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浪熟妇让你爽_被老头下药玩好爽/我的冰山女神

2021-06-07 11:32 · 新商盟

看着刘凝雪竟然梨花带雨了起来。

老张立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别哭呀,难道我还不敢温柔么?”老张受了惊般,连忙问道。

刘凝雪的泪水似乎止不住了一般,轻轻摇着小脑袋,却没说话。

见刘凝雪这幅模样,老张都有些不忍下手了。

脑海里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欲望战胜了理智。

“那我慢点来,好么?”

刘凝雪一张脸蛋仿佛要渗出血来似的,轻轻点了点脑袋。

老张哈哈一笑,刘凝雪的害羞似乎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老张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刘凝雪的脸蛋,而一双手继续在刘凝雪的身子上不断游走着。

温热的大手不断挑拨着刘凝雪的心,原本感觉屈辱折磨的她竟然渐渐有些舒服了起来。

这是自然的反应,是她无法抗拒的。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刘凝雪也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

此时此刻,刘凝雪突然想起之前在网上看见的一句话。

‘生活就像强奸,如果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吧!’

这时,老张也注意到刘凝雪的紧张感正在逐渐的消失,再看刘凝雪那红润娇羞的面容。

老张意识到时机差不多了。

当即老张俯下身子,在刘凝雪烫红的耳垂边轻声说道:“放心吧,你张叔会让你很舒服的!”

刘凝雪没有回应,只是轻轻嘤咛一声。

见势,老张伸出手去,想要揭开刘凝雪身上那最后一块朦胧的面纱,发起总攻!

就在老张的大手就要往身下探去的时候,茶几上刘凝雪的手机突然发出了声音。

老张停下动作,探头一看。

来电显示:陈汉文!

老张心神一动,虽然不知道陈汉文这时候打电话来干嘛,但是让刘凝雪一边接她老公的电话,一边被他.......。

老张都觉得刺激极了!

当即老张便从茶几上拿起手机递给刘凝雪道:“你老公的电话,接一下。”

刘凝雪下意识就想拒绝,她明白老张是什么意思。

但老张的话语和脸色都带着不容反抗的意味,刘凝雪咽下到了嘴边的话,乖巧的拿起手机接通了。

“喂,汉.....汉文,怎......怎么了?”

就在刘凝雪接通电话的一刻,老张猛然俯下身子一口咬住了刘凝雪身前挺拔之处的柔软。

强烈的刺激感令得刘凝雪下意识就想叫出声来,但还是强忍住了。

老张动作更加狂野起来,疯狂刺激着刘凝雪身体的敏感部位。

突然,刘凝雪一个大力推开老张的身子。

整个人猛然从沙发上弹坐起来,惊呼道:“出车祸了!?”

老张刚想发怒,但听到刘凝雪的声音也失神了片刻。

陈汉文出车祸了?

老张不敢再有别的动作了,在一旁正襟危坐起来,等待着刘凝雪打完电话。

片刻之后,刘凝雪挂断电话,面若寒霜的整理起了身上衣物。

“小......小刘,你老公他没事吧?”老张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刘凝雪冷声道:“他出车祸了,很严重,在县中心的第一医院。”

老张心中即懊悔又可惜,眼看到嘴的肉又飞了。

“这样啊,那我开车送你吧,现在这个点外面也不好打车。”老张连忙说道。

刘凝雪虽然厌恶老张,但在这个紧要关头也没有拒绝。

很快,老张开着他那辆老式的豪爵摩托带着刘凝雪赶到了第一医院。

见到了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陈汉文。

在病房门口有两名穿着制服的交警和一名白大褂医生,另外还有一个女子。

“你就是患者家属吧?”白大褂医生看着刘凝雪问道。

刘凝雪微微点头道:“我是他老婆。”

“病人情况有点严重,颅内出血,身上也多处骨折,暂时处于昏迷状态。”白大褂医生一本正经道。

刘凝雪神色紧张问道:“医生,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唉,能不能醒过来都难说啊.......。”白大褂医生说着,渐渐走远。

刘凝雪如遭雷击,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幸好老张在她身后一把扶住了她柔软娇躯。

不过老张也只是扶住,在这个时候可不敢再起别的心思。

而且要是陈汉文没醒过来,他跟刘凝雪的交易也只能无疾而终了。

想到这里,老张心中更加悔恨了。

接个鬼的电话啊,早知道完事后再接了.......

