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告急:错嫁总裁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8-26 08:31 · 新商盟

从楚御承的公司出来后,林妤珊的电话恰好响了起来。

在看到熟悉的联系人后,她的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将手机关掉,可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

林妤珊无可奈何的接起了电话,“喂。”

“出来,我在XX等你!”电话那头是嘶哑中带着有些焦急的声音。

挂断了电话,林妤珊徘徊许久,最终还是往约定的地方前去。

空旷的公园广场,四周没有什么人,只有林妤珊有些焦躁的脚步声。

到达以后,她警惕着四周动静,带着防备不停看向四周。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林妤珊的面前。一看见林妤珊,林志明就像看见了救世主般的跑过去,苦苦哀求,“珊珊,求求你再帮我这一次,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求你再帮我这最后一次……”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个“最后一次”了。林妤珊冷笑,甩开了他的手,凌乱的风中她的身形有些凄楚,“从你要把我卖掉的那一刻起,我跟你就已经毫无关系了,你来找我,我也没钱!”

“不可能的……那个男人不是愿意帮你吗?他不是还让你在他们公司上班吗?你去找找他,他一定有钱!”林志明仍是不肯死心,被林妤珊甩开后,又回来重新拽住了她。

林妤珊忍无可忍,“够了!”双眼直勾勾盯着林志明,“你为什么会知道御承让我在他们家公司上班?你……跟踪我?”

林志明被她盯得有些心虚,双眼躲躲闪闪,“我这是作为爸爸,对女儿的关心!”

“爸爸?”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林妤珊有些癫狂的大笑起来,随后,双眼充上血丝,不明所以看着他,“你还是我的爸爸吗?你凭什么!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做过哪怕一件对得起我的事情!这些年每次来找我,哪一次不是来找我要钱!你说你是我的爸爸,你凭什么!”

“就凭是我生了你!”林志明此刻也被林妤珊一番话逼急,直接站起来大吼一哭,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林妤珊喉头哽咽,她紧紧咬着下唇,死死盯住林志明,目光像是能吃人一般。

林志明几步上前,一改之前苦苦哀求的态度,左手抓着林妤珊的衣领,将她提起来,恶狠狠道:“给我一百万,不然我就去找楚御承要,相信你的事他不会不管!”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林妤珊一字一顿,“我没有!”

“啪——”

又是清脆的一巴掌,林妤珊完好的左脸也立刻肿了起来。

林志明此刻异常激动,“必须给老子把钱拿出来,不然老子绝不会让你好过!”

不管林妤珊有没有同意,他将她一把摔在地上,“五天后,必须给我带足这么多钱,不然……”他诡异的笑了笑,面容阴森可怖,“后果你应该能猜到。记住,你是老子生的,既然老子有本事卖你第一回,自然有本事能卖你第二回!父债子偿,天经地义。”说完,哼着小曲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妤珊她两边的脸颊都微微红肿着,头发有些凌乱,指节死死扣住地面,渐渐泛白,下唇紧咬,身子在极力的隐忍下微微颤抖,她,究竟该怎么办?

为了不让楚御承发现端倪,林妤珊特意在外面买了两袋冰块,在脸上敷了许久,直到脸上不肿了,这才敢回去。

刚进门,就看到楚御承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在认真的观看。见林妤珊回来,放下手中的报纸,面色一喜,“妤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去了哪里?怎么看起来这么没精神。”

林妤珊低了低头,用头发将脸颊挡住,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没什么,就是一个人出去逛了一下,散散心,结果不知不觉就这么晚了。”

楚御承只是将她多看了两眼,并没发现什么异常,“那就好。你应该还没吃饭吧,来,我们吃饭。”

顺着楚御承手指的方向看去,餐厅里已经摆放好了一桌子的菜正在等着她,全是她爱吃的。

无言的感动蔓延在心中,林妤珊鼻尖有些酸酸的,她勉强维持住自己的嗓音不让它颤抖,一边往楼上跑,“你先吃吧,我去收拾一下就来。”

冲回房间,林妤珊迅速关上房门,将哪道关心的视线阻隔在了门外。背部紧紧贴着门,身子顺着房门缓缓滑下。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林妤珊终于哽咽出声,一点一点抽泣,无言的悲恸。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林妤珊的抽噎声才渐渐变小,目光从迷蒙变得坚定,她一定不会让林志明去打扰楚御承,这些……本来就应该是她来承担,不能再将楚御承牵扯进来了,她欠他的……已经够多了!

