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模辣妹》完结版精彩阅读 《超模辣妹》小说在线阅读

2021-08-26 09:22 · 新商盟

灯火璀璨,摇曳生辉。

华国S市,不仅是世界文化名城,还是魅力时尚之都。

今夜,在这迷离多彩的城市,即将为国际大众呈现一场视觉上的唯美盛宴!

卡瑞斯特文化中心场馆。

“Ladiesandgentlemen!”

“Areyouready?”

“Nowisshowtime!”

“Comeon,angels!”

随着主持人激昂的声音落下,场馆里响起了轻快欢脱的音乐。

黑暗中亮起一束镁光灯,照耀着一位身体纤长,面容柔美,却身着火辣性感内衣的模特。接着第二束灯光亮起、第三束、第四束……直到所有的镁光灯亮起,维密“芬芳之爱”内衣时尚大秀开始!

风情万种的模特们在秀台上尽情的扭动着窈窕的身躯,火辣的眼神,引诱的飞吻,她们引动着全场的目光!

她们是天使,也是魔鬼,更是摄人心魂的妖精~

现场尖叫声不断,有男有女,他们尽情的呼喊,在这个放纵、迷离的夜里,她们完全沉沦在这些美好的肉体中。

“芬芳之爱”大秀后台。

“莎,前面的天使们快走完了,马上就到压轴的你了。”

一个金色短发,碧色眼眸的高大俊郎的外国男人说到。他站在一个同样身着内衣的女人的身后,通过她身前的化妆镜,神色爱慕的看着镜中的高贵的仿若天鹅一般的人儿。

“爱尔华,你放心,我会走好的。”女人转过身向着爱尔华温婉却又高贵的一笑。

“女士们,先生们,下面有请我们共同的天使——model常莎!”

“常莎!常莎!”

“常莎!常莎!”

一片呼喊声中,超模常莎迈着稳健、却又优雅高贵的台步走上秀台。

常莎身穿“芬芳之爱”的压轴之作——冰雪女王的孤傲。她头戴冰雪王冠,背负冰雪飘落的银白羽翼,身着白若新雪的内衣。她淡漠冰冷的妆容,带给众人的是一种高不可攀的极致之美。

这一刻,她不是常莎,只是冰雪女王。

有人说,看常莎的走秀是一种最真实的灵魂上的享受。她带给众人的不是一场走秀,一同带来的还有那设计灵魂背后的故事。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常莎冷若冰霜的面容却出现了一丝破绽。

她感觉脚下的鞋子有问题!

果然,在她走到三分之一的秀台的时候,鞋子竟然断裂了!而且两只都出现了问题!

由着鞋子的惯性,常莎整个人扑倒在了秀台上。

摔倒在秀台上,带来的不止是脚踝和膝盖的痛,还有小腹撕心裂肺的痛楚,常莎甚至能感受到正有鲜红的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她痛的失去了一切力量,由高贵的女王变成了可怜的灰姑娘。

看到常莎摔倒,秀台下的观众有惊讶的,有嘲讽的,也有心疼的。

丁希雨刚从秀台下来,她在后台盯着秀台上狼狈的常莎,露出一个充满快意的笑容。

常莎,今天过后,你就会身败名裂。你的所有合同将有我来替代你,你就在这个世界痛苦的消失吧!

后台的工作人员看到秀台出现了突发状况,但处于对常莎非常信任的心态,并没有上台扶她,他们相信,常莎可以处理好!

但爱尔华却发现了不对。

“天啊!情况不对!秀台上有血,莎……莎她流产了!”说罢不等工作人员做出反应就冲上了秀台。

“莎!莎!你……你没事吧?”爱尔华冲上台扶住用双手艰难支撑在秀台上的常莎。

“我没事。”常莎忍住剧痛,声音因为疼痛变得沙哑。

爱尔华想要抱起常莎送她去医院,常莎却制止了他,“听我说,爱尔华,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我知道,但是莎,你还是得去医院啊!”

常莎摇摇头,“爱尔华,帮我把鞋子脱掉。”

“莎,你……”爱德华知道她要做什么,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

“帮我。”常莎只有两个字,看着忍住疼痛也不丢弃骄傲的常莎,爱尔华忍着泪狠狠的点头,帮她把两只断掉的高跟鞋小心翼翼的脱了下来。

“你下去吧。”

“不,莎,我扶你起来!”

“不用,你下去,我可以!”

“我虽然人摔倒了,但我超模的骄傲不能摔掉!”

