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精选】 婚情告急:错嫁总裁全文章节目录

2021-08-25 15:27 · 新商盟

跟着楚御承回去以后,林妤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妤珊。”楚御承有些担忧的叫了她一声。

“我没事。”为了不让楚御承担心,林妤珊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却比哭还难看。

楚御承上前一步,站在林妤珊正对面,轻轻将她拉进了怀里,有些心疼,“这些不该让你来承受……以后我会保护你。”

“我今天有些累了,就先回房休息了!”下意识的,林妤珊快速从楚御承怀里退了出来,她有些慌乱,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匆匆丢下一句话后就跑上了楼。

将林妤珊的反应悉数看在眼里,楚御承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几步走到阳台,双眼飘渺的不知在看哪里,孤独的背影沾染了几丝名为落寞的东西。

很快夜幕来临,沉沉的压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霓虹灯光比天上的繁星还要闪烁、耀眼,而这一切,似乎都与楚家的这座别墅,别墅里面的两个人,无关。

第二日一早上,大半夜没睡的林妤珊才将将睡下,就听见楼下传来了吵嚷的声音,她皱眉,用被子把头捂住,却依旧能听到令人生烦的杂音,无奈只能起床去看看情况。

下楼之前,其实林妤珊犹豫了一下,但徘徊一会儿后,最终还是下了楼。

门口,有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在跟楚御承交谈着什么。

两个男人一直皱着眉头,时而神情激动,已经有些不耐。而楚御承依旧是一副淡然浅笑的模样,处变不惊。

三人正在交谈之际,林妤珊走了过来。其中一名警察在看到她后,跟旁边的警察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立即将楚御承挡住,他则一步跨到林妤珊面前,面容严肃,“请问你是林妤珊,林小姐吗?”

林妤珊不明所以,随即点头,“我是。”

“不好意思,有人举报您骗婚,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

“骗婚?”林妤珊觉得十分可笑,不用问,她都已经知道是谁告的她了。只是在觉得可笑之际,更多的是觉得寒心。

她都已经跟他离婚了,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过她!

“妤珊!”楚御承有些担忧的喊了一句,为自己没有拦住那两个警察而感到愧疚。

“我没事,你放心吧。”林妤珊对楚御承投以安心一笑,随后转脸对那名警察道:“我可以跟你们走,只是抓人要有证据,如果你冤枉了我,我要告你诽谤!”

站在林妤珊面前的警察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哪怕他对林妤珊和楚御承的关系不清楚,可从刚才楚御承的反应来看,两人关系根本不一般。而这次他要是真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的话,恐怕楚御承那边不会善罢甘休,但……他又想起了江云深那吃人的目光,要是将那头得罪了,他同样也没有好果子吃。

为此,那两名警察早已在心里叫苦不迭,但事已至此,他们也只有先把林妤珊带走了。

“妤珊,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把你保释出来。”

上了警车后,楚御承的话仍在耳边回响,林妤珊微微叹口气后,手指又不自觉捏紧,江云深,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来到看守所后,看守所的所长抬起眼皮将林妤珊从上到下打量一遍,“你就是林妤珊?”

林妤珊不卑不亢,“是。”

“很好。”看守所长皮笑肉不笑,快速勾了一下唇,狠声道:“把人给我带过来!”

看守所长亲自将她带到了所内最靠里的一间房,门一打开,一股熏人的霉味扑面而来,熏的林妤珊瞬间皱了眉。

“给我进去吧!”看守所长一把将还站在门口打量的林妤珊推了进去,而后“砰——”一声关上了铁质牢门,在门外冷笑,“到了这里,就是老子说了算,老子就是这里的阎王爷!”

林妤珊被被推的踉踉跄跄好几步,险些摔倒,最后猛的撞在潮湿的墙壁上,这才稳住身形。

她深吸一口气,一股子浓重的霉味立即呛的她眼泪都咳了出来,好半晌才缓过来,她开始打量四周。

这间房间小的可怜,四周墙壁因为过于潮湿而冒出了一颗颗细小的水珠,里面只有一张床,床上的被褥湿漉漉的,一打开,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林妤珊最后选择在一处墙角坐下,神色晦暗。

“吱呀——”

不知过了多久,铁门被打开,一个人进来,不耐烦的吵吵嚷嚷,“快起来,有人来看你了,别给我在这而磨磨蹭蹭的!”

