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凰妃归来:王爷宠妻甜蜜蜜》~小说结局篇

2021-06-10 11:23 · 新商盟

第9章 凤凰浴火,向死而生

阿凰微微愣了一下,上一世,青君的留下的神识说的是四千九百年,这次,怎的变成了五千年?

然她没有时间问这些小的事情,她走进去,一眼就瞧见了水中央的莲花台,她知道那水是温热的,就直接涉水过去,爬到了那莲花台上,她本来就受了伤,流出来的血刚递到莲花台上,莲花台发出强烈的光,水中升起无数的光点,钻进了阿凰的身体中。

莲叶生长出葱翠的叶,莲花盛开,将阿凰笼罩了圣洁的光芒之中。

虚空中,有一个声音对她道:“阿凰,我是青君,我再一次将我一生的心血交付予你,希望你不要再迷失了方向。”

“师父!”阿凰有些热切的开口:“你是真实存在的,是吗?你知道我是重生归来的人,你知道我的上一世,是吗?”

否则,他怎么说“五千年?”怎么说“再”?

“师父,你告诉我,我到底要如何做,才算是没有迷失了方向?”

“凤凰浴火,向死而生,阿凰,你的心里已经有了路。”话音落,阿凰的意识再一次进入了上一世那个熟悉的空间。

空间还很小,黑色的土地上一棵药草或者毒草都没有。只有那一口活泉在不断的翻滚着水泡,泉水边有一棵枯死的梅花树。

她过去,自己先喝了一口泉水,又用放在旁边的晶莹剔透的杯子装了一杯。

灵泉的水,本身就是一种解药,足以解除她和凌墨沧华的身上的毒。

走出石门,阿凰红着眼睛对小白道:“师父走了,你见不到他,我也见不到,你先去医毒空间养养伤吧!”

她将手放在白虎的身上,白虎瞬间就转移到了空间中。

将灵泉水给凌墨沧华喝了,阿凰又在洞穴里找到一些经久不坏的布,给凌墨沧华包扎了伤口,才让白虎从空间里出来。

白虎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小白,我要回溪水村了,你留下来照看阿华,若是他醒了,你就带他离开洞穴。”

白虎却拦住了阿凰的去路。

“你放心,我既然已经得到了传承,就不会舍弃你的,只是,我如今才十五岁,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我还需要再长大一些,让自己变的强大一些,才能带你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否则,会让你有危险的,我会常来看你的,需要你的时候,我也会吹响召唤曲,好吗?”

白虎这才恋恋不舍的让开了路。

阿凰摸了摸白虎的皮毛,又看了一眼凌墨沧华,转身离开了。

……

回到溪水村,已经是黎明时分。

阿凰刚翻进自己的房间,郑英就在外面扣门:“阿凰,阿凰你起了吗?”

阿凰忙整理了一下自己,走过去开门。

“奶奶,这么早,有什么事?”

这话刚问完,阿凰就瞧见了站在院子里的刘氏。

此时,穿戴的厚实暖和的刘氏将眼睛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二叔娘,就这么一个贱丫头片子,你们还让她做了常家的人,喊你们爷爷奶奶,真是好笑!

我以前也是看你们想要后想疯了才没说什么。可如今看来,这贱丫头片子就是我们家里的祸害!依我看,左右她明年就可以说亲了,你和二叔还在早点找个人家把她卖过去做童养媳,还能拿一点银子回来。

我知道下坡村的李木匠家是要童养媳的,不如我去帮忙说说,如果成了,李木匠给的聘礼我也不要多的,给我一半就行了,那李木匠给的可是白花花的二十两银子呢!

这年头,就是好人家的姑娘嫁人,那也未必能得了二十两银子,把阿凰那个贱丫头嫁出去,既不会再吃家里的粮,又能得那么多银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哼!便宜贱丫头了!”

李木匠?

郑英愣了一下,很快想起来,不就是下坡村那个有名的色棍?

第10章 贱丫头,也配嫁好人家?

手艺人确实比一般的人家要富足一些了,能吃饱穿暖,还能存一点余钱……也正因为如此,那李木匠没少祸害周边几个村子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许是李木匠缺德的事儿做多了,他正经娶的媳妇儿生孩子的时候难产,留下孩子就去了,那孩子五岁了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大夫看了才知道竟是个又傻又瘫的。

如今这孩子已经九岁了,整日里只能坐在李木匠自制的木椅子上,除了吃饭和傻笑,屎尿来了都不会喊,李木匠却想要个童养媳?

——这哪里是给那傻瘫子儿准备的媳妇儿,分明就是给他自己准备的!

就这种腌臜龌龊的事儿,旁的人躲都来不及,可刘氏竟然将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孙女阿凰身上。

“侄媳妇,这么狠毒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什么天大的好事?明明就是天大的祸事!别说是二十两银子,就是二百两银子,二百两金子,我都不会将阿凰送出去任人糟蹋的!”郑英气的脸声音都在发抖。

常立峰也反应过来,看了刘氏一眼,闷闷的说:“侄媳妇,你回吧,我家阿凰的婚事,等她长大些我会给她找个好人家的。”

刘氏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她本来想着从常立峰这边讹一笔,自家儿子娶媳妇儿的钱也就算是有了,谁知道常立峰和郑英竟然都不肯将阿凰送去李家做童养媳?

她马上忍不住出声:“什么?你们竟然还想给阿凰找个好人家?就她那样的贱丫头,也配嫁好人家?别忘了,她爹是谁都不晓得,她娘就是个跟野男人跑的贱货,就她这种没爹没娘的贱丫头,能给李木匠家做童养媳,都算是她前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郑英的脸色“刷”的变的惨白,差点就没站稳。

阿凰那失踪的娘和阿凰的身份本来就是常立峰和郑英心上的痛,偏刘氏还死命的往这疼处戳。

“大伯母既然觉得给李木匠家做童养媳是福气,你怎么不让你家常柔儿去嫁?偏要便宜我?”阿凰见状,打断了刘氏的话,冷冷的道:“再说我们家和你们家本来就是分了家的,我又没吃你们家的粮食喝你们家的水,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教我?”

“你……你这个该死的贱丫头!”刘氏气极了:“我家柔儿能和你这个贱丫头比吗?我家柔儿以后是要嫁给达官贵人的!”

“二叔,二叔娘,你们都听见了吧?这个小贱蹄子都已经被你们给宠坏了,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和长辈顶嘴了,以后还不知道会给家里带来什么大的祸患呢,我看也没有必要再商量了,直接答应了李木匠那边,明儿就将人送过去!”

说着,刘氏又轻蔑的扫了阿凰一眼:“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你凭什么定我的婚事?”这一瞬间,阿凰的心里突然生出冰冷尖锐的仇恨,阴森森的气息从她的身体里腾起,她随后拿起放在一旁的竹扫把,举起来就朝刘氏的身上打过来:“没有人可以再左右我的命运,没有人可以再算计我、践踏我,想要害我的人都去死,去死!”

相关文章:

按摩棒走路移动摩擦/快速的顶撞着花心

教练日了我一天一夜 欢爱过后暧昧的痕迹

卫生间征服美妇_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_孕妇情乱小说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不行太深了要死了

公车上被抽插到高潮 把腿分大点塞东西,宝贝太大要涨坏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