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八零:肥妻逆袭记》小说无弹窗(阅读)

2021-06-11 12:52 · 新商盟

第九章:无债一身轻

众人调笑了一句,“那你今天能开开荤了。”

付东晟也回了一句,“可不咋地,我都好久没喝了。”大家有说有笑的,别提多热闹了。

江亚洗着蔬菜,洗好了一盆,又炒了一盘。

顾飞远听着战友们夸江亚做的菜好吃,说他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过这么多菜得多少钱啊,再加上今天她给的那五十元钱……又想到家里的爸妈省吃俭用的,这心里还真有些滋味难说。

看着战友吃的这么高兴,顾飞远摇摇头,又喝了一大杯酒。

江亚则是没有想那么多,大家吃的开心,高兴就好,至于花多少钱,就算是为原主做的那些事情赔罪了。

当然被人夸总比被人骂强啊,江亚心里听着还是美滋滋的,能感受到心脏跳得特别快,暗骂了自己一声,真是没出息,上辈子那么多人夸,也没有这么激动过。

大家吃了一会,见到江亚一直在厨房里没出来,喊道:“嫂子们,别忙了,够吃了,快出来吃点吧。”

“嫂子,你快过去吃,我收拾一下再过去。”

刘大嫂虽然觉得有些不好,但是也确实饿了,江亚做的饭太吸引人了。

江亚依旧没出去,她心里有数,原主做的那些事可不是这一顿饭,就能让人改观的,她可不想去惹这个厌烦,再说了,做完了这么多菜,也确实吃不下去什么了。

听着外面说说笑笑,有滋有味的,江亚心里难免也有些失落。

“愣着做什么,出去吃饭。”顾飞远的声音一下惊醒了她,瞬间让她清醒了过来。

江亚摇摇头,将一锅饭递给了他,“你拿出去吧,我这闻多了油烟味,实在是不想吃。”

顾飞远的目光有些一言难尽,他张了张口,最后也只是点了点头,拿着饭锅走了出去。

众人吃完饭离开,江亚才出了厨房送送大家。

大家吃的心满意足,高高兴兴,小刚更是开心,江亚给他装了不少水果,肉干和零食。

众人散去,江亚开始打扫残局,只见顾飞远很是自觉地帮忙收拾碗筷。

这举动倒是让她有些意外,在原主的记忆里,顾飞远是个很勤俭持家的人,今天这样对他来说算是败家了,按道理就算不发火,也要说两句,看来她是觉得在战友面前有面子吧。

打扫的差不多了,江亚进了一趟卧室,然后将十五元钱递给了顾飞远,“我之前说一周给你,现在不到一周,还你了。”

“不用了,刚才你给我的五十没花完,剩下的够了。”顾飞远边拖地边说道。

江亚点点头,又抽出五元,“这就算利息了,你把借条还给我,以后我们不拖不欠。”

这四个字,让顾飞远有些不舒服,不拖不欠,这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这些都是你赚的吗?”顾飞远问道。

江亚冷笑了一下,“不偷不抢,凭本事赚钱。”

一想到他竟然还在怀疑自己,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顾飞远依旧是冷漠脸,“我不是这个意思。”随即从包里拿出借条递给她,“这五元钱你拿回去,十五元我收下了。”

江亚摇摇头,“我以前花了你不少,这五元也是杯水车薪,以后我住在这里我会给你交房租,我找到房子就搬出去。”

至于原主的愿望,恕她无能为力。

江亚说完当着他的面将欠条撕掉,无债一身轻,别提多痛快了。

顾飞远看着她干净利落的将借条撕掉,什么话都没有,隐藏了心底那丝奇怪的感觉。

江亚也没有再说话,进了厨房,熬了点柿子汤,酸酸甜甜一入口,熟悉的味道,让她感觉到温暖。

顾飞远看着她喝汤垂顺的模样,一肚子感激的话吞咽了回去,他依旧不知道怎么跟她相处,但是相信她在变好。

江亚舒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太尴尬了,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喝完汤,洗个澡,躺在床上,美美数起钱来,今天虽然花了不少,但是手里还有余钱。

她做了几个仰卧起坐,发现比之前轻松了许多,摸摸肚子和腿的肉好像少了不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想着想着,江亚就睡着。

接下来,江亚继续早出晚归的,生意还是挺红火的,就是周边有人看她做了,也来了几家,虽说没有她做的好,但是架不住价格便宜,也抢走了不少人,还好有工地那份订餐的,倒是也没有让她生意不好。

