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花香自来免费阅读,岁月如花香自来无删减全文

2021-08-25 08:48 · 新商盟

“不要脸。”常鎏玥愤恨的说道。

池语默听到了,脑中一个机灵,想起来深喉什么意思了,脸上泛红,说都说了,还能收回来么?

“我去洗手,你们一会来吃蛤蜊。”池语默假装没有听到常鎏玥说的,笑嘻嘻的离开。

男士们中场休息。

雷霆厉洗手,程峰凑过来,“二哥,你这女朋友真不错,长的漂亮,身材好,幽默又可爱,乖巧还灵动,一来,就把我们几个人的女朋友都比下去了,还是你眼光好。”

雷霆厉慢条斯理的抽了纸,插手,洞悉道:“你刚才输了多少钱?”

“两万多,二哥你情场得意,赌场还得意,好不公平。”程峰羡慕道。

雷霆厉把纸丢进垃圾桶,“一会来找我要你输了的钱。”

程峰惊喜,“二哥,你真是我最爱最亲的人,比我亲哥还亲。”

雷霆厉没有理会他,走出洗手间,看池语默在认真的剥蛤蜊,盘子里已经放了很多。

程峰顺着雷霆厉的视线看过去,感叹道:“连剥蛤蜊的动作都极其的好看,贤妻良母,完美了。”

“过来拿钱。”雷霆厉沉声道,走到麻将桌前,拉开抽屉,把钱拿出来,给了程峰一半。

他看向池语默,“过来。”

池语默听到雷霆厉的声音,脱下一次性手套,朝着他跑过去,“亲爱的,你还需要什么?”

雷霆厉把剩下的钱递给她,“拿去。”

池语默睨着雷霆厉手中的钱,估计有三万。

之前的五千多都拿了,这次不拿,太矫情,但是拿……,心里又别扭,她接过他的钱,尴尬道:“我替全家谢你。”

“噗。”程峰正在喝水,这次是真喷了,指着池语默。“二哥,你女朋友太幽默了,哈哈哈哈哈。”

雷霆厉也往上扬了扬嘴角。

她怎么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她真的是替全家谢他的,她全家需要这钱。

她把钱放到包包里,“亲爱的,过来吃蛤蜊吧,我剥了好多。”

“嗯。”雷霆厉应了一声,和她一起走到餐桌前。

她把一次性筷子分开,递给他。

雷霆厉吃了一口,慢条斯理的。

这家伙,吃个蛤蜊都能吃出高档饭店的奢华感。

“你这蛤蜊哪买的?”常鎏玥鄙夷道:“不会是小摊上吗?”

“哪能呢,是百年老店,生意非常火爆的。”池语默解释道。

李浩听不下去了,那家店面叫《百年老店》,不是小摊,小摊后面的小房间,门面估计没有十平方。

他说雷总不吃小店的食物,她非说好吃,买了,他也只能拿回来了,看这情况,撤了比较安全。

李浩无声无息的从包厢里面消失了。

调酒师端着盘子进来,对着常鎏玥点了点头。

常鎏玥勾起嘴角,端了一杯分了四层的鸡尾酒递到雷霆厉的面前。“二哥。”

雷霆厉瞟了一眼,“我不喝,给程峰。”

“你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常鎏玥嗔怨,手倔强的伸着。

池语默看雷霆厉脸色不太好,谁让她是拍马屁专业户呢。

她接过常鎏玥手中的鸡尾酒,“美女,他不是不给你面子,今天头疼了好久,不能喝酒的,这杯我替他喝了。”

池语默爽快的把鸡尾酒一饮而尽,眉头眼睛都快挤到一处去了,对着调酒师问道:“朗姆酒,琴酒,hapsburggold哥们,你还放了spirytus吧。”

调酒师诧异了,惊慌的看向常鎏玥。

“这杯鸡尾酒是我调的。你说对了。用的都是顶级。”常鎏玥冷冰冰的说道。

程峰惊喜的看向雷霆厉。

雷霆厉很沉着,千古不变的坐拥江山之势,雍容而稳重,没有太多格外的情绪。

“二哥,你教她的吗?这都喝的出来。”

“不是。”雷霆厉回道,看向池语默。

“你怎么懂这些的?”程峰好奇的问道。

池语默眼中闪过一道暗光,笑着说道:“从小泡在酒缸里长大的咯。”

“你还挺喜欢吹牛的。这些酒都价格不菲。泡?呵。”常鎏玥鄙夷,端了一杯酒递给她,强势道:“说出里面的成分。”

池语默耷拉着眼眸看她。

她让说,她就说吗?