在常莎冰冷的眼神中,爱德华只得转身下了秀台。

常莎抬头环视场馆中那些拼命喊她的名字为她加油的粉丝,她忍住剧痛露出一个明媚的能冰雪的笑容。这一刻她仿佛获取了无尽的力量,她踉跄的站了起来,却再也没有摔倒。

粉丝们看着脱掉高跟鞋的常莎,她身上有鲜血的印记,本应羸弱不堪的她,却像一个不屈的战士般的站立在了原地。

常莎知道,这大概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走秀了,就算代价是生命,她也会完成它。

她伸手示意粉丝们静声,她又迈开了她独特台风的台步,她一步一步的慢慢的走着,却不让人觉得有一点的突兀。终于到了秀台的秀展位置。她站定,摆好姿势,她说:

“我是,你们的女王。”

台下的粉丝突然泣不成声,她们哭喊着,她们让常莎停下。

可女王有她的骄傲,她的骄傲不容任何人践踏。

身上的血还在不停的流,常莎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但她依旧不认输!

终于走到了秀台的尾端,常莎再也撑不住身体,一头到了下去。爱德华上前稳稳的接住她,把她抱进已经联系到的救护车里。

“莎,你一定要没事!”

常莎经过急救,又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一间装饰简洁的单人病房里,常莎费力的睁开眼。

舔舔干裂的唇瓣,掀开覆盖在身上的薄被,挪动僵硬的四肢,她想下床倒杯水。

“啊!”

双脚刚接触到地面,她就站立不住的跌倒在地。

小腹剧痛,但脚部却毫无知觉。

常莎惊恐的看向自己软绵无力的双脚,一瞬间她觉得天昏地暗。

她知道自己摔伤的程度,顶多是脚踝受伤,脚掌轻微断裂,不可能会严重到整个脚部都失去知觉!

她的脚……居然残废了!

常莎还在愣愣出神,病房的门却被打开了。

病房的门被一双纤细的手臂推开,常莎的好闺蜜丁希雨走了进来。

“呀,莎莎,你怎么还坐在地上了,快起来!”

说话间,丁希雨快步走向常莎,想将她搀扶起来。她挽住常莎的胳膊,费力的扶常莎起来,但常莎的脚软绵无力,根本无法站立,又一次摔倒在了地上。

身体又一次被剧痛侵蚀,绝望再一次来袭。

丁希雨并没有摔倒,她被在她之后走进病房的常莎的男朋友许绍贤稳稳的抱在了怀里。

丁希雨做娇羞状,微微挣脱许绍贤的怀抱。

“绍贤,你快扶莎莎起来,我力气小,扶不起她。”

许绍贤厌恶的看了眼趴伏在地上的常莎,恋恋不舍的松开丁希雨的小蛮腰。转眼间他装出一副苦大情深的模样,一脸心疼的抱起了常莎。

“莎莎,你怎么这么傻?”

“绍贤……我……我以后都不能走秀了,我该怎么办啊!”

常莎缱绻在许绍贤的怀抱里,泣不成声。

一旁的丁希雨冷笑的看着常莎。

常莎,你的梦做到这就结束了。从今天之后,华国的国际超模只有我丁希雨!

“莎莎,你虽然不能在当模特了,但你还有我和小雨啊,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许绍贤微微躲开常莎泪水模糊的脸,微颤着手替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常莎顺着许绍贤的手,抬头看向他和丁希雨。这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了,还好,他们都还没放弃自己。

“小雨……”常莎眼中溢出泪水。

丁希雨走上前,轻轻的抱住常莎,“莎莎别怕,我和绍贤会一直在的。”

送走了你,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渐渐地,常莎在两个人的轮番哄骗中入睡了。

……

“这个女人真是快恶心死我了,要不是为了她的钱,我才不会再碰他一下。”

“还好那女人摔傻了,不然一定会问我她怀孕的事,真是麻烦!”

一家酒店中,许绍贤嫌弃都脱掉刚刚被常莎碰过的西装外套。

“绍贤,你……你别这么说莎莎。”

丁希雨面带委屈的指责着许绍贤。

“小雨,你不要为那个女人说话了!等骗到她的钱,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许绍贤看着丁希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痴迷的抚上了她光洁如玉的脸颊。

“我……我不能这么对莎莎!”

“那小雨是不爱我了吗?”

“绍贤,我当然爱你,我……”

还不待多说,许绍贤就霸占了她的红唇。她表面上反抗,心中却是得意。

常莎,现在连你的男人都是我的了,你还有什么勇气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作为你最好的姐妹,我最后再帮你一次,如何?

