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仁医完整版,绝代仁医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2021-08-25 21:16 · 新商盟

王阳天身份显赫,医院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检查,半个小时后,检查结果出来了。

情况跟林怀仁说的一模一样。

“情况怎么样?”混混着急的问道。

“这个,从检查的情况来说,王少爷肺叶里插了肋骨,脑内有些淤血,腿部……”胡三凤拿着检查单,颤颤惊惊的念着。

混混一听恼了,伸手抢过化验单:“我不要听那小子说过的事情,快点给我治疗!”

被混混凶神恶煞的一顿吼,胡三凤脸色都白了,她只是泌尿科的医生,医术还不好,骨折都治不了,更别说肺部和脑颅了,一个不小心,王阳天不是瘸子就是死亡,这种级别的手术,他怎么敢做啊!

就算是全市知名的高老来了,都没十足的把握啊!

胡三凤不敢把话说死:“王少爷的情况很复杂,在我们医院做手术的话,成功率不是很高,我的建议是立马转院!”

混混几乎要抓狂了,一把抓住胡三凤的领子,将她推在墙边,红着眼睛吼道:“你特么给老子开什么玩笑,这不就是灵秀市最好的医院,还让我转到哪里去!”

“燕京……”胡三凤硬着头皮说道。

“你想死是不是?!”混混一巴掌扇在胡三凤的脸上,就算不是医生,他也能看出来,以王阳天的伤势,根本撑不到去燕京!

胡三凤浑身冷汗直冒,她真怕眼前这人会掏出一把刀,狠狠给她插上几刀,她战战兢兢的说:“我已经通知院里的专家还有院长了,等他们来了,应该有办法解决!”

混混的神情稍见缓和,一个不赞同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不行,病人等不了那么久。”

林怀仁一直观察着王阳天,银针封穴,只能暂时护住心脉,再拖下去,别说腿,连命都保不住。

胡三凤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她不敢吼那个混混,还不敢欺负一个实习生吗!更何况是被唐主任打压的实习生!

当即恨恨瞪一眼林怀仁娇嗔道:“你闭嘴,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那个混混忽然看了过来,本来,得知林怀仁的身份后,他恨不得把林怀仁杀了,但是刚才看检查结果,居然跟这小子说的一模一样!

林怀仁看一眼就知道王阳天的病情,难道他真的有本事?

混混眼中升起一股希冀:“这手术,你能做吗?”

“能。”林怀仁说的很淡定,仿佛这是一件没有难度的小事。

“有多大把握?”混混问。

“八成!”林怀仁说道。

胡三凤冷笑着插话,“你一个实习生,吹什么牛逼!王少爷的病情十分复杂,就算是德高望重的高老来了,恐怕也没有五成把握,你敢说有八成把握?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你们不相信的话,那就算了。”林怀仁耸耸肩。

话音刚落,病床上的王阳天忽然一阵抽搐,翻着白眼,嘴里大口大口的吐起血来,仪器滴滴的响着,各项体征指数都在下降。

混混和胡三凤脸色一变,林怀仁不为所动,他早就料到会发生病变。

胡三凤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混混也很焦急,但是他也无能为力,最后看着心一横,指着林怀仁道:“行,你做!马上进行手术!”

虽然心里没底,但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王阳天死去,拼一把!

“不行!他只是一个实习生,没有医师执照的!没有主治医生的许可,更没有家属的手术同意书,他不能做这个手术!”

胡三凤不许让林怀仁做手术,万一出了什么事,她也难辞其咎啊!

混混一脚把胡三凤踢开,怒吼:“你给老子滚,他妈的让你做个手术,你叽叽歪歪的不敢做,你行你上,不行别哔哔!”

胡三凤一脸委屈,不敢再说什么。

林怀仁也不浪费时间,点了两个急诊科的护士,马上进行手术。

林怀仁换好手术服,看见两个吓得脸色惨白的女护士,不禁升起一股怜惜之情,低声安抚:“放心,这件事有什么后果都由我负责,你们不用担心。”

两个护士对望一眼,深吸一口气,迅速进入状态,将手术工具准备妥当。

“这针要拔掉吗?”一个护士指着王阳天腿上的银针问道。

林怀仁笑着摇头:“不能拔,要是拔了,这大少爷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两个护士十分好奇,这种情况下,林怀仁居然笑的出来?!

与此同时,陈院长带着一众专家匆忙赶来,唐主任赫然在列。

“情况怎么样?”陈院长焦急的问道。

“正在进行手术,但是……”

胡三凤一看唐吉德也来了,心里有了底气,刚刚受的委屈可得好好哭诉一场,只是还没来得及告状,另外一拨人也到了。

为首的是凯旋集团的女主人梅雪,打扮的雍容华贵。

她旁边紧挨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美女,肌肤胜雪,相貌绝佳,虽然年纪小,但是发育的极好,身材玲珑有致,让人一看就想入非非。

正是王阳天的姐姐,凯旋集团的天之骄女——王若琳!