林妤珊万分疲惫的抬头,心想有人来看她,难不成是楚御承?

随着那人的带路,林妤珊一进门,就看到了一脸春风得意的江云深。

她瞳孔一缩,下意识转身想走。

“怎么,这么怕见到我?”今天的江云深穿着纯手工西装,墨般的瞳孔里带着讥诮,鼻梁高挺,薄唇抿成一线,脸部线条硬朗,全身精致到一丝不苟。

再反观此刻的林妤珊,蓬头垢面,神色萎靡,身上还带着一股子霉味,真是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深吸一口气,林妤珊走到江云深对面的桌子上坐下。

“看来你过得还不错。”面对这样的林妤珊,江云深甚是满意,甚至还体会到了一丝让她受到惩罚的快感,至于这种快感来自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把我折腾成这样,你还满意吗?”林妤珊冷冷看着江云深,心却痛的她无法呼吸。

“十分满意。”江云深没有丝毫犹豫便点头承认,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他连在跟林妤珊说话时的语气,都带着居高临下、藐视他人的自傲。

林妤珊呼出一口气,面对这样的江云深,她对他的失望又多了一些。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觉得眼前的人变得无比陌生,陌生到,好似她从未认识过他一般。

“江云深。”林妤珊不咸不淡喊了一句。

“嗯?”江云深挑眉。

“没想到你竟然也这么幼稚。”林妤珊有些冷嘲的看着他。

江云深也不气恼,他将身子微微前倾,双手交合放在桌面上,眼底带着一丝冷意,“比起你这个两面三刀,脚踏几条船的女人,在你面前,我的确显得幼稚。”

江云深每多说一句,林妤珊的心口就多出一条血淋淋的口子。她倔强的将后背挺的笔直,声线里带着一丝她自己都没察觉的酸涩,“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个样子吗?”

江云深再次往前凑了一点,眯起眼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轻声道:“比这更糟。”

林妤珊不断点头,沉默半晌后她微微抬眸,反唇相讥,“至少,我从未害死过人,而且还是个年幼懵懂的孩子。”顿了顿,“我的手,还是干净的。”

林妤珊真的很懂得如何激怒江云深,不过几句话,成功说道江云深的痛处,他大掌猛的拍响桌子,整个人一下站起,双眼微眯,眸内有火光闪过,“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我说——”林妤珊毫不畏惧迎上江云深要吃人的目光,一字一顿,“你是,杀人凶手!”

“呃……”话音刚落,江云深大步走到林妤珊面前,伸出右手扼住她的喉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此刻林妤珊也被激怒,哪怕呼吸困难,她也依旧紧绷着一张小脸,丝毫不惧的与他对视,“你是……杀……人……”

“砰——”

林妤珊话没说完,又是一声巨响,她被江云深摔向地面,撞到了桌椅,撞到了她的头,她的身体以及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我会让你后悔的!”甩下这句话,江云深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走掉了。

只剩慢慢将身体蜷缩成一团的林妤珊。

回到那间满是潮气和霉味的房间,林妤珊失魂落魄做到角落,双眼被蒸汽遮挡,看不清前方。

大概所有人一个人的时候就爱胡思乱想吧。

林妤珊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她第一次见到江云深时的场景。

那时她的爸爸还没有将家里败光,她被带到江家做客,江云深就这么闲散的半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跟她爸爸随意客套了几句就上了楼,全程连一点余光都没给过她。

那时她觉得他真是孤傲到令人生厌,对他的印象也是差到了极点。

后来阴差阳错的,她去到了江云深的公司上班,在得知自己是他的秘书之后,还十分的不情愿过。

最后的最后,被逼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去他的办公室报道。

林妤珊清晰记得,那天他穿的十分正式,全身严谨到一丝不苟,阳光在他身上镀下一圈光晕,照耀到他冷硬的脸庞。

在批文件的他看了看表,抬头将林妤珊打量一眼,淡淡说了句,“你迟到了一分钟。”

林妤珊也看向他,充足的光线虽然晃的她有些睁不开眼,但她只在那一瞬间,只看了他一眼,就再也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了。

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在某个时刻,某个瞬间,因为某一件事,你也可能会喜欢上你从前讨厌的人。

如今,林妤珊将头深埋在膝间,低低的抽噎,如果当初……她不曾认识过他,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喂,吃饭了!”

