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太粗进不去怎么办/小贱货与狗一起草我

2021-08-25 21:04 · 新商盟

早上在卫生室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曹梦珍她哥说什么给了五千彩礼,等我回去了直接就砸他一万,看他还拦不拦着我和他妹子搞对象。”

段飞将两沓钱放在两只手上颠来颠去的玩了半天,才想起金丝眼镜说还要告诉他一个消息,不禁好奇的问:“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个我最希望知道的消息,是什么消息?”

金丝眼镜喷出一股烟雾,缓缓说道:“段先生,在告诉你这个消息之前也许我们还可以谈点其他的事情,比如合作。”

“合作?合作什么?你是让我给别人看病?”虽然不知道面前的人要合作什么,不过段飞却清楚自己唯一能拿的出手也就是针灸了,没准这个金丝眼镜是看上了自己的针灸术,想合伙开个诊所什么的。

想到这里段飞不由得暗暗兴奋,要是能开个诊所,那肯定能赚大钱。但转念一想段飞又觉得有些不妥,自己虽然能治病救人但毕竟没有行医执照,没有那东西根本就开不了诊所。

而且他还想着进乡卫生院呢,那天当成那么多人说要进乡卫生院,要是进不去那孙老黑肯定得往死里笑话他,而且村里的人肯定也是一样,这样的话就没办法在村里待了。再说曹梦珍的事情还没解决呢,这顿打肯定不能白挨。

还有就是刘寡妇,才刚刚跟她做了那事,段飞对她十分不舍。

轻轻摇了摇头,段飞将脑袋中的想法都甩到一边,抬头看向金丝眼镜。“我想我不能跟你合作。”

金丝眼镜一愣,随口说道:“段先生,我还没说什么事呢您就拒绝了,难道就不想听听我要说的事情?”

段飞心里早就肯定了这个金丝眼镜是要跟自己合作开诊所,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别说了,我没兴趣。”

段飞的想法十分单纯,毕竟他只是个农村孩子,如果他仔细的想一下那肯定就不会认为人家会跟他合伙开诊所了。

从接他来这里的车和那几个穿黑衬衫的人都能看出这个金丝眼镜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像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跟他合作开什么诊所。

见段飞这般模样金丝眼镜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才说道:“好吧,既然段先生对合作没有兴趣那我也就不说了,不过我想我们该说另一件事情了,我这里有你想知道的消息。”

“到底是什么消息?”段飞的好奇心彻底的被金丝眼镜给勾了起来。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段飞就仿佛被电击一般,愣在了当场。

金丝眼镜的一句话让段飞彻底的兴奋不已。为什么呢?那是段飞的梦想,在段飞看来,这也算是修成正果的一条捷径。

那金丝眼镜说的是什么呢?

“段先生,最近乡卫生院正在招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呀!”

这句话的份量不亚于中了五百万彩票,让段飞的心一下子加速跳动起来。

眼镜瞪圆了,大吃一惊的样子跃然在脸上。哎呀!真是及时雨呀!难道说,他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还是说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想法。

“乡卫生院,谁不想进去,可是不是谁想进都能进去的,自古都是衙门口冲南开,有理没钱进不去。”

段飞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殊不知在金丝眼镜看来,这些都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可是段飞却不清楚为什么别人居然会了解自己的心思。

听到段飞的回答,金丝眼镜哈哈大笑起来。

“段先生,看得出你很想进去,对吗?”说完,金丝眼镜深深吸了一口雪茄。那烟雾向上飘散着,他微眯着眼,一副欲罢不能的样子。

段飞的心脏被子弹打中了一样,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但随即他眉头一皱,面现难色。他深知,如果进去卫生院,毕竟要跟他合作,这让他非常非常为难,也很矛盾,毕竟段飞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我很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进入乡卫生所,而且我进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我非常的好奇,请明说。”说完这些话,段飞低下头等待着金丝眼镜的回答。在段飞看来,去盯着一个男人的脸,不如静下心来去听。

金丝眼镜不紧不慢的走到段飞的身边,用宽大的手掌拍在了段飞的肩头上。

“王大贵是我的手下,他告诉我你有想进卫生院的想法,你只需要跟我合作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情,有我去操作,难道说你就不想听听我说的合作是什么吗?”金丝眼镜的话不紧不慢十分的到位,勾起了段飞的好奇心。

“那就请你直接说吧,我喜欢直接了断。”段飞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突然说出了这几句话。

“哈哈,爽快。需要的是你给病人看病的时候,留意他们的信息,男女都要,像失恋女人的,爱慕虚荣的,各个领导的,或者是各个大哥级别的,或者是老板的,只要有资料,就告诉我。你的报酬将会很多,最起码比你今天拿的多的多。”

金丝眼镜的话说完,依然笑吟吟的看着段飞,等待着着段飞的回答。

而段飞呢,被金丝眼镜的话吓了一跳,这不是涉及别人的隐私吗?这可是丧良心的事情呀!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做呢?他不会是…..

