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偏偏相知不逢时小说在线全文章节目录

2021-08-25 20:23 · 新商盟

傅凉笙的眸子沉了沉,搂着顾玖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那玖玖能不能帮叔叔转告一下妈咪,说今晚我在菲比西餐厅等她。”

“叔叔是要和妈咪约会吗?”

傅凉笙轻轻刮了下顾玖的小鼻子,唇齿张了张,“算是吧。”

“好棒!那帅叔叔是不是马上就要成为玖玖的爹地了?”顾玖傻傻的笑着,傅凉笙看着她这般可爱的样子,他很想告诉她,他就是她的爹地!而且是亲的!

然而最后,傅凉笙什么都没有说,毕竟他害怕吓到她。

“那玖玖记得帮叔叔转达。”傅凉笙捏了捏顾玖的小脸儿,随后放开了她,看着顾玖点头如捣蒜的样子,他墨澈的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

傅凉笙冲着顾玖挥了挥手,随后转身离开了,就在他离开没多久,房间内突然传来了一声,“玖玖,你在跟谁说话?”

“一个帅叔叔。”顾玖说着,砰地一下就把门关上了。

梁茹从洗手间出来,就看着顾玖脸上的笑,她轻扯了下嘴角,“多帅的叔叔能让我们玖玖这么开心?”

“反正很帅很帅。”顾玖说着,呼啦一下跑到了梁茹跟前,两只肉乎的小手抓着她的衣摆,左右摇摆着,“茹茹妈咪,今天下午你能不能把玖玖送到妈咪那里去?”

“去你妈咪那里?你找她有事吗?茹茹妈咪可以帮你转告。”

“不是不是……”顾玖摇晃着自己的小脑袋,“是刚才那个帅叔叔要和妈咪约会,我要领着妈咪去。”

梁茹听着顾玖的话,不可置信地睁了睁眼睛,她蹲下身,开口问道:“小玖玖,你刚才说什么?帅叔叔要和妈咪约会?那……”

“对哦,那个帅叔叔很有可能会成为玖玖的爹地哦。”顾玖说的很是认真,梁茹联想到上次顾浅要给顾玖找爹地的事情,最后不得不信她说的话竟然是真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帅叔叔究竟长得什么样,但是能让玖玖这么开心,梁茹也没说什么,毕竟顾浅单身了这么久,能给自己找个依靠,给玖玖找个爸,也不是什么坏事。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浅终于挨到了下班时间,她掏出手机不由得给傅凉笙发去了短信:老公,今晚回家吗?

很快,那边就回了短信:今晚有些事情,晚些回,小妖精洗好了等着唐长老回去,慢慢吃你的肉。

看着上面暧昧的信息,顾浅扬了扬嘴角,没打算再回过去,可就在她要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梁茹的电话蓦地打了进来。

“浅浅,我和玖玖在你公司楼下。”

顾浅一愣,玖玖的存在她还没有跟傅凉笙解释清楚,梁茹怎么会这个时间带玖玖来公司……

索性傅凉笙今天不在,顾浅想了想,“梁茹,是不是玖玖又发烧了?”

梁茹看着怀里鬼机灵的顾玖,宠溺一笑,“没有,是玖玖要给妈妈准备惊喜呢!”

顾浅一听,唇角不自主的勾起,玖玖的存在,就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如果傅凉笙不肯接受玖玖,那么这段婚姻也就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了……

“乖玖玖,等着,妈妈很快就下楼。”

顾玖听到妈妈的声音,笑的一脸狡黠,奶声奶气的抱住电话诱哄,“妈咪,玖玖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吃饭啦,我们今天出去吃好吃的!”

顾浅听到女儿的甜腻声音,心都要化了,连忙拎起包包下楼,远远看见顾玖扬着肉乎乎的小手,拼命的招手,“妈咪,这里!”

顾浅接过女儿,顾玖对着梁茹做了一个鬼脸,梁茹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嗯,以往浅浅的追求者那么多,玖玖一个都看不上,这次突然说想要个帅哥爸爸,想必对方一定不会差,要是真的成了,她这个当干妈的真的能少操心啦!

