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女频~《拥妻入怀:总裁老公太放肆》全本小说阅读

2021-06-05 14:27 · 新商盟

第5章 她的顺从

  陈婉婷最开始没反应过来,问“陆叔,你是要找我吗?”毕竟她来了半天,还一句话没和陆亦琛说上。

“不是,我说的是你妹妹。”

陈婉婷失落的点了点头。

离开以后,回去的路上陈婉婷的神情逐渐的崩裂,一直在问陈曼曼,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陆叔说我是他的,这辈子都是他的,强迫我和他在一起。”陈曼曼故意轻轻的拭着眼泪,手指白皙细长,“姐姐,我该怎么办,我好怕,我要跟陆叔在一起吗?他说我这辈子都要跟着他。”

陈婉婷深吸了一口气,她终于语气变的有些愤怒,“够了,你怎么能和陆亦琛在一起,他是长辈,大你十几岁,不该你碰的男人,你不要碰。”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说完她又马上变得温和,更改了自己的语气和措辞,“曼曼,你不是有周瑾宇吗?他才适合你,陆叔这么做,可能需要个女人释放一下,或者处子血需要来转运。”

陈曼曼嘴角漫起苦笑,陈婉婷连这种借口都能想的出来,也不知道是想骗她,还是在自欺欺人的安慰她自己。

只是提到周瑾宇,陈曼曼一顿,抿抿唇,沉默了很久,她良久才开口,“我对他可没什么兴趣,不成熟,我喜欢内敛成熟一点的。”她要让陈曼曼去往陆亦琛的身上联想。

其实陈婉婷说的没错,她是爱周瑾宇,爱了周瑾宇好多年,周瑾宇也说爱她,上辈子周瑾宇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温文尔雅英挺俊美,她被他迷神魂颠倒。

周瑾宇也待她很好,还许诺说等她大学毕业了,他们两个就结婚。

没等到她大学毕业,周瑾宇知道了他和陆亦琛在一起的事。

他就像是个缩头乌龟一样,不敢再露面,他单方面说分手,他嫌弃她脏,再出现的时候,周瑾宇是在酒店。

是陈婉婷往她的喝的乌龙茶里下了药,在酒店的房间里,迷迷糊糊的她光着,跪在地上和下人似的伺候着周瑾宇,画面热烈刺眼,还被拍成视频传给陆亦琛看。

陆亦琛能把她捧的多高,也能把她摔的有多惨,那天她差点没被陆亦琛扔进泳池里给淹死,从那天以后,她被迫停学,被陆亦琛囚禁在家里。

要不是她被陷害,把周美兰推下楼摔死,说不定她现在还被陆亦琛锁在家里,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没日没夜的满足他,还每天在闹自杀。

刚进家门,就和祝秋枫撞了个正着,瞧着一脸憔悴,衣衫不整,身上披着她女儿外套的陈曼曼,雾眉拢了拢,“你倒还知道回来,才十几岁,就开始学会夜不归宿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你里面的衣服,怎么破了?”

祝秋枫是陈曼曼的后妈,陈婉婷的亲妈,突兀的声音刻薄的响起。

在陈家寄人篱下这几年,这个祝秋枫一直都是陈曼曼的的噩梦,母女两个蛇鼠一窝,一个明着坏,一个蔫着坏,陈曼曼感慨,她能在陈家活那么久,也算是这母女两个高抬贵手了。

陈婉婷替陈曼曼解围说:“妈,昨晚小曼在同学家过夜,联系不上爸,跟我打的招呼。您别怪她了,曼曼还有几天就要去上大学了,能玩就多玩玩。”

上辈子,陈曼曼保证会对陈婉婷感激涕零,庆幸她有个好姐姐,没有因为她妈妈的过错而恨她,也没有因为她是陈家的私生女,去讨厌她,唾弃她。

现在她面无表情的看了陈婉婷一眼,两人眼神对上的刹那,她朝陈婉婷投去一抹讽刺的讪笑。

陈婉婷呼吸一窒,她不知怎么,现在的陈曼曼,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祝秋枫显然不信陈婉婷的话,她还替自己的宝贝女儿陈婉婷鸣不平道:“婉婷,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么心软善良,从打这孤儿进家门开始,你就一直处处的维护她关心她,现在还帮她撒谎,也不看人家领不领情。”

第6章 虚伪的让人恶心

  “妈,小曼不是孤儿,是爸爸的女儿,我的妹妹!”

