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权少盛宠妻小说(无删减免费阅读全集)

2021-08-25 09:58 · 新商盟

夏知薇见到这阵容,想到前不久那闪光灯,害怕是有人把她和夜少腾单独时拍下来,而且他们之间的谈话很不利于她……

“不是情侣关系,我和夜少只是普通朋友。”夏知薇头脑一发热,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都说了什么。

听到夏知薇这样回答,夜少腾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自嘲,很快恢复往常的高冷,一手抱着安初星的腰,把她紧带到自己怀中,态度坚定又自然地说着:“我有未婚妻了。”

夜少腾这话一出,还没等人消化,一手抬起安初星的下巴,一手托着她的后脑,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夜少腾吻着安初星,记者更是疯狂地高举起相机不断地拍着这画面,更是七嘴八舌地问着。

“这就是夜少的未婚妻吗?”

“确认是未婚夫妻关系,请问你们认识了多久了?”

整个记者群就像炸了一样,就连天王天后都失去了光芒。

安初星没想到夜少腾会当众吻她,吓着她瞪大双眼,双手下意识地伸到他胸前,想推开他……

感觉到她的双手放到面前,托着她后脑勺的手滑过来紧握着她的双手。

手中传来他手掌的温度,让安初星清醒不少,想到以他这种霸道又不容许别人拒绝的性格,如果她敢当众推开他的话,那他肯定马上把她赶去夜家。

这么一来,就更别说与她结婚了,而且他现在又说她是他的未婚妻,那她是不是就可以顺着他这话,来个当众坐实她和夜少腾的关系?

闪光光在身边疯狂地闪着,当安初星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厚着脸皮顺着夜少腾的话承认。就算她的理智知道只有和夜少腾结婚了,才能救到母亲,而她也必须这样做。

因为除了这个,她别无选择。

一想到真的要与夜少腾结婚,她的内心是很排斥的。哪怕之前她再怎么假装看不到自己的内心感受,然而在关键时刻,内心的感受还是有那么一瞬间占了上风的。

她真实感受是一点也不想和夜少腾结婚……

在安初星纠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说时,一道兴奋的声音响起:“事情就是大家看到的这样,少腾和初星是未婚夫妻。”

夜老夫人的声音一响起,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记者转向夜老夫人,对于夜老夫人的出现,记者们一下字变得安静地站在一旁听着。

只见夜老夫人一个人走在最前面,方兰静跟在她旁边,而她们后面一群人,就这样这方人浩浩荡荡向这里走来。他们清楚看到夜少腾和安初星亲昵地抱在一起,再想到刚刚不久在泳池里,更加确定他们就是一对恋人。

安初星听到夜老夫人的话,一想到她和夜少腾还吻着,惊得想推开面前的夜少腾。双手贴在他的胸膛时,她又想到眼前这是个机会,夜老夫人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感觉到夜少腾要离开了,安初星在心里默默想了:算了,反正脸都丢光了,再彻底一下……

下一秒,安初星闭上双眼,双手紧拥着他的脖子,嘴更是往他唇上用力印上,整个人恨不得就挂在他的脖子上。

夜少腾见到她现在又往他身上凑,一惊,迷人的双眼微眯地看着她。

刚刚她还想推开她,现在见到人多了,反正就缠上他不放了?

她的心里想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既然她这么卖力演出,他又怎么会不配合一下呢!所以这时,他就顺着她的主动,更是加深了这个吻。

见到他们吻得难分难舍的样子,在场的人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可还是忍不住偷看。女生害羞低下头,用眼角偷看着他们,心里恨不得是自己和夜少腾来一个激烈的吻。

夜老夫人看到他们这样笑容更加灿烂说着:“这小俩口就是恩爱。”

“少腾,注意形象。”方兰静此时整个脸都黑了,看了一眼旁边脸色难看至极的夏知薇,知道今晚让夏知薇和少腾好好谈的计划失败了。赶紧向四周寻找,看到了圈都没有见到夜萱萱,这下方兰静居然一时找不到一个帮手。

安初星听到方兰静的声音,这下方兰静就更加看她不顺眼了,再看看效果也达到自己所想的那样,所以这时她慢慢松开夜少腾,想拉开与他的距离。

“女人,亲完就想离开了?”夜少腾一手紧握着她的腰,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着:“既然你敢利用我,那么你就得给出相当代价来偿还。”

“就算利用,我们也只是扯平。”安初星觉得很有必要把这事情说清楚,别以为她不知道,刚刚他对着众人说她是他的未婚妻,然后又吻她,这分明就是为了气夏知薇的。

他们两个有情人就互相拿别人来激对方,那她为什么就白白给他们拿用去,在银行借钱还得收利息呢!何况她是人,至少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行啊!

