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拥妻入怀:总裁老公太放肆》完结版本(在线)

2021-06-07 13:08 · 新商盟

第3章 女孩变成女人

  那晚她从女孩变成女人,却没有见红,别说是一滩,就连一滴都没有。

陆亦琛醒来,沉郁的冷着一张脸,回想起他的眼神,陈曼曼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后脊背发凉,他的声音不大,像是魔鬼的呢喃,“才十几岁,就脏了。”

前世陈曼曼犯傻,怕极了陆亦琛,但她当时愤怒的失去理智,明明是第一次的她故意对陆亦琛大吼大叫,“我就是这样怎么样!陆亦琛我要报警抓你,告你!你让我感觉到恶心,你滚...我再怎么贱,也要比你干净。”

现在想想,她当时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说这些屁话,去惹这个可怕的恶魔?

而且还是在恶魔的家里,让人家滚,他就算是被陆亦琛弄死在警局门口,谁又敢管?。

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陆亦琛弄死她,还不是和踩死个蚂蚁一样简单。

那时陆亦琛听到她的回答,瞳色瞬间变的更冷,他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像是条死狗一样,被他粗鲁的扯下来,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抵在身后的墙上,一字一句道:“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物证!让你有足够的证据告我。”

她的下场很惨,人都快被陆亦琛给弄碎了,卧床不起了小半个月,才恢复好。

想到这些,陈曼曼就恨到骨子里,恨不能现在就一刀扎到陆亦琛的胸口上。

她也不是没这么做过,锋利的刀不偏不倚扎进了陆亦琛的心口。

那一次险些要了陆亦琛的命。

想起来,陆亦琛那次竟然没要她的命,也是奇怪。

不过现在的她不会再那么傻,明着她肯定是斗不过陆亦琛,而且,她总觉得前世陆亦琛杀自己一定另有隐情。

毕竟他如果真的要杀自己,是有很多机会的。

所以她需要借陆亦琛的手,揪出幕后的牛鬼蛇神,让所有伤害过她的人,都付出惨痛代价,。

陈曼曼重新爬回去装睡,大概是真的太困太累了,这一觉,她感觉睡了好久,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朦胧中,看到陆亦琛只穿了一条平角裤,逆着光勾勒出修长的身材。

她故意的把被子掀开露出床单,随手拽来了陆亦琛的白衬衫套在了身上走下床,午后的阳光透进来,纤细的腰段在丝薄的衣料下,隐隐若仙。

年轻的身子,散发着豆蔻年华,弥漫着青春味道。

“你怪我吗?你以后就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陆亦琛碾灭了手中的烟,将黑色的真丝浴袍穿上,带子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

怪?

她敢说真话吗?

她低垂着头,把自己弄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没有答话,隔了许久,她才缓缓的开口道:“你把我最宝贵的东西都夺走了,我怎么能不怪你。”说这话的语气和神态,矫揉造作的,让自己都觉得恶心。

陆亦琛倒是很吃这套,沉静冷峻的面庞神色微变,目光这才落在陈曼曼身后那张凌乱的床,看到了证明着陈曼曼只属于自己的痕迹。

陈曼曼屏息凝气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有些紧张,害怕露馅,陆亦琛这人精明的很,他要是发现她骗他,还指不定的被怎么摧残。

她还在等着陆亦琛的反应,这时听到卧室有人敲门的声音,李管家隔着门说为了声,“二爷,陈家的大小姐来了,在外面等了好久,您要不要见见。”

“我姐姐在外面!我要告诉她你欺负我。”

方才李管家听房间里没有声,便再没有敲过门。

陆亦琛掐了烟,一副不可置否的样子,他怕过谁?

陈曼曼冷哼,如果陈雅婷和前世一样,肯定先在客厅里等着,等的没什么耐心了,就会来敲陆亦琛卧室的门,声音甜美的叫着“陆叔,你在吗?”

陈婉婷当时不知道,她也在里面,那时候她的嘴巴被陆亦琛用唇堵的死死的,根本发不出声音。

她不是喜欢陆亦琛所以要弄死自己吗,那她就让陈婉婷看看,她心目中完美的陆叔,是怎么和她最瞧不起的妹妹在一起的。

想想陈婉婷嫉妒的发狂还要忍耐的样子,她可真是期待呢。

“你是想,告诉她我怎么欺负你的?用什么欺负你的?”这次陆亦琛情绪平稳的多,语气甚至带着难有的戏谑,不像前世他被她气的分分钟要撕了她的样子。

宽大的衬衫在陈曼曼娇小的身躯下,显得摇摇欲坠的空旷,香肩半现,如晨间的清荷她,眼神恐惧又透着委屈,陆亦琛一步步地逼近她,手紧紧地扣住她纤细的腰。

第4章 他是无情也慈悲

  前世也是怪她太年轻,愚蠢少根筋,以死相逼陆亦琛,不要公开两个人的关系,否则她就跳楼,陆亦琛这人最恨别人威胁他。

他很无所谓的对她说:“那你跳好了,瘫了我养你,死了我给你找处风水好的地界,请高僧日日夜夜在你坟前诵经。”