“浅浅,我还有事要忙,你们母女俩好好聚一聚吧,我就不去当电灯泡啦。”

说罢,梁茹挥着手提包,将母女俩送上了出租车。

玖玖跟梁茹道了别,立刻吩咐司机,“司机大叔,我和妈妈去菲比西餐厅。”

顾浅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女儿怎么会知道那么远的地方,而且那里的消费实在是不低,想着,顾浅俯身搂住女儿的小身子,在充满奶香的头顶亲了一口,“宝贝儿,给妈妈准备了什么惊喜,能不能透露一些?”

顾玖一脸呆萌的摇了摇头,“惊喜嘛,说出来就不够惊喜了,不过,玖玖最爱妈咪了!”

说罢,顾玖转身亲了口妈咪的侧脸,引得顾浅洛洛直笑,这个小鬼精灵!

母女两人在餐厅坐好,玖玖先找了一个大一点又明显一点的座位,方便帅叔叔来了可以一眼看到她,也方便多坐下一个人。

顾浅摸了摸女儿的头,“宝贝,想吃点什么?”边说着,服务员将菜单递了过来,顾玖觉得是时候说出自己的计划了,免得待会帅叔叔突然出现,吓到妈咪了。

“妈咪,待会帅爸爸就到了,玖玖想等他一起点餐!”

古灵精怪的小姑娘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瞅着顾浅,那小眼神看的她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顾浅当即就明白过来,怪不得梁茹刚才跑的那么快,原来这两人瞒着她带她来相亲了?

只是宝贝女儿以前从来没提过哪个男人好,真不知道这人到底有什么本事,把她的小恶魔都给收服了。

一旁的服务员艳羡的看着母女二人,大人清丽脱俗,孩子冰雪可爱,打扮的都十分贵气,小姑娘还有个帅气的爸爸,人生真是圆满。

“小姐,您可真有福气。”

顾浅无奈的笑笑,“待会再点餐吧,麻烦你。”

宝贝立马抱住了妈咪的胳膊,嘻嘻哈哈笑个不停,看来宝贝的计划成功了,宝贝真是聪明,梁茹妈咪跟这个叫什么来着?先斩后奏,对了!

等了大约十分种,并没有任何人来,顾浅轻轻捏了捏女儿的小耳朵,“乖宝,看来帅爸比不会出现了,不如我们先吃饭吧。”

水灵灵的大眼睛流露出一丝失望,玖玖垫脚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低垂着小脑袋,一脸的没精打采看的顾浅十分无奈,八成是玖玖自作多情了,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哪有那么多帅哥愿意娶她?

见不得女儿伤心,顾浅还是拍了拍女儿的小手,“乖玖玖,叔叔今天可能是临时有事了,不要伤心,我们吃好吃的吧。”

玖玖闻言,脸色微微动容,悄悄抬眼看了看妈咪,“叔叔肯定是有事耽误了,玖玖觉得他不会骗我的……”

顾浅勾了勾唇角,手机突然响起。

“你说什么?车祸?傅凉笙?好的,我马上去医院签字,您务必救活他!”

说到后面,顾浅的的声音已经带了丝丝颤抖,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满心的担忧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即将失去一个饭票的问题吗?

来不及多想,顾浅已经整理好了东西,挂掉电话,将玖玖抱了下来,“宝贝,妈妈的上司遇到了一点事情,需要我现在去处理,妈妈现在喊梁茹妈咪来接你回家好不好?”

顾玖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毫不犹豫的点头,“妈咪,你照顾好自己哦,早点休息。”

顾浅激动的抱了玖玖一下,梁茹很快赶到,三人坐上出租车往医院的方向赶,梁茹得知傅凉笙出了车祸也吃了不小的惊,一边安抚着顾玖,一边担忧的看了眼闺蜜,“别太担心了,浅浅。”

后者闻言脸色一僵,“我的担心表现得很明显吗?”

