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透视神医《徐风陆可可》小说完整版&

2021-06-04 14:35 · 新商盟

第3章:我不是华佗

  徐风微微低着头,沉默不语。

“医生,我爸到底怎么样?”陆可可看了一眼徐风,对王大全说道。“我不想看你们吵架,我只想知道,我爸送到你们仁爱医院之后的情况!”

“我们已经做了详细的检查,病人目前的情况,只能做开颅手术。”王大全淡淡道。“然而这台手术失败几率非常大,甚至有可能导致病人死亡!”

此话一出,李梅跟陆可可对视一眼,脑袋都‘轰’地一声响。

李梅摇摇欲坠,众人连忙搀扶,陆可可紧咬牙关,哽咽道:“妈,没事,爸一定会没事的!”

“最好的结果可能是手术过后,病人能活着,但是,会成为植物人。”王大全把钢笔别在胸前的口袋,说道。“当然,要是运气好,也有可能手术成功,所以这时候你们也不必太过悲观。”

“你们调整一下情绪,然后到我办公室来了解详细的流程!”说罢,王大全狠狠瞪了一眼徐风,转身出了病房。

李梅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只觉得万念俱灰,陆可可不停的擦眼泪,几个陆山的工友苦口婆心的安慰了一下这两娘母之后就离开。

当病房里只剩下两个护士之后,徐风利用自己能透视的异能再看了一眼陆山的脑袋,看了看那微弱的心电图,想了想,走到床边给陆山把起脉来。

脉搏跟心电图呈现出来的一样,平稳而微弱!

徐风眯着眼睛,通过透视,紧紧盯着陆山脑袋里的那堆淤血,眉头紧皱。

在杭城医科大学中西医医学院学习了四年的他,非常清楚除却心脏之外,大脑就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要是大脑发生堵塞,那这个人就没有自主意识,就像木偶一样不会动。

现在的开颅手术已经非常成熟,但陆山脑海里形成了这么大的淤血,而且脑中的各种组织实在太脆弱了,这样的手术完美完成的几率实在太低了。

“要是能有什么办法治疗这堆淤血就好了……”徐风把着脉,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川字。

突然!徐风惊讶地发现自己丹田莫名涌起一股暖意,这股暖意以飞一般的速度快速窜到臂膀,紧接着沿着自己的手臂窜到手掌,由于手指正在给陆山把脉,这股诡异神奇的热气流窜进陆山的手臂。

徐风丝毫不敢动弹,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股淡弱雾气的热流流进陆山的手臂,迅速钻进了对方的脑海里。

“该不会是……”徐风的念头刚起,果然见那股热气流随着他之前的想法,直接窜到了陆山脑海里那大片淤血堆积的位置,而原本凝聚的淤血,在这股气流的冲击融化下,渐渐分散成细细的血粒,被身体缓缓流动的血液冲散!

“不破坏任何人体细胞组织,这股热流直接听从自己的意想,从内部化解病情……这样,必然能够把病人救醒!”徐风感到惊悚震撼不已,狠狠咽了咽干涩的口水,缓缓扭头看向心电图曲线。

只见心电图的曲线浮动比之前的明显大了一些!

“啊!”这个惊讶诡异的发现,让徐风惊叫出声。

徐风的一惊一乍,陆可可母女两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阿姨,我似乎有办法救陆叔了!”徐风强忍住内心的震撼,亢奋道。“可可,别哭了,我是说真的!”

陆可可一脸错愕地看着他,将信将疑,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梅哗地一下跑过来拉着徐风的手臂,哽咽道:“徐风啊,你要是真有办法救我老公,别说房租了,就是房子送给你我们一家也感恩戴德啊!”

