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强少在都市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8-25 19:17 · 新商盟

望见云飞扬居然如此不经揍,扭动小屁股正想要逃窜的韩梦月,不由得望了望自己纤细的玉手,眼神中露出一缕疑惑。

“这抱枕有这么重吗?居然能把人砸晕!”

“我记得我明明在酒吧,怎么醒来就到了这里,而且,这人我并不认识,难道是那群人把我当成陷害他人的诱饵。”

韩梦月俏生生的站在客厅,清秀的眉眼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要不是这样,就实在是说不通了。

临出门前,不禁美眸向后扫动了一眼,随即轻咬下唇,打开了别墅的门。

重重地关门声响起。

躺在地板上的云飞扬呼出一口长气,随后当即坐起了身子。

“总算是搪塞过去了,只希望这个女孩不要在生起疑心。”

从地板上爬起,云飞扬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笑容。

“我虽然觉醒了功法,但实力还是太过弱小!

我需要一段时间提升实力,只要给我时间,届时就算这件事暴露,我也有办法应付过去!”

云飞扬暗自沉思,迈步向楼上而去。

但这时别墅门又是被推开!

略显匆忙的脚步声,传入了客厅之中。

“嗯?莫非是陈家的人找来了?动作如此之快?”

云飞扬眸光一闪,不过在等他扭头望过去,不禁愣在了楼梯口。

只见华丽的水晶灯之下,刚刚离开的女人,此刻手中抓着几样药物,正有些畏惧的站在客厅中央,见到云飞扬回过头来,不禁发出一声低呼。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云飞扬略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望着此刻面现红晕,呼吸略有急促的女人,内心之中满是诧异。

“我,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只是怕你出什么事情,所以,所以才回来救你的!”

韩梦月站在门口,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那粉面桃腮的模样,着实显得异常动人。

云飞扬不禁翻了个白眼。

他还没见过如此傻的女人!

因为不管怎样来说,这别墅距离酒吧可是有十几公里。

把这样一个原本就是昏迷的女人带入家中,恐怕不会有人认为云飞扬是个好人。

然而,这个女孩出于自卫,把云飞扬打晕,内心竟是升起愧疚。

看起来先前并非是逃跑,而是去了小区的药店。

这次回来也是想要救治云飞扬。

女孩儿心思之澄澈,心地之善良,着实超出了云飞扬的预料。

不由得,他长叹了一口气,随即来到了沙发处,安稳坐下苦笑道。

“你为什么不离开呢?难道你就不怕我突然兽性大发?”

韩梦月一怔,轻轻咬住了下唇!

她想到自己苏醒时的一幕,才想起自己竟是羊入虎口。

“我,我只是怕你出事,现在你既然已经醒了,那我就先离开吧!”

韩梦月微微退了几步,内心之中有些忐忑。

“不必了,别墅里还有几间空房,天色已晚,你就在这睡下吧!”

直到云飞扬消失在二楼拐角,韩梦月才长舒一口气,随即坐回了沙发之上。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又变了!”

韩梦月托着香腮,感觉有些诡异。

如云飞扬之前的那副模样,分明就是一个好色之徒,而且看其性格也并不强悍,反而显得懦弱。

只是被打晕之后,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言辞之间淡漠至极。

而且见到自己并未离开,仿佛很不高兴的模样。

“这人未免有些太怪异了!那我到底是离开,还是不离开呢!”

韩梦月双手搅在一起,内心中满是不安,但就在此时,头脑当中,立刻昏昏沉沉。

原本迷药的药性,竟是再次发作,根本未等韩梦月有任何反应,便又是躺倒在沙发之上。

未过片刻,云飞扬自楼上走下,望着女孩陷入昏睡中,依旧皱紧眉头,长叹一声。

“哎,这傻姑娘,还真敢睡?”

云飞扬咬了咬下唇,自从他觉醒了祖传功法之后,脑海中便多出了一些非常零散的记忆。

他今日才刚刚动手杀人,心中根本没有升起一丝的欲望,便只能长叹一声,自一旁的柜子中取出一条长毯,盖在了女孩身上,才重新向楼上走去。

来到二楼自己的房间中,云飞扬盘膝坐在了床上,双目微合,心神已然沉浸入自己的心脉当中。

今日落水,云飞扬在生死关头,不经意间运转了家传的功法。

那一刻他的脑海中,突然多出了许多残片记忆。

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功法的修炼,而其他的一部分,则是记录了庞杂的各种技艺。

记忆中的绝大部分,是先祖的功法。

这门功法以锤炼身体,壮大内息,令体内血脉如江河汹涌的锻体之术。

剩下的一小部分,记载了先祖寻找药草,炼制丹药,四方行医,悬壶济世的记忆。

这些记忆出现之后,云飞扬只是稍加利用,便挣脱了石块束缚,只是半路力竭,最后才被老者的鱼钩缠绕而上。

如今回忆起来,这其中的艰险,依旧让云飞扬有些后怕。

“如今仇人已死,但我的废物之名,依旧未曾洗去,只有实力更加强大,才能让那些曾经嘲讽我过的人,付出代价!”