“怎么会扯平呢!”夜少腾手指抵在她的嘴唇上,轻轻摩擦着,压低声音慢慢说着:“你在我胸口咬了一口,你把我咬伤了。”

安初星看到夜少腾此时的眼神,闪烁的光芒让她一点也看不懂,从他慢慢向她压过来的身体。想到在泳池上,她真的一气之下咬了他,现在他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让她头皮一阵发麻,深呼吸一下开口:“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摆明就是存心的。”夜少腾手指轻轻敲了敲她的嘴唇。见到他这样,安初星感到巨大的危险,紧紧闭着嘴唇,如果可以她是想把他的手指给甩开的。

夜少腾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对于这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把你的牙齿一颗颗给拔光就好了。”

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拔光……就好?

这么残忍的事情,哪里好了?

说他是暴力狂,他还真的身体力行地把这三个字发挥到极致了。

安初星此时又不敢开口说话,就怕他的手指就真的钻进嘴里,把她的牙齿给拔了。只能用着乌黑闪亮的大眼看着他,努力让自己哀求他别冲动。

“哈哈……”夜少腾见到她这么可怜的样子,心里突然变得很好,觉得把这个脑袋与别人不同的女人整到一副吓破胆的样子,真的让人感到赏心悦目啊!

在外人看来,夜少腾和安初星站在一起就是一副相亲相爱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安初星此时是吓着欲哭无泪。

夜老夫人笑眯眯走近他们,语气十分欣慰地说着:“好了,你们这小俩口就别历大家面前秀恩爱了。”

“夜老夫人。”安初星看到夜老夫人过来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马上向夜老夫人走去。

“跟你说了多少次,叫我奶奶就好,怎么总是改不了口呢!”夜老夫人一副与她认识很久很熟的样子。

安初星是怎么样的人,见重叠夜老夫人这样子,知道她是特意说给大家看的,向旁边的方兰静,她的脸色很难看。不过比她脸色列难看的是是夏知薇,此时夏知薇双眼就像刀刃一样直向她看来,恨不得把她捅成筛子。

走到这一步,得罪人是肯定的。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有取有舍,母亲对她来说是这世上最重要的,所以什么自尊脸面都不重要了。

“奶奶。”安初星扬起一个灿烂笑容,声音甜美地叫了一声。

“乖。”夜老夫人笑眯眯地拍了拍安初星的手,然后看着夜少腾说着:“少腾,你都对初星做这样的事情了,现在就去民政局登记吧!”

“妈……”方兰静听到夜老夫人说出这样的话,吓得瞪大双眼。

在她看到夜少腾与安初星相吻的画面,她很震惊又气愤,如果不是多年的素养,她早就大声尖叫了。没等她从惊讶回过神,就听到夜老夫人当众宣布这样的消息,她气得差点晕过去了。

可她不能晕,叫了夜老夫人,希望别再说,急急走到夜老夫人的身边:“这事不急。”

“少腾刚刚都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说公布恋情了,我们得给予他百分百的支.持,你说对吧!”夜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方兰静说着。

方兰静明白,夜老夫人说出这句话,就是拿着众人的目光来压她。说少腾都当众公布恋情了,那身为母亲的她就应该支.持。少腾选择当众宣布恋情,这是不是她这位母亲不同意他和安初星在一起,他走投无路才来这一招先斩后奏。

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说,错的都是她方兰静。如果她现在反对的话,那她多年苦心经营出来好太太的形象会崩塌的。

她好不容易才当上全球最大慈善机构亚洲的代表,没有好形象,那很快就会有人取代她的位置。

这是她多年苦心经营的形象,所以她不能急着拒绝。

“妈,您说得对。我的意思是说,现在都晚上了,民政局的人都下班了。”方兰静就算知道夜老夫人在给她挖坑,但她却不得不接住。

“少腾要登记,他们下班也得上班。”夜老夫人笑得很自信地说着:“这事情我已经让人去安排了,少腾快带初星一起去登记,快快快。”

“……”夜少腾此时的神情让人摸不透。

“我让司机开车送你们去。”夜老夫人指了指旁边,有一辆黑色跑车慢慢驶来。

“真是麻烦奶奶了,我们现在就去。”夜少腾露出开心的笑容。

夜少腾这回答,让众人一眼,特别是安初星简直怀疑这是不是要下红雨了。

“好好好。”夜老夫人看到夜少腾答应了,马上把安初星往他面前推去,轻声地说着:“快去吧!少腾,急着呢!”

