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在女主下面塞辣椒:我和公司小伙子出差

2021-08-26 13:50 · 新商盟

苏羽在这河边一坐,就坐到了下午四五点了。直到钓了满满的一网兜鱼,这才晃晃悠悠的哼着小曲儿往村里走去。刚进村,一个婶子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苏秀才,你咋着这个时候回来了?赶紧到山上躲躲吧,派出所来抓你了!”

“派出所?他们来抓我?脑子有病呢吧!”听着婶子的话,苏羽有些纳闷的说道。

不过转念一想,立刻就想明白了。估计是上午被他修理的那几个孙子招来的。苏羽就是这么个人,你跟我讲理,那我就跟你讲理,你要是跟我耍横,我比你还横!

一想到那几个孙子找来了派出所的,苏羽立马来了脾气,“躲啥躲,老子又没犯啥事儿,他派出所能拿老子怎么样!婶子你先回家吧,我去会会这帮鸟人!”

说罢,苏羽就往村头走去。

严格的说,小溪村在这个山谷里,像是个半岛,因为那条唯一的出村的路是正南方向,所以整个村子的主路,村头就在靠近码头的地方。

放羊的山谷在后山,坟地在东头,上午钓鱼的地方,则是在小岛的西面。所以这派出所的人来,也是从正南边儿来的,苏羽即使坐在湖边,也是看不到的。

这还没走到村头呢,就听着一群人在嚷嚷着。

“派出所办案,你们别拦着,都给我让开!”

“你说让就让?这路是你家开的咋地?今儿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甭想从这儿过!”这声音,一听就是村长赵二黑的。

“我们是来抓人的!你们村有个小子恶意伤人,请配合我们工作!”

“配合?咋着个配合法?我们小溪村民风淳朴,啥时候听说有伤人的事儿了?”赵二黑毫不客气地说道。

其实打从一开始,这帮派出所的一说长啥样,他就知道是来找苏羽了。整个村的人对苏羽都十分的照顾,平时这孩子虽然淘了一点,但没啥坏

“我告诉你,别搁这胡搅蛮缠,耍横!惹急了按照妨碍公务拘留你!”被阻拦了很久都进不去村,领头的那个警察怒吼道。

可是他这一句话,直接把整个小溪村的人惹毛了,顿时围了过来,“哟!派出所的很厉害?警察就很牛逼啊,俺们不认你是什么狗屁警察,只认理儿!你要是说不出个道理来,休想进村!”

“真他妈的是穷山恶水多刁民!居然敢妨碍警察办案!来人,把带头闹事的给我铐起来!”被村民们这么一围,领头的那个警察直接火了。

想他王涛,好歹也是堂堂北湖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居然让这群刁民给围住了,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平时走到哪个村都他娘的有人巴结,唯独在这个地方吃了瘪。

“来来来!你拷着试试?来来来,我手给你,你拷啊!”别说他火了,走在最前面的小溪村的村民一个个的都火了,直接伸出双手来,冲着这帮大盖帽吼道。

群情激奋下,跟在四五个派出所民警后面的那个上午被苏羽修理了一顿的长毛刘少,一眼就看到了从后面走了过来的苏羽,当即是激动的恨不得冲上去咬人,“是他!就是那个小畜生!王所长,给我把他铐起来!”

“小畜生指谁呢?”推开围观的人群,苏羽缓缓地走上前来,大声说道。

“小畜生指你呢!”一想到上午让苏羽几个大耳光子甩的满地打转,长毛刘云恨得牙根痒痒,直接破口而出。

“嗯,真乖!”微微一笑,苏羽淡淡地说道。

周围的村民直接哄然大笑,一个个乐翻了天,“嘿!这小子还真是自觉,知道自己是个小畜生。”

不经意的被苏羽给羞辱了一番,刘云顿时暴跳如雷的吼道:“笑!笑尼玛逼啊笑!你个小畜生!老子非弄死你!还有你们这群乡巴佬!”

“说谁乡巴佬呢?你他妈说谁乡巴佬呢?!”村里人纯朴没错,但也照样很硬气很火爆,好好说话可以,但是如果骂人的话,那就是一点都不客气了!

一听刘云直接指着鼻子骂,在场的小溪村的老少爷们们,直接火大了,一声怒吼下,直接就冲了过去,准备抓住刘云暴菜一顿!