随着时间流逝,云飞扬的心神,彻底的沉入了丹田之内。

短短时刻中,他撇弃了一切外物,沉进入修炼状态。

随着他气息渐平,身体中竟是传出了细微的骨节擦磨之声。

这是锻体功法中记载的第一层。

也是最为基本的炼骨。

先祖所传承的功法,正是一种以修炼肉体,强壮内息的强大体修之术。

这些年来,云飞扬被称之为废柴,也和他身体瘦弱,弱弱好欺,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

现在,随着体内骨节的擦磨,云飞扬感觉浑身麻痒痒的,一股微弱的热力,在体内的关节处散发开来,肌肉仿佛沉浸在温水当中,正在发生一种潜移默化的改变。

一夜的忙碌,天空很快泛白。

云飞扬恰逢张开双眼,长舒一口气。

“一夜修炼,我似乎更加强大了,这一门锻体之术当真神奇,只是修炼了一个晚上,就能感觉体内力量奔涌,仿佛现在一拳,都能打死一头牛!”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下,云飞扬赤着身子站在地板上,拳头猛然握紧,口中吐气,一拳轰出,竟是让周遭的空气发出一阵剧烈波动,隐隐有声音发出。

“拳风?”

云飞扬眉头一挑,不由惊喜的说道。

他望着自己的双拳,眼神中露出些许炙热。

“这一拳的力量,恐怕不低于五百斤,而且这仅仅只是七成力量,哪怕现在遇到一些优秀的拳击手,我也能保证自己不败了!”

感受浑身上下奔涌的力量,云飞扬咬了咬牙,眼神逐渐凌厉起来。

“没想到吧,往日的废柴,如今竟也具备了如此力量!

秦雨菲,你一直视我如无物,却又拿我做挡箭牌,利用了我之后,却根本不顾我的生命安危!

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原本的我根本不能与你对等相谈!

但是现在,我已然具备了实力,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当初的决定。”

云飞扬眼神中闪烁一缕冷意,陈氏家族的二少爷针对他,绝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秦雨菲。

秦雨菲乃是秦氏家族的掌上公主,身份高贵不说,样貌也绝对足以称得上是倾城之色。

这自然吸引了无数的狂蜂浪蝶,在一次宴会之上,秦雨菲实在是烦恼周围的苍蝇,不得已之下拉云飞扬做了挡箭牌。

秦氏家族更是将错就错,暗中默认了两人的关系。

从这一天开始,云飞扬的生活陷入了灾难。

几年来,他一直备受凌辱。

然而秦雨菲自从那一次之后,再未出现过!

甚至秦雨菲的一些同学,也讥讽云飞扬,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在这般重压的生活之下,云飞扬绝望崩溃的同时,内心也充满着无穷的愤怒。

如今他已然具备了强大的实力,过往的一切,也该到了算账的时候。

“咚咚咚!”

就在云飞扬雄心壮志,欲要一雪前耻之时,房门被敲响。

云飞扬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房门突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打开,昨夜的绝色美女,满面笑容的,踏步走了进来。

“我已经做好了早餐,但只是为了感谢你收留我一晚,快下去……”

女孩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不过那水灵灵的眸子,扫过某人赤果果的身子之时,不由惊诧的愣在原地,随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云飞扬差点被这一声尖叫,吓得魂飞天外,急忙扑到床上,用被子掩盖,才皱眉道。

“叫什么叫,是你跑到我家里,按照道理而言,也是你非礼我,你乱叫什么!”

韩梦月一怔,随即尴尬的笑了笑,小手捂住樱唇,扭身向外跑去。

望到女孩如此可爱的一面,云飞扬不禁摇了摇头,随即重新躺回床上,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笑。

“这个女人若是做老婆,倒也很不错,至少足够呆萌。”

这般想着,他立刻穿衣起床,随意的洗漱一下之后,走下楼梯。

恰在这个时候,一缕饭菜的香气,飘入了他的鼻腔。

这让云飞扬双目大亮,肚子里也响起了一连串,如同打雷一般的咕咕声。

“我只是为了感谢你昨天收留我一晚哦,可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不要多想!”