段飞越想越怕,可是怎么回答呢,如果说错了一句话,外边那帮人会放过自己吗?哎呀!这该怎么办?

金丝眼镜挑了挑眉,看着段飞笑道:“段先生,进卫生院机会难得呀,至于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都没有关系,今天你救了我,我得感谢你。来人!”

金丝眼镜朝外面喊了一声。门立刻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段飞心中暗想不好,自己要出事。

“什么事情?老板。”一个西服笔挺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去找两个姑娘好好款待段先生,这是我的尊贵客人,要挑最好的。”

金丝眼镜的冷冷地吩咐着,那西装笔挺的年轻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后退了三步,转身出去了。

段飞心想,哎呀呀,看来自己要玩完了,这不让人下去准备了,干嘛还必须叫姑娘解决我,这个金丝眼镜都能干掉自己了。正当段飞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再一次开了,进来了两个妙龄女子。

好家伙,自上而下,三点式的穿着,雪白修长的大腿晶莹剔透,粉红色的三角裤,隐约能看见一点妙处,那高耸的山峰傲立两边,一条清晰的沟回儿显现眼前,那诱人的嘴唇,高高的鼻梁,清澈的眸子,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还没有走进,已经有扑鼻的香气向屋中四散开来。

段飞只觉得呼吸困难,下体膨胀,就像枪磨亮,弹上膛,随时发射,目标前方女子。

唉哟!这是什么?段飞,用手一摸,坏了,流血了。

正当段飞为自己尴尬的一刻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金丝眼镜却站起身来了。

“这位段先生,我的尊贵客人,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服侍他,我有事情,段先生,失陪了。”金丝眼镜说完,直接走出了房门。

“喂,老板,等等我。”段飞在后面赶上来。

咣当一声,门被死死的关住了。

“段先生,来嘛,我们姐妹陪你好好玩玩,一定让你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就是呀,来嘛!”

说完,这两个女子直奔段飞而来。

段飞也是成年人,面对眼前的妖精,早已经按耐不住自己了,当下心里一横,豁出去了。答应不答应自己都得答应。

“等等,让我先验明正身一下,看看谁的身材好?”

段飞的话却把两个人弄愣了。

“验明什么呀!”其中一个说道。

“看看你的那个大,还是我的大?”说完,段飞剥掉上衣一下子就扑倒了一个。

“你干嘛这么猴急呀!走吧,先洗个鸳鸯浴吧!”说完,两个靓女领着段飞直奔浴池而去。

好家伙,真的气派,浴池都这么大,里面的水都是现成的,两个女人刚刚要进去。

“慢,我先给你们打个样子。”

段飞慢慢爬上了浴缸,用手扇了扇水汽,然后蹲下身,一只脚试探性的伸进去。

“哎哟!”段飞赶紧将脚收回。

紧接着再一次伸进去。

“啊!”

慢慢的再进去一点。

“我奥!”

最后,整个人噗通滑进了池子中。

“啊!啊!啊!舒服。”

段飞这也是第一次进高档池子吧!这个样子让两个陪侍女直接笑弯了腰。随后,这两个人一起进入了池子里。

三个人在池子中一阵嬉戏,看来门户即将打开了。

两个女人“啊,啊,喔,耶”的声音更加刺激了段飞。

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皮肤亮泽,而且干净,这对于段飞来说,简直就是大餐。

段飞顿觉一阵全身酥软,原来他已经泄了,征服的感觉让段飞非常爽。

“哎呀!怎么这么快呀,我还没有爽呢?”其中一个靓女说道。

“我们去床上玩群英荟萃吧!”

“好呀好呀!”

在两个美女的陪伴之下,段飞到了床上。

“来,我帮你把那玩意叫起来。”说完,就开始逗弄段飞。

很快段飞再一次苏醒了,而且不比上一次差。

翻身上马,一阵翻云覆雨,身下的妖精大叫不止,这让段飞更加兴奋。

“唉哟,哥哥,你好威猛,妹妹好想要。”

“不行,我还没有跟哥哥舒服哦,哥哥,快点用力,我受不了了,快点,啊,啊。啊”在一阵的娇喘声之中,段飞加速了。

如同火车提速,又似飞机上升。

约四十分钟过去了,终于雨过天晴。

段飞躺在了床上,两个女人紧紧的抱住段飞不肯放开,手也不闲着,在摸段飞的下面。

“哥哥,这就是别人说的犊子吧!”其中一个说道。

“对。”

“那我们这算不算是扯犊子呢?”另外一个说道。

“对对对,扯犊子,就是这么来的。不过,你们也特别的无敌,我喜欢你们。”

“为什么呀?我们那里无敌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人至贱则无敌嘛!”