若是真让这帮刁民们把刘云给打了,那他这个所长直接就可以下岗了。人家老子可是县政府的副书记刘富川啊!眼看事态就要失去控制,王涛直接拔出了枪,指着冲上来的人,一声大吼。

“谁敢动!再动我开枪了!”

不说这个还好,这一说,直接是把个王二柱给惹毛了。这平时就是个欺软怕硬,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有啥事他都能跟着起哄,直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王涛的胳膊,脑袋定在枪口上,大吼着。

“你开枪啊!你他妈倒是开枪啊!老子借你三个胆子,开啊!”

还别说,这货虽然平时愣了吧唧的,但关键时刻脑子的弯儿转的快的很。他知道刘云身为派出所所长,是绝对不敢开枪的,要是开了枪估计都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

所以这货直接借着这个机会,想在小溪村村民跟前火一把,充一回老大!

其实心里想的是,“奶奶的,以后看你们谁敢惹老子,枪口顶在脑门子上老子都不怕!”

不过这么一嚷嚷,村民没倒是也没动手去打刘云了,直接都向着王涛围了过来。

“大家都等等吧,人家警察同志要来抓我,那就让他们来好了!也让咱开开眼,看警察是个怎么抓人的!”这会儿还不是捶他的时候,所以苏羽直接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这位警察同志,你带着这么些人来咱小溪村,是来抓我的么?”看着被人围在中间的王涛,苏羽笑眯眯地说道。

“你小子终于出现了!省的老子去铐你了!来人,给我铐起来!”见到苏羽出现,王涛顿时压力小了不少,直接招呼身后的几个警察过来抓人。

“呵呵,你穿着这身衣服,那我尊你是个警察,叫你一声同志。要抓我铐我,没什么问题,只要你能说出个符合国家法律的正当理由来,没人会阻拦你。”苏羽始终是面带微笑,全然没把当回事,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你无故行凶,殴打他人,光这一条就够抓你回去了!”王涛挺直腰板,一副牛气哄哄的姿态。

忽然间,苏羽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转而是一副义正言辞而且霸气十足的态度:“你说我打人我就打人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的?还有你的验伤报告呢?他们伤哪儿了?人证呢?还有你的拘捕令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呵呵,没想到,你还懂点法律嘛。你无故打伤刘云与他的同伴,人证就在那里,还想抵赖吗!我们派出所是先出警,后办手续的,回去你就看到手续了!”王涛冷笑着说道。

“没错!就是你打的刘少,还打了我们!我们可以作证!”上午挨打的那个黄毛叫嚣着说道。

“打人肯定是有伤的,那麻烦这位警察同志,你来验伤,看看他们伤哪儿了?”苏羽指着刘云四人,冷声说道。

“就是就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验伤!我们要看证据!”被苏羽一说,小溪村的村民们顿时热闹了起来,吵着嚷着要王涛当众验伤。

无奈之下,王涛只好走了过去,挨个的检查着这几人身上的伤痕。然而,当他看到刘云的那张脸,还有掀起的衣服之后,唰的一下,脸都绿了!然后又迅速的掀起其他几个人的衣服,心里更是咯噔一声。

因为这几个人身上,皮白柔嫩的,尼玛一点伤都没有啊!尤其是刘云那张脸,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些淤青,可现在,什么都没有!这让王涛有点下不来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但是,刘云的面子一定要给,刘富川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否则自己这个好不容易弄来的副所长可就真的有可能坐不住了。

所以,今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苏羽带回去。只要人带回派出所,那伤没伤人,就不是眼前这个乡巴佬说了算了!

“来人!给我铐起来!故意伤人还拒不承认,带回局里好好审问!”就算是这会儿,王涛手里的枪也没放下来,还定在王二柱的脑门子上呢。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只见苏羽一抬手,猛地一个耳光子甩了过去,直接把堂堂派出所副所长王涛,一巴掌打翻在了地上,手里的枪吧唧掉在了地上。

“妈了个巴子,你们这群狗东西,老百姓交粮交税的,就养了你们这帮牲口?!警察很牛逼么?!还敢拿枪指着老实巴交的人?去你妈的!”