周围的人看着眼红,又没有她的那种手艺,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江亚开始有了闲暇时间,老大娘知道她减肥的事情,最近给她冲的都是什么排油的茶水,据说是老大娘祖传的秘方可管用了。

管住嘴,迈开腿,再加上神秘配方茶,别说还真是瘦了不少。

之前江亚一百六,现在一百四了。

原主的衣服都被她缩了腰,前世的手艺还没生疏。

等她彻底瘦了,她一定要好好设计几套衣服出来。

心情好,江亚早早就回了军区,直奔小菜地而去。

自从做了小生意之后,江亚给了刘大嫂点钱,让她帮忙施肥交土,有钱赚的事情,刘大嫂格外的上心。

别说这小菜地长得还真挺好的。

卷心菜,小白菜长势喜人。

江亚摘了一颗卷心菜,决定今天做一道手撕包菜,好吃又不胖。

美滋滋的回到家里,没想到顾飞远竟然没有训练,就坐在沙发上。

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

“你怎么没去训练?”江亚沉了一会,还是决定开口说话,毕竟还要在人家屋檐下呆着,不得不低头啊。

她将新买的几个梨子洗干净,切成入口的小块,放到了盘子里。

冰镇的西瓜,也切成同样的大小。

顾飞远回道:“嗯,东晟在。”

“这个给你。”

江亚愣了一下,接了过来,“这是?”

“布票。”

江亚有些无奈,“我知道这是布票,但是你给我做什么?”

“你瘦了不少。”

江亚明白了他的意思接了过来,也没有多说什么。

之前的布票为了做生意,她都换钱了,确实需要。

“谢谢。”

没等顾飞远抬头,江亚就拿着水果进了卧室。

顾飞远嘴角露出一抹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容,摇摇头。

江亚突然想起什么,有些尴尬的转身,“那个你吃吗?还有我一会要洗衣服,你有没有要洗的?”

第十章:以德报怨



别人敬一尺,她敬一丈,这道理,她还是懂的。

“不了。”顾飞远说道。

江亚突然想到洗衣服是很亲密的事情,以为他误会了,“我就是以德报德,没有别的意思。”

“嗯。”她最近确实让他刮目相看,不但会写字,文学素养也很高。

“那你如果有四大件的票,也帮我找一点。”江亚早受够没有电视的日子了。

一听这话,顾飞远的脸有些黑了,“你又想买啥?”

江亚知道他误会了,“我有钱。”

“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脸上的表情又很黑……

江亚也没有理他,转身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她现在想得开,误会就误会呗,反正她都做好了,等钱存够了,就搬走。

“我没有把你想成那样……”那样是哪样?顾飞远还是没有说出来。

“没事,晚上回来吃吧,我做点好菜。”江亚说了一句道。

只听到关门的声音,江亚摇摇头,将脏衣服都收拾了一下,准备洗干净之后,改良一下,虽然有布票了,她打算等到彻底瘦下来再做。

说干就干,天气太热,又在家里,江亚穿着小背心,胸前沉甸甸的,反正也没人,她就坐在客厅里,开始洗衣服。

太想念有洗衣机的日子了,这样她就不用这么惨的需要手力劳动了。

顾飞远回来的时候,看到她白鼓鼓的胸,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瞬间脸黑的跟锅底灰一样。

“刘海家请客,叫我们过去。”

她这身在后世简直太正常了,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那我把剩下的那个冰镇西瓜带过去吧。”

“行。”说完就要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回神来了一句,“注意影响。”

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江亚只觉得莫名其妙,突然想到她这身在这时代那可就是有伤风化,天哪,这以后要是到了夏天,天天长衣长裤的,这还不得中暑……

想想就不由打了个冷颤,不行,她得多赚钱,争取早日过上有电风扇的日子。

收拾完之后,时间也差不多了。

江亚将西瓜从冰凉的水里拿了出来,直接朝着楼上走。

刘大嫂一看是她,“你说你,上次我们去你家,啥都没拿,你还给小刚拿了那么多好吃的,你这来还拿西瓜干啥?”

