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阅读

2021-06-04 12:21 · 新商盟

氤氲在一片雾气之中,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的芬芳。

张寡妇家,却传来了异样的声音。

“小宝,你倒是用点力气啊……”

“不行……二婶,有点困难。”

“你这么大的小伙子,咋就没力气呢?快点……”

穿着薄衬衫的张寡妇半蹲在地上,香汗淋漓,头发贴在脸上,虽是徐娘半老但是却很有韵味。

通过绝佳的角度,叶小宝可以看到一对东西就在眼前晃悠。

叶小宝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晕,一时间愣住了!

“你还傻愣着干吗?快点整啊,时间不多了。”张寡妇扯着嗓子大声地催促。

叶小宝从愣神中被骂醒,终于用尽力气朝后用力一拽。

“我的个亲娘咧……”

或许用力太大,叶小宝一屁股墩坐在地上。

“出来了,出来了……”

张寡妇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从叶小宝的手上夺过了一个肉呼呼的东西,然后放在了一旁的草窝里,脸上乐开了花。

张寡妇的两团朝手上轻轻一触,那滑弹的感觉实在让叶小宝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嗷嗷……”

刚刚被接生出来的那头粉嫩小猪嚎了一嗓子,就拱到母猪肚皮低下吃奶去了。

不过,当叶小宝看到那一窝肉呼呼小猪抢着喝奶的时候,还是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

他一抹汗说道:“二妮婶,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别叫我了。我是个医生,又不是兽医,没那闲工夫给你的老母猪接生。”

“小宝兄弟,你这是哪里的话。人的命是命,母猪的命就不是命了?”

张寡妇洗了手之后,抬了起来去挽头发,动作撩人。

“人跟猪,那能一样吗?”叶小宝装模作样地喝水,但是眼睛却贼溜溜地乱瞄。

张寡妇这个人,是真的很诱人,难怪村里好多人对她想入非非呢!

似是知道这小子安的心思,张寡妇故意手掌一滑,那衬衫莫名露出半边肩膀。

“噗嗤……”

叶小宝一口水就像是水箭一样飚了出去,脸色涨红了起来。

这个勾人的寡妇,简直是要人命啊!

伸手抓过一个造型古朴的木质药箱,叶小宝连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就急匆匆地朝院子外面跑。

“小宝,你跑什么?钱还没给你呐……”张寡妇在背后喊道。

“不用了,这钱留给你的母猪买点营养品吧,坐月子得吃点好的。”叶小宝做贼似地落荒而逃。

看到叶小宝那样子,张寡妇咯咯咯直笑。

她面有得色地把胸一挺,笑骂道:“老母猪做什么月子?这傻小子……”

随后,她看了一眼那一窝粉嫩的小猪仔,喜不自禁住道:“看不出来,傻小子接生倒是有一套,这一窝猪崽子要是伺候好了,那俺家秀秀的学费就不用愁了!”

出了张寡妇家的院子,叶小宝跑了好远之后,这才停下脚来。

“妈的,这个妖精真够勾人的,难怪克死了她家的老汉。”叶小宝啐了一口。

随后他又一脸悲愤地自语道:“好歹老子也算是玄手医门九十六代传人,竟然沦落到给一头老母猪接生,真是悲哀!”

一边说着,叶小宝一边闷闷不乐地踢着石子,朝村外走去。

现在梦中情人秀秀不在村里,叶小宝觉得干啥都没精神,做啥都没力气。

秀秀就是张寡妇家的闺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十分漂亮。一年前,她接到了排名全国前三的上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大家都说秀秀是鸡窝飞出的金凤凰,也说死鬼秦老汉祖坟冒青烟了。

但是,叶小宝明白,他跟梦中情人秀秀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他是一名村医,自打跟着师傅以来,从小到大都没走出过芦花村。如果没什么作为,他恐怕连个媳妇都找不到。

师傅老神棍曾经说过了,他要是想出去也行,必须要治满一百个病人。

“当村医以来,我不过才治了八十一个病人,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又不算。只要再治好十八个病人,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去看秀秀了。”

叶小宝欢快地踢着小石子,一路走到了村外的苞米地,感觉有一阵尿意袭来。

他左右看了一眼没人,就直接钻进了苞米地,解开裤子就是一泡热尿。

撒完尿之后,就在他系裤绳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因为从小被师傅逼着练功,所以叶小宝的视力跟听力异于常人。他一下子就辨认出了,这是有人在说话。

而且……还是一男和一女!

“难道有人偷苞米?”

叶小宝蹑手蹑脚地顺着声音寻去,然后悄悄地拨开了苞米叶子,探出了脑袋。

当他看到面前的景象的时候,忍不住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老大。

原来,就在他身前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一男一女纠缠在了一起……。

“卧槽!男的是村长刘大柱嘛!那女的不是村里有名的少妇王春花嘛?这两人勾搭到一块去了?”叶小宝有点惊讶,然后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这种免费学习的机会,他当然不能错过!

不过,刘大柱可不是那种能力持久的人,刚捣鼓了两下就没动静了。

王春花兴致缺缺,埋怨了一句:“村长,你今天是咋地了?还没上道呢,就交了子弹?”

刘大柱嘿嘿一笑,道:“遇到你这浪蹄子,老子哪里能控制得住?”