“要人证是不?老子他妈的也有人证!村长,二愣子,告诉他们我今天都干了啥!”苏羽冷声说道。

“上午苏羽在我家吃饭,帮我在书上摘果子,到了晌午我们一起去的河边钓鱼!二愣子都看到了!”赵二黑红口白牙的说道。

“没错!我中午经过河边的时候正好看见村长和苏羽一起去钓鱼的!”王二愣子说的跟真的似的。

虽然平时有点小仇怨,但在对外的时候,小溪村的村民们还是十分团结的。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把苏羽今天一整天的行程说了个遍,而且竟然没有一点漏洞,就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似的!

这让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耳朵还嗡嗡响的王涛着实无语,至于刘云,更是快疯了。因为苏羽又是一个巴掌照着王涛的脸上扇去,同时所有村民一拥而上,直接把这一群人围在了中间。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一场惨无人道的虐打,就此开始。

听着那杀猪般的叫声,苏羽笑呵呵的拎起了网兜里的鱼,扛着鱼竿哼着小曲儿往家里走去。

在一群人的暴打之下,刘云和王涛那是连滚带爬的,好不容易才从人堆里爬到了码头上,根本顾不上鼻青脸肿腰疼腿疼的,赶紧在其余几个警察的搀扶之下,跳上游艇向着湖中央逃窜而去。

看着远离了这群刁民,刘云这才挺直腰杆,冲着远的快不见影儿的苏羽喊道:“你麻痹的!给老子等着!有种你不要走出这个破村子,否则老子让你死无全尸!”

“龟孙子,欢迎下次再来做客啊!你放心!你走到哪儿爷爷就打到哪儿!”听着刘云大放臭屁,已经走远的苏羽也不忘大笑着,回头喊了句。

“啊!妈的!是谁打的老子!”岸上,也不知是谁拿起个烂土豆使劲一扔,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刘云的脑门上!那技术,不愧是上树大鸟,进村打别人玻璃的,实在是太准了!

捂着红肿的脑门,看着那一群幸灾乐祸地站在岸边的村民,恶狠狠地吼道:“你们这群狗日的刁民!给老子等着!我弄不死你们,就不姓刘!”

这话刚一说出口,嗖的一下,一个臭鸡蛋又砸了过来。大惊失色之下刘云连忙一闪,可没想到,身后的王涛遭了秧,这揉了一会儿肚子,刚刚扶着腰站起来,啪的一下,就被个臭鸡蛋砸在了脸上。

稀黄腥臭的液体直接将这个派出所长的脸洗了个通透!

“好你个刁民,垃圾!居然连派出所长都敢打!我看你们是不想混了!不铲平这里,老子誓不为人!”看着王涛那满脸屎一样的稀黄,刘云心有余悸地叫嚣道。

“滚你娘个腿!喊你妈喊!你再喊,这帮孙子屎都往上扔了!你他妈的以后少给老子惹这种事!”眼看着对岸的村民们手里又拿起了家伙事儿,王涛也顾不上他刘云是啥县委书记的公子了,踹了刘云屁股一脚,狠狠地说道。

这边说,身子还边往下蹲去,生怕对岸再飞来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两人一边咒骂,一边驾着游艇加速向着那处山涧狂奔而去。此刻在他们的意识里,也许只有走出小溪村的范围,才是最安全的吧。

天知道在人家的地盘上,到底还能出什么幺蛾子呢。因为至今刘云和王涛都没有想通,隔着那么远,那臭鸡蛋是砸扔过来的!

当然,整个小溪村扔臭鸡蛋烂土豆技术最好的,除了苏羽还能有谁呢?

手里拿着鱼竿提着鱼篓,苏羽悠哉悠哉地向着家的方向走去。路过村卫生所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对了,赵姐的药方还没给呢。也不知道昨天她什么时候离开的家里。”

想到这里,苏羽不由得猛啐了一口,愤愤地咒骂道:“奶奶的,二愣子他娘,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正爽的时候来!真是晦气!”

“哎,还是赶紧去哄哄赵姐吧,要不以后老子都吃不着那香喷喷的馒头了!”