那气势都没有了。

“你就当我吹牛好了。”池语默无所谓的说道,眨了眨右眼,格外的自信,妖娆一笑,“我去下洗手间。”

常鎏玥脸色一会青,一会白,一会红。

她这样好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气势上矮了一大截,火大,把酒杯重重的怼在了桌上。

*

洗手间里

池语默用冷水泼着脸。

spirytus酒精浓度90%,后劲太大,现在上脑,头晕,思维越来越混乱,不行,她得赶紧离开,不然要发酒疯的。

她害怕自己发酒疯,有些不好的回忆,转过身。

雷霆厉推开门进来,“没事吧?”

池语默摇头,“我想先离开,抱歉。”

“那杯酒你不应该喝。”雷霆厉扶住她得手臂。

池语默推开他得手,眼圈微微发红,扯出笑容,什么话也没有说,朝着前面走。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得不应该,即便错不在她,发生了,就是她得错,没关系,离开就好。

不知道走了多远,眼前晃得厉害,压根走不了路,她靠着墙滑坐在地上,闭上眼睛。

四周好像都在旋转,脑子里闪过很多人,旧时尘封得记忆冒出来,触动了她心里最柔软得深处,冷,身体微微颤抖着。

雷霆厉跟着她,目光深幽了几分,上前,扶她起来,“家住哪?我让李浩送你回去。”

池语默睁开眼睛,脱口道:“我没有家。”

有些恍惚,纠正道:“呸,我说错了,我有家,我有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但我现在这样……不能回去,雷霆厉,你……可以帮我开个……房间吗?”

池语默尴尬,好没用,说话都结巴了,只能笑,“呵呵,呵呵呵呵。”

经理看了监控跑过来,恭敬的问道:“雷总,需要帮忙吗?”

雷霆厉睨向疯疯癫癫的池语默,“开个套房吧。”

经理在前面带路。

池语默腿软,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身体立不住,拉住雷霆厉的手臂,“我没有骨头了。”

雷霆厉:“……”

他拧眉,把她抱了起来,朝着电梯走去。

她望着他那张刚毅冷酷的脸,和记忆里的那个男人相重合,有些话当年没有说出来,不吐不快,“喂,是我把你从废墟中刨出来的,还砸到了脑袋,不是小纯。”

“你喝醉了。”雷霆厉沉声道。

“呵,反正也没有人相信我。”她无奈的靠在他的怀中,“他们并没有碰我,我还是处。”

雷霆厉身体一怔,低头看向她。

她扬起嘴角,闭上眼睛,眼泪流出来,低喃道:“你从不信我。”

雷霆厉移开目光,进了电梯,深邃的看着前方,眸宇中流淌过异样的光速,再次看向她。

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留下一道黑色的剪影,安静如斯,呼吸都是轻盈的。

经理看向雷霆厉怀中的池语默,暧昧的扬起笑容。

这女孩运气真好,能被雷总看中,他还从来没看到雷总带过女人来。

恭敬的打开套房门,把房卡插在取电处,知趣的出去,关上了门。

雷霆厉把池语默放到床上。

她微微睁开眼睛,握住他的手臂,静静的看着他,眼眸中倒影出他好看的模样,手指拂过他英气凌然的眉峰。

雷霆厉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池语默看出他的拒绝,扬起笑容,轻声道:“早就猜到了,你嫌弃我,这样也好,呵呵。”

雷霆厉望着她傻笑的模样,很无辜,也很无害,心随意动,低头,碰上了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很软,甜甜的,带着鸡尾酒的香味,是他喜欢的味道。

心里一紧,拧起眉头,他大概是疯了,居然会吻一个风尘女子,退开。

她已经睡着了。

他更懊恼。

他的吻就那么没有魅力吗?居然给他睡着了!