梁茹无奈的额叹了口气,恐怕浅浅自己都不知道,提到傅凉笙的时候,她的表情有多么紧张,也难怪,傅凉笙那样的男人,的确对大部分女人都是致命的毒品,浅浅每天跟在他身边,怎么可能幸免?

“你是喜欢他的吧,别自欺欺人,这次不管他怎么样,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顾浅握紧了手提包,“是啊,我现在才知道,失去他,对我来说是一件多难过的事。”

话音落下,出租车已经到了医院,顾玖浅浅的招手,“妈咪再见。”

顾浅来不及和女儿道别,快步走进了医院,当她看到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的男人时,几乎已经站不住脚……

那个王者一般的男人,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倒下,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从不服软的傅凉笙傅总吗?

女孩扶着玻璃,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满脸,“傅凉笙,你这个混蛋!你说好要我等着你回家的……”

顾浅正哭的难受,后背突然覆上来一个火、热的胸膛,熟悉的味道钻进鼻孔,让她止住了哽咽,傅凉笙性感的调笑声在她头顶响起,“这么担心我,老婆?”

顾浅眼底的泪水就那么生生止住了,这个声音,不是傅凉笙吗?原来重症监护室里的人不是傅凉笙……

想明白了事实,随即而来,脸上就是一阵阵发烫,她刚才类似表白的话,这个男人岂不是都听到了?

“你,你没事啊……”边说着,顾浅试图将身子移出傅凉笙的怀抱,却没能成功,又担心力度太大扯动他的伤口,只好任凭他揩油。

傅凉笙唇角微勾,大手环抱住她,一只在她胸前不规矩的游移,声音性感的要命“擦破了点皮而已。”

擦破了皮?那还要医院打电话给她!

抬头撞进男人戏谑的眸子里,顾浅一想到自己担心了一整晚都是这个男人在戏弄她,顿时羞愤难当,狠狠的甩开了傅凉笙的大掌。

一转身,果然看见男人人模狗样、西装革履的笑着,侧脸上贴了一个ok绷。

顾浅的怒气一瞬间都挂在了脸上,“没想到傅大总裁居然会做出这种幼稚的事情。”

亏她担心的连玖玖都顾不上了,这个男人居然敢戏弄她!

傅凉笙笑的不羁,眸子里都带上了笑意,长臂微勾就将人重新拉进了怀里,“老婆这么担心我?是不是爱上我了,嗯?”

顾浅心里还压着气,但看到傅凉笙没事,心情也就没那么压抑,“也不知道出车祸的是谁,还能笑得出来……”

边说着,将傅凉笙的大手拉开,“你注意点影响,这里可是医院走廊!”

“我傅凉笙包下的病房,谁敢进?”

顾浅不懂,抬头询问似的看着他的眼睛,难道ICU里的是傅凉笙的人?

傅凉笙肯定的点了点头,“是司机,撞车时位置偏移伤了颅骨,医生已经稳定下来病情了,我会给他补偿。”

说这话时,傅凉笙的眸子深得像是一汪深潭,今天的车祸来的蹊跷,对面的卡车司机是醉驾,没有一点的嫌疑,但,这就是最大的嫌疑,那个车,出现的太过恰好,如果不是司机反应及时,他此刻已经上了黄泉。

顾浅皱了皱好看的眉毛,“是意外吗?”一双大眼中的担忧分明,让傅凉笙心情大好。

“是意外。”

顾浅松了口气,傅凉笙的手又开始不规矩了起来,“老婆,我可吓坏了,你不尽尽妻子的职责,安慰一下?”

温热的呼吸打在了顾浅的耳畔,惹得她水嫩的脸蛋再次发烫,自从认识到自己对傅凉笙的感情,顾浅就觉得,自己越来越拘束……

“老公,你该不会真的想在医院上演一场活春宫吧?”

“那,现在回家?”

顾浅恨的牙痒痒,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动物,刚才不是还说晚上有事情?

“傅总认真的?明星嫩模不见了?”