将自己重新好好整理了一番,出门,楚御承依旧坐在楼下等着她,桌子上的饭菜一点动过的痕迹都没有。

楚御承温和的眸子淡淡将她扫过,“好了吗?来吃饭吧。”

林妤珊抿着唇点点头,不敢说话。怕一说话,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吃饭期间,楚御承不断给林妤珊夹菜,一边为她介绍着这些菜名,而她则是埋着头一直吃,不时点一下头。

“妤珊。”

二人沉默了一阵后,楚御承突然出声叫她。

林妤珊拿着筷子的手一顿,闷闷的“嗯”了一声。

由于林妤珊是低着头,所以楚御承只能看着她的头顶。他认真的看着她,“我希望你以后如果遇到了什么事都可以先告诉我,而不是自己一个人抗。一个人会很累,两个人会轻松很多,我希望你能试着找我帮忙,那样我会很高兴的,你明白了吗?”

指节发白,林妤珊吸了吸鼻子,哪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堵住了。她不敢抬头去看那双比阳光还要温暖的双眼,胡乱咀嚼了两口,将嘴里包着的饭咽了下去,丢下一句“我吃饱了”逃也似的冲上了楼,留下一脸苦笑的楚御承。

“妤珊,你是身体不舒服吗?我看你都没有怎么吃东西。”不久之后,门外传来了楚御承的声音。

他一直都很关心她的一切。

林妤珊眼里本来已经止住的泪水在一起汹涌而出,她伸手抹了抹泪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点差别:“我已经吃饱了,你不用太担心我的。”

楚御承越是对她好,她一想到自己欠他的,心里的愧疚便越深。

门外沉默了好一会儿,如果不是没有听到步伐离开的声音,林妤珊怕是会以为楚御承已经离开了。

“既然这样……那我把吃的放在冰箱里,如果你饿了,就下来热一热。”他一直都这样对她无微不至,连关心都尽量不让她感到一点的负担。

林妤珊一笑,眼泪就疯狂的掉下来,她有些哽咽,不方便说更多的话。

门外的人却已经悄然离去了。

楚御承走到楼梯那边的时候还特意往回看了一眼,或许他的这些举动在林妤珊的眼里都是多余的吧。

他眼中难得落寞,眼眸微垂,掩下一切。

林妤珊算是第二天上班,但眼里却要比平日里还要肿了很多,她昨晚几乎没有睡着,一整晚的不踏实。

“林秘书今天看起来精神有些不佳。”

有人凑了过来,林妤珊一看,是之前就跟了楚御承很久的助理马柔夕。

她没到楚氏集团之前,楚御承的身边是没有秘书的,只有一整个助理团,一些料理他的生活,一些料理他的工作。

但楚御承的身边没有,不代表楚氏集团没有备着“秘书”这一个职位。在林妤珊之前,都是暂时又马柔夕代理楚御承的秘书一职的,这个林妤珊倒是有听楚御承说过。

如果林妤珊不来,马柔夕是最有可能当上总裁秘书的人了。

她思索几分间便已经有了计量,笑着说:“昨晚整理工作档案太久了,一时没注意就晚了。”

马柔夕听了,脸上便显现出几分轻蔑的意思,但她背脊微微弯着,下巴却有些抬高起来,姿态未免有些难看。

“总裁秘书的工作是有些多了,林秘书要是忙不过来了,随时都可以和我们助理团说一声,我们也是要为总裁分忧的。”说话间,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助理团的掌控者了一样。

林妤珊才刚来一天,什么工作都不熟悉,先由马柔夕管理助理团倒也算不得什么,只是马柔夕那恍若看透了什么的神色让她很不舒服。

“那也是,本来就是要助理团出力的事情。”

她眯着眼,在考量着什么。

马柔夕却没有瞧见,只觉得林妤珊眼下乌青,又满眼红肿,看起来就像是……

她不免嘲讽出口:“林秘书的职位可是相当重要,以后私人生活也该克制一点,要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问题了,那可就麻烦了。”

“私人生活”?

林妤珊眉头皱深了几分,马柔夕似乎特意加重了这个词,带着一种鄙夷和暧昧。

她昨天刚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议论她和楚御承的关系了,难不成整个楚氏集团的人都觉得她这个“秘书”来历不明?