他烦躁的给她盖上了被子,转身进了洗手间……

清晨

池语默闭着眼睛坐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头疼,睁开眼睛,猛然惊醒。

擦,这不是她的房间。

她昨天喝醉了,只记得晕,坐在地上休息,其他不记得了。

赶紧掀开被子,衣服还好好的穿着,那里也没有异样的感觉,应该没有被人占便宜。

她打开门出去,看到雷霆厉坐在窗前的圆桌前,一身黑色西装,一杯咖啡一本书,充满了禁欲系的贵族气息。

是他带她来的。

那她就放心了,这家伙有洁癖,一根指头都不会碰她的。

“那个,请问,我昨天喝醉了没有乱说话吧。”池语默小心翼翼的探头问道。

雷霆厉看向她,顿了顿,“把醒酒汤先喝了。”

“哦,我先洗漱啊。”她走进洗手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头发都竖起来了,像是鸡窝,妆容化了,眼圈都是黑的。

赶紧洗脸,刷牙后出去,拉开雷霆厉对面的椅子坐下,抓了一个盘子里的面包,“不好意思啊,刚才把你吓到了。”

“吃完我让李浩送你回去。”雷霆厉沉声道。

“不用了,我一会还要上班。”池语默撕着面包,塞在嘴巴里。

雷霆厉拧眉,“你白天晚上都要上班的吗?”

“这个要看客户,有些客户只有晚上有空,有时候,晚上更好办事。”池语默解释道。

“晚上更好办事啊?”雷霆厉眼眸冷了下来,嗤笑了一声。

他真的是疯了,昨晚才会吻她,他又想消毒了。

池语默觉得雷霆厉阴森森的,眼神充满了锋芒,全身笼罩着冷焰。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昨天晚上不会发酒疯了吧。

上次喝醉发酒疯她捧着她姐和她妈的脸猛亲。

“那个,我昨天强吻你了?”池语默小心翼翼的问道。

雷霆厉眼神更冷了几分,连带着空气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池语默看他没有否认,震惊的撑大了眼眸,捂住了自己的嘴唇,“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

雷霆厉烦躁的拧起眉头,命令道:“喝你的汤。”

“哦。”她低头,喝着汤,偷看他的嘴唇。

他的嘴唇红润而饱满,吸烟的动作也很性感。

她懊恼的垂下眼眸,不应该在他吸烟的时候给他点火的。

她潜意识里居然惦记上了,一喝酒,原色必露,低声道:“那个,我都不记得了,不过,你力气比我大,我应该没有得逞的,对吧?”

雷霆厉冷锐的锁着她,“你是希望得逞呢?还是没有得逞呢?”

池语默干笑,捂着脸,“你不会告我骚扰吧,很丢脸。”

“回答我的问题。”雷霆厉强势道,死死的锁着她,好像她说错话,就可以把她灭了。

“我要是清醒的时候肯定不会这么做的,连希望都不会有。你是高高在上的神,我怎么会想玷污呢,对吧。”池语默拍马屁道。

雷霆厉的眸光更冷了几分,幽深的,好像深蓝里的漩涡,“喝完汤你就可以走了。”

池语默怕他后悔,追究怎么办?

赶紧的,端起碗,咕噜咕噜的几口把醒酒汤干完了,手背擦了下嘴角,“多谢雷总不计较。”

她回房捡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包就冲了出去。

雷霆厉拧眉,打电话给李浩,冰冷道:“给池语默打三万元过去。”

“……哦。”

*

池语默到公司才8点20,办公室的人用一种怪异的,鄙夷的目光看她,还低声说着什么。

池语默觉得莫名其妙,刚想回到座位上,a组组长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组长生气的看着她,厉声道:“你给我进来。”

池语默不解的进了组长办公室。

组长随手把手边的资料砸在了池语默的身上,“你不想干乘早滚蛋,这里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什么意思?”池语默不明白。

“昨天李美在亲子园录像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也在亲子园啊。”

“还在撒谎,李美都说了没有看到你,如果你和她在一起,为什么昨天她来公司了,你没来,你去哪里了?”组长质问道。

池语默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李美说没看到我?”