傅凉笙听出了一股酸味,细想下来不由得心情大好,这小妖精也会吃醋?

可顾浅话音未落,一个柔媚入骨的声音就在顾浅身后响起,“傅总……您没事吧,可吓死人家了!”

丽丝浓妆艳抹穿着一步裙,吊带,妖娆的向着傅凉笙的身上缠上来,完全无视了傅东城怀里的顾浅。

傅凉笙眼底闪过一丝不耐,见顾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脸色微微冷了下来,一手将丽丝搂到怀里,将顾浅随意的丢在一旁。

顾浅似乎早已经猜到了这个接过,睁着一双澄澈的眸子,淡淡的看着两人眉来眼去。

这一表情更是让傅凉笙脸色发黑,这女人跟他欲擒故纵?似乎是杠上了顾浅,男人搂着丽丝的手,放肆的在她裸露的肩膀上滑动,眼角余光还凝在顾浅的脸上。

丽丝激动的眼睛冒火,傅凉笙的财力人脉,谁不想跟着占个光?再者说,这样帅气又成功的男人就算是让她免费陪睡她也心甘情愿啊!

从前她在傅良深身边做女伴,百般殷勤,这个男人连一根手指头都不碰她,今天,无意中得知傅凉笙来了医院,她特意打扮的妖娆来探望,没想到,自己真的赌对了!

要是能跟他春宵一度,一句中奖,借机怀上傅家的第一个血脉,自己不就能母凭子归成为傅家的大少奶奶?

边想着,丽丝的眼底闪过算计,盯着傅凉笙的眸子像是在看金山……

至少在顾浅眼底是这样的。

傅凉笙的脸色越来越黑,一身香水味的女人不知好歹的在他身上揩油,这个不长心的小妖精居然还在那看戏!

就在傅凉笙忍不住要将人甩开的前一秒,顾浅上前,将丽丝即将伸进傅凉笙上衣里的小手扯了出来,没错,就是扯!

“你做什么!”

被人坏了好事,丽丝似乎这才注意到顾浅的存在,她当然早就看见了傅凉笙怀里搂着一个女人,本以为是逢场作戏的女人,没想到,居然是傅总的那个秘书!

“一个小小的秘书居然也敢管你们总裁的私事,你要是不相干,我做主,立刻滚!”

丽丝趾高气扬的指责着顾浅,一边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傅凉笙的态度。

说实话,丽丝觉得傅总身边的额这个秘书顾浅,比那些当红的花旦,姿色一点也不差,可傅总跟她么从来没有什么绯闻,似乎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但她不得不提防,如果趁机能够将她赶离傅总身边,自己当上傅家少奶奶的事情就板上钉钉了!

顾浅抬眼看着傅凉笙,这男人就算真的想要发情,也不该在医院,在下属的病房前,还有没有良心了?

傅凉笙只是饶有兴致的盯着顾浅的小眼神,“顾秘书什么意思?”

顾浅闻言,心中稍稍放心,看来傅凉笙还算是有良心,没准备真的在这里做什么,但,这个丽丝小姐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丽丝小姐,我已经在医院对面安排好了酒店房间,这里病菌太多,傅总还是伤员,不能乱来。”

丽丝闻言,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傅凉笙脸上的伤,刚才着急跟他亲热,居然没注意看他的脸……

“傅总,您还痛吗?都是人家不懂事,您原谅我好不好……”

傅凉笙全程冷脸,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该不该夸一夸这个尽职尽责的妻子,亲手给自己老公和外人开房,还真是大度!

傅凉笙第一次觉得自己看不懂这个女人,到底是他想多了还是这个女人太会伪装?刚才对他的关心和那些眼泪难道都是装出来的?

“傅总……傅少爷……您是不是怪人家不懂事……”

丽丝边说,白嫩的手顺着傅凉笙的脖子伏在他的胸前,像只被斥责的猫咪一般,任谁见了都不忍心责怪,傅凉笙一把将人拉开,丽丝身上的香水味熏得他头痛,平时自己也没有这么厌烦,难道是今天受伤了,对香水特别敏感?