“多谢马助理提醒了,那还要麻烦马助理,帮我通知一下助理团的各位,等会儿我要开个会。”

马柔夕愣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妤珊已经带着东西走进总裁办公室了。

“你怎么过来了?”

楚御承看到她,还有些惊讶。

林妤珊苦笑一声:“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我来上班的,这很奇怪吗?”

“我早上看你精神不是很好,不是给你留了字条,说了你今天可以不必过来的吗?”楚御承眉头微皱,很不满意林妤珊不听话。

林妤珊知道他关心自己的身体,但她没有那么简单就被击垮的。

她笑了笑,说:“我总不能才刚来你这儿上班,就开始请假吧?你总不是请我来当个花瓶的。”

楚御承只说:“最重要的还是你的身体。”

林妤珊心里咯噔一声,对楚御承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有些怀疑:“你或许……真的是把我当个花瓶的?”毕竟楚御承的团队很优秀,实在不需要画蛇添足再添一个秘书。

“没有,你别瞎想。”他的回答有些过于敷衍了,林妤珊心里有些不悦。

但想着楚御承帮了自己那么多,他既然说是没有,那她也不必过多计较。

“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的助理团,我想要抽出一些人来当秘书团,助理的工作就是管理你的日常生活,秘书管理你的行程,我觉得还是分开比较好一点。”

一来可以把马柔夕的恶意转移一下,二来人比较少了,她也好管理一些。

看楚御承的意思,应该不止是要她当一个普通的秘书。

“他们平日里就一直是分工工作的,没有必要刻意分开。”

楚御承起身拍了拍林妤珊的肩膀,安慰道:“你不必想太多了,这些事情你若不想管,也大可不必去管。”

“什么叫我如果不想管,也可以不用管?”林妤珊甩开他的手,皱着眉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你如果真的没有把我当成一个花瓶,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将她看作一个只能依赖别人生活的人,这样她在楚御承的眼里,和一条无用的米虫又有什么区别?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不说了。”楚御承也不知道林妤珊为什么生气,但他的温柔让他将一切应承下来。

林妤珊也知道她现在怕是改变不了楚御承想法的,也没有再说什么。

和助理团开会的时候,林妤珊就没有提要将助理团分裂成两个独立部门这件事了。

“接下来大家的工作直接向我报告就可以了。”她又看了一眼神色有些铁青的马柔夕,当做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说,“马助理等会儿把所有资料都整理一下,交给我吧。”

她处理完这些之后就回到自己的专属办公室里了。

手机收到一条最新的短信:还有四天……

林妤珊几乎是脸色一白,拿起手机死死地盯着手机上的字样,没有来电备注,这个号码林妤珊却再熟悉不过了。

她躲避不及地将手机狠狠地甩了出去。

她没有忘,那个梦从昨天晚上一直缠着她缠到现在,而且……那不是梦,那是真的。

她苦笑着又将手机捡了回来,手机被摔得裂了一道缝,看起来破旧不堪,但却还没有彻底坏掉。

一想到林志明的威胁,林妤珊就恨不得回到自己母亲的怀里,在出生前就胎死腹中,从未来过才好。

现在有父亲的她和没有父亲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至少那些没有父亲的人,不会用一个父亲的身份试图把他的女儿转卖出去。

为了钱……钱是王八蛋!

扣扣——门响了两声,林妤珊赶紧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喊了一声:“进来。”

门口的人这才推门而入,马柔夕有些谄媚地看着她:“林秘书,资料都已经汇总好了。”

“放桌子上吧。”她随意地指了一下。

马柔夕见林妤珊的眼神根本就没有放在她的身上,她也收起了那令人作呕的姿态,左右仔细打量了一下,慢悠悠地将资料放在桌子上,这秘书室的装饰好得让人心生嫉妒。

她将东西放好后,收敛了脸上肆意打量的神色,低眉顺眼地凑到林妤珊的旁边,说:“林秘书,我记得总裁今天上午十点,要去城外工地上看的,这都快十点了,秘书您不跟着去吗?”