小刚一听说有吃的,瞬间就窜了过来,“妈妈,快来,有西瓜吃。”

刘大嫂的儿媳妇王玉梅是个老师,平常都在宿舍住,只有放假的时候才回来。

“嫂子,你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啊。”上次的肉干,再听男人说前两天请吃饭的事情,王玉梅真的觉得江亚不一样了。

原来她也有些看不上她,老跟自家孩子抢吃的,还拿婆婆当免费劳力使。

谁知道这人说变就变了。

“没事,也不是什么稀罕的玩意。”江亚笑了一声道。

小刚看着大人东一嘴西一嘴的说着,不干了,“妈,你快给我切开。”

“闹什么,叫人了没有?”

“婶婶,谢谢婶婶。”只要有吃的,小刚那嘴甜的跟蜜似的。

倒是江亚有些尴尬,这是个什么鬼称呼。

进了屋之后,发现桌子,凳子已经摆好了。

她洗了一下手,就进了厨房,该切的切,该洗的洗。

菜不如她那次硬,都是家常菜。

白菜,土豆,地瓜,豆角,倭瓜,榛蘑,黑木耳,大辣椒,一看就是出自刘大嫂家的菜地。

唯独的肉菜是一只冻着的大鹅,看上去也不大,二斤多的样子。

苕粉倒是泡了很多。

刘海老家是四川的,苕粉是她那边的特色,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小江啊,要不今天还是你来掌勺吧,那天你做的那菜真是绝了。”刘大嫂笑着说道。

江亚也不客气,“行,来多少人啊,菜够不?”

要说刘大嫂死去的男人就是这军区后勤的,然后儿子也子承父业当了军人,所以刘家出了两个军嫂,整个军区的人还是很尊敬的,又加上刘海为人处事不错,大家都愿意来他家。

“够的够得,不过你那次菜太硬了。”

只一句话,江亚就明白,这个时候的人基本还是吃着自家菜地种的,买菜的基本都是那些市区的人,分割特别明显。

肉更算是奢侈品。

“家里有没有红薯面粉?”

江亚也是试着问了一句,看到了苕粉,要是有红薯粉,到可以做个后世的面条。

“有,上次我妹子给我邮了两大袋呢,不过这个我们都做冲泡喝。”刘大嫂也有些好奇了。

“交给我吧。”江亚笑了一下不说。

刘大嫂见她神神秘秘的也不问了。

两人就各自忙活起来。

不一会,敲门声响起。

刘大嫂出去开门,满脸热情,“石头媳妇来啦?”

江亚看了一眼,脑海立刻浮现出了原主的记忆,这人叫李晓蕾,顾飞远下属的媳妇,懦弱胆小,以前没少被原主欺负。

李晓蕾一见到江亚,立刻捂住肚子后退了几步。

见状,刘大嫂赶紧笑眯眯的隔开了二人,“这肚子这么圆一看就是有福的。”

李晓蕾害羞的低下头,“嗯,俺婆婆说肚子圆是个男娃。”

石头家里也是农村的,又是独苗苗,李晓蕾婆婆为了让李晓蕾生男娃没少使劲,这事大家都知道。

“你就坐着等吃吧,小江做饭可好吃了。”刘大嫂最后不忘了说一句江亚的好话。

见到刘大嫂递过来台阶,江亚赶紧拿了一杯新鲜的果汁递给了她,“以前都是我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李晓蕾满眼难以置信,先看看刘大嫂,见到她笑眯眯的,这心才放下,接了过来。

酸甜可口,还挺好喝,最近吃啥吐啥,喝啥吐啥。

“嫂子,你这果汁是怎么弄的?”李晓蕾虽然有些害怕江亚,但是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江亚也不指望一个道歉就彻底能解决了她的心结,日久见人心,还是得慢慢相处。

“新鲜的橙子和橘子榨的,再加上一点点白糖。”

李晓蕾一听是橙子,眼睛缩了一下,这时候橙子贵的不行,哪能随便吃啊。

江亚也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要是喜欢喝,到时候我送你点。”

这橙子还是老大娘送的呢,老大娘家有个亲戚就种这些的,每年都给她拿不少,这东西虽然在南方很常见,北方由于一些地理条件原因,运输费用贵,这时候确实还不常见。

江亚当时也是想就拿个西瓜也不好,所以又带了点橙子过来。

李晓蕾本来是个害羞的,但是想想肚子里的娃,还是点了点头,“那谢谢嫂子了。”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

相关文章:

女朋友跟前任口过很多次@那天晚上我进了她的房间

ktv里面的公主能亲吗/走绳play打奶椅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男朋友吸乳疼啦好几天/他按着我的头给他口

绑调男军警奴:打 扯 揉捏 刺激 小核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