安初星被推到也夜少腾面前,她表情奇怪,她没想到夜少腾居然就这么轻易就答应与她去民政局登记了。对上夜少腾那完全没破绽的笑容,她总觉得他不可能会这么快就妥协的。

刚刚他还说要拔她的牙,不会是想趁机把她拐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就动手拔她的牙吧!

安初星越想越怕,可夜老夫人在背后推她到夜少腾面前。

“走吧!”夜少腾伸手牵过她,笑眯眯地对她说着。

被他这么一抓着,安初星就像被蛇给缠住了,让她打了个冷颤。她不安的向夜老夫人看去,夜老夫人很前卫地对她做了加油的手势,巴不得她赶紧跟夜少腾过去。

这是她自己挑的路,就算哭也要走下去。

安初星很不甘愿,一步三回头地走着。

夜少腾见到她走得这么慢的样子,下一秒,直接把她抱起来。

“啊!”安初星没想到他突然把她抱起来,吓得她大叫起来,双手马上抱着他的脖子。

夜少腾嘴角微勾,轻松地抱着她往停在旁边的车走去,毫无停顿在夏知薇面前经过。

夏知薇以为夜少腾多少会回过头看她一眼,可是对方连一眼都没有看她,这让她心一痛。刚刚是自己又一次把他推开的,所以他不理她是正常的,哪怕当着所有记者说安初星是他的未婚妻,她知道这是为了气她才这么说的。

可是谁来告诉她,少腾怎么会答应与安初星去登记?

当众说是未婚妻,那只是口头上说说的罢了,这个更改很简单也容易。登记是有法律认同,这和口头上说说的性质是完全不同。

眼看夜少腾抱着安初星走到车前,司机已经为他们打开车门。

夏知薇此时心里急了,语气焦急地叫:“少腾……”

夏知薇叫的这一声,大家都听到了,安初星自然也清楚听到,知道以夜少腾那暴力的行为,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赶紧开口说着:“放我下来,我自己坐进车就……呜……”

还没等她说完,夜少腾弯下腰直接把她丢进车里,因为他站的角度让别人根本看不到他是像丢沙包一样把她丢进车里,更没有人看到安初星整个人砸向车的座位时,骨头都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

“你这暴力狂。”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他把夏知薇那里受到的气,全撒在她的身上,她就就像一个出气的沙包一样。

全身骨头好痛。

听到她压低声音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骂她暴力狂,这个称号让他微微挑了挑眉头,低下头看到她气红的脸蛋。可能刚刚是真的摔痛了,双眼泛着泪,乌黑的大眼水汪汪地瞪着他。这让他觉得,她就像他小时候收留过流浪猫,惹急了就是会露出她这样的表情。

夜少腾抬起脚踢了踢她说着:“往旁边坐去。”

“你就不能从另边的门坐进来吗?”安初星被他摔着很痛,此时语气也懒得与他客气,直接气哼哼地用话砸过去。

“你不是说我是暴力狂吗?难道你是想让我直接用脚踢你到旁边去?”夜少腾低下头说:“还是你本来就是喜欢受虐。”

你才喜欢受虐,你全家……除了夜老夫人,全都喜欢受虐。

安初星在心里暗暗骂着,但是一句也不敢说,只能默默地往旁边坐去,活脱脱就像一位小媳妇。

夜少腾坐进车里,司机正把车门关上。夏知薇此时跑到车窗旁边轻轻地拍着,希望夜少腾能摇下车窗,她有许多话要跟他说。

那司机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眼神求助地看向夜少腾。只见夜少腾用着冰冷的眼神盯着他,警告他为什么上来开车。

司机被夜少腾眼中的冰凉吓了一跳,也不再去劝夏知薇,赶紧走到前面,坐进车里。

“少腾,我有话想跟你说。”夏知薇这下急了,她后悔了。如果时间能倒流,回到记者冲出来的那一刻,她就直接承认她和少腾是恋人关系,而不是普通朋友的。

如果往后没有少腾的保驾护航,那她的路就会很难走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也舍不得少腾啊!