顾浅眼底划过一丝亮光,很快又隐藏了起来,“丽丝小姐,您冷吗?”

丽丝本来没觉得冷,但是经顾浅这么一提醒,立刻抚了抚自己的双臂,医院的冷气这个时间开的很低……但更让她觉得心凉的,还是傅凉笙将她推开的举动,难道自己今天又要功亏一篑?

“傅总,人家好冷,您看……”

丽丝压根不理顾浅,娇滴滴的看着对面的傅凉笙,顾浅咬了咬牙,傅凉笙今天是坐定了观众的位置,看来这个丽丝只能由她来搞定了……

“丽丝小姐,作为女人我觉得还是聪明点比较好,傅总有伤在身,你冷不冷没人在意,但是如果您继续闹下去,影响了傅总的恢复,我想,十个您也不够抵的。”

这句话是真心的,虽然傅凉笙看上去没什么事,但是顾浅心中不放心,连司机都撞成那个样子,傅凉笙怎么可能只是磕磕碰碰?

沉默的男人挑了挑眉,眼底深沉,不知什么态度,丽丝作为新兴最有潜力的嫩模,凭着身材和脸蛋,让多少人追捧着,宠着护着,什么时候面对面被怼的这么惨?何况还是当着傅凉笙的面?她以后可是要做傅家少奶奶的人!

见傅凉笙没有开口,丽丝立马冷了脸,直直的站到顾浅眼前,顾浅懒懒的环抱着双臂,眼角微挑,像是慵懒的小狐狸,气场凌厉却不失可爱,落在傅凉笙眼底,像是一个勾人的妖精一般,可这副样子落在丽丝眼底,就仿佛杀父仇人一般……

细看之下,顾浅的毛孔细的几乎看不见,和自己常年浓妆受损严重的皮肤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丽丝专业的眼光一眼就看得出来,顾浅整张脸,没动过任何地方……

想到这里,丽丝心里对顾浅更加厌恶,“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居然敢责怪我!连傅总都没有出声怪我,你一个靠着勾、引上司上位的狐狸精哪里来的脸跟我叫嚣!”

“靠着勾、引上司上位,这句话似乎有些耳熟?据我所知,半年前丽丝小姐和成天煤矿年逾五十的陈总交往的时候,还是陈总投资的娱乐公司里一个不起眼的小模特吧?我如果没记错,丽丝小姐就是靠着勾、引上司上位的丑闻,火起来,又洗白?”

她负责管理傅凉笙的一众“女朋友”,也算是尽职尽责,每一个人的背景都调查的清清楚楚,这个丽丝只是众多里最不起眼的一个,好在,功课没有白做!这不是派上了用场?

丽丝闻言,惊怒的瞪着顾浅,眼底似有威胁,“你说话要讲证据!”

顾浅抿了抿唇,“你是在怀疑傅总的能力吗?”

傅凉笙这样的身份,和任何女人之间的交往肯定都要多番调查的……这一点丽丝早就知道,她以为当年的事情洗白的很好,没想到还是被这个贱人给挖了出来,甚至还当着傅凉笙的面戳穿了她!

想到这里,丽丝紧张的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傅凉笙,“傅总,你别听她胡说……”

丽丝的故作的理直气壮在看到傅凉笙凌厉的视线,瞬间就怂了,她知道,傅凉笙最讨厌有人对他说谎……

顾浅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演戏,丽丝连忙解释,“傅总,我不是为了靠他上位,当初是他对我穷追不舍,我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哪有什么反抗他的能力……我只能答应,后来,后来我有能力了立刻和他一刀两断了,我们从半年前开始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您相信我吗傅总……”

边说着,丽丝露出一个伤心欲绝的表情,好像是等待傅凉笙解救的失足少女一般,看的顾浅险些要给她娴熟的演技叫好,这么好的演技,不当演员只当模特真是浪费了。

傅凉笙静默片刻,点了点头,眼底神色不明,这一个浅浅的点头,差点让丽丝激动的蹦了起来,她只怕傅凉笙嫌弃自己和那个老男人虚与委蛇过,只要傅凉笙不介意,她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傅总,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相信我的……”

顾浅实在看不下去丽丝这副绿茶婊的面孔,何况这要是让她轻轻松松过关,她不是白费力气了?

