

“你看看你都醉成什么样了,还是我扶你上炕睡觉吧。”李老汉起身抓住了王寡妇的胳膊。

王寡妇跟李老汉怎样,王园园不管,她一直在使劲的吃东西。

李老汉扶起王寡妇走到了炕边,他假装不小心绊倒,直接把王寡妇给压在了炕上。

“大妹子,不好意思,我没站稳。”李老汉急忙道歉。

王寡妇醉的不成样子,哪里会在意,“李,李大哥,没有关系。”

李老汉虽然道歉了,但并没有在王寡妇身上起来,直接把手伸进了王寡妇的衣服里,“大妹子,其实老汉我很喜欢你。”

“李大哥,你干嘛?”王寡妇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相关文章:

柔软粗硬抵_校园里真空出门被调教

接吻时女的发出什么声音:按着她腰坐下来闷哼出声王爷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逍遥小果农

男人那层膜的照片…抵住她体内那层薄膜

人生·方圆,关于人生哲理的句子的介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