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最强透视神医》小说阅读(徐风)

2021-06-07 09:41 · 新商盟

第5章:故弄玄虚

  仁爱医院属于私立医院,经过老董事长唐元曲多年的努力,市值数十亿,在杭城也算是有名有号的机构。就在医院所有人都以为董事长会把医院事业发展得更壮大的时候,谁都没想到,他竟然放弃了跟其他几家医院竞争的机会,把董事会交给心腹暂时打理,然后让自己的孙女唐雅出任院长一职。

唐雅年纪轻轻,无疑是仁爱医院甚至整个医药业里最年轻的院长,这一决定让众多人咋舌不已。

一个年轻姑娘,能打理好这么大一个机构吗?

事实证明,唐雅很具备领导才能与商业天赋,上任不久就解决了很多存在的隐患问题,而且也开始迈出步伐,跟其他几家医院一起竞争。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仁爱医院事业腾腾日上,就在大家以为公司能够顺利上市的时候,医院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各种大小的医疗事故接踵而至,时不时让仁爱医院走在风口浪尖上。

所以,在度过了一年多的美好生活后,院长唐雅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烦恼,压力也越来越大。她知道肯定是医院里某些环节某些人出了问题,但是又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只能每天坐镇医院里,遇到事情就当机立断解决,一次来防止更大的损失。

今天早晨,唐雅像往常一样走进自己宽大的办公室,泡了一杯花茶,浏览秘书早上送进来的文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听了几句,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啪’的一声放下电话后,唐雅起身走出了办公室,脸色阴沉地走到了出事地点。

“院长,你可算来了!”

“唐院长,事出突然,我们已经尽力把风险降到最低……”

几个医生一见唐雅,顿时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解释。

唐雅眉头微皱,举手示意他们闭嘴,问道:“王医生,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院长没有叫其他人问话,而是叫自己,王大全等的就是这一刻,他贪婪的目光在唐雅鼓鼓的胸前一扫而过,随即懊悔自责,痛心疾首地说道:“唐院长,这事情还得从杭城医科大学过来的那批实习生说起,我手下有个叫徐风的实习生……”

接下来的时间,王大全把徐风顶撞自己,擅自调休,以及胆大妄为要给原本需要做开颅手术的病人治病的行为统统一股脑说了出来,其中更是添油加醋一番,看到院长的眉头紧皱,他脸色表现得非常自责,心里却是快意无比。

哼,叫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跟我横!

“他胡闹你也跟他胡闹吗?”唐雅听完,又扫了几眼刚才立的责任合同工,脸色难堪地说道。“你们几个也是,王医生在气头上,理智不清,你们也跟着理智不清吗?”

众人一听,顿时尴尬不已,纷纷闭口不言,唐雅虽然年轻,但是是出了名的冷酷,谁要是惹怒了她,绝对没有好结果。

“好了,把闲杂人等都疏散,期待那家伙把病人救醒吧!”唐雅烦躁的挥挥手。“最近总有记者混进医院,借机胡乱报道,你们去把这方面杜绝一下!”

吩咐命令之后,唐雅去安慰了一下相拥在一起的李梅陆可可母女俩,随后就坐在走廊边上的椅子上,眉宇间难掩愤怒,这台怪异的手术要是失败,如果处理不好,绝对会让医院再次走上风口浪尖,这对医院声誉是致命的,人们才不会在乎你亮出来的责任合同的证明。

愤怒的同时,唐雅眼神里却又夹杂着些许期待,让人忍不住猜测她此时的所想。

众人看她那样子是要等待这个事情的结果,几个医生对视一眼,赶紧分头把各类事情办好后,又急急忙忙的跑来陪伴,其实他们也想知道结果。

闻讯而来的医院工作人员越来越多,有专家组成员,有空闲的医生,有医护人员,由仁爱医院院长领头,二十几个人声势浩大地在这间重护病房门外等候,时不时看看时间,交头接耳的聊几句,现场气氛显得很压抑怪异。

徐风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跟他所预想的一样,当他把银针刺进患者穴道,只要意念一想着治疗对方的时候,那股暖流又再次通过银针这个介质窜进了对方的身体,直逼对方大脑的淤血伤口。