陈婉婷和祝秋枫争论着,又很温柔的装作紧张的看了陈曼曼一眼,“小曼,你别听妈妈乱说,她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她也很疼你,虽然不是亲生的,也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

陈曼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也很虚伪的附和着陈婉婷,“我知道,妈妈一直都很疼我,你们都待我很好。”

“曼曼,你是不是又惹你妈妈生气了?”陈怀远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陈曼曼仰着头看到陈怀中从楼上下来,重生后再看到陈怀中,情绪复杂。

入狱这两年,她的父亲陈怀中一次都没来看过她,在看守所里,家属都会给在里面的犯人,每个月送几百块钱。

他们可以用这几百块钱,买点酱菜,或者饮料,被子,这些生活用品....

她没有人给送过钱,什么都没有买过,每天吃着看守所里的硬馒头,冬天也只盖着一层薄薄的床单,她冻的经常睡不着,每晚都蜷缩着身子,佝偻的像是只小虾米,试图让自己暖和一些。

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半,她被同囚室的大姐头,劳作的时候,用棍子打断了肋骨,打瘸了一条腿,一只眼睛也看不清东西,当时她被送到了医院急救,看守所通知家属过来,也没一个人露面。

她还记得,女狱警对躺在病床之上,奄奄一息的她说,“我们联系上你父亲。他的意思是,你的事情和他们家没关系,他不会过来,还说反正要判死刑的,救活也没什么必要。”

奄奄一息的她不相信,觉得是女狱警在骗她,她不信陈怀中会这么狠心。

直到临死的时候,陈曼曼还可怜巴巴的等着陈怀中来看她最后一眼,临死前心里还对亲情有着那么一点期待。

最后陈怀中还是没来,甚至还听了陈婉婷的话,连个全尸都不给她留。

这就是一直在说,“曼曼,爸爸比任何人都要爱你”的父亲,虚伪的让人恶心。

陈家,还真是一家子的戏精!

这次相似的情景发生重演,只是前世她回来的时候,身边没有陈婉婷,她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满身的淤青,因为顶嘴,她被陆亦琛和丢垃圾一样的丢掉,身无分文的她,拖着残破的身躯自己走回家。

她当时站在客厅一直的哭,什么都不说,情绪很崩溃。

这次同样,在陈怀中面前又是祝秋枫发现了她脖子上,遍布着深紫色的痕迹,惊呼道:“老公,你瞧瞧你女儿,这脖子上都是什么啊,小小年纪,她就和别人做那事儿了,陈曼曼,你真是丢尽了我们陈家的脸。”

想到晚上陆亦琛会过来,陈曼曼倒是也有陈家人的演戏细胞,她刚刚还很平静的情绪,瞬间变的绝望悲伤,她嚎啕大哭,哭的抽抽涕涕,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爸...我...也..不想的,我现在真想死了算了,我真的没有做出给陈家丢脸的事,我不是自愿的,昨晚我被个一个男人给欺……欺负了……”

陈怀中暴怒,熊熊怒火,烧的满脸通红,大脑如惊雷,轰鸣不断。

瞧着陈曼曼哭哭啼啼的用手擦着眼泪,陈婉婷掏出她的手帕,帮擦了擦眼泪,陈曼曼泪眼婆娑瞧着陈婉婷,嘴巴张张合合了几次,欲言又止。

陈曼曼知道,现在陈婉婷心里肯定是在挣扎,要不要告诉她爸妈,那个男人就是陆亦琛。

以陈曼曼对陈婉婷的了解,她肯定不会提早说的,她会看情况的发展,因为她还不确定,陆亦琛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怕借着自己的嘴,把这件事说出来我,得罪了陆亦琛,覆水难收。

“那人是谁?你们同学吗?你告诉我名字,老子废了他。”陈怀中切齿含怒盯着哭的和小泪人似的陈曼曼。

陈曼曼双唇紧闭的摇了摇头,不肯说话!

出了这事儿,祝秋枫倒是很开心,她一脸的幸灾乐祸,陈曼曼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她心情舒畅,她在一旁,手拄着肩膀添油加醋道:“要是她同学倒是好了,别是街上,身上长满虱子的流浪汉,惹了一身病回来,再传染上我们,今天我们家有客人来,你就不要出现了,别传染给贵客。”

说到这儿,祝秋枫的嫌恶表现的更明显,就跟盯着个毒气弹似的看着陈曼曼

相关文章:

医疗室play塞针管_跪求妻主立规矩

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小女生大腿中间什么样

女生黑的跟粉的区别/np女主被多个男主强要

肉细致文小说,啊,《余生暖暖皆是你》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象拔蚌和黄瓜哪个舒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