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一顾情深:总裁追妻难》全集小说+原文

2021-06-11 13:02 · 新商盟

第13章 她喊宝贝

老男人霸道的蛮不讲理,戚玥脑中警铃大作,权衡自己要是一脚要是踹出去,把顾总踢废了,他会不会直接拧断她麻杆一样的脖子?

正纠结着,手机突然响了。

顾淮眉头一拧,伸着胳膊去拿手机,戚玥泥鳅一样,呲溜一下,从他胳膊下面滑了出去,跳下床抓着自己的手机就弹到几米远,迅速摁了接听。

顾淮……

他这才注意,响的是她的手机,不是他的。

顾总心情不美丽,瞅着她的眼神,分分钟要将人拖拽回来。

戚玥背过身,假装看不见他的表情,低声跟电话那头的人说着话。

离得远,戚玥声音又低,顾淮只能隐隐约约听见,她说什么“宝贝”“马上回来”之类的话,语气温柔的能滴出水。

这个语气顾淮太熟悉了,毕竟他听了三年,而如今,她却用着同样的声音,对电话那头的人,温柔的劝哄,他脑子里突然就冒出来之前戚玥说的话,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跟她讲电话的,就是她说的那个人?

顾淮眼神骤然暗沉。

戚玥没讲几句就把电话挂了,背后那两道视线跟刀子一样,她再讲下去,怕是要被这两道视线戳成筛子。

回过头,对上顾淮的视线,戚玥心里没来由的虚了一下,尽管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被顾淮这视线看着,能面不改色的,是真的头铁。

她头不铁,可是这会儿不铁也不行。

深吸了一口气,戚玥挤出一个自认为很礼貌的笑,“今晚,多谢顾总解围,我还有事——”

她话没说完,就被顾淮打断了,“谁的电话?”

他声音极冷,周围空气似乎都变得阴冷起来,戚玥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外面养崽子的事情不会被发现了吧!

不能吧。

她当初进娱乐圈,未婚生子是大忌讳,苏未有心捧她,帮她将这事儿瞒了下来,这几年她将戚睿保护得很好,除了戚家人,跟她两个朋友,没有人知道啊。

戚玥心里惴惴,虽然戚睿是她跟顾淮搞在一起前就有的,面对着顾淮审视的眼光,她就觉得自己就像给他戴了一顶帽子,帽子的颜色还绿油油的。

不对啊,我心虚什么,老男人给她戴的帽子,都快把她弄成绿毛龟了,她心虚个屁!

思及此,戚玥又镇定下来,“这是我的事情,没必要跟顾总交代吧,我跟您已经没关系了,今晚还是谢谢您的搭救,等我将来飞黄腾达,一定好好报答您……”

“哗啦——”

桌上的水杯被打落在地,玻璃碴溅到脚边戳到脚背的皮肤,又痒又疼,她也不敢弯腰去揉,就这么绷着身子硬邦邦的站着。

她没说一句话,更不会像以前,他脾气稍微不好,就粘过来,哪怕他不耐,她也能孜孜不倦的像个小蜜蜂在他耳边嗡嗡嗡。

没有骨气的女人。

可就是这个没骨气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他叫板,那种被反抗被拒绝的不爽,以及被那一通莫名其妙的来电,带来的怒气,顷刻间爆发。

“滚!”

戚玥心尖儿颤了颤,压下眼底一瞬间涌上来的酸涩,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多谢顾总。

第14章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戚玥再一次,被人从这栋别墅赶了出来。

心里早没了第一次的难受。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这话还这特么一点没错!

就当这四年青春喂了狗,分了手,老娘又是一条好汉!

好汉刚一开门,顿时就傻了。

瓢泼大雨,硕大的雨粒子,砸到脑门上都生疼生疼的。

探出去的脚丫子,哆哆嗦嗦不知道该起还是该落。

老天爷,你这不是玩我吗,我好不容易在顾淮面前有一次骨气,两分钟就打脸?

季云书那个狗腿子早跑了,这大冷天了,冒着雨回去,怕是要在床上挺尸一周。

戚玥回头瞄了瞄楼上。

没动静。

我就呆一会儿,雨小点就走。

这么想着,悄悄把脚收回来。

太冷了,又冷又饿。

那个肥头大耳的狗东西,给她下的到底是迷药还是肾上腺素,这么就消耗这么快?

戚玥在客厅转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跑去厨房把冰箱里的泡面煮了。

刚端出来,冷不丁一个声音在客厅响起,“你怎么还没走?”

戚玥……

“我上次买的泡面,丢了怪可惜,我想带走。”

撒谎,张嘴就来。

顾淮嘴角抽了抽,“煮熟了带走?”

“煮一下怎么了。”戚玥小声嘟哝,“我还帮你交了一个月的燃气费诶。”

“你说什么?”

“没……”戚玥谄媚的笑了,“你看我煮都煮好了,顾总要不也来点?”

她发誓这绝对就是句客套话,老男人嘴刁得厉害,这种防腐剂食品,他压根就不会碰,他在路边吃个烧烤,他亲她的时候,都要嫌她身上的油烟味,洁癖的简直病态。

所以她压根儿就没想到,她这句话落,顾淮会接一句,“拿碗。”

戚玥……

顾总,我其实就是让一让,您别当真。

她认命的回厨房又拿了一副碗筷,眼睁睁的看着顾淮将一大半的面拨进了自己碗里,还倒走了她大半碗汤。

顾淮还是第一次吃泡面,调味料很重,不算难吃,但也称不上好吃,可他不知道怎么,居然将那大半碗面吃完了。

看着戚玥时不时哀怨的瞟向他碗里的眼神,他觉得有一丝久违的愉悦。

他把碗推过去,淡淡道,“收拾一下,泡杯茶端我书房。”

说着划开椅子,起了身。

戚玥抿紧唇,突然高声叫住了他,“顾总,我不是您的保姆。”

顾淮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戚玥深吸一口气,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面我煮给你吃了,碗你自己洗,还有茶,您自己泡吧,我没有义务做这些。”

顾淮笑了一下,似有些讥讽,“以前你不都抢着干吗?亲力亲为,连内裤都要跟保姆抢着洗,怎么?现在不愿意了?”

人犯贱能犯到何种地步?大概就是,他把你左心房戳成窟窿,你又把右心房送上去给他戳,然后一颗心被戳得千疮百孔,疼得永远只有你。

“对,就算是犯贱,也得看我愿不愿意,我现在,不愿意了,顾总,我不愿意。”

她一口一个顾总,将顾淮心里原有的那一丝愉悦,消磨的干干净净,他突然上前捏起她的下巴,“你又再玩什么把戏?欲擒故纵?”

她喉咙酸涩,鼻子酸得眼眶发热,下巴被捏得要脱臼,却倔强的没有服软,“顾总,我没玩,我这次,认真的。”

相关文章:

啊~啊~再深点,啊~啊用力奶涨爆了,叫他吸乳汁!|偷香兵王

经典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完本

吻加深探入舌尖/快穿之蚀骨缠欢

催人泪下的悼母亲祭文 肝肠寸断的祭母文

想要,想你进入,太快了_师傅下面好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