只不过,由于银针这个介质太细微,热气流通过的时候,竟然隐隐颤抖,看得一旁的护士杨雪儿满脸惊讶,以为徐风是什么隐姓埋名的中医大师,运用的是什么失传多年的神奇针法。

片刻后,杨雪儿见徐风身体已经开始打湿,额头上也满是汗水,她连忙跑到卫生间拿来干净毛巾,细心的给他擦汗。徐风也没客气,任由这个年轻女护士给自己擦汗水,自己则一动不动的灌输热气流。

徐风再次通过透视病人的脑部内部构造,发现虽然淤血已经有明显的减少,但速度还是慢了一些,而自己此时已经有了疲惫的感觉,他看了一眼杨雪儿,决定做一个障眼法。

这么一想,徐风又小心翼翼的在病人头部穴位刺了四颗银针,然后轻轻掌握头部银针的同时,自己身体内的热气流通过双手,迅速地窜进了病人脑部!

果然,这么一弄,对方脑海里那片拇指大小的淤血,正快速的被消散,被体内的血管带走,经过人体错综复杂的内部大小血管流淌,那些淤血渣滓最后都进入了胃部!

这一幕就像是把一台3D人体内部构造呈现在徐风面前一样,看起来颇为有趣,不知不觉竟然看得入神,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等他回过头看病人头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病人的脑部淤血已经差不多被热气流冲洗完毕!

“徐风,病人真的会醒过来,对不对?”杨雪儿已经忘记了给全身被汗水打湿的徐风擦干净,指着已经快要恢复正常频率的心电图,欣喜道。“你用的到底是什么法子?这样的情况都能被你治好!”

“你太让人充满好奇了!”不等徐风说话,杨雪儿双手捧脸,一脸花痴的说道。

第6章:如坐针毡

  徐风低头看了几眼病人头部,发现淤血已经全部清洗干净后,也亢奋道:“好了,用不了多久,能不能苏醒就看病人的造化跟意志了!”

“啊……”说罢,徐风小心翼翼的取下银针收好,就在这时候,杨雪儿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了?”徐风疑惑道。

杨雪儿一手掩嘴,瞪大了眼睛,指着病床,说道:“我刚才……看到他手指动了一下!”

徐风连忙扭头一看,只见病人的手指已经缓缓颤动,紧接着脑袋轻微左摇右晃,缓缓睁开了眼睛,有些茫然的打量病房!

“啊!醒了醒了!他醒了!”杨雪儿雀跃一声,仰慕地看了一眼徐风,欢快的跑去打开病房的门,对着门外说道。“病人醒了!”

她声音不大,这句话却像是一块石头砸在地面上似的,震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醒了?从手术开始到现在,不超过一个小时,就醒了?!

所有人都忘记了动作,呆滞当场。

“爸!”陆可可最先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快速冲进病房。

其他人也回过神,来不及多想,很多人一窝蜂地涌了进去。

病人陆山已经彻底清醒过来,戴着氧气罩似乎让他有些难受,他一边伸手拍拍女儿陆可可,又向妻子李梅裂开嘴笑,然后伸手想要摘氧气罩,早有专业的护理人员连忙跑上去忙活。

王大全跟几个医生对视一眼,脸色惨白,见鬼似的看着这一幕。

唐雅看到这里,转身走到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杨雪儿,对徐风说道:“你好,我是仁爱医院院长唐雅,请问你是怎么做到……你感觉怎么样?”

话还没说完,唐雅就发现徐风脸色有些发白,站着都有些摇摇欲坠。

刚开始给病人灌输热气流的时候,还没发现什么异常,等到时间越长,徐风发现自己的体力耗损得越厉害,之前只不过一直强撑着而已,此时见病人终于醒来之后,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顿时就感到全身冰凉,头晕眼花,深知自己已经彻底透支精神和体力,下一秒就会晕倒。

“我……”徐风话还没说完,看看杨雪儿,又看看院长唐雅,一头栽进了她的怀里,晕厥过去。

迷迷糊糊中觉得香香的,软软的,就像家里的枕头。

看着徐风倒在唐雅花白棉软的胸口上,王大全的眼里杀机乍现。

所有人都愣住了。

“抬他到我的办公室休息,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事!”唐雅对几个围观的医院工作人员吩咐,很快有人找来担架,把徐风抬了出去。

“你们刚才怎么说的还记得吗?”唐雅这才转过身来,看着王大全一干人等,微嘲道。“一个实习生,在你们束手无策的病情下,独自一人,超短时间就把病人救醒!你们应该知道华夏泱泱大国,上下五千年,有的是能人异士,一山还有一山高!都为这件事写个检讨吧!”

