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被开的时候有多疼|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2021-06-10 13:54 · 新商盟

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公司打算交给经理请功,没想到刚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秘书小丽那风.骚入骨的浪叫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

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

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

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

张姐随即就安排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

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

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

第二章 初次见面

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和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黄启鹏。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

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

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相关文章:

床叫不停娇撞击娇吟 男人吻你的下面(视频)

早上撩女朋友的情话.跪着伺候驮爬

主人的规矩以及惩罚——不要两个蛇根一起好痛

车上不要再深一点,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极品逍遥少年

主人扯拧奶头扯到很长:小受用软管往尿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