“开车。”夜少腾却一点也不想听他说,声音冰冷的对着前面的司机说着。

司机听到,赶紧发动跑车,往前开去。

“少腾……”夏知薇跟着跑车追了一小段路,还是被车甩到后面,她不甘又伤心地看着慢慢变小,直到最后消失不见的跑车。

怎么会这样?这样冰冷的少腾,是从来没有对过她这样的。

在夏知薇崩溃要哭出来,此时一只温柔的大手握着她的肩膀。

“冷静,记者在看着呢!”沈亦希那温柔的声音提醒着她。

夏知薇听到这里,赶紧收起脸上的失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就是平时那仙气十足的夏知薇。

此时她努力地说服着自己,少腾只是为了气她的,其实并不会真的和安初星登记的。再说以前她也有很多次惹少腾生气,只要过了几天,她放下.身段去求他原谅,他就会原谅她的。

夏知薇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却不敢正视,这一次因为安初星会和以往不一样……

“你这样子,还可以吗?”沈亦希看到夏知薇的脸色很不好,一副比哭还让人觉得心痛的样子,声音轻柔地问着。

夏知薇此时闭上双眼,再睁开时明显冷静了许多,抬头看向沈亦希轻声说着:“谢谢你提醒我……”不然她就失态了。

沈亦希回她一个温柔笑容,让她轻挽着他的手。

对于夏知薇这里的情况,夜老夫人和方兰静都有注意到。

方兰静是很担心夏知薇,夜老夫人正好相反,嫌夏知薇刺激得不够,声音轻快地说着:“趁大家都在,我跟大家宣布一件事,就是下个月少腾将迎娶初星。”

夜老夫人这么一出,又引起大家的震惊,虽然方兰静的脸色看起来不像是高兴自己儿子娶妻的。不过大家一想到夜少腾对安初星的互动,再看看夜老夫人笑得兴奋的样子,众人马上向前祝贺。

夜夫人一边接受众人的祝贺,一边说着:“等会宴会结束后,给大家发喜帖,希望一个月后大家能赏脸过来吃个喜酒。”

“妈……”方兰静忍不住叫了夜老夫人,其实她更想叫夜老夫人闭嘴的。

“媳妇,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自从少腾的父亲去世了这么久,你一直都照顾他们兄妹俩。现在少腾成家了,你就能放松一些了。”夜老夫人笑眯眯地拍了拍方兰静的手,并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转头对众人说:“宴会开始,夏小姐和沈先生,咱们一起回吧!”

夏知薇是留下来和方兰静好好谈一谈的,可面对夜老夫人这样指名,她也很快恢复笑容走到夜老夫人面前。

“谢谢今晚你给少腾和初星做见证。他们有你这么优秀的朋友,我很开心。”夜老夫人特意拉起夏知薇的手,轻轻拍着说。

夏知薇被她这么轻轻拍着,那感觉是警告她,手背一阵刺痛,整个人都是冰冷的。对上夜老夫人看似慈祥,其实犀利的眼神,夏知薇低下头轻声地说着:“朋友能得到幸福,我也感到开心。”

夜老夫人听到夏知薇这么说,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带着夏知薇一同往里走,众人此时也只好跟着夜老夫人一起走回。

方兰静站在原地,脸色十分难看地看着那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此时她才清楚,整晚所有人都被夜老夫人给设计了。

想到这一点,方兰静声音阴沉嘀咕着:“安初星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让你这老东西这么看重的?”

这老东西到底想做什么?

没人回答她此时的问题,方兰静急急地往屋里走去,她必须得打电话让夜少腾千万别与初星登记。

夜少腾和安初星在车里,安初星很自动自觉地往旁边缩,尽量与拉开距离。

在宴会上她像撒泼的野猫,此时却是一副小白兔的样子。她这样不同的表现,让他很不满。

夜少腾冷哼了一下:“现在又开始装哑巴了?”