母女俩得知王阳天出了事,第一时间带着保镖就冲到医院。

陈院长一见王家母女,立马上前安慰:“王夫人、王大小姐,请您们放心,我们这里是全市最好的医院,已经安排了专家进行手术,贵公子肯定会安然无恙,转危为安的!”

王若琳一向很疼爱王阳天,此刻红着眼睛,直愣愣的要往手术室冲,吓得一干医生立马把她拦下来。

唐吉德腆着一张脸说:“大小姐,王少爷正在里面做手术,不能被打扰,你先冷静一下!”

说着,唐吉德还不忘色眯眯的在王若琳身上盯上几眼,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白富美啊,搁在以前,他这种基层小干部,除了在捐赠会上能远远望一眼,哪能这么近距离观察?

啧,都能闻到人身上的香水味了,就是跟那些廉价货色不一样!

梅雪冷哼一声,视线落在手术室的大灯上:“给我儿子做手术的是哪位专家?”

她收到消息,得知王阳天出了严重的车祸,伤势很严重,必须是知名专家来救治。

“是谁?”陈院长扭头问胡三凤。

胡三凤都快哭了,急忙向唐吉德抛去求救的眼神,这要她怎么解释,现在给王少爷做手术的是林怀仁,一个连医师执照都没有的实习生!

“你说话啊!”唐主任狠狠瞪着胡三凤,这女人的床上功夫不错,怎么说个话结结巴巴的!

胡三凤哭丧着脸:“是林怀仁……”

这话一出,唐吉德立马懵逼了。

“林怀仁是哪位专家?哪个科室的?”陈院长问道,他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唐主任的脸色很难看,真想当场掐死胡三凤,眼下只能硬着头皮道:“林怀仁,是个实习生,负责在中药房抓药的……”

“什么!”王若琳尖叫起来,梅雪更是惨叫一声,向唐吉德扑过去,猩红的指甲将唐主任狠狠抓住:“你们居然让一个抓药的实习生给我儿子动手术?你们都不想活了是吗?”

手术室门口,气氛极度沉闷。

“陈院长,我弟弟要是出了任何问题,别怪我们王家翻脸不认人!”

王若琳怒火中烧,这医院的医生哪一个不是靠她们家的资金养着,她弟弟受伤,本来就很痛心,这医院居然安排一个实习医生来做手术,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梅雪直接暴走,拽着唐主任就是一顿扑打撕挠,那可是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儿子啊!怎么能交到一个实习生手里!

要是王阳天有个三长两短,她要这家医院的人全都给她儿子陪葬!

“高老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接着便看见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走了过来,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但是身体很硬朗,龙行虎步来到众人面前。

老者是全市知名的外科专家,更是灵秀市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不过一年前就退休了,陈院长为求稳妥,不惜连夜将他老人家请了出来。

“检查结果呢?”救人如救火,高老甚至没打招呼,直接询问情况。

胡三凤忙不迭连把检查单化验单双手奉上。

大大小小的化验单,以及各种CT图,X光照片,高老越看,脸色越发凝重。

陈院长等人看了,更是捏了把汗。

“高老……”陈院长期待的喊了一声,希望高老能妙手回春。

却不料,高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王公子的病情很严重,即便让我做手术,成功率不会超过三成……”

他转头看着手术室,刚才听说有个小伙子在里面给王阳天做手术,恐怕要出事啊。

哎,能补救多少就补救多少吧!

高老吩咐道:“马上停止手术,换我来主刀!”

陈院长立即命人去打开手术室的门,将林怀仁抓出来。

正想破门而入,手术室的灯却灭了,大门打开,林怀仁走了出来,身后,两个护士推着病人出来,准备转移至监护病房。

所有人都盯着林怀仁,一致认为:这个年轻人死定了!

林怀仁一边走一边说道:“手术成功了,但是后续要注意疗养。”

林怀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是他获得传承后进行的第一台手术,效率惊人,保住了王阳天的性命和双腿,总的来说十分成功!就是费了不少心神,有点累乏。

王若琳冲了上来,哭喊着扑倒在病床上,见王阳天没有苏醒的迹象,她狠厉的看着林怀仁,“你就是那个实习生?你把我弟弟怎么了!”