“你怎么骂人呀!”其中一个很生气的样子。

“贱人嘛,大概就是这么来的。”段飞一脸坏笑的说道。

“好呀,你敢戏弄我们姐妹,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说完,这两个人又开始了跟段飞的猛攻。

段飞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好像所有的虫子在这里全部涌上来了,所有的事情全部抛在了脑后。

或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中,三个人居然都睡着了。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段飞也发现身边的美女早已经无影无踪。

钱,钱,钱呢?段飞急忙找自己的钱,还好,钱依然在。哈哈,段飞,抱着钱,会心的笑了。

正在高兴的时候,门敲响了。

段飞醒来后还在回味着和两个妩媚女人这一夜的床上快活,意犹未尽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不由楞了会儿,开门见门口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自己治好病的金丝眼镜。

“段先生,昨天她们的服务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吧?”金丝眼镜显得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递给了段飞一支雪茄烟,还替他点了火。

“还不错,你看,我这一来都一天了,也该回去了吧,谢谢你的款待。”段飞想到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最好与他保持一点距离要好一些。

“段先生何必这样着急呢?不如先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合作的事情,我想你未必不敢兴趣的。”金丝眼镜吐出一阵烟雾,一双眼睛从眼镜后面打量着段飞,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样,显得冷静而且睿智。

“那个,啥,我村里还有事呢,卫生所还等着我去守着,要给村民看看病啥的,你对我的款待已经够周到了。”段飞心里有点发虚,这人搞不好是什么黑社会的人物,要是真跟他合作起来,会不会触犯了法律呢。

见他要走,金丝眼镜似乎也没有强行留下来的意思,他说的有些轻描淡写,“段先生想做什么,我不会勉强,只是有件事,说不定你会有兴趣的,当然,除了去乡卫生院,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要告诉你,这跟你的父亲有关。”

听到父亲两个字,段飞心里是咯噔一下,再也顾不上装模作样了,赶紧回头问道:“你说什么?我父亲?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

金丝眼镜抚了抚他的眼镜,倒是不紧不慢,指着沙发说道:“段先生先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坐下来讲,凡事都要冷静,才能够看的全面,不是吗?”

看到他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段飞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激动了点,他连忙坐下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又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这事还得从很久前说起,不过,我所知道的有限,能够告诉你的就更加的有限了。”金丝眼镜将烟灰弹在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不紧不慢的说道。

段飞倒是很着急,暗想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爹的事情,难不成跟他有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能跟他拼命了,他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依然着急的看着他,心想你倒是赶快说呀,不是你的爹,你当然不着急。

“这事是去年发生的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你父亲出去会诊,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被这个人报复了,关进了大牢里。”金丝眼镜说道。

“那你知道我爹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一直都在打听着这个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麻烦你告诉我。”段飞的情绪相当的激动。

金丝眼镜摇摇头,又打量了段飞一番,说道:“段先生,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你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告诉我你的想法和打算?”

“我会跟他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救出我的爹,我从小就是我爹一手拉扯大,一把屎一把尿的,现在他不见了,成了我的心病,我要是不救他出来我还是人吗?”段飞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更加的激动了。

好像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金丝眼镜啧啧嘴,又是摇头,“不是我不肯告诉你,你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实力和那个人对抗,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你?当然是有钱有势了,你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有钱的,也是最有势力的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说的明白些吗?”段飞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金丝眼镜。

金丝眼镜苦笑了一下,斜靠在沙发上,“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个人比我还要厉害好多倍,他的人脉,势力,金钱和地位,都远远的在我之上,真的比较起来,我只不过算是一个虾兵蟹将,而他却是一个龙王,你认为你又算是什么?”

听完这番话,段飞呆了好半天,原来这个人这么厉害,可是老爹是怎么得罪了这样的人呢,眼前的这个金丝眼镜已经够狠了,那个人又是到了什么地步了,真的是无法想象了,他暂时的冷静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狠狠的拨了几口烟,顿时烟雾弥漫了他的眼睛,眼前变的迷茫起来了。

金丝眼镜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段先生,你也不用这样的沮丧嘛,俗话说,欺老不欺少,你父亲老了,而你还是年轻的,虽然你现在什么都不算,但是你有时间,有斗志,有一天会成功的,我看好你。”

段飞的眼神变的复杂起来,好像浑身的斗志都被点燃了一样,为了救出父亲,要他做什么都愿意,他点点头,将烟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我想我明白了,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我会努力奋斗的。”

金丝眼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来,递给他。

“鄙人叫金不换,这是联系方式,你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血气方刚,我很看好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至于你父亲的事,我感到抱歉,有句话要送给你,就是做人要脚踏实地的,等你有一天足以跟那个人抗衡,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相关文章:

公主当着满朝大臣被,父亲的大龟征服了我

对面情侣每天早晚都要做|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翘臀后进15P 俄罗斯翘臀后进15P

做爱故事: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 色情男女日批照片

我喜欢几个男人一起上我,有多少女性接受吃精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