面对他无端的指责,安初星觉得自己很无辜,她也不想这样的,夜老夫人在场的话,夜少腾会有所收敛,所以她才敢去拔老虎的胡须。但只有他们两个单独相处时,一句话她都不敢乱说,不然他发起狂来,受罪的是她。

可他现在这样子,好像又很不满她不说话……多疑的暴力狂就是难侍候。

“我是想到等会去民政局,我很开心。”她扬起一个灿烂期待又带着一点点害羞的笑容,乌黑大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见到她突然表白,夜少腾胸口就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意识到自己因为她,情绪有这么大的波动,这对夜少腾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他不喜欢这种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

夜少腾从旁边拿出一份文件直接砸到她的脸上,看似粗鲁,其实他已经收了几分力。

“嘶!”就算他收了几分力,但被文件直直砸到脸上,痛得她差点流泪了。心里更是觉得眼前这男人就是故意的。但面对着这暴力狂,安初星心里有万分的不甘与气愤,也只能忍下来,努力让自己声音甜美:“这是什么?”

“你不识字吗?”夜少腾表情冰冷,一副不想与她多聊的样子。他不想看到她这样的脸,是用粗暴的行为在掩饰。

安初星听到他这样的话,心里那个气啊!他是在讽刺她文盲吗?

算了,与这种暴力狂生气,是世上最没有意义的事情。安初星对他微微一笑,低下头把那文件,看到上面的清楚写的字,她瞪大双眼,不由读出来:“离婚协议?”

“还是识几个字的。”夜少腾一副老大放心地点了点头说着。

“……”对于他这话,安初星不想接。

“不会就只识这几个字吧?”看她没有翻开文件看,夜少腾冷笑地问着。

安初星忍了忍,还是把那份文件递回他的面前:“我还真的不识字。”

其实她更想把文件砸回他的脸。

夜少腾低头看了看,再抬头看旁边的的安初星,俯身向前,异常好看的双眼紧盯着,声音低沉好听:“你是不是在想,也把这文件砸回我的脸上?”

“这……”

他会读心术吗?

安初星见到他居然猜到这里,这事打死也不能承入认,赶紧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笑容说着:“文件上那么多字,我看不过来,你能不能简单和我说明一下呢?”

夜少腾对上她这样的眼神,拒绝的话却梗在嘴上说不出来。他冷冷地拿起文件,低沉好听的声音慢慢说着:“这是离婚协议,也算是我们之间的契约,只要我们登记,这协议就生效。”

“……”安初星听到他这么说,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期限为一年,就算登记,我们也是离婚了。”夜少腾双眼深邃地看着她,慢慢说着:“你不会得到什么,因为我不会给你。”

“呃……”有钱人都是这样的吧!以为所有人都是冲着他的钱过去。对于他说的契约,让她不清楚他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做?

然而对上他那冰冷的眼神,初星知道就算她问了,他也不会回答的,只好静观其变了。

“很失望?”夜少腾语气冰冷地反问着。

“我……只是惊讶,你居然真的要与我一起去民政局登记。”安初星以为他只是说说的,毕竟之前他可是十分排斥的。

“这有什么好惊讶。”夜少腾冷哼一声。

“之前你不是一直拒绝的吗?怎么今天就……”

“你不乐意?你不想与我登记结婚了?”夜少腾声音骤然降到冰点。

“没有,绝对没有不乐意。”面对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安初星赶紧摇了摇手。

临时最后一步了,只要登记了,母亲就能动手术了,所以她必须要顺着这暴力狂的毛。

“真的没有不乐意?”夜少腾一手捏着她的脸,眼神带着浓浓的警告地问着。

他这架势,她再没有眼力,也知道不能说不乐意,而且还要表现出一副很兴奋,很开心的样子。

“我没有不乐意,我很开心呢!”安初星马上一脸兴奋地伸出双手要去抱夜少腾。

“离我远点。”见到她这么兴奋的样子,夜少腾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却露出一副嫌弃她的样子,一手把她推开。

被他推开,又被点撞到车窗上,安初星低头默默坐那里。

他为什么突然间要与她登记结婚了呢?

上次他还是极力反对的,连契约都准备好了,这是有计划的,并非一时冲动就能拿出这样的契约。

难道是为了气夏知薇吗?