林怀仁惊诧于王若琳的美貌,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解释道:“病人已经脱离危险,等会儿麻醉的药效一过就会醒来,只是他腿上的银针千万不要取下来。”

“最好是这样!否则就准备用你的贱命来偿还吧!”梅雪也走了过来,像个泼妇一样,冲林怀仁尖叫,接着看向陈院长,“我不希望在医院再看见他,把他开除掉!后续的治疗让高老来进行!”

说完,母女俩跟在护士后面,将王阳天推向监护病房,高老也快步跟上。

林怀仁眼神骤冷,这俩人简直无理取闹,明明是自己救了王阳天,她们居然恩将仇报?!

唐吉德一看,知道表现的时候到了,本来还想慢慢收拾林怀仁,这下可好,直接除掉了!

“林怀仁,我让你在中药房静思悔过,你竟敢擅自给病人动手术,实在胆大包天!万一出了什么后果,谁来负这个责任,你毁了自己不要紧,难道想让整个医院都陪你玩完吗?”

林怀仁心下一咯噔,在这么多专家主任面前,他一个小小实习生说话的分量,怎么能比的过一个主任医师呢?更别说梅雪也对他充满敌意。

这个医院,怕是留不下去了!

但是,他要光明正大的走,而不是被人扣黑锅!

林怀仁心一横,义正言辞道:“医者当怀慈悲之心,病人情况紧急,如果不及时手术的话,现在恐怕死了!事急从权,我虽然违背了规定,却对的起天地良心!”

“胡说八道!王公子福大命大!你找这么多理由跟借口,就是不知悔改!从现在开始,你不用留在医院实习了!实习证明也别想拿到!”

陈院长心里憋着火,又听林怀仁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就在他面前谈什么医德,谈什么事急从权,把他堂堂一个院长置于何地!

林怀仁冷冷一笑,将实习生的牌子取下,重重摔在地上:“这件事我做的问心无愧,不像你们一个个是惟利是图的小人!老子今天把话撂这儿了,不是你们开除老子,是老子不稀罕在这个龌龊肮脏的地方待下去!以后你们就算用八抬大轿请我,老子也不回来!”

说完,林怀仁头也不回的离去。

“你!”陈院长气的浑身哆嗦,唐吉德立马在一旁,轻声安抚百般讨好,随即给陈院长上眼药,斩草要除根,才能以绝后患!

监护病房内,高老看着各种仪器上稳定的体征指数,病人呼吸顺畅,双肺无杂音,肺部创伤处理的很好,撕裂的大腿也缝合得十分完美,只是大腿根部品字形的三支银针,他不明白有何作用。

想到一个没有医师执照的实习生,能有这样的手术功底,高老不由大为赞赏,若好好培养,将来必定是一代名医啊!

“高老,我弟弟情况怎么样?”

王若琳见高老围着病床转了又转,弟弟却还没醒过来,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

高老眸色一凝,颇为欣赏的说:“手术很成功,那小子处理得很不错,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腿的情况,要等病人醒来才能确定。”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儿子可能会瘸了?”

梅雪一听,立马又惊叫起来:“我每年花那么多钱,就养了你们一群废物吗?要是我儿子不能站着走,你们谁都别想站着走出去!”

王阳天大腿动脉的撕裂伤很严重,说难听些,要是换别人来做手术,十有八九就是截肢,高老也不知道那实习生用了什么本领保住了这双腿,结果非但没有得到一点谢意,反而是各种尖酸刻薄的攻击。

作为医生,高老感同身受,他脸色骤变,闷哼一声:“老头子我的确是废物一个,还劳烦你们另请高明,我不伺候了!”

说完,拂袖离去。

王若琳瑞虽然不乐意听高老说王阳天可能会留下残疾这种话,但是弟弟现在情况特殊,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没有高老在,让她如何安心!

“妈,现在最重要的是弟弟平安,你就先忍一口气,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些人!”

王若琳跟梅雪想的一样,要不是医院疏忽,让一个庸医给她弟弟动了手术,她弟弟怎么会落得有残疾的风险,千错万错都是那个该死的庸医的错!

仅仅是被赶出医院,简直是太便宜那个人了,赶明儿,她一定要那庸医在灵秀市待不下去!

梅雪更气,她唯一的宝贝儿子现在躺在床上,醒来还可能是个瘸子,这让她接受不了。

陈院长当即追了出去,高老要是走了,万一王阳天又出点什么状况,他负不起责任啊!

唐吉德贼眉鼠眼的凑到病床前,瞧了瞧伤情,没想到那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居然把病情稳定下来了!不过嘛,那小子已经被赶出医院了,他只需要使点手段,就能所有的功劳独吞!

这样一来,王家肯定会看重他,飞黄腾达不是梦,说不定大小姐见自己救了她弟弟,一时情难自禁,芳心暗许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阿!

