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强少在都市免费完本,巅峰强少在都市在线免费TXT

2021-08-26 09:40 · 新商盟

红日西垂,江面在落日的照射下,如血般鲜红。

一名垂暮老者,一袭黑色中山装,浑浊的眸中,乍现出两缕精芒,眼睛一直都盯着江面。

恰在此刻,他手中所握着的鱼竿,微微一沉。

不同于常的沉重感,让老人不由内心一动,鱼线收紧,一道人影却突然在江面之上浮现。

“有人!”

老人内心一沉,随即猝然将手中鱼竿收紧,一只手已然顺着鱼线,抓向了这水中出现的人影的脖子。

老人身份不俗,年轻时也是一个狠角色,虽然如今已经垂垂老矣,但手上功夫却依旧没落下。

如今这一招擒拿手使出来,依旧可以控鹤擒龙,那只手不见丝毫颤抖,可谓是老而弥坚。

只是,老人如此竭尽全力,凶猛至极的一击,竟是抓空了。

只见那一道身影被鱼线所缠绕,在老者手中的鱼竿爆发力量刹那,便像是被装了一个推进器一样,在水中竟是半直立起了身子,猛然一踩水面,身形已然跃到了岸上。

微微的脚步落地声,让老人瞳孔猛缩,那苍老的脸也瞬间煞白。

“小子,你选择如此诡异的方式出现,定是想要刺杀我吧,但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份能耐?”

感受到目光淡漠之极,老人内心当即发出警兆,枯瘦但富有力量的身子陡然一颤,一只干枯的手凝聚成爪,口中发出一声厉啸,直探向这人影的胸膛。

“杀你,还需隐藏?”

闻听这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老人口中一颤莫名的慌乱。

恰恰在这个时候,那道黑影挥起了拳头,撩绕在周遭的水珠,这一瞬间突然静止。

而那一道拳影更是快若闪电,在老人惊骇的注视之下,直直的砸在了他枯瘦的手掌中。

啪!

二者相触之处,竟是发出一声爆响。

老人当即嘴角抽搐,只感觉自己的鹰爪像是撞上了一块铁板上,此刻就连骨节都在颤抖,痛入心扉。

这让其当即飞速后退,几步之后收不住势,一个趔趄已是坐在了地上。

望着此刻完全肿胀的右手,老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随即骇然的抬头看向那道黑影,喉结不住的蠕动着。

“你是谁?你究竟是人是鬼!”

黑影头颅微垂,缓缓抬头,此刻他略长的发湿漉漉的,掩盖住半张侧脸,只有那一双如同星辰般的眸子,极为的让人刻骨铭心。

“现在问这个问题,你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云飞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望向老者,嘴角微勾,继续道。

“我自然是人,而且还是一个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如今撇弃生死,重回人世的人!”

老人微微一愣,浑浊的双眼眨了眨,望向云飞扬的目光,有些疑虑。

他挣扎自地面上坐起,皱眉道。“你不是潜伏在水中,想要杀我的吗?难道是我误会了!”

云飞扬瞥了一眼老人,随即微微摇头,转而向着公路走去。

望到云飞扬如此做派,老人顿舒了一口气。

不过刹那间,有些浑浊的双眼却闪过一道精光。

“小兄弟请止步!”

老人从地上坐起,有些急躁的开口。

云飞扬眉头一皱,微微偏过头来。

“老人家,我如今麻烦缠身,你若是再做纠缠,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云飞扬冷淡的话语,让老人脸上的笑容当即一僵。

“这位小兄弟,我并无恶意,只是见你如此年纪,便具备这么高的修为,这着实罕见,若不嫌弃的话,可否与我入府一叙!”

老人上前了一步,脸上带着自以为和蔼的笑,眼底有一分高傲的道。

望见老者的神态,云飞扬嗤笑一声。

“不必了,我并没有寄人篱下的打算,我看你身手不凡,应该不是常人……”

老人脸上浮现出和煦之色,正要再说,云飞扬下一句话,却让其当即愣在原地。

“你虽然看起来老而弥坚,但我不得不说!你已经将死之人,药石无医!”

嗯?

老人瞳孔猛缩,望着云飞扬不禁怔在原地。

刚刚聊的还好好的,怎么转而就是开口侮辱,说他是将死之人?

“小兄弟,有些话可不是随便可以说出口的,我这些年来一直强身健体,从未得病,怎会如你口中这般,人之将死!”

云飞扬冷冷一笑。

“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而我仅仅是个过路人,老人家保重!”

云飞扬淡然一笑,大步向公路而去。

老人有些愣在原地,直到云飞扬走出几步之后,才忽而反应过来,随即立刻自手指上摘下一枚青玉戒指,远远抛起。

“小兄弟之言,老夫自然铭记于心,这枚戒指,就当做划破你衣服的赔偿吧!”