两周后,常莎办了出院手续。

她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许绍贤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常莎沉浸在虚假的喜悦中,却不知新婚的当晚,他的丈夫在她好闺蜜的床上翻云覆雨。

住院的这半个月,许绍贤和丁希雨没让她使用手机,甚至还把她的手机没收,说不想让她太过操劳,希望她早点康复,早日出院。

常莎信以为真,只是有点担心爱尔华。

直到出院回家,常莎还是没有机会上网和外界联系。她无从得知现在外面的舆论状况如何。但想来是不会好的。

“莎莎,怎么发呆了,在想什么吗?”

常莎思绪回笼,发现丁希雨站在她身后。她一阵恍惚才想起来,那天许绍贤跟她说,把家里的钥匙给小雨也配了一把。

“没,只是有点无聊。”

常莎瑶瑶她,她的面色有些苍白。

丁希雨推过常莎的轮椅,把她推向落地窗的位置。夕阳西下,景色很美。看美景笼罩下的二人却都无心欣赏。

“莎莎,我带来了一种药,它可能会使你的脚慢慢恢复。”

“什么?小雨,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对常莎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丁希雨点点头,“但过程会很漫长,那些想尝试一下吗?”

“当然!”哪怕在漫长她也可以等待。

“那我去拿药,帮你注射。”

丁希雨转身走出了客厅,为了保险起见,她没有将那东西一起带上来。

常莎,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了……

不多时,丁希雨去而复返,她手中拿着一个包装严实的纸盒。

常莎希冀的看向那个纸盒,那里装着的是她全部的希望。

第一次是丁希雨帮她注射了所谓的药液,她看着无色的液体缓缓的注入常莎的身体中,和常莎一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常莎,你马上就会身败名裂了!

常莎遵从丁希雨的话,每天都注射药液,却发现自已的双脚没有一点要好的迹象,她开始消瘦的不成样子,而且她好像对那药液上瘾了,一旦失了它就不行!

常莎心生疑虑,某天晚上,她在许绍贤的安慰下假意入睡。

夜里她突然听见家里有人到访,她耐不住好奇,折腾着身体爬下了床,打开门,慢慢挪着身体向着客厅挪去。

当她费力的挪到客厅后,看到的场景,冲击了她的双眼甚至是她的思想。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她怒吼。

她最信任的闺蜜居然和她的丈夫搞到了一起!常莎的世界天崩地裂。

许绍贤看到扶着墙趴伏在地上的常莎,冷笑道:“做什么?当然是**了!”

“你们……你们……”常莎捂住心脏,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人摘出来又狠狠的践踏一般的难受。

“呵呵,常莎,看见了没,你的一切现在都是我的了!”丁希雨伸手搂住许绍贤,用一副得意的嘴脸无情的嘲讽着常莎。

“你一直没办法联系外界,所以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是华国唯一的国际超模了,而且是‘芬芳之爱’的御用model,这些可都是没了你这只拦路虎之后,我才得到的!怎么样,常莎,你为我高兴吗?”

常莎突然瞳孔放大,“是你!是你动了我的鞋子,害我在梯台摔倒,身败名裂!”

“呵呵,那也只能怪你挡了我的路!”

“丁希雨,我们可是好姐妹!”

“屁的姐妹!是姐妹你怎么没帮过我一次?你只顾着你自己的前程,我在你身后根本看不到一点希望!”

“你看,我动手除了你这只拦路虎,不就什么都变好了嘛?常莎,我就是见不得你好!”

“你……你这个……贱人!”

“啊!”常莎难以置信的看向许绍贤。

“绍贤,你居然打我?”

“哼,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你也配说小雨!”

常莎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被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耍的团团转,搞得身败名裂。

“小雨,不用管她,继续我们没做完的事吧。”

“绍贤你好坏~”许绍贤抱起丁希雨离开了大厅,向着卧室走去,吝啬的不愿施舍给常莎一丝目光。

常莎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她任由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这一刻,她被绝望和满满的恨意包围。

冰冷的地板上,常莎的目光渐渐涣散。她知道,她大概快要死了,不然许绍贤和丁希雨怎么会跟她摊牌,无疑是想给她致命一击,让她快点从这个世界消失。

常莎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变得冰冷,但她无力回天。

“我不甘!”

我不甘!

不甘就这么卑贱的死去!

“啊!”一阵剧烈的头痛之后,常莎费力的睁开双眼。

入眼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一时之间她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她揉揉发痛的头部,努力回忆这里是哪,她忽然发现这里像是一间病房。

“难道我没死,被抢救了过来?”

不对!这不是我的声音!

入耳的声音像百灵鸟一样动听,绝对不是她略显低沉的嗓音。

她又掀开被子,狠狠的掐了一下那双光洁小巧的玉足。

疼……证明脚部是有感觉的!