“不联系?一周前在白夜酒吧我可是亲眼看见丽丝小姐搂着陈总的胳膊,亲密的称他‘亲爱的’莫非是我听错了?”

丽丝脸色一白,急忙道,“你少污蔑我!你有证据吗!”

顾浅无奈的叹了口气,状似惋惜的摇了摇头,丽丝本就在试探,见她的样子更是肯定了顾浅没有证据,理直气壮地瞪着她,“我告诉你,你这样没有证据凭空污蔑,我是可以告你破坏名誉的!”

反正找到陈总那里,也会给她保密,如果她真的做了傅家大少奶奶,对那个老色鬼的生意可是一大助力,他没理由供出她!

想到这里,丽丝只差笑出声来,伸手指着顾浅的脸,“知道怕了,你现在就立刻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顾浅笑了声,“我还没说完呢,那天晚上我是陪傅总去谈生意的……”

丽丝闻言,手就那么直直的僵在那里,所以说,傅总都看见了,看见她和陈总一起搂抱,还进了——酒店!

那么之后的事情,傅总又知道了多少?

丽丝后怕的咽了咽口水,紧张的看着傅凉笙,“傅总,您听我解释,那晚我去见他只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您知道,我们老板跟他一直有合作,知道我和他认识,才让我去的,后来,后来我们各回各家了……”

看着丽丝目光闪烁的模样,顾浅勾了勾唇角,插嘴道,“后来你们可没有各回各家吧!”

“后来他要我去他房间取了个合同,后来我就走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丽丝的慌乱甚至疯狂的语气和顾浅一脸淡然甚至的带着一丝得意的小表情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傅凉笙脸上没有波澜,心底不由得小小的惊讶。

他印象里的顾浅,虽然有点小调皮,但十分乖顺,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咄咄逼人的一面,把丽丝逼到这个程度还能幸灾乐祸的看热闹,他的小妻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只是,他那晚忙着在楼上谈合同,压根没有注意到丽丝,何况,丽丝在她眼里,还不配得到他的注意。

果然,顾浅满意的摊了摊手,面带笑意的看着丽丝,“我只是想说,傅总一直在楼上谈合同,什么都没看见,我是下楼买单的时候见您陪陈总喝了一杯酒而已,您想多了。”

此话一出,丽丝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愣在那里,傅总根本什么都没看见,是她心虚解释,把一切都交代了,这个顾浅,居然给她下套!

“你,你这个贱人,居然在傅总面前胡说八道!”

丽丝气的脸上的浓妆都有些变形,声音也气到发抖,对方却不为所动,顾浅收了笑意,一脸坦然的看着丽丝,一副我就是算计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简直是在打脸丽丝的智商。

傅凉笙见了这样一副好戏,不经意的勾起了唇角,不愧是他傅凉笙的妻子,够腹黑!

“该让傅总听到的,傅总都已经知道了,丽丝小姐,您觉得您在这还能呆得下去吗?”

顾浅这话一落,丽丝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再一次欺骗了傅凉笙,而他,一向是最讨厌别人骗他!

“傅总……”

正准备勾着傅凉笙胳膊的手,被男人轻轻挥手扫开,她的味道真的难闻,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丽丝的脸算是丢尽了,可对着傅凉笙,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朝他发脾气,丽丝将怒火对准了害自己到这个境地的顾浅,都是这个贱人,“都怪你,这个贱人!”

丽丝飞快的扬起手臂,一个巴掌就往顾浅的脸上挥,顾浅似是没反应过来,来不及躲闪干脆闭上了眼睛,然而预期的巴掌并没有落下,优雅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滚!”