云飞扬探手一抓,便将那青玉戒指抓在手中,感受着那羊脂玉般的细腻感觉,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随即脚下生风,身形陡然加快,十几个呼吸,已然是消失在公路尽头。

老人注视着云飞扬的目光消失,才低头看着自己红肿的手掌,那浑浊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些许的感叹。

“如此年纪,便有如此修为,定是个惊世天才,只是如此冷漠,到有些难以招揽,我倒是很期待能够再次相见。”

阴沉的夜色之下,一道身影如同幽灵一般,自公路之上飞速穿梭而过。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这道身影出现在繁华的商业街上。

一路的疾行,云飞扬身上的衣物已然干透。

此刻他正在街角,目光扫视周遭,眼神中流露出一缕冰冷的杀意。

“没想到吧,我云飞扬不但没死,反而在重压之下冲破经脉,顿悟祖传功法!

秦雨菲,你视我如废物,却要拿我做挡箭牌,为我惹来杀身之祸!

陈石,你视我如眼中钉,仅为得到秦雨菲青睐,今日更是将我打晕,投入江中,若不是我福大命大,此时早就已经被江中的鱼撕为肉糜!

我不死,你便亡。

此时云飞扬来到一家酒吧之外,抬眸扫过一辆略显熟悉的奔驰超跑!

这一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面色漠然的走进酒吧之内。

酒吧二楼的一间豪华包厢内。

一个帅气高大,身着白色西装的青年,推了推鼻子上的金丝眼镜,望着下方舞池内舞动的人群,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陈少,这下以后就不会有人拦咱们的路了!”

“这个云飞扬再怎么说也是云氏家族的一个嫡系,就算再怎么废,好歹他还姓云……”

有些淫靡的灯光之下,长长的真皮沙发上,坐着几个穿金戴银的青年。

在沙发的一个角落,一个身材高挑,双腿修长的女孩被束缚着!

这时听到这几人口中说出的话,被堵住的嘴中发出一声低呼,那如宝石般澄澈的双眼内,露出丝丝的惊骇。

坐在沙发最末尾的青年,此刻伸手在女孩修长玉腿上抓了一把,将手指放在鼻尖,深深闻嗅,模样放荡不羁。

站在栏杆处的陈石,也终于是转过身来。

“云飞扬只是个私生子,在云家连个仆人的地位都赶不上。或许他死了,反倒云氏家族,有人要感谢我呢!”

陈石嘿嘿冷笑,此刻回坐在沙发上,望着周遭几个朋友有些惊讶的模样,嗤笑一声道。

“你们以为秦氏家族大小姐,真的会看上这样一个废物?这个云飞扬只是一个挡箭牌而已,除去他也仅仅是我所做的第一步!”

“他日我还要把他的未婚妻,抢到手中!料想以这个小子的怂包模样,恐怕连秦雨菲的手都没有牵过,这可是白白便宜了我呀!”

这番话一出口,包间内当即响起一阵轰然大笑。

只是就在包间内的所有人,脸上挂满了得意之情,正是最欢乐之时,陡然之间一声炸响,在门口处传来。

只见那包房的红木门板,竟是从门框处撕裂了下来!

“什么人!”

“一个变成厉鬼的人!”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彻在包间之内。

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之下,像鬼魅的轻语一样,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只不过当那胖子抬头望向门口的那一道身影时,却猝然愣在了那里。

甚至还用自己沾满酒渍的手揉了揉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你,你是云飞扬,你不是已经落江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那胖子惊声叫道,脸色当即惨白!

云飞扬?

另外几人也豁然自沙发上站起,见到外面那道身影之时,瞳孔缩至针尖大小。

他们可是清晰的记得,云飞扬是被打晕之后,身上绑了不下百斤的石头。

可以说只要入水,就根本不会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但现在,他不仅没死,而且出现在了这?

“怎么,很意外吗!”

云飞扬迈动脚步,嗒嗒的轻响,像是踩在所有人的心尖儿上一样,让人平生一种恐怖之感。

徐徐走进包间之内,云飞扬环视一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果然是蛇鼠一窝,倒是省得我一个一个的去找了!”

云飞扬目光转动,放在了陈石的身上。

“陈氏家族的少爷,你不过是看中我的未婚妻,就对我暗下杀手,心思歹毒实在是该杀!”

云飞扬目光闪动,身上散发出一缕冰冷极致的杀气。

云飞扬动了。

他的身子稍稍一歪,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冷澈的笑,右腿抬起,膝盖弯曲,像是一柄大锤一样,狠狠的砸在了矮胖子的腹部。

“卡擦!”