思绪之际,常莎突然感到脑子一阵钝痛,她狠狠的按住太阳穴,大口的喘着粗气。平静下来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多了一段莫名的记忆。

常莎一阵苦笑,原来她还是死了。

不知是不是造化弄人,她居然重生在了这具叫“梁瑶”的女孩的身体里。梁瑶本是个十八线小影星,因为拍戏跌落高台住进医院,而现在,就被常莎鸠占鹊巢了。

她是该失落,还是该高兴?

常莎活动了下筋骨,跟医生问清楚了情况,很快便办了出院手续,打车找了一家在S市比较火爆的酒吧。她觉得她需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为她还活着,为她能重生。

记忆中,这家酒吧有个喜欢唱民谣的驻吧歌手,她很喜欢他低沉魅惑的嗓音。

走进酒吧,一股火热放纵的氛围扑面而来。民谣歌手今天不在酒吧,是另一个走摇滚风格的年轻歌手在场中载歌热舞。梁瑶狠狠的灌了一口杯中清辣的液体,放下酒杯,走入了舞场,跟着一群都市男女放纵的热舞。

一阵热舞后,梁瑶摇摇晃晃的从舞场下来,又点了一杯鸡尾酒。

她摇晃着着酒杯里颜色妖艳的液体,思绪再度回到以前。

自己那荒唐的前世,呵呵,真是傻的无可救药。

但……以后不会了!

“为我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干杯!”她自来熟的跟坐在自己旁边的男士来了个热情的碰杯。

“活着真好。”她微微一笑,面如桃花。

既然上天给了我重活一世的机会,那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珍惜,明目识人。

你好,梁瑶。

再见,常莎。

但,许绍贤、丁希雨,我此生跟你们不死不休!

…………

酒一杯接一杯地喝了下去,脑袋却有些晕乎乎的了。

看来喝的有些多了,她嘴角勾起嗔怪的弧度,结了酒钱,起身离开。

走出酒吧门,那震耳的喧嚣也一瞬间远离,眼前一片霓虹,似乎随着晚风轻轻漾。

耳朵里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梁瑶瞬间脑补了一万种可能性,越想心越慌,见到弯就拐,不知不觉已经不认得路。

正在纠结之际,梁瑶突然听见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两个男人的争吵声。

梁瑶一阵狐疑,完全是喝醉了没事找事。她找到一棵离两人很近的大树,悄悄的移动过去,将娇小的身体藏在树后面,偷偷观察起二人。

耳边渐渐传来两人交谈的声音。

“你最好马上放我离开,不然,不论你是谁,也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我都能让你身败名裂!”

一个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入了梁瑶的耳中。他的声音有些压抑,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威胁我?就算我放你走,以你现在的情况,你又能走到哪去?与便宜别人,还不如让爷自己尝尝鲜呢!”

另一人开口说道。梁瑶看到那人话音落下突然把先前说话的男人推到压在墙上。

被压倒的男人带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面容。

“滚开!”男人挣扎着,低声怒吼。

“呵,你还是别挣扎了,留着一会在床上配合我吧!小爷保证爽死你!”

叶昊宇虽然身体软绵无力,但他还在硬撑着,用阴鸷的眼神瞪着在自己面前笑得一脸猥琐的男人。

可恶,居然敢给他下药!等他脱身之后,一定会让这个猥琐男生不如死!

这下梁瑶总算听懂是怎么回事了。好家伙,居然敢强抢民男!

下一刻,迷迷糊糊的梁瑶的脑海中居然浮现出了那个忍辱不屈的可怜男人被猥琐男猥亵的画面!

天啊,怎么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梁瑶借着酒气,突然正义感爆棚,她踩着十厘米的小高跟一路小跑,冲向二人。

猥琐男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正欲回头查看,梁瑶抬起的手肘就落在了他的脖颈。

猥琐男有点被打蒙了,趁此机会,梁瑶抬起脚,尖细的高跟鞋狠狠的踩在了猥琐男的脚上,猥琐男历时发出一声尖细到变声的惨叫。梁瑶又抬起一条腿踢向猥琐男的腹部,梁瑶本身的力道再加上高跟鞋的杀伤力,猥琐男瞪大双眼,张大着嘴倒在了地上。梁瑶却是气都没喘一口的又上前给猥琐男依旧挺立的下体来了一脚。

此刻,勉强靠在墙上的叶昊宇恍似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猥琐男再度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了,他双手护住下体,疼的浑身都在颤抖。

“猥琐男,让你再变态,小娘可是碎蛋专家!”

听到这话,叶昊宇突然浑身一颤,他突然感觉药物带来的强烈难忍的欲望都有了消退的趋势……

相关文章:

在车里两个男人舔我 局长干爹舔我

《神医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被两个男人同时进去/为了成绩用身体奖励我

【完整】《陆总的专宠女友》(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