说罢,唐雅深深看了一眼护士杨雪儿,然后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来到办公室,工作人员声称徐风只是劳累过度晕厥后,唐雅暗自松了一口气,刚坐在沙发上,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女孩做贼似的走了进来。

正是跟徐风一起做‘手术’的杨雪儿!

“院长,每次进你来见你都跟做贼似的,太好玩了……”杨雪儿脱掉护士帽,大大咧咧地在唐雅身边躺下,嘟着嘴,眼里闪过一丝狡狯。“表姐,徐风呢?在你的小型卧室吧?嘻嘻……对他这么好,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去,别瞎说!”唐雅拍了杨雪儿一把,好奇道。“他的来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将是我们仁爱医院的一大块宝,当然得对他好一点,可不能让别的医院抢了……你快告诉我,这个徐风是怎么救治病人的?那么多护士围观,为什么又偏偏挑你去帮忙!”

“这还不是因为本姑娘长得甜美可爱……”杨雪儿起身,正色道。“当时谁都怕自己跟他进去,手术失败后受到牵连啊,他就用那么几根普普通通的银针,把病人救醒过来!太神奇了……”

杨雪儿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把自己看到的经过,夸夸其谈地给唐雅娓娓道来。

过了良久,唐雅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诧异道:“这显然用的是中医针灸,莫非他是大隐于市的中医高人?”

“谁知道呢!”杨雪儿说道。“他是杭城医科大学中西医学院的实习生,这点肯定假不了!”

……

徐风醒来的时候,空气里没有难闻的药味儿,反而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睁开眼睛,入眼是两张油画,地面被拖得一尘不染,自己正躺在一张舒适干净的床上,显然是个女人床,窗外是蓝天白云。他连忙起身打开窗户一看,自己似乎正处在某栋楼房的顶楼。活动了一下四肢,精神体力大部分都得到了恢复!

想到自己竟然以一己之力挽救了一条生命,徐风又想到了自己双眼能透视的异变,以及身体丹田里那股神奇的热流。

自己早上起来还好好的呢,一定是在出租屋摔的那一大跤,以及摔成碎片的家传玉佩!

想到这里,徐风走到卫生间的镜子面前,诡异地发现早上还结痂了的头皮,此时竟然看不到一点受过伤的痕迹,光滑如初!

隐隐间,他觉得是自己家传玉佩起到的作用。

“这是谁的房间呢?”想不通,徐风摇摇头,不再去多想,带着满脑子好奇,拧开了房间的门。

办公室里的谈话戛然而止,唐雅跟杨雪儿两人双双扭头看了过来。

“呀,徐风你醒了!”杨雪儿从沙发上跳起来,关切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说你这人咋说变就变呀,上一秒还是拯救生命的英雄,下一秒招呼都不打,说晕就晕啊!?”

徐风看了一眼杨雪儿,暗自猜想,她的身份跟院长肯定不一般,又看了看唐雅,尴尬一笑,小声问道:“我……我睡了多久?”

“不久,两三个小时而已。”杨雪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打趣道。“怎么样,我表姐的床还舒适吧?”

“雪儿!”唐雅脸色微红,狠狠瞪了她一眼,洋怒道。“该干嘛干嘛去,我还有些事情要跟徐风谈!”

“哼,谈谈谈……不打扰你们谈情说爱了!”杨雪儿酸溜溜的说道。“本姑娘世纪广场刷卡去……”

说罢,杨雪儿冲徐风眨了眨眼睛,走出了办公室,并且关上了房门。

“坐。”唐雅看了徐风一眼,微笑道,“不用客气。”

徐风有些不自然的点点头,走到她对面缓缓坐下,却不敢坐得太实,屁股只沾了沙发一点边。

唐雅眼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打趣道:“这就是如坐针毡吧?”

相关文章:

刚刚进去女朋友都会叫一声,器大好热啊别好烫h

一女被多男强轮H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一女多男群交(超级学生)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把男朋友撩到有反应了#舌尖滑过肉核

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女子被拉到树林里糟蹋(逆袭之路)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