回忆被不耐烦的叫嚷打断,林妤珊抬眸,一只残破的饭碗被递了进来。

碗里的米饭里有些微黑色的东西,饭上面是用清水煮烂了的几根青菜,还有一个已经冷的变硬了的馒头。

拿起长短不一的两只筷子,林妤珊端着碗,迟迟下不去口。

她虽从不会娇生惯养,能吃得起苦,但眼前这些看起来就不干不净的菜,她是怎么也下不了口。

最终叹口气将碗放下,拿起唯一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馒头啃了两口,“咳咳——”

又冷又硬又干的馒头在嘴里如同嚼蜡,林妤珊有些艰难的将它咽下去,却还是在没有水的情况下,噎到了,猛烈的咳嗽起来。

一阵又一阵的咳嗽,她不停拍打胸口,咳到眼泪都流了下来,好半晌才缓过气。

林妤珊最后将馒头啃去大半,剩下的放在碗里,自己则身心俱疲的靠在墙角,睡着了。

半夜,肚子里传来一阵一阵的绞痛,将林妤珊从并不怎么安稳的睡眠中疼醒。

她疼的额头渗出冷汗,手紧紧捂着肚子,咬牙走到门前敲门。

“砰砰”声一连响了好久,这才有人打着哈欠,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到得门前时,看守的人还十分烦躁的朝门上踢了一脚,“就你整天事儿最多!再敢吵我睡觉,我打死你,明白了吗!”说完,就准备转身继续回去睡觉。

“等等……”此时,林妤珊已经疼痛难忍,勉强扶着墙站起,惨白着小脸叫住了看守她的人,“我……肚子疼,拉肚子……能不能,行个方便……”

“不能!”看守的人想也没想就张口拒绝,“老子美梦都被你吵醒了,你还想方便?我呸!”说完,不管林妤珊怎么喊他都不停下,声音里还夹杂着一丝幸灾乐祸,“你自己能忍得住就忍,忍不住就自己解决吧!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还想方便?做梦吧!哈哈哈哈……”

林妤珊顺着墙壁缓缓坐下,她疼的两道秀气的眉毛拧在了一起,额头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两只手紧紧揪住肚子,整个身子都在隐隐颤抖。

眼角滑下不争气的泪水,江云深,你究竟要折磨我多久……

在腹痛的折磨之下,林妤珊在半晕半醒间,捱过了这一夜。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这间潮湿阴暗的屋子,照射在林妤珊苍白疲惫的小脸上时,牢不可破的铁门终于被人打开。

楚御承第一眼,就看见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林妤珊,一瞬间,心疼、愤怒、惊愕,种种情绪在他脑中不断交替。他快步上前,呵护珍宝似的将林妤珊轻轻抱起,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大步走出了看守所。

在走出看守所的前一刻,楚御承顿了顿脚步,望着一脸赔笑的看守所长,看似无意的说了句,“看来这里是时候该整顿整顿了。”言罢,留下一脸懵逼还没反应过来的看守所长,离开了。

将林妤珊接回了家中,楚御承找来一位临时工阿姨,替她将身子洗净,换上干净的衣服后,找来自己信得过的私人医生,为她看病。

在得知她并无大碍后,他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来几分。

林妤珊暂住的客房内,楚御承沉默的坐在床前,看着躺在床上一直没醒的林妤珊,拳头不自觉捏紧,江云深……他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才短短一天的时间,林妤珊居然就变得这么虚弱,不过才短短一天的时间,她居然瘦了这么多!

要是他在晚去一点……

楚御承不敢想。

如果不是江云深总在暗中捣鬼,或许楚御承在林妤珊还没走近看守所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接回来了,可如今,却被折腾成了这幅模样……

楚御承这次是真的心疼了。

他暗暗下定决心,他一定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了。

“唔……”慢慢苏醒的林妤珊发出一声嘤咛,她睁开有些模糊的双眼,等到眼前一切变得清晰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她支撑着起身,楚御承刚好也在这时端着一碗粥进来。见林妤珊醒了,面色一喜,快步走到她面前坐下,关切询问,“妤珊,你终于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面对着这样关心自己的楚御承,林妤珊心下温暖,鼻头更是一酸,抿着嘴摇了摇头。