“少爷,民政局到了。”

还没等安初星想出什么来,车在民政局停下。

安初星听到,整个心脏一缩,想也不想地开口说着:“我的户口本没有拿来,还是先回我家拿……”

“安小姐,这个你放心,老夫人已经让人回你家把户口本拿过来了。”司机回答安初星的话。

“效率这么高?”安初星突然觉得夜老夫人的效率太高,好像也不太好的样子。

没等到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夜少腾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安初星见到,情急下把最想知道的事问出:“夜少腾,为什么突然答应与我登记,是因为夏小姐吗?”

听到她这样的问题,夜少腾停了停,并没有回头,声音冰冷幽幽传来:“我的事与你无关,如果不想登记,可以离开。”

说完,夜少腾走下来,看到他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安初星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认命打开车门跟上去。

晚上九点民政局早就下班了,可是现在因为夜少腾要登记结婚,民政局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灯火通明。门口站着一位中年男子,一见到夜少腾就赶紧迎上来,讨好地说着:“夜少,一切已经准备好了,里面请。”

安初星很惊讶,第一次感觉到夜家的势力。有点胆怯,与这么危险的男人纠缠着,以后她有机会全身而退吗?

她是个普通的人,以前她所想的是找份安稳的工作,在适当的年龄找个喜欢的男子结婚,建立属于自己的小家庭,过着简单又开心的日子。

可是现在……如果真的踏进这一步,她就真的无法再回到以前普通的日子,这让她变得犹豫。

“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夜少腾看到安初星迟迟不动,好看的眉头微皱,声音更是带着一丝的警告与浓浓的讽刺:“之前可是你一直要求与我结婚的,现在来到这里,你再摆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这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的。”

安初星低下头,轻咬着嘴唇,耳边传来他的话,让她更清楚着自己此时的处境。就算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着,相对往前走进,她更想转身离开的,可是……

“我没有不乐意啊!”安初星抬起头看着夜少腾,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说着。

为了母亲,从她踏进夜家要救夜少腾娶她那一刻起,这条路她只有咬紧牙关继续走下去。

夜少腾对上她此时过分灿烂的笑容,眉头皱得更紧,他不喜欢她这个笑容,虽然看起来笑得很灿烂开心,眼神深处却带着哀伤。

哀伤,这个女人也懂哀伤?

“走。”夜少腾不管她懂还是不懂,伸手直接把她扯到怀中,大步往里面走去。

“我自己能走……”面对他突然扯进怀的动作,她吓了一跳,紧接着赶紧小小地挣扎着。

“别乱动,我可没有时间。”夜少腾瞪了怀中的安初星,见到她识趣安静下来,不再多说什么,拉着她往里面走去。

安初星觉得她的位置和夜少腾对调了,之前他是极力反对与她结婚的。可走进民政局里,只要她稍微有一点迟疑,他冰冷的眼神警告地直接射向她,大有她敢花什么花样拒绝的话,他就让她好看的意思。

面对他的态度有来这么大的转变,她觉得很奇怪。不过一想这正是自己所想要的结果,所以就没有再多纠结,签名登记领证。

红色小本拿在手中,安初星还是有点愰惚,没想到领证仅是这么几步就搞定了。

前几分钟,她还是单身女青年,现在却是有夫之妇了。

夜少腾见到她拿着红色小本一脸不敢相信的呆样,郁闷的心情好了一大半。走到她的身边,心情一好,就开口:“送你回去。”

说完,没等她回答,夜少腾直接拉着她的手臂往车那边走去。

“我自己能走。”看到又被他这样拖着走,安初星心里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的。可是对于她的话,他一向都当成耳边风的。

民政局工作的中年男子也小跑跟在夜少腾身后,讨好的说着:“夜少,慢走,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

夜少腾把安初星塞进车里,准备坐进车里,就听到这中年男子的话,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说着:“下次再找你,那该是离婚了。”

“啊?”中年男子没有把他说出的话消化完,就见到夜少腾坐进车里。担心自己是不是刚刚做的事情让夜少腾不满意的,可是想了一圈下来,都没有想到,心里很急,还没等他想到了夜少腾为什么会说出离婚这话时,夜少腾就坐车离开了,见到这,中年男子连忙追了几步,只有目送车越走越远,他不由放心地嘀咕着:“这……夜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夜家一直打电话给夜少腾的方兰静,打了半天,夜少腾总算是接了她的电话。可还没等她把话好好说完,对方直接抛下,他已经和安初星登记领证的事。