女孩儿坐在餐桌旁,梳理了一下有些湿润的头发,望到云飞扬那如饿狼一般的目光,不禁撇了撇嘴,嘲讽的说了一句。

云飞扬没在意女孩所说的话,飞快的跑在了桌子前,随手拿起几个馅饼便一股脑的塞进了口中。

“做的还算不错,就是口味有点重。”

口中塞得满满当当,云飞扬就连说话也有些咬字不清。

韩梦月听到此言,气鼓鼓的摔下手中筷子,水灵灵的眸子瞪了云飞扬一眼,口中嗫嚅道。

“都饿成这副模样了,还堵不上你的嘴,不好吃,你不要吃嘛!”

云飞扬闻言,不做任何回答,目光只关注桌上的饭食,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样,的确是有些让人咋舌。

直到那第十张馅饼,也被云飞扬吞进了肚子里,韩梦月此刻也是惊讶的投过目光,略有担忧的道。

“喂,你这么吃不会出问题吗?还有你究竟多长时间没吃饭了,至于饿成这样吗?”

韩梦月撇过一个白眼,嘴角带着一缕不屑。

云飞扬长叹了一口气,终是感觉腹中有了点东西,他微微偏头,见到韩梦月细嚼慢咽的模样,撇了撇嘴。

“你慢慢吃,出去的时候,记得将门锁上,,我还要上学,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这里了。”

云飞扬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上楼拿了书包,便要出门去。

韩梦月听闻此言,更是气鼓鼓的从椅子上站起,娇叱道。

“你以为我贪图你的这个破房子吗?简直好笑,不用你说,一会儿我就离开。”

云飞扬挑了挑眉,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推开别墅的门,大步向街角而去。

望着云飞扬离开的背影,韩梦月不禁气恼的跺了跺脚,望着桌上的早餐,也是失去了食欲。

“这个混蛋,简直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不过我的行李已经被那些人扔掉了,现在该怎么办!”

重新坐回椅子上,韩梦月拿起了桌上的刀叉,狠狠的将面前的馅饼,分作八瓣,仿佛面前这碎裂开的馅饼,是某个人一样。

这时的云飞扬,已然来到了街角的一家修理店。

他目光左右扫动,定格在一辆看起来有些破旧的电动车上。

他不由得嘴角浮现出一缕笑容,上前了几步。

“哟呵,这不是我们的云大少吗?也来这里取车,不知开的是哪种限量跑车,亦或者哪种新概念的跑车呀!”

就在他刚刚走出两步,手掌即将触摸到电动车之时,他的右侧,陡然传来一道嘲讽的声音。

这让云飞扬眉头不由一皱,转过头去,望见来人之后,脸色冷淡了下来。

“刘峰,你想要做什么。”

云飞扬淡淡的开口道。

“我还能做什么?你可是云氏家族的大少爷,独自一人居住一栋别墅,这样的人物,我可惹不起哟!”

来人是一个身着白色西装的少年,年龄不过二十,身材高大面庞帅气,此时手中攥着一串钥匙,走到了一辆火红色的奔驰超跑前,轻轻敲了敲车窗,扭过头望着云飞扬,冷笑道。

“云大少,看看我新提的这辆车如何,价格非常实惠,仅仅百万左右,怎么样?是不是比你那破电瓶车,要稍稍好上一点。”

云飞扬面色淡漠,扫了一眼刘峰那小人得志的面容,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这番表情,让刘峰面色转冷,此刻他满脸讥笑,快步走到了云飞扬的身边,伸手按在了电瓶车上。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今天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帮我把秦雨霏约出来,咱们事事都好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你信不信我让你跪着去上学!”

云飞扬面色淡漠,缓缓抬头注视着刘峰的双眼,开口道。

“刘峰,把你的手拿开!”

刘峰眉头一皱,总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

往日的云飞扬,只需要恐吓两句,便立即如同老鼠一般缩头缩尾,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反驳。

现在竟敢如此顶撞自己,莫非是活腻味了?

刘峰嘴角带上了一抹冷笑,望着云飞扬的双眼,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云飞扬的鼻子上。

“小子,说话注意一点,你只是个废柴而已,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骨断筋折!”

刘峰的手指,点在云飞扬的鼻头上,一下又一下。

此人姿态之狂妄,气焰之嚣张,让云飞扬当即心中泛起一股怒意。

“你的手,要断了!”

什么?

刘峰一怔,随即眼神中露出一缕嘲讽。

“废物,你要记住,只能我踩你,而你不能还手!

因为我的后台比你硬,身份比你尊贵!

你仅仅只是个私生子而已,连一个乡下的乡巴佬,地位都比你尊崇!

