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拥妻入怀:总裁老公太放肆》全本章节+阅读

2021-06-12 09:02 · 新商盟

第11章 女人的虚荣心

  晚宴上,大家似乎都在纳闷,陆亦琛去哪里了。

他只不过是打了个照面,便再也没有出现过,甚至还有人说看到他提早走了。

这可急坏了陈怀中,他想找陆亦琛,可就连打电话都不敢打,怕打扰到他,打过去能说什么,难道是去质问他去哪里了?他可没这个胆子。

陈少志跨进家门,见满一楼大厅都是人,这些人倒是隆重,男人礼服西装,女人还打扮精致的穿着晚礼服。

他用手抓了抓寸头,来之前,他记得陈怀中提醒他是家宴。

他还带着几个小马仔过来,打扮的也和他一样,穿的不伦不类,头发染的五颜六色。

这些小马仔,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像很不屑陈家来的这些客人,看着他们穿着西装礼服的样子,更是瞧着热闹,嬉笑的乱指。

陈少志脚上穿着尖头皮鞋,不穿袜子露着脚踝,很紧的黑色紧身九分裤,白色的打底衬衫,黑色皮衣,肩膀下夹着LV的格子包,缩着肩膀。

就这副装扮,身后还跟着几个小混混,没见过陈少志的人,都不敢猜,这是陈家的长子,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不成气候的社会大哥。

陈怀中气急败坏的看着他不争气的儿子,胸口起伏着怒气,在人前要面子的他,还不好发作,后悔了让这个不长脸的儿子过来。

他就当做没这个儿子一样,陈少志走过去和他打招呼,陈怀中没好眼色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忽略。

陈婉婷在很恰当的时候出现,她搀扶住陈怀中的手臂,温温的开口,“爸,你也别怪少志,他不喜欢拘束,这才穿的那么随便。”

陈怀中长叹了一声,心里难受的很,恨铁不成钢道:“他从读书的时候就这样,就喜欢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放着好好的公子哥不做,非要和小混混拉帮结伙,做着大哥梦以后生意交给他,我怎么放心的下。”

听到这话,陈婉婷的目光瞬然变得沉着深意,远远的瞧着和小混混厮混在一起的陈少志,唇角勾出森寒的笑容。

祝秋枫和陈怀中不一样,她好不容易盼来儿子回来,双臂张开,握着陈少志的手臂,一脸笑模样的抬头仰视着陈少志,温声细语的责备说“让你早点回来,你还是迟到,还没吃饭吧,快去吃点东西。”

陈少志和祝秋枫简单的聊了句,这才带着他那些兄弟去吃东西。

他从进门就找陈曼曼,眼睛都扫了一圈了,也没找到她人。

他的小弟阿伦凑过去问他说:“陈少,你妹妹呢?你不是说你家有个妹妹吗?”

陈少志抿了一口酒,有些不尽意,又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过后又觉得这红酒涩口,啧啧嘴巴。

他对阿伦说:“谁知道她死到哪去了,你们别急!!”

他的小兄弟们,倒是急了,都在问陈少志是不是反悔了,不想把妹妹带出来,陪他们几个玩。

陈少志其实也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有次他喝酒喝多了,玩骰子,不知道怎么就说出了这个赌约,结果他输了。

他的小弟饿的都和狼是的,普通小-姐搞腻了,想换换口味,要清纯的小少女。

陈少志为了树立他自己做大哥说一不二的魄力,把这几个带到了家里,准备找准机会,把陈曼曼给弄出来,让小弟们消遣。

虽然他知道,这事儿让他爸知道,肯定不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陈少志心里有数,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挨几巴掌,谁叫他是陈家的儿子,陈怀中才舍不得对他下狠手。

被追问的恼了,陈少志狠了他们几眼,“催什么催,我去问问我姐,你们几个等着。”