“阿姨,你先别激动!”徐风笑着安慰她几句,想了想,撒谎道。“我虽然是个实习医生,但小时候也跟我老家的一名老中医学习过,我用的是古老的办法,我也不敢百分百保证,但是,绝对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

“妈!”陆可可紧张的抓着李梅的手,说道。“妈,要不咱就听徐风的吧?爸的病情越早治疗越好啊,你看看刚才那医生说的,最好的情况就是治好了成植物人……”

母女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意思,既然都成这样了,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你真的有那么大的把握治好我老公?”李梅狠狠点头,再次确定道。

徐风肯定的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几个医生走进了病房,领头的正是去而复返的王大全,他显然听到了李梅的话,瞬间满脸怒容的指着徐风就破口大骂起来:“徐风你是不是想坐牢!擅自蛊惑病人家属,这种情况都能治好,你以为你是华佗在世吗?给我滚出仁爱医院,去财务部结算工资滚蛋,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李梅跟陆可可母女俩一听都愣了,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吗,有更好的治疗手段不应该被尊重吗,为什么这个医生无视自己丈夫的生死,这么不待见徐风?

一念及此,母女两人瞬间对一干医生,尤其是王大全怒视相向起来。

徐风谈不上宅心仁厚的人,是因为热爱生命,再一个想到要是陆山的生命没了,他们这个家就垮了,陆可可母女二人以后的生活可以预见,要是以前,他也爱莫能助,可就在前两分钟,发现自己诡异的异变能力后,他决定出手相助,哪怕丢了这份工作,也不枉上苍对自己的眷顾!

“我不是华佗。”想通此节,徐风不惧王大全的怒火,淡淡道。“但我有我的办法救醒病人,你没办法并不代表别人也跟你一样是个废物!”

“好!好!好!”王大全气极反笑,指着徐风冷笑连连。“这个病人我们的专家组已经评估出了最好的结果,那就是植物人,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救醒过来!要是救不醒,你就给我从仁爱医院实习生的名额里滚蛋!”

“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是废物!”王大全把资料本往地上一摔,冷笑道。“区区一个破实习生也敢在专家组面前放肆!”

第4章:彩头

  “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是废物!”王大全把资料本往地上一摔,冷笑道。“区区一个破实习生也敢在专家组面前放肆!”

一名随行的医生赶紧把文件捡起来,嘲讽道:“王主任,这种小虾米不知天高地厚,不必跟他一般见识。”

“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另一名医生也附和道。“他看得懂各种仪器吗?动过手术吗?真是笑话!”

由于这边争吵太过大声,路过的人纷纷停下脚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不一会儿,病房里就聚集了医务人员其他病人家属,走廊里里外外渐渐围得水泄不通。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们仁爱医院的专家,出了事情可不能算在我们头上。”一名医生对李梅母女说道。“这个人就是个实习生,你们跟他胡闹什么?真是不拿你老公的命当回事!”

“王大全医生是我们内科最好的主刀医生,求求他,没准还能有一线生机!”

四五个跟随王大全进来的医生你一言我一语,看徐风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屑一顾,鄙夷,厌恶,惋惜。

“让你们动手术,我老公最好的结果就是个植物人!”李梅痛苦的摇摇头,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我知道他的性子,他宁可死马当活马医!”

王大全看了看四周拥堵看热闹的人群,心想,这边的事情闹大了,院长肯定会过来看看,到时候自己好好表现一番,也好顺便把徐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开除。

这么一想,王大全看向始终不说话的徐风,试图激怒他,冷笑道:“怎么样徐风,你还要执意救治病人吗?”

“是的!”徐风肯定的点头,认真道。“如果李阿姨跟可可点头的话,我要立即就开始治疗,越早治疗几率就越大!”

“徐风,你可以的!”李梅狠狠拍他的肩膀,咬牙道。“宁可赌一把,我也不想让我老公成为没有意识的植物人!”

“好!病人出了事情由徐风负责!”王大全大手一挥,说道。“给病人家属跟徐风起草一份合同,这件事与仁爱医院无关,我们只提供相应场地和器械的帮助!”