随后他翻到在一边,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根香烟,点燃之后美滋滋地抽了起来。

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指尖在刘大柱的肥腻肚子上划拉了两下,王春花说道:“村长,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有准信了吗?”

他说道:“你放心吧,这次村里搞万亩良田的整改,我肯定把张寡妇家的那两亩田弄给你。那两块田靠近水库,是上好的田,别人做梦都想要。”

“就知道你最有本事了。”王春花乐不可支地说道。

“这件事情,你可不要走漏了风声,张寡妇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别让她知道是我这样弄的。”刘大柱不放心地提醒。

王春花轻蔑一笑,说道:“张寡妇这个臭寡妇,以为女儿上了大学就尾巴上天了。这次我抢了她的田,看她还嚣张的起来……”

“这事你还是低调一点,让她知道是我这么弄,估计非得找我大闹天宫不可。”刘大柱一边穿裤子一边说道:“我还有事,回头再跟你说。”

刘大柱刚刚提好裤子,便发现了不远处有双眼睛贼兮兮地看着这边。

他立即面色一沉,大声喝道:“妈勒个巴子,谁在那偷看?”

2

第2章:林瑶

叶小宝暗道不好,赶紧鞋底抹油开溜!

刘大柱一眼就看出了叶小宝的身影,拔腿就追了出去。

可是刘大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哪里是叶小宝这个年轻小伙子的对手,瞬间就被甩的一大截距离。

跑了一阵之后,刘大柱终于放弃,气喘吁吁地扶着大腿喘气,身上冒着虚汗。

这时,王春花也追了过来,面露忧色地问道:“村长,刚才是谁啊?”

“是叶小宝这个混小子!”刘大柱咬牙切齿说道。

“那他有没有看见,咱俩……”王春华脸色很不自然。

“八成是看见了。”刘大柱皱眉说道。

“那可咋办啊?我家男人回来还不削了我?”王春花吓的瑟瑟发抖。

虽然王春花男人那方面能力不行,但却是个非常壮实的汉子,在工地上打工,扛两三百斤东西也能健步如飞。

要是他知道了家里的丑事,还不得把王春花给活活打死?

“别怕,这小子应该不敢把这事给说出去!”刘大柱自信满满地说道。

“为啥?”王春花还是不放心。

“你难道忘记了?这野小子跟老神棍都是外乡人,住的房子也是村里的。他要是敢说出去,就不怕我把他赶走?”

刘大柱阴冷说道:“下午我就去敲打敲打他,让他闭嘴!”

说完,他就背着手,昂首阔步地走了。

一连跑出了三里地,叶小宝确定没危险了,这才停了下来。

跟刘大柱不一样的是,叶小宝气喘均匀,甚至连汗都没出。

这一切,得益于叶小宝那个死鬼师傅从小到大对他的折磨。

叶小宝从小就被逼着修炼一门叫做《十二锦缎》的秘术。

根据师傅的说法是,只要把《十二锦缎》练到最顶层,那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医尽世间不死人。

那时候叶小宝年小不懂事,觉得这句口号很牛逼。只是,当他走上这条不归路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修炼这门秘术的过程,简直宛若地狱!

他到现在还庆幸自己还活着,而没被他师傅给折磨死。

《十二锦缎》是被他给练到第六层了,还有三层到达大圆满。

可问题是,师父不让自己出村,医术牛逼,武功高强有毛用啊!

换而言之,叶小宝就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鸟!

放下药箱之后,叶小宝坐在路边休息,考虑着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张寡妇。

一方面,他这几年承蒙张寡妇照顾,这才没饿死。另外一方面,张寡妇指不定还要当他的丈母娘,以后都是一家人。

不过,那刘大柱也不是个善茬。在芦花村这个地方,村长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却跟土皇帝一样管用,谁都得听他的话。

就在他思忖的时候,羊肠小道传来了脚步声。

叶小宝还当是村长那个家伙追来了,赶紧抬头看了一眼。他这才发现迎面走来的并不是村长而是一个姑娘。

叶小宝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

因为这个姑娘长的太漂亮了!

姑娘身高一米六八,穿着一身黑色的碎花裙,身材凹凸有致。

她一头青丝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蛾眉螓首,一双大眼睛明亮的好似会说话,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口,下巴尖尖,使得整个五官都立体了起来。

“我靠,这个女的长的跟秀秀差不多漂亮!”

叶小宝擦了一下口水,简直都要看呆了。

他在农村待了这么多年,哪里见过长的这么漂亮的美女?

林瑶看到一脸痴呆相的叶小宝,内心掠过一丝不适,还当自己碰到了色狼,赶紧低着头闪躲到了一边。

只是,这条羊肠小道坑坑洼洼,她一个没注意,一脚竟然踩到了深坑。她的脚瞬间扭到,然后整个人直接摔倒了下去。

这一下摔的肯定不轻,因为林瑶的眼泪都在眼眶了。要不是她顾忌有人在,恐怕直接就哭出声来了。

她起身一看,脚腕位置一片淤青,肿的就跟馒头似地。手指轻轻碰上去,那钻心的疼痛使得她忍不住嘶嘶地倒吸凉气。

相关文章:

主奴服事晨尿规矩|王爷轻揉两个人结合处

被护士摸硬的经历_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

细腻的小黄文:四条美腿紧紧交缠在一起

好想做啊你好大啊&粗大木马按摩棒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按着她的腰强行坐下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