唐吉德装模作样的咳两声,故意引起王若琳跟梅雪的注意,见两人把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唐吉德带着谄媚的笑说:“王夫人,大小姐,你们不要担心,王公子的情况很稳定,我们会仔细照料,肯定不会出现任何后遗症的。”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事实摆在眼前,却宁愿相信那些虚假的话来弥补内心的缺失。

王若琳脸色转喜:“那就麻烦主任多多照看了。”

唐吉德受宠若惊的说:“哪里的话,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旁边有贵宾休息室,两位要不先在旁边歇着?这边我们会24小时盯着,等王少爷醒过来,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王若琳虽然想守着弟弟,但是梅雪毕竟到了中年,又因为王阳天的事情难过伤心了半天,现在很是疲惫,王若琳一合计,点头同意了唐吉德的提议,搀扶着梅雪去了休息室。

唐吉德一回头,指着病人腿上的几根银针问:“这针谁扎的?医院没个章法的吗?快给我拔掉!简直就是胡闹!”

陪林怀仁做手术的小护士弱弱开口:“他说了,这银针不能拔,不然…。”

“他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走了个狗屎运,真当他是神医了?”唐吉德当场变了脸色,凶神恶煞的差点没把小姑凉吓哭。

唐吉德直接伸手拔掉银针:“他说不能拔,我偏偏要拔!免得你们一个个的都着了他的道!”

“诶……”

小护士来不及阻挡,唐吉德已经将针拔了出来,一脸嘚瑟。

小护士在手术室里见识过林怀仁的神通,潜意识认为林怀仁说不能碰,那就是不能碰,现在针被拔下来了,小护士索性跑的远远的,万一出了什么事,她不想背锅。

唐吉德随手把针丢在地上,不屑的嗤笑一声:“穷小子一个,还真拿自己当一回事儿了!”

只是,这得意还没享受多久,就发生了病变。

只见王阳天的腿上出现局部紫癜,小腿更是出现大面积青紫,最开始的一滴滴血珠从缝合的伤口向外渗,而后竟然汇聚成一股一股的血液往外射!

唐吉德一下慌了神,傻傻的站着一动不动,设备上的生命体征开始急剧下降,发出刺耳的警告声。

陈院长好说歹说,才把高老从医院门口劝了回来,刚到病房门口,就见房间里乱做一锅粥,整个人都懵了。

刚才不是好好的么!

在一旁休息的王若琳跟梅雪听到动静,走出来一看,又是一顿呼天抢地,破口大骂。

唐吉德一见高老,立马像看见了救星一样:“高老,你快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老一走近,一眼就发现王阳天腿上的银针不见了,厉声喝道:“谁把病人腿上的针拔掉了!”

唐吉德吓傻了,结结巴巴的说:“我……以为那针没什么用!”

“井底之蛙!井底之蛙!你什么都不懂,就断定没用?这银针是来保住病人双腿的!你居然当儿戏,说拔就拔了!”

梅雪虽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但是他明白了一个意思,是唐吉德把他儿子害成这样的,恨不得把唐吉德抽筋扒皮!

他眼神一转,几个保镖立马将唐主任按在地上。

唐吉德也被吓懵了,嘴里念叨着:“我把针再给他扎上,扎上就没事了,就没事了!”

高老摇摇头:“中医针灸之道,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知道方才他扎的是哪几个穴位吗?用了几分力吗?”

病房内的医生都是面面相觑,他们学的都是西医,怎么可能知道中医这些东西!

“高老,现在该怎么办?”王若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必须想法子保住弟弟!只有她弟弟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梅雪一听这话,预感到儿子这是真的要当残疾人,心里承受不住,失去了方才的嚣张与蛮横,全靠身边的保镖扶着才勉强站立。

高老摇摇头:“我是没有这个本领的,不过刚刚被你们赶走的那个学生娃,他有这个本事,我看令公子这条命,多半只能仰仗他了。”

什么?高老都没有法子的事情,那个实习生能做到?

这无疑打了一干医生的脸,尤其是刚才把人赶出去的陈院长,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

“不可能!”

唐主任大呼一声,不可置信的望着高老,林怀仁要是这样回来了,这医院哪里还容得下他!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你算个什么狗东西,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把你挫骨扬灰!”梅雪一听到唐主任的声音,瞬间又爆炸了,不顾形象的扑向唐吉德,一巴掌一巴掌的往唐吉德脸上招呼!

相关文章:

许星辰邵怀明小说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

和幼儿园老师做:陌陌午夜上门服务骗局

男频爆火{极品医生彭峰}小说完本【柳秋月】

女村长的天才神医小说章节目录完整版

污到下面滴水的段子/拉拉手指进入后怎么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