云飞扬回转身子,猛然踹出一脚,径直踩了矮胖子的胸口!

这一脚势大力沉,让他肥胖的身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横飞出三四米远。

落地便是听闻一阵清脆的骨裂声,而其口中更是喷出一口鲜血!

矮胖子趴在地上,挣扎了片刻,便是不动了。

包间之内一片死寂。

“下一个,是谁?”

咚咚咚咚!

陈石和另外一名狐朋狗友,此时突然见云飞扬扭过头,触及到那冰冷似刀的眼神,竟是从心底泛起一股战栗,不由自主的飞退了几步。

“云飞扬,我可是陈氏家族的人,今日你若敢伤我,我陈氏家族绝对不放过你的!”

陈石双手有些颤抖,此刻额头上满是冷汗。

“陈大少,如今你在我眼里,如同一条夹着尾巴的赖皮狗一样!况且我没打算伤你,如你这般的人,若是不妥善处理,恐怕会为我带来巨大的麻烦!”

陈石目光紧缩,原本满是戒备,但听到了云飞扬的话之后,却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

“这就对了,云飞扬,你在云氏家族只是个私生子而已!况且,秦雨菲那样的女人,根本不是你能够拥有的!这样吧,你今日跪下磕上三个响头,我便可以当做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而从明天开始,你就替我把秦雨菲约出来,事成之后,我给你百万酬金,你看如何?”

云飞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缕戏谑。

陈石身边的狐朋狗友,此刻也是缓缓松了一口气,竟是上前了两步,伸手搭在了云飞扬的肩膀上,笑嘻嘻道。

“小子,云大少能看上你的女人,那是你三生有幸!只要你乖乖听话,日后定能保你荣华富贵。”

“我是说不伤你,因为,我要杀了你们!”

此言一出,云飞扬眼神中光芒陡然转冷,如刀一般锋利。

此刻的他跨前一步,手掌径直抓住了面前青年的脖子。

“云飞扬,你疯了吗?你竟敢杀人!”

那青年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根本未曾想到,云飞扬竟是有着这样的想法。

“他日你欺我辱我,就应该能想到今日的下场!”

云飞扬冷嗤一声,随即五指猛然收紧,当即便见到这青年面色胀红,勃颈间传出一连串脆响,眼白一翻,已然是呼吸断绝。

陈石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双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瞳孔缩至针尖大小,脸色苍白如纸。

望着同伴无力的身躯滑落在地,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双大手所攥紧一样,就连呼吸也是困难到了极致。

“你是魔鬼,你别过来,云飞扬,你是个疯子!”

他此刻在地上爬动,口中嘶声尖叫着,眼瞳内满是绝望。

云飞扬淡淡迈步,那轻微的嗒嗒声响,像是踩在了陈石的心口,让其呼吸变得艰难至极。

距离门口的光亮,仅仅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可就在这一刻,一只脚突然踩在了陈石的手上,让陈石眼中唯一的一丝希望,彻底的消失。

“云大少,云大哥,我求你饶了我吧!我还有很多存款,我都可以给你,只求你饶我一命!而且我远走他乡,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极致的绝望之下,陈石身子一软,此刻跪倒在地上,冷汗涔涔而下,全身打摆子一样疯狂的颤抖。

云飞扬微微俯首,淡淡道。

“今日,你必死无疑!”

云飞扬一只手摁在了陈石的头上,眼瞳中满是漠然。

感受着掌心此刻陈石身体传来的颤抖,他眼中冷芒一闪。

一股劲力在掌心中吞吐,陈石的颤抖戛然而止,甚至连最后一声惨哼,都未曾发出。

陈石的身子,无力的滑倒在地,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已然没了任何生机。

云飞扬扯了扯嘴角,虽说今天是他第一次杀人,但内心之中却并无任何怜悯,甚至一丝的不适都未曾泛起过。

若不是他今天福大命大,恐怕现在早已葬身鱼腹。

如今有能力复仇,他绝不会有丝毫的怜悯。

不过这个时候,一声嘤咛却突然在寂静的包间内响起。

云飞扬当即瞳孔一缩,目光转动,便是看到了那躲在角落的女人。

这一刻,云飞扬不禁眉头一挑。

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体态窈窕,身材丰腴,此刻被捆绑在沙发角落,姿态惹火之极。

那两条修长的玉腿,更是光洁白皙,昏暗的光线之下,让人略有些移不开眼睛。

云飞扬上前了几步,望到女人紧闭的双目时,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这个女人应该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幸好没有见到我出手杀人。”

云飞扬转身欲走,不过仔细想了想,又是将女人搀扶而起,解开绳索之后,搭在自己肩膀之上,带上来时的鸭舌帽,向着酒吧外而去。

他这一来一回,用时很短,而且也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加之酒吧之内音乐嘈杂,此刻根本没人发现包间内的异常。

出了酒吧门之后,云飞扬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家中而去。

直到夜色阴沉之时,才是终于回到了西郊的别墅内,重新推开这偏僻别墅的院门,云飞扬不禁心神一颤,终于是有了一些归属感。

他并不知道,这时的云城已然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他离开后没多久,有人发现了包间内的异常。

随即陈氏家族二少爷,陈石被人击杀于酒吧的消息,不胫而走!