心中这么想着,苏羽大步向着村卫生所走去,反正这会儿村民们都还在村头幸灾乐祸呢,卫生所里应该也没啥人。

“赵姐!赵姐?你在吗?我是苏羽啊,来给你送药方来了。”站在村卫生所外,看着紧闭的房门,苏羽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只是,敲了好半天,这里面也没个应声的。

“怪事儿,平时人不都是整天都在的么?怎么今儿个就不在了呢?”一看屋里没人答应,苏羽嘀咕着,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向着自己的家走去。

一路上和老头老太太们打打招呼,苏羽晃晃悠悠地就来到了隔壁樱桃婶儿家里。

樱桃婶儿今年二十八岁,虽然是村里一等一的美女,但却是个苦命的女人。她自小家里就很穷,爹妈死的早,是大伯将他拉扯长大的。十年前嫁给了同村的死了老婆的李有田。

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原本能健康长大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对于李有田丧偶且有个八岁的女儿这事儿,樱桃也就没介意。毕竟,嫁人之后,算是正式的有了自己的家,也算是有了个依靠。

而且李有田也的确是个善良的人,对她百般的呵护。所以结婚之后,这小日子,过的也还算不错的。可是谁曾想,她的苦命依旧没能摆脱,刚刚嫁过来一年,李有田就得胃癌死了。这还没怎么过好日子呢,转头就成了小寡妇。

十九岁的小寡妇,很少见!十九岁带着个九岁孩子的小寡妇,更少见!

可能也是投缘,樱桃和李有田留下的那个闺女,虽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是那情分,真的是比亲的还要亲。每当看到孩子那水灵的大眼睛,樱桃心里就担心,这万一改嫁了,这娃可咋办?

思来想去,她干脆心一横,从此再也不考虑改嫁的事儿,一心只想着把自己的闺女拉扯长大,不让闺女受苦。

苏老头虽说总爱占便宜睡小媳妇啥的,但樱桃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没比苏羽大上多少,加上这孩子也真的是命苦,所以很难得的,没有动啥心思。反倒是三天两头的让苏羽给送点东西过去,接济一下这对孤儿寡母的。

当然,寡妇门前是非多,苏老头没那个心思,自然也得照顾人家孤儿寡母的名声不是?所以这送东西的事儿,全都是苏羽的事儿。当然,这是两年前的事儿了,那会儿苏老头还没挂,凭着那医术,十里八村的人送的东西,也够养活两家子人了。

这好多年的邻居了,送东西早都走惯了腿,所以到了门口,苏羽招呼也没打,直接拎着鱼篓子就进了小寡妇樱桃的院子,往屋里走去。

“樱桃婶儿,我刚刚钓了点鱼,给你送来了。”推开门,苏羽直接向着里屋说道。

按说平时,只要苏羽一出生,樱桃肯定直接笑着走了出来,但今天却是很反常,院子的大门没锁,但屋里也没人。

“樱桃婶儿?你在吗?我给你送鱼来了。”心里有些纳闷,苏羽拎着鱼篓子一边叫,一边向着后屋的厨房走去。

小溪村的民房,都是很有特点的,一般都是前面一排,后面一排。前屋和后屋中间,有道门连着,有个类似天井的小院落,平时吃饭,家人聊天啥的,基本上都在这个小院里。

至于前屋门口的院子,一般都是种些果树,茄子柿子之类的蔬菜啥的,或者是养些家禽。

反正苏羽从小就在樱桃家晃悠,这二年吃饭也都在樱桃家,所以很习惯的就往后屋的厨房走去。

跨过中间那道门,到了后院,苏羽正准备再次开口喊呢,当眼神漂过厨房那虚掩的门时,硬是将话给咽了回去。

因为此时,从那虚掩的房门后,正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传了出来。苏羽是谁?猴精猴精的,自然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那根本不是水瓢舀水的声儿,倒像是用手淋水的感觉。

“难道说,樱桃婶儿在洗澡?”听着那水声,苏羽心里忽的就冒出了个这么个想法。而脚下的步子,也是带着处男特有的小激动,不听使唤的向着拿到虚掩的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那水声越是清楚,撩拨的苏羽那颗处男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脑中已经开始各种想象了。

眼睛刚刚搭在门缝上,苏羽的眼睛立马就被晃了个彻底!一个又大又白,嫩的能出水儿的腚子,明晃晃的就出现在了眼前!

看着樱桃婶儿那白晃晃的腚子,苏羽肚脐下面的苏大龙直接噌的一声窜了起来,把个裤子撑得老高老高的!