大概,陆亦琛觉得她是在吓唬他,没成想她还真的从三楼跳了下来,幸亏当时楼下有灌木丛接着她,人没有摔死,也没有摔残,从那以后,陆亦琛真的决口不提两人的关系。

不提不代表不发生。

人前,他衣冠楚楚,人后对她,心狠手辣。

在卧室门外的陈婉婷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她可能是没听的太真切,继续敲门问里面有人吗?

没等陈曼曼开口,陈婉婷倒是自己推开了卧室的门,而此刻她正和陆亦琛紧紧地抱在一起,准确的说,是陆亦琛紧紧的扣住她的腰,她的手则垂在身侧,根本不去碰他。

“陆叔.....曼曼.....你们在干吗?”陈婉婷说话的声音一直很甜美温婉,这次突然出现了惊声大叫。

陈曼曼从陈婉婷的眼底捕捉出了不可置信和愤怒,陈婉婷好像有点要失控了。

她倒是很期待,陈婉婷现在就冲上来,像是原配看到丈夫出轨一样,理智尽失的,对她又打又骂。

让陆亦琛好好欣赏一下,大家闺秀,无论干嘛都端庄得体的,他疼爱有加的小侄女的真实面目。

陈婉婷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现在正穿着浴袍抱着自己,这种刺激常人怎么接受的了,可陈婉婷竟然忍了!

陈曼曼还真的低估了陈婉婷这个女人。

陈婉婷除了进门以后最开始的真实反应,隔了没一分钟,她似乎就把所有的情绪,全都都整理好,隐藏好,陈婉婷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她还要满脸关心的问她说:“曼曼,你这几天本来就身子不舒服,现在又穿这么少,房间窗子又开那么大,小心别又犯了头痛病。”

陈婉婷的表现,出乎了陈曼曼的意料,她要承认,就算是她已经死过了一次,她还是低估了这位陈家大小姐,这么识大体,懂事体贴的陈婉婷,真能忍的住。

也难怪陆亦琛一直对陈婉婷那么宠着。

她想起来,前世她从学校回来,病的都要死了,一直高烧不退,那时候的陆亦琛在干嘛,他去参加了陈婉婷的钢琴演奏会,到现在陈曼曼都想不通,为什么陆亦琛非要看中她,按照道理来说,陈婉婷不是更讨他的欢心,

也怪,她这六年的时间,无休止的和陆亦琛做斗争,忤逆他,反抗他,没有让陆亦琛过过一天的消停日子。

面对陈婉婷的关心,陈曼曼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表情很冷淡和疏离,她不禁泛起一声冷笑,陈婉婷不去考北影表演系还真是可惜了,怎么就那么会演,在陆亦琛面前,永远都变现的那么的温柔和善良。

她曾经和陆亦琛对着来的时候,她有几次听过,陆亦琛教训她,“你能不能学学你姐姐。”

她既然重新来过,那就好好的学学她美丽的姐姐,是怎么处处的机关算尽,扮猪吃老虎的。

陈曼曼的眼神骗不了人,她的嫉妒,陈曼曼是看的一干二净,心里冷笑,现在陈婉婷一定憋的很难受,端着副假面具,撑的辛苦。

这是她曾经最爱的姐姐,还以为妈妈走了以后,真心疼她的只有陈婉婷和她父亲陈怀中。

她除了最开始和陆亦琛这段难以启齿的关系外,都和她无话不谈的姐姐。

陈婉婷看着表面比谁都善良,肚子里的坏水比谁都多,她就是最温柔的鸠毒,看着毫无危害,实际却能让你当场毙命。

陈婉婷的表面功夫做的一直都很完美,要不是当年被陈婉婷陷害她把陆亦琛的母亲推下楼摔死,她也不会被陆亦琛一怒之下丢入监狱,她在看守所里受尽羞辱和折磨。

和前世不同,这次她把陆亦琛哄的舒服了,没有一遍遍的作死,她人还是自由的,陆亦琛允许陈婉婷带着她走。

临走前,他叫住了她,“我要去公司,晚上去你家找你。”

相关文章:

大叔请克制相差16岁,从背后一把抓住女人的长发

乖在这里做一次|手指勾出花液,含着一晚上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

女人喜欢长的还是粗的/父皇挺进太子妃璃儿

《总裁独家盛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