陈少志等到陈怀中,人在一边高谈论阔的时候,离着有一段距离,朝陈婉婷招手。

陈婉婷正用她礼仪性的甜美微笑,接受着一群阔太太的羡慕和仰视,宴会上这些阔太无一不恭维她,讨好她。

阔太们都在夸,她腕上的百达翡丽限量款很漂亮。

她们也都知道了,这块表是陆亦琛送给陈婉婷的,更是羡慕又嫉妒,说陆总待陈婉婷真好,还有人说,没准以后会叫一声陆太。

陈婉婷不置可否。

陈婉婷被陈少志叫去,虽然极不情愿,她还是走了过去,问陈少志怎么了。

陈少志告诉她,要找陈曼曼。

明知道陆亦琛在哪里,想上楼又很怕的陈婉婷,这下倒是来了机会,有人去当出头鸟她自然乐不得的。

她纤细嫩白的长指,指了指楼上,“陈曼曼在房间,想找她,上去找。

第12章 少女卧室

  陈婉婷亲眼看到陆亦琛进了陈曼曼的卧室,她没敢再跟进去,心里着急,又不能轻举妄动。

她已经撞破了一次陆亦琛和陈曼曼,如果再有第二次,怕会惹陆亦琛讨厌。

陈婉婷猜不出陆亦琛怎么又去找陈曼曼了,她有些怀疑是陆亦琛是去和陈曼曼摊牌,他们不过是露水情缘而已,让她别当真。

她觉得陈曼曼是在跟她耍心眼骗她,她是肯定不会相信,陆亦琛会对个毛都没长全,姿色平平的小丫头,说出这辈子都是他的这些话。

正巧,陈少志来问她陈曼曼在哪,陈婉婷心里一乐,她正愁没人敢开房间门呢。

陈婉婷对她这个弟弟,是打心底里讨厌,别看他们两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她也喜欢不起来,每天都想着混社会,当大哥,不成气候的陈少志。

在外面,说陈少志是她弟弟,她都觉得丢人。

陈婉婷恨陈少志,明明没出息没脑子处处不如她,就因为他是儿子,陈怀中往后的生意也要交给他,陈婉婷不甘心。

陆亦琛在陈曼曼房间待了一会,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陈曼曼心里琢磨着,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上来找她,今晚的晚宴和前世截然不同,她现在不能知道是谁会来卧室找她。

她现在的人生轨迹,和前世有太多的不同。

前世,陆亦琛和她都没有参加陈家的这场晚宴,那时候被陆亦琛囚禁,陆亦琛非逼着她,逼迫说她会心甘情愿的跟他在一起,这才肯放过她。

陈曼曼前世怕极了陆亦琛这个恶魔,他的低气压仿佛把周遭的空气,全部凝结成冰。

她看他的眼神,没有过爱意,只有恨和惶惶不安。

陈曼曼今晚最开始拒绝陆亦琛的痴缠,身子有点虚弱负荷不了他的承欢,转念一想,陈家晚宴那么多人,如果她演一场的抓个现行的戏码。

陆亦琛会不会在人前,丢尽了人。

宾客往来的宴会上,陆亦琛欺负十几岁的小侄女,这种新闻足够爆炸。

她是不怕风言风语,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无所谓什么名声不名声,毕竟和死比起来,还有什么可怕的。

陆亦琛抬腕看了看表,看时间差不多了,他打算要走,低沉的嗓音道:“我晚上要飞洛杉矶,大概一个星期以后回来,人我也看过了,就先走了。”

陈曼曼略略失望的眼神看着陆亦琛,可怜巴巴道:“你这就走了?”

向来清冷寡淡的陆亦琛没看懂,陈曼曼打算要干嘛,声线透出难得的温柔反问她说:“那你要怎么样?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陈曼曼摇了摇头,心里暗笑,陆亦琛性格冷漠寡淡,现在看,他还真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前世他哪里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陈曼曼踮起脚主动一只手搂住陆亦琛的肩膀,水汪汪的一双碧眼和陆亦琛凌厉漆黑的深眸对视了刹那,她没坚持到一秒钟,就移开了视线。

后来又心理建设强迫自己,闭眼含春的仰视着陆亦琛,此时无声胜有声。

陆亦琛也很上道,陈曼曼前世就看透了,陆亦琛在别的女人面前,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很难让人接近。

可是在她面前,陆亦琛的自制力就像是个笑话。

陆亦琛特意推了推门,卧室的门被他反锁,外面没人能打开。

陈曼曼不喜欢太亮,卧室昏黄的灯光昏暗,带着粉红的暗示。

陆亦琛的嘴角微微上扬,常年四季都严肃脸的他,在陈曼曼面前融化掉了不少,他带着略带调侃的笑意,将陈曼曼固定在怀抱里,“看你的样子,想要了?”

陈曼曼没有主动也没有拒绝,太主动怕陆亦琛起疑心,显得她开放,拒绝又怕陆亦琛真的走了。

和陆亦琛相处,就跟过去太监伺候皇帝似的,在刀尖上过活,什么都要想的清清楚楚,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扮猪吃老虎,讨陆亦琛的欢心。

陈曼曼满眼纯情,懵懂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陆亦琛,天知道这样十九岁女孩纯净的如一汪清泉的目光,对一个成熟的男人来说,是有多大的致命吸引。

陆亦琛一只手抬起了陈曼曼的腿放到了电脑桌上,声音充满了蛊惑。

“你的床太小了,我也赶时间。”

陆亦琛不明说,陈曼曼也懂。

相关文章:

上海的人口 上海真实人口数量

乖把这串珠子都吃了,大山深处的光棍们山里汉子

宝贝下面有点湿 太长又太大又太粗好爽|神术灵医

同桌骗我去他家塞冰,美女赤裸可以看全身

接吻时男友说想吃了我:学长 黏黏腻腻捣成白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