如今你竟然敢开口威胁我,看来是真的皮痒了。”

刘峰话音落下,眼神陡然转冷,那一根手指收回,随即紧握成拳,砸向了云飞扬的鼻子。

这一幕转换极快,如果放做普通人,根本来不及防范。

甚至刘峰已经能够预想到,这一拳砸下去之后,云飞扬立即会躺倒在地,届时这所谓强装出来的自尊,又会被踩成一文不值。

他非常迷恋这种感觉,将一个人的尊严踩在脚下,那才是最爽的事情。

不过这一刻,意外突然发生了。

刘峰只感觉眼前一花,面前的人居然消失了。

这让他当即大惊失色,猛然转头,便见到一双凶猛如狼的双眼,此刻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以前的我,你可以任意欺辱,只因我没有反抗之力,只因我是一个私生子!

但在今天开始,我会让你知道,一个你眼中的废物,会让你感觉到有多么绝望。”

这如同寒冰一样淡漠的声音,响在耳畔,刘锋当即倒吸冷气,正要开口威胁,却只觉自己右肋之下传来剧痛,甚至能够听到轻微的骨裂声。

“臭小子,你竟敢动手!”刘峰哀嚎一声,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右肋处,疼得倒吸冷气。

云飞扬缓缓收回拳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缓缓挪步,手中随意的抓过来一根钢管,目光直视着刘峰的双眼,开口道。

“你的右手,不止一次砸过我这辆电瓶车,修修补补,已经不下十次!

那你现在,打算用多少钱,来买你这条手呢?”

听到云飞扬淡淡的话语,刘峰的身子在地上拖行,眼神中露出彻骨的惊骇。

他感觉面前的云飞扬,仿佛是换了一个人。

往日的胆怯懦弱,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狼一般的凶性,还有择人而噬的狠毒。

“云飞扬,有话好说,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拮据,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请你不要伤害我。”

云飞扬低头,看到刘峰眼中一闪而逝的阴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我看你这条手臂,绝对价值百万,不如你开个价!”

刘峰眼眶有些发红,这可是百万。

就算是他,也需要一段时间的积攒,如今这般拱手让人,让他内心着实屈辱至极。

而且还是一个,在他眼中永远都是废柴的人,逼迫他从口袋里掏出。

这种感觉,足以令人发疯。

不过望到云飞扬,目光中的淡漠,还有手中那一根儿臂粗的钢管,刘峰不禁额角上留下两缕冷汗,挤出一个虚假的笑容,说道。

“可以,那你先放了我,我立刻给你去筹钱。”

听闻此言,云飞扬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点头道。

“看来你还是一个识相之人,那就做好准备吧。”

这般说着,云飞扬举起了手中的钢管,斜斜的停留在刘峰的头顶上空。

见此一幕,刘锋当即冷汗满身,惊叫道。

“云飞扬,你想做什么?我不是已经出了百万来购买我的胳膊吗?你怎么还想动手!”

听闻此言,云飞扬冷冷一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句话我还是懂得的!

你居然出一个我不可抗拒的高价,要你这条胳膊,身为朋友,我自然要帮你实现!

只是你的这个愿望有些奇葩,拿100万买了自己的胳膊,你怕是脑子里有坑啊!”

声音落下,云飞扬猛然挥下手中的钢管。

他如今手腕的力量,就足有数百斤重,此刻灌输在钢管之上,更是猎猎风起,划过空气时,引发一阵剧烈的啸鸣声。

“云飞扬,你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刘峰哀嚎一声,瞳孔缩至针尖大小,但如今他已是避不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钢管砸在了自己的胳膊之上。

一瞬间,从他的身上传来一阵恶臭,他居然被吓的大小便失禁了?

大笑声中云飞扬手稍微一偏,那钢管就砸在刘峰旁边的大树旁,只听到嘭的一声,钢管就打进了树干中,那刘峰一声惨叫,人已经晕了过去。

“原来也是个怂包,只是吓一吓,就变成了这样,真心无趣呀……”

云飞扬大吸了两口气,直感觉神清气爽。

这个刘峰可不止一次欺辱过他,更是将他最心爱的跑车,在其面前砸了个粉碎。

这不仅仅是一辆跑车,也是云飞扬的母亲,省吃俭用,给他买的生日礼物。

如今时过境迁,但哪怕稍稍想起,云飞扬内心之中便是一阵剧痛。

这时,他不由得转过头来,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杀意。

恰在此刻,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惊醒了云飞扬。

扫了眼躺在地上,早已经吓破胆子昏迷的刘峰。

云飞扬淡淡一笑,捡起地面上红色超跑钥匙,将钢管随意的扔在角落,便是启动引擎,开出了修车处。

相关文章:

口爱后喉咙发炎/污得让下面出水的文章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我们班大部分男生都摸过我,爸爸我要快点在深的点

湿到不行的小说.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啊

别墅群娇交换 欧洲美妇做爰_胯下挺进美妇身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