这时,一名交警也走上前来道:“你好,关于你老公的车祸事件,我们这边给你说明一下。”

刘凝雪面容呆滞的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是你老公陈汉文先生着急过马路闯红灯,而这位女士车速太快,没有及时刹车才酿成的。”

交警说着,指了一下一直神色不安站在原地的年轻女子。

老张也顺着交警的手指方向看去,顿时心神一颤。

这肇事者也长得太美了!

看她面容年纪应该二十来岁左右,一张瓜子脸,丹凤眼,化着淡妆,有种古时妲己般的美貌和诱惑。

再看她上身穿着整洁的白色衬衫,胸前的挺拔将衬衣撑着鼓鼓囊囊,而下身是一条修身的西裤,脚下踩着一双黑色锃亮的高跟鞋。

看起来十分干练清爽的模样。

老张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子。

女子则带着一脸歉意走向刘凝雪道:“对不起,我会承担我应付的责任的。”

“因为这件事双方都有责任,所有建议你们私下调解,你们双方觉得怎么样?”交警询问道。

刘凝雪冷眼看着女子一言不发,眼神中带着强烈的恨意。

她不敢想象,陈汉文不能醒来,她之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模样。

眼看局面有些僵硬的时候,老张突然站出来,一把拿起女子修长白皙的手掌道:“你好,我觉得可以的,咱们私下调解。”

女子快速从老张手里抽回手来,疑惑的看着他道:“你是谁?”

老张憨憨一笑,目光看向刘凝雪。

刘凝雪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

见到事情解决,交警们当即离开了。

老张搓了搓手掌笑着道:“要不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调解一下?”

刘凝雪没有拒绝。

许艳也点头答应了下来。夜幕降临时分,在凤山县悦来饭店的一间包房内。

“你们好,我叫许艳,是盛世房产的一名业务经理,今天就是急着带我一个客户去看房,才搞成这样子的,实在对不起。”穿着工作制服的许艳起身,带着歉意对刘凝雪鞠了一躬。

刘凝雪面容上带着淡淡忧愁,冷冷道:“虽然我老公也有责任,但是他可能要变成植物人了,你打算怎么解决?”

许艳俏脸上眉头蹙起,沉默半晌才说道:“事已至此,只能赔钱了,你说个数吧!”

刘凝雪毫不犹豫的伸出她那小巧的手掌道:“五百万,就这样算了。”

听到这个数字,许艳惊诧的看着刘凝雪,立马回绝道:“这不可能,我哪里有这么多钱!”

“如果你不给钱,那就法庭上见吧。”刘凝雪霸气十足的说道。

许艳沉默了,小脸上尽是忧愁之色。

老张目光紧盯着许艳,缓缓挪到许艳的座位旁边。

手臂从后面环绕过去,一把搂着许艳滑腻柔软的肩头道:“小刘啊,人家没这么多钱,你也不能为难人家,她年纪还小嘛!”

刘凝雪死死的瞪了老张一眼,而许艳完全没在意老张不安分的手,反而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老张凑近到许艳的耳朵边上,轻声道:“放心吧,我帮你说说情,拿不出来她也强迫不了。”

“谢谢!”许艳心怀感激道。

刘凝雪看着老张的举动,心中已经明白了。

看来这老色鬼是盯上这小姑娘了。

老张又板着脸,义正言辞道:“小刘,说个实在价吧,你刚才那也太夸张了。”

虽然表面上一板正经,但在餐桌底下老张的另一只手却缓缓摸上了许艳的大腿。

手掌隔着黑色西裤轻轻摩挲着她大腿上的肌肤。

许艳登时反应过来,猛然起身惊恐的看着老张。

老张憨憨一笑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我....我上个厕所。”许艳有些惊慌的说道,随即逃也似的离开了包房。

见到许艳离开,老张立马看着刘凝雪道:“小刘,帮我搞定她,你的那些视频我全部都删掉,怎么样?”