“池语默,别忘记了你还是实习期,上头下达了新文件,每组只留一个实习生,你好自为之吧。出去。”组长瞟向门。

池语默出去,看到李美去茶水室,拿起桌上的水杯,跟了进去,“李美,你昨天来公司了?”

“肯定要来公司啊,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她轻柔的说道。

池语默拧起了眉头,“看来确实是你跟组长说没有看到我的,别忘记了,是我拍下来的录像,掩护你先走的。”

“语默,我不能帮你撒谎了,没看到你,就是没有看到你,马上实习就要到期了,我和你只能留一个。”李美坚定道。

池语默嗤笑一声,该是多厚的脸皮才能做到这么厚颜无耻!

她随手把杯中的水泼到了李美的脸上,确定道:“你这种阴险小人,留不下来的。”

她回到座位上,越想越生气,拿了笔在纸上随意的涂鸦着。

a组的老员工去开会了。

一小时后,她把心情调整好了,生气有什么用,自己难受而已,要的是碾压。

一份资料递到她的面前。

池语默抬头,喊道:“师父。”

“你和李美的实习期快到了,这是最后的考核,以成果论,谁为公司赚的多,谁就留下来。”张芸慧说道。

池语默接过张云慧手上的资料,翻阅着。

“离婚案,好消息是你如果赢了,除了两千元的基本费用外,还可以得到财产的千分之五。

坏消息是你不太可能会赢,你是女方的代理律师,女方嫁给男方之前是模特,没有经济能力,嫁给男方十年后,出轨,被男方捉奸在床。

男方要求离婚,女方要求赔偿青春费,男方一分钱都不愿意给,反过来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双方没有孩子。”张芸慧简单的说道。

池语默合上资料,“可以不接这个案子吗?我并不想为这种女人打官司。”

“别主观判断,离婚案不是那么简单,还有,要么做,要么滚,这就是工作,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张芸慧拍了拍池语默的肩膀,走开。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李浩的。

昨天晚上她把他那有洁癖的老板非礼了,不会来告她的吧?

池语默心虚的接听。

“你的手机就是你支付宝账号吧?”李浩问道。

“嗯。怎么了?”

“你昨天表现很好,我把工资打到你账上,注意查收,另外,等我碰到合适的客户会给你介绍,十个对吧?”

“我表现好?”池语默自己都不敢相信,“那个,谢谢李哥。”

李浩挂完电话,她的手机短信提醒她,支付宝账上收入三万元。

三万元?她一共拿到六万零两百呢。

雷霆厉脾气不太好,给钱倒是大方。

如果他的离婚案找她办就好了。

叹了一口气,重新翻阅资料……

一周后

池语默穿着天上人间的工作服,把两百元钱塞到了领班经理的手中,点了点刚刚进门的程汉南,“经理,我想跟他。”

她跟踪程汉南一周了,程汉南一周来了五次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是会员制,一般人进不来,她看他们招公关就假装面试混了进来。

程汉南老婆说他们已经三年没过夫妻生活,怀疑程汉南在外面有人。

她只有抓住他出轨的证据,才能反败为胜。

领班点了点头,“我会安排。”

池语默屁颠屁颠的跟着领班去程汉南的包厢。

李浩从电梯进来,看到了池语默,很是诧异,拨打了电话给雷霆厉……

相关文章:

向她的尿道里面注水/精子过几天会从体内流出吗

七周增长五厘米的训练法;王子被侍卫们灌满不准流出来

偏偏相知不逢时全本列表,偏偏相知不逢时小说在线全集

受塞东西去开会@舌头不断扫花缝h

看了叫人下面出水的文字/舌尖卷住花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