这是诸多年来,第一个死于非命的世家后人。

况且死相非常之惨,竟是被人用钝器击打头颅,颅内出血死亡。

这种死法,可见下手之人的狠辣。

陈氏家族已然放出了重金悬赏,但却没有任何的线索。

隐隐之间,江城暗潮汹涌。

许多人感觉头顶的天空,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别墅内,云飞扬冲过澡后,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望着这个被自己带回家的绝美女人,不禁按揉眉头。

若是女人醒来之后,弄得满世界皆知,恐怕他再怎么想隐藏,也躲不过云城内一些眼线,敏锐的鼻子。

思来想去,只能暂时把女人带回来。

恰在此刻,慵懒陷在沙发中的女孩,柳眉微微一皱,一双如同黑宝石般的双眼,缓缓的张开。

韩梦月悠悠转醒,略有些恍惚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醇厚的声音,却在一旁和煦的响起。

“这位美女,你没事了吧!”

韩梦月微微一怔,俏脸当即苍白。

慌乱间,恍惚的坐起身。

只是刚刚抬起美眸,便是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只着一件浴袍,站在自己身侧。

那略有些憨厚的面容上,浮现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望到这显得很猥琐的笑容,韩梦月俏脸微白,美眸中当即蓄满了泪水。

“你这个人渣,流氓,你对我做了什么?”

尖利的哭声,让云飞扬面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不禁嘴角浮现一抹苦笑。

他抬起头,正要说话,沙发上的抱枕便是砸在了他的脸上。

“混蛋,离我远一点。”

韩梦月痛哭失声,将一个抱枕揽在怀中,惊慌的缩到了沙发的角落。

纤柔的身子微微颤抖,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一般,楚楚可怜到极致。

云飞扬扯了扯嘴角,眼神中最后的一丝戒备,消失于无。

要知道,这个女人之前也在包厢之中,云飞扬将其带到自己的别墅内,其实还存有着另外一种想法。

如果这个女人在醒来之后,表现出异常,他必然会痛下杀手。

陈氏家族势力庞大,他今日杀了他们家族当中的二少,一旦消息泄露,必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因此,云飞扬不得不防。

但如今女孩醒来之后,只是怀疑自己侵占了她的身子,才是让云飞扬彻底放下心来。

此刻,云飞扬搓了搓手,脸上有一丝尴尬的道。

“美女,你看你都送上门来了,不如咱们商量一下价钱?”

缩在沙发角落的韩梦月,微微一怔,有些惊讶的抬起头,那满布泪痕的俏脸上,浮现出一缕诧异。

“价钱,莫非?”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韩梦月立即低头。

只见白色衬衫,依旧穿在身上,虽说前胸处有些褶皱,但并未有任何破损的痕迹。

感受一下身体,只觉得手脚有些麻木以外,其他并未有什么不适。

这一刻,韩梦月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惊喜。

“如你这样的美女,我一定会好好疼惜。而且我保证,只要你今天陪我一晚,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说着,他一只手陡然向前伸去,作势要握住韩梦月白皙纤细的脚腕。

“你,你想做什么,你给我住手!”

见到云飞扬这般行径,韩梦月花容失色,飞快的跳下了沙发。

云飞扬却是故意吞了口唾沫,像是完全被韩梦月迷住了一样,呓语的说道。

“美女,你就不要装模作样了。你都自己送上门来了,我要是不收了你,岂不是禽兽不如?”

云飞扬眼神中带着戏谑,飞快的从沙发上跳起。

两只咸猪手,自然而然的屈成爪,色眯眯的抓向了韩梦月。

“呀,你这个臭流氓,给我去死!”

韩梦月一惊,也顾不得脑海中那些残破的记忆,从沙发上又抓起一个抱枕,扔在了云飞扬的脸上。

也不知是不是眼前这男人太过性急的原因,竟是被轻飘飘的抱枕,砸了一个跟头。

口中惊慌的乱叫着,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身子抽搐了一下,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相关文章: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学校女性奴sm训练调教|晴天

请记住我,请记住我英文

林晓蜜湿哒哒黏糊糊&男主留在女主体内上楼

不敢逃了,求你放了我_花液h喷水

骚男弟弟 老师乳汁喷出来了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