“你……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方兰静握着手机的手,指节泛白,声音更是气极地颤抖着。

夜少腾在电话那头淡定地重复一次:“我和安初星已经登记,是合法夫妻了。”

“夜少腾……”听到电话那头再次重复着让她胸口发闷的话,方兰静气得连名带姓地叫着对方的名字,忍了忍,让自己冷静些,再慢慢开口:“这样的事情不是真的,对吧?你只是在和我开玩笑,你怎么可能会看安初星这种女人。”

“我从来没有和你开过玩笑。”夜少腾语气始终淡定地说着。

“离婚,马上和她离婚。”方兰静声音冰冷地说着,很努力才没有破口大骂。

“母亲,这结婚证我才拿到手不到几分钟,现在就去离婚,这可不好。”夜少腾哼笑地说着:“以前你可说过,人结一次婚就够了。”

对于夜少腾语气中的不敬,方兰静早已习惯,此时她想到的只有赶紧让夜少腾与安初星把婚给离了。

“这情况不一样。”方兰静急急地开口说着:“安初星她一个穷人家的女儿,她拿什么配得上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当夜家媳妇。”

“我说她配就配。”夜少腾淡定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头传来:“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决定。”

“你……”方兰静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很气,正想大声责问,下一秒还是忍住了,顺了顺心中的怒火,再开口是语重心长着:“你做这些事,让知薇她怎么面对?”

夜少腾在电话那头冷哼一下,这一哼让方兰静整个心脏都一缩,直觉事情不妙。

紧接着,夜少腾冷声说着:“那是她的事,你应该去问她的。”

“刚刚你和知薇到底说了什么?”方兰静沉声地问着。

“对于她的事,我不想谈。”夜少腾声音已有一丝的不耐烦,继续开口:“如果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少腾……”

通话那头还传来方兰静的叫声,夜少腾直接把手机挂上,然后随手把手机一丢。

坐在他旁边的安初星很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往车窗旁缩去,低着头,一副她根本就听不到他与方兰静谈话的模样。当他随手把手机一丢,发出的响声,吓得她浑身一抖。他这丢手机的反应,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啊!

暴力狂心情不好,这可是一件让人倍感压力的事情。

在安初星胡思乱想的时候,夜少腾拿起旁边的契约直接拍到她的身上,高高在上的语气从她头顶砸下:“把这签了。”

“我还没有看呢!”还以为他忘记这档事了,没想到还要她签什么一年契约。

与他单独相处一分钟都让她感到难受了,她打算与他结婚一个月左右就与他分开的。可是现在却是一年,她表示有些难以接受。

“你以为与我登记了,就是一辈子了?”夜少腾冷哼一声,一副高高在上地看着她说着:“别嫌一年太少,如果不是事情不允许的话,一个月都给多你了。”

既然觉得一个月都给多她了,赶紧改一个月,或者半个月吧!

安初星心里大声地呐喊,可是见到夜少腾一副老大不爽的样子,她才忍住没把内心想说的话说出来。像夜少腾这种一秒一个心情的人,安初星如果太过直白说出这些话,他肯定会抓狂,到时吃亏的还是她。

想了又想,她放轻声音,努力想着应该如何委婉地说出由一年改一个月的要求,同时还得让他觉得她是很心痛地提出这意见。只要看到她痛心,他就能痛快答应。

“我……”

“别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不用签。”夜少腾没有让她有开口的机会,迷人的双眼轻轻地瞟了她一眼,语气淡淡却威严十足:“一年算是给你最长时间了,别妄想加时间。”

对上他那轻蔑的视线,安初星咂了咂嘴,还没等大脑反应,嘴巴开始说:“那如果我要求减少时间呢?一年减成……”

“你说什么?”

还没等她说话,夜少腾一手紧扣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用力抬起与他对视着,声音轻飘飘钻进她耳里:“减少时间?哼……你以为这样说,我就给你延长时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玩以退为进。”

虽然知道他的性格很恶劣,可对上他这张俊美的脸,她的心跳还是快了半拍。

“没有以退为进,我、我是认真的。”安初星觉得眼前这是个机会,很难得他们之间会有共同的通法,既然都觉得一年太久了,那不如就趁此时把时间减少些。

安初星想得很美好,一时没有感觉到夜少腾深邃的双眼正慢慢燃起火苗,俯身靠近她的耳边,热气从她的耳珠扫过:“你认真什么了?”