很快的,就有人把合同拿来,徐风李梅母女,以及医院方面纷纷签字。

“王主任,我们打个赌怎么样?”签完字,徐风盯着王大全,说道。

“打赌?你想赌什么?赌病人能被你救醒过来吗?”责任推卸干净,王大全感到一身轻,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徐风,笑道。“打赌就要有彩头,你赌得起吗?”

“不一定非要赌钱!”身上就一百多块钱家产的徐风一咬牙,说道。“要是你输了,就学狗叫,在医院门口大声说自己是废物!我输了一样!”

“笑话,我王大全是院里有名有望的医生,能跟你这种人胡闹!?”王大全脸色一沉,说道。“谁输了就给对方一万块钱作为彩头,怎么样?”

这狗日的,到底还是想从自己身上捞点好处!

徐风一咬牙,说道:“好!在场的大伙都可以作证!”

“你能拿出一万块吗?”王大全冷笑,脸色满是鄙夷。

徐风攥紧了口袋里的一百多块钱,脸色发烫,说道:“我可以打欠条,要是我病人没救醒,随你处置!”

“好!”王大全拿起纸笔一边写欠条,一边冷笑。“很快你就要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

王大全已经想好了,把徐风赶出仁爱医院后,顺便送他去派出所坐一坐。

“医生救命之间竟然还做赌注,这仁爱医院的医生真是乱搞!”

“嘿,不一定,我看那年轻人挺有信心的!”

围观的人群看到这里,顿时哗然,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我需要一盒银针,一个护士助手。”签字后,徐风说道。

王大全大手一挥,说道:“任你挑!”

徐风点点头,在围观的人群中扫视。

那些深怕祸殃及身的医护人员一个劲的后退,担心这不知死活的家伙挑中自己去帮忙,唯独一个身材前凸后翘的女孩饶有兴致的看着徐风。

徐风视线在她高高鼓起的胸脯上一扫而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美女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杨雪儿!”女护士点点头,甜甜笑道。

“我叫徐风。”徐风有些惊讶道。“请问你能跟我进行这台手术吗?”

“没问题呀!”杨雪儿想也不想就回答,她中途才来看热闹的,从众人的只言片语中也知道的啦事情的经过,女孩子都有强烈的好奇心,她也不例外,实在想看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实习生要怎么救醒一个几乎不可能醒来的病人。

“谢谢!”徐风由衷的感谢道。“大伙都出去吧,我们要在这里准备开始手术了!”

什么?就在重护病房里手术?!

手术不应该是在手术室吗?不应该全身消毒之后进行吗?

众人一听徐风的话,原本期待的心理顿时凉了大半,几个医生更是连连摇头,讥笑连连。

“都出去都出去!别看了啊,医生也出去!快走快走……”杨雪儿一愣,随即也不多想,发挥护士的职责,把人都从病房里赶了出去,回头关上门,对徐风说道。“帅……徐风,你稍等片刻呀,我去拿银针。”

徐风安慰李梅跟陆可可几句后,也把她们请了出去。

片刻后,杨雪儿再次走进病房,锁好房门,手里多了一盒医用银针。

“徐风,接下来做什么?”两人把手洗干净后,杨雪儿好奇地问道。

“那什么……”徐风可不能让这漂亮可爱的女孩发现自己的秘密,他略微一愣,决定故弄玄虚起来。“你把病人的双手跟头部也清洗一下。”

杨雪儿麻利的弄好,然后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徐风,道:“然后呢?”

她实在太好奇了,这人到底要怎么治疗呢?

“你坐在一边看着就好了,需要帮忙的时候我再麻烦你。”

说罢,徐风取出银针认真消毒,然后拿起一根三寸银针,缓缓刺进病人手臂上的任意一个穴位

相关文章:

连开二个同学嫩苞 宝贝你要吗快点太大了

女生听了会湿的句子;总裁一个挺身

让她忘不了的口爱技巧@她给我喂奶

宝贝你夹得我好舒/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乖乖戴着按摩棒等我检查|将花核送到他的嘴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