顾浅抬头看向一手拦住丽丝巴掌的傅凉笙,男人一手拦着丽丝的手腕,一手挡扶着她的肩膀将她纳在怀里,完全呈保护额姿势,现在的景象,还真像丈夫再护住妻子。

顾浅心中腾起一股怪异的感觉,眼底闪过一丝唏嘘。

她就是看透了傅凉笙诚心算计她,故意为难她,把丽丝这个麻烦精甩给她收拾,所以顾浅之前刻意激怒丽丝就是为了逼她动手,只要傅凉笙出手,就是在丽丝面前表明了立场,以后丽丝也不敢再来找她的麻烦,如果傅凉笙不出手,那……她就只有承认自己眼瞎了!

幸好,傅凉笙没让她失望。

傅凉笙的眼底是显而易见的怒火,是他给了这个女人胆子?连他傅凉笙的人都敢动?

丽丝脸气的通红,手腕被男人力度不小的握着,全身一阵发抖,闻言,大眼睛里立刻需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的望着傅凉笙,似乎想要借此勾起他的同情,“傅总,你都看见了,都是她故意害我,我是实在气不过才动手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顾浅火上浇油的嗤笑,“呦,丽丝小姐,男人可以乱上,话可不能乱说,我害你?难道是我把你送上陈总的床?是我让你陪酒陪到肌肤相贴的?”

丽丝的手早已经抽了回去,红着眼眶揉着发红的手腕,傅凉笙根本没有用力,她只是想借此激发男人的怜香惜玉之情,但据顾浅所知,傅凉笙一向没有同情心,何况是给这样一个谎话连篇行为不检的女人。

傅凉笙闻言脸色骤冷,什么叫男人可以乱上?他的小妻子每天脑子里想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还上过几个男人?

丽丝不甘心的抬头望傅凉笙,却发现傅凉笙正低头盯着顾浅的眼睛看,眼神带着嗔责,却不见怒火,那表情就像是在——吃醋?

她有没有看错?傅凉笙这样的男人,居然也会如此宠溺的看着一个女人,难道,傅凉笙跟顾浅,真的有奸情?得知这个秘密,丽丝整个人都不淡定了,连手腕也顾不上揉了,立马上前要将两人拉开,碰到顾浅的一瞬间,就扑了个空。

傅凉笙下意识将顾浅护在了怀里,将顾浅的头藏在他胳膊下的胸膛里,那动作生怕丽丝在对顾浅做什么。

女人费力的将头发从傅东城的胳膊下扯出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责怪他反应过激了。

看到傅凉笙脸上柔和的光,丽丝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和顾浅的差距,也突然明白了今天傅凉笙的反常,从前两人见面,他的怀抱,从来不会给她……今天,不过是为了给顾浅看的!

丽丝还沉浸在美梦破裂的痛苦之中,傅凉笙已经将顾浅紧紧得搂在了怀里,冷声,“我说的话,你听不见?”

傅凉笙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波澜,但落在丽丝的耳边却变了味道,直直冷到了骨子里,惹怒傅凉笙的下场,她承受不起……

“我这就走!”

说罢,丽丝不敢迟疑,慌忙往外走,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傅凉笙对着干,整个海市,没人敢!

可自己今天的狼狈,完全都是拜顾浅那个贱人所赐,让她在傅凉笙面前丢脸,让傅凉笙厌恶自己,甚至对自己动怒,都是因为顾浅那个贱人,丽丝眼底带着猩红的怒火,她不会放过她的!

顾浅这么嚣张不过是仗着傅凉笙还愿意要她,等有一天她也被傅凉笙扫地出门,她一定要把今天的耻辱尽数归还给顾浅那个贱人!

相关文章:

抱定金主:爹地快来娶妈咪免费在线结局阅读完本

小说《谋爱成瘾:总裁的亿万新娘》全文在线阅读(原文)

男女舌吻视频 男女强吻摸下面掀裙孑

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再深一点好不好宝贝h

林晓蜜湿哒哒黏糊糊_帮男人口多久后坐上去动比较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