楚御承微微笑了笑,舀了一勺小米粥,放在嘴边吹凉了递到林妤珊嘴边,“你刚醒,不能吃太刺激肠胃的食物,这是我熬的粥,你尝尝怎么样。”

林妤珊本来想说她自己喝就行了,可面对着那样一双温和恬淡的眸子时,她有些难以开口,低头,喝下了他递来的粥。

粥软糯香甜,入口柔滑,口感极好。林妤珊由衷点头,“很好吃。”

两人没再说话,一个细心的喂,一个专心的吃,很快,一碗粥就已经见底。

正准备说些什么,一双宽大的手掌蓦地抚上了林妤珊的额头。

“嗯,受了那么重的潮气,幸好没发烧。”

“……”

林妤珊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你先休息,我等会儿再来看你。”将手从她的额头上拿开后,楚御承便准备离开。

林妤珊默默点头,犹豫一会儿后叫住了楚御承,“御承,谢谢你。”这是她发子内心的感谢,如果没有他,她真的不知如今的她变成了什么样,又身处何方。

楚御承混不在意的摇摇头,那双温温润润的眼睛眨了眨,“如果真想谢我,不得以身相许才够诚意?”

“不是的,我……我……”林妤珊在一边我了个半天都没我出个所以然,不免有些着急,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好了。”楚御承看着林妤珊的样子有些好笑,“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嗯,你先去忙吧。”

林妤珊没看到,楚御承在离开的那一刻,眼底一闪而过的神伤……

待人走后,林妤珊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需要缓和一下。

三天后。

楚氏集团。

在楚御承的邀请下,林妤珊将身体养好后,正式进入他的公司上班。

今天她起个大早,拒绝了楚御承邀请她一起上班,自己一个人乘坐公交车到达了这里。

进入公司内部,林妤珊首先找到了前台,“你好,我楚氏新来的员工,我叫林妤珊。”

前台的姑娘一听来人叫做林妤珊,看着她的神色立马就有些微妙起来。

她对林妤珊比了个“请”的手势,笑道:“原来是林小姐,我们总裁吩咐过的,请您跟我来。”

林妤珊并未发现对方看她的眼神不对劲,点点头也跟着她走了去。

毕竟,在此之前,楚御承还没告诉她会给她安排怎样一个职务,所以她还是很期待的。

“哎,看见没,她就是林妤珊!”档案部的小刘一眼就认出了跟在前台身后的林妤珊,立马拉起身旁别的部门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就是她啊?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哎,谁叫人家有手段呢?把我总裁给迷的啊……”

“切,狐狸精!”

“……”

听着四周对自己的指指点点和不时飘到自己耳朵里,不怎么友好的言论,林妤珊选择充耳不闻,毕竟,不论走到哪儿,都不会缺这些八卦好事的人。并且,她也不想在来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就给楚御承惹麻烦。

走到一间房门前,前台姑娘敲了敲门。

“进来。”熟悉的温声。

“楚总,您等的人来了。”

“嗯,你去忙吧。”

“好的。”前台姑娘全程面带笑容,以十分简洁官方的言语结束了这场对话,只是在转身走时,又打量了林妤珊一眼。

“妤珊,身体怎么样了?”前台姑娘刚走,楚御承就放下手中的笔,招呼林妤珊坐下,为她泡了一杯茶。

林妤珊心下感动,摇了摇头,“已经完全没事了。”

“平时还是要多注意休息。”

“嗯。”

“对了,你给我安排的职务是什么?”林妤珊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跟我来,我先带你去看看你的办公室。”楚御承有些神秘的冲她眨眨眼。

林妤珊的办公室就在楚御承的旁边,而且他们两个办公室相连的墙边,还有一扇小小的门。

“这是?”她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你的办公室。以后,你就是我的秘书了。可能会有点辛苦有点忙,但我相信你可以。”也会离我更近一点。最后一句话,是楚御承在心里补充的。

相关文章:

女生听了会湿的句子;总裁一个挺身

热门搜索,接20个客人;男人睡你爱你10个标准

在乳沟上摩擦*成王爷的小乳妓

满肚子滚烫的尿液:老公鼓励老婆和别人做

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h@没生孩子催奶喂老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