林妤珊瞥了她一眼,心里有些好笑:“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她刻意停顿了几秒,再去看马柔夕神色的时候,便瞧见几分窃喜。

马柔夕多半是早就知道楚御承的行程了,特意在这个时间来告诉她,不是为了邀功,而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告诉她“你记错时间了”,“你闯祸了”。

如果林妤珊之前没有瞧见过这样的嘴脸,怕是就要被蒙骗过去了。

她嘴角微扯,说:“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御……总裁取消了。”

她眼角余光小心观察马柔夕的神色,瞧她竟然露出些许惊诧来,慌乱地离开了秘书室。

林妤珊只觉得有些荒唐,之前楚御承还要她有什么问题就问一下助理团的人,现在看来,就算她有心问,怕那些人也没心答。

她将那些资料收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就走去总裁办公室了。

楚御承虽然是取消了刚才的行程,但却安排了另外一个行程。

上次在慈善晚会上,楚御承见到的一位娱乐公司的老总,这位老总之前还真的和楚御承没有半点交集。

楚御承手上刚承接过来的那块地要建造一个娱乐城,这位老总便想着要插一脚,从里面获取一些利益。

楚氏集团在娱乐行业才刚刚起步,要是这位老总肯出手帮上一把当然是好的,唯一让楚御承有所犹豫的就是,这位老总姓黑。

本市提起“黑”这个姓氏就足以让人闻之胆寒,早在五十年前,这个家族还是市里唯一一家独大的黑道,只是渐渐地国家打黄扫黑的力度加大,黑家就顺势开了一家娱乐公司,把钱渐渐给洗白了。

林妤珊一开始还不知道这其中典故,是她想要跟过来的时候,楚御承拒绝了,在她的再三追问之下,楚御承才开口说明这次是要和黑家合作。

“你记住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尽量低调。”楚御承再三提醒林妤珊,两个人倒像是身份转换了一样,让林妤珊有些哭笑不得。

“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她信誓旦旦地说道。

黑老总和林妤珊想象中的样子没有多大出入,带着一堆金首饰,看起来富贵得有些土气,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模样嚣张至极。

看到楚御承来,也只是把腿放下来,坐在沙发上就跟楚御承握手。

“黑总,许久未见,精神又好些了。”

“楚总客气了,先坐下吧。”他随手一指,就让楚御承坐在他对面。

他的眼神有些不明深意地落在林妤珊的身上,让林妤珊有些不舒服,她往楚御承的身后躲了躲。

黑总吹了一声口哨,道:“怎么几日不见,楚总身边换了个小助理了?”

不是说这两位未曾见过面吗?黑总怎么会知道楚御承身边换了人了?

“这是我的秘书,看来黑总的功夫下得不够到位啊。”

楚御承意有所指的话溢出来,林妤珊便知道是哪里不对了,难不成是这个姓黑的提前调查过楚御承?

黑总也不掩饰,但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了:“那我回去可要好好教训那些小子。”

看起来就像是要用自己曾经的那股子痞气压楚御承一头似的。

“黑总,我等会儿还有个会,我们还是长话短说吧。”

这是林妤珊第一次见楚御承谈合作的样子,虽然端着温柔和善的笑,但笑意却未及眼底,即便眯着眼,也能够察觉出从中透出的寒光,让人心生寒颤。

“楚总是个爽快人。”黑总也不想和楚御承多聊些没用的东西,哈哈大笑便说,“你这娱乐城才刚开工吧?我投四个亿下去,到时候盈利五五分如何?”

他自以为大气,林妤珊却暗自抽了一口气。

虽然说四个亿在投资中算是大的手笔了,可这个黑总张口就要娱乐城一半的分成,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到时候娱乐城真的出了盈利了,恐怕一年一分里都不止一个亿,他黑家人竟然开口就要五分!

连林妤珊都看得出来端倪,楚御承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

“黑总这玩笑开得有些意思,如果我真的按着您开的价格卖了,市里有的是要和我合作的公司。”

“笑话,我黑家要的东西,谁敢抢?”他一把拍在茶几上,姿态已经是气势汹汹了。

可这分明就是明着在警告楚御承:我就是在威胁你了,你最好乖乖听话。

林妤珊气不过,上前一步:“黑总想要仗势欺人,也该挑好对象!”

相关文章:

做完了埋在体内不出来的文&男朋友想睡你怎么办

每次做完都要换床单;给女朋友口的技术图解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

【电子版】—《致曾经的我们》—小说章节篇章

婚途陌路:总裁不爱请离开(宁溪and郁时年)小说已完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