刘凝雪深深的看了老张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老张虽然对刘凝雪也渴望不已,但现在陈汉文出事,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即使老张手里有视频,也威胁不到刘凝雪了。

索性转移目标,况且这个许艳不比刘凝雪差,反而更多了几分青涩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儿,许艳才回到了包间。

不过她没有坐在原先的位置上,而是换了个离老张略远的位置。

“刘姐,我现在手头只有七万,我再找人拿点,十万块,您看怎么样?”许艳惴惴不安的问道。

刘凝雪有些愤怒道:“要是你的老公被人撞成植物人,你觉得十万块钱可以解决么?”

许艳一时说不出话来,可怜兮兮的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老张。

老张却是闭上了眼睛,手臂还搭在先前许艳坐的椅子上。

许艳也是聪明人,缓缓起身坐回到原先的位置,两只小手搭在老张的肩头轻轻摇晃了两下。

“帮人家说说话嘛,张叔!”

“妖精!”

听着许艳软软糯糯、令人怜爱的声音,老张心神一颤,心中暗道。

缓缓睁开眼睛的老张,大胆的从背后一把挽住许艳的娇躯。

“看你这么乖,那我就再帮你说说。”老张冲着许艳露出一个淫笑,说道。

许艳强颜欢笑的点点头。

对老张的下流举动她不敢有丝毫反抗。

许艳知道,如果真的打官司,她必输无疑,她家境也就一般,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冲击。

老张将目光看向刘凝雪,左手却轻轻拉过许艳白皙如玉的小手揉捏着。

“小刘啊,看在你张叔的面子上,放小艳一马,都不容易。”

刘凝雪鄙夷的白了一眼老张,嘴上却说道:“张叔,我家汉文都成那个样子了,以后要是醒不过来,我孤儿寡母的怎么办?”

其实刘凝雪是不差钱的,陈汉文在县里和市里分别开了个两家规模不小的公司,收益很不错。

所以尽管陈汉文出事了,刘凝雪也不是很担心以后的生活。

老张也是清楚这一点的,只不过借题发挥罢了。

听到这话,许艳有些慌张了,娇躯大胆的往老张的怀里拱了拱,嗲声道:“可是人家真的没钱,帮帮忙嘛!”

老张身子一颤,搭在许艳肩头的大手顺着许艳的锁骨往下滑去。

放进了雪白的衬衣之中,隔着衣服一脸不经意的模样轻蹭了几下许艳身前的高耸。

许艳的脸色一下子娇红了起来。

刘凝雪看见老张的举动,脸色也变了变。

脑海里回想了起了老张之前对她的所作所为。

这个老色鬼!

刘凝雪心中暗骂道。

“别.....,张......张叔,您的手别瞎碰呀,这.....这样不好!”许艳扭动着身子,语气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老张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缓缓将手收了回来。

“不如这样吧,小刘,除了那十万块钱以外,你就让小艳在你家帮忙做些家务事,什么时候汉文醒了就结束怎么样?”老张想出了一个折中的主意道。

但刘凝雪一听就知道,他这样说,是为了方便以后更好的接触许艳。

想到这里,刘凝雪沉默了下来。

老张连忙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许艳。

许艳也看到刘凝雪似乎在考虑当中,当即说道:“刘姐,我很勤快的,可以做很多事,而且我真的拿不出来那么多钱,再说打官司很麻烦的......。”

在许艳还在极力争取的时候,老张的手又攀上了许艳的大腿,不安分的摩蹭着。

片刻之后,刘凝雪才一脸不情愿的同意了这个协议。

相关文章:

《都市小说》武道帝魂免费无删节

与大姨子交换真实@污版奥特曼怎么搜啊

出租房满足打工妹的白领梦 _等一下 滑入 gl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上课同桌打开衣服吃我_作文&父子厨房交响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