耳边传来他那让人心跳加速的热气,安初星深呼吸一下,才勉强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小心翼翼地开口说着:“你说了一年太久,一个月刚好,既然这样……”

“你想一年改成一个月?”夜少腾微转头,与她视线对视着。

对上他此时的目光,安初星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与他仅有几次的见面,但她清楚这是男人发怒的前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忍了下来。

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威胁十足,下巴再往下就是脖子。如果她敢说出让他不爽的话,她敢肯定,他一定会掐死她的。

正当她想到这里,夜少腾的手慢慢松开她的下巴,正缓慢向她脖子滑下……

“你说对了,我是在以退为进。”泪,面对眼前浑身散发出越来越浓杀气的男人,安初星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很实务地当起了墙头草。

一年就一年吧!

虽然她没有权力要求提前离,但她可以想方设法地让他提前结束这样的契约,早日与她离婚。

“哼!我说你就是这样的女人,没冤枉你吧!”听到她总算是承认了,夜少腾收回手,往自己的座位坐好,与她瞬间拉开距离,一副靠近她都会被不干净的东西要传染的样子。

安初星看到他变脸变得这么快,内心还是觉得有一丝错乱的。

真的这么厌恶她?

既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挑衅他,可她有她的办法。

讨厌她靠近,她偏要不断靠近他,最好恶心死他。

安初星收起惊讶,换上一脸讨好地凑近他,笑眯眯地说着:“我这样做,只想让你觉得我是特别的嘛!”

果然,当他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眼神的厌恶与气愤更盛,对于她的靠近,他眯上双眼,声音冰冷地说着:“离我远点。”

“又是叫我离你远点,为什么你总是说这句话呢?你是不是在暗示我,要我.靠近你呢?”她更想骂他来来回.回总是说这句话,可是她不能骂,反而还要撑起一个大大的微笑。

夜少腾看着她脸上那虚伪的笑容,视线更加冰冷,她总有办法,让他感到火大。见到他越来越臭的脸色,安初星刚刚受到的气总算是平息了些。这男人是个危险动物,她也懂见好就收。

安初星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可夜少腾还是捕捉到她眼睛闪过一丝的得意。

她在耍他玩?

这想法在他脑海快速闪过,让他很是气愤,同时也想让这女人得到教训。

就在她准备缩回自己的位置上,夜少腾伸手一把推到车的座位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俯身单手撑着真皮座位上,成功把她困在他怀中。

她慌忙抬起头,他低下头吻着她的唇,又啃又咬,这根本就不是吻,而是在向她宣传主权,霸道得不许她反抗。

刚被他一推,安初星以为他要使用暴力了,求饶的话还没开口,下一秒就被他吻上了。对于这突然而来的吻,她被吓到了,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会吻她。

刚刚不是一副十分厌恶她的样子吗?

可是这……这根本不是吻,说是准备要咬她的肉吃,只是下口时正好是咬她嘴唇。

“嘶,好痛……”

他居然咬了她的嘴唇,尝到血腥味,痛得她更大力挣扎着。

面对她的挣扎,夜少腾轻松化解,一只手轻易抓着她的双手,另一只手直接覆盖到她的一边胸部,正好能一手掌握。

“你你你……”见到他有这样的举动,安初星吓得口吃着,想避开他的手,可是后面就是座位,连一丝的后退都没有。

手中的柔软,让他想起与她共度的一夜,身体不由升温。大手大力一握,满手的触感让他感到满意,双眼变得更加深邃,让人一对视就脸红心跳。

“你冷静啊!如果我说错什么,我给你道歉。”他的眼神太过炽热直白,仅是对视一秒,安初星整个心都快要从嗓子里跳了出来,这并不是害羞,而是害怕,他的眼神中的渴望太过明显,也让她感到极大的危机感。

看到她慌张的样子,夜少腾心情就愉悦几分,更是靠近她的耳边轻声地说着:“我给你暗示?那么现在,你说我在暗示你什么?”

说完暧昧对她着的耳朵吹了口气。看到她整张脸瞬间涨红起,气得张大双眼恨恨地瞪着他,这让他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相关文章:

《情深何许君心》(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神书~《妈咪快跑:首席爹地赖上门》全文完整【在线版】

四根手指不停的抠挖/他又深入了一只手指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都市悍龙

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