农村的灶房,和城里人的厨房啥的不太一样,像小溪村这样的,基本都是一间屋子就是个灶房,除了做饭,还能当洗澡的地儿。

当然,这和城里人用的淋雨也不太一样,一般就是在地上放个大的洗衣盆或者木盆,最多是大木桶啥的,然后边上放个水桶和瓢,一边淋水一边洗。

虽说小溪村三面环水,但上湖里去洗澡那是男人们的专利,反正大老爷们的也不怕别人看到。至于女人嘛,基本上都是在家这么洗的。

所以,和苏羽猜想的一样,此刻的樱桃婶儿,正在灶房里洗澡呢。

只见樱桃站在一个大木盆里,一手拿着水瓢,往身上淋水,一手轻轻的在身上搓洗着。

水滴轻轻地划过樱桃那细嫩的脖颈,贪婪的在那洁白如玉的背上跳跃着,抚摸着,然后向着那平滑纤细的小腰滑去,像一双双小手一样,温柔而贪婪地抚摸着那洁白挺翘的腚子,最后在不舍的从腚子上落下,溅起阵阵欢愉的水花。

而樱桃那双白嫩中带着些许茧子的手,则是顺着水流,轻轻的在身上抚摸着,揉搓着。那动作,虽然很平常,但在此刻的苏羽看来,那每一下抚摸,都像是一种诱人的信号一样,不断地勾动着他那颗处男的小心脏。

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皮肤白皙粉嫩,无论太阳怎么晒,就是晒不黑,而秀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个美丽的女人。加上她那精致的五官,春葱般的手指,苗条纤细的身段和清新的气质,就算是放在城里,那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只是过早的扛起了生活的担子,使得她那那细嫩的手掌上,布满了茧子。但这些茧子,无论是在谁的眼里,那都不是美中不足,而是一种让人心疼又让人敬佩的东西,更是一种别致的魅力。

这撩人的动作,看的苏羽的苏大龙直挺挺的,就像金箍棒一样硕大无比,差一点就顶到了门板了!就连喘气都变的粗重无比。而目光,则是依旧贪婪的欣赏的门缝里的风景,一丝都不远错过!

废话!一个正常的大老爷们,还是个处男,这么美的风景,给你你不看?给你你能不激动?除非是萎哥!

就在苏羽正激动的喘粗气的时候,让人更加喷血的一幕毫无征兆的来了。

许是因为站久了不舒服,樱桃缓缓地将身子转了过来,那雪白硕大而且弹性十足的一堆白兔,蹦蹦跳跳的展现在了苏羽的眼前!还有,那青丝不多不少,粉嫩无边的谷地,全都一览无余!

若是这样苏羽就差点喷血,那定力也太差了点!但关键的是,此刻樱桃再度伸手舀了一瓢水,顺着脖子淋了下去。俗话说美人出浴的时候是最美的,这话一点都没错!

只见那水滴流下,顺着脖子贪婪而欢愉的向着那对雪白挺翘的双峰流去,流过那粉嫩的葡萄,流过那深深的沟壑,就像是山间小溪一般美不胜收!

顺着那平摊的小腹,水流直下,流过那片青丝环绕的谷地,哗啦哗啦的低落,只留下一滴滴晶莹的水珠不舍的在那双峰上,在那粉嫩的葡萄上,在那青丝之上……

看着看着,苏羽不由得挺了挺身子。不过太过投入的他,根本没注意到他那硕大的苏大龙此刻的状态,这一个轻轻挺身,苏大龙直接顶在了门板上,将那本就是虚掩着的门顶的吱呀一声。

“坏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苏羽心中大叫糟糕,好好的美景不能欣赏了!

于是迅速向后退了几步,装作是刚刚走来的样子。

而这时,樱桃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单手捂着胸口,迅速的扯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惊慌地喊道:“谁?!是谁在外面?!”

“果然被发现了!好险!还好老子反应快!”虽说苏羽平时胆子大脸皮厚,但不知怎的,这会儿竟是有种类似偷情的惊心动魄一样。

定了定神,苏羽站在前屋和后屋中间的门口,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笑着说道:“樱桃婶儿,我苏羽。原来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呢,刚刚从北湖钓了点鱼回来。这不,想喝你做的鱼汤了,就给你送鱼来了。”

一听是苏羽,樱桃那颗紧张的心立马松了不少,“哦,苏羽啊,我还以为是杏儿回来了呢。嗯,你就把鱼放那儿吧,一会儿鱼汤做好后,婶子给你端过去。”

或许是尴尬被撞破,又或许是还没看够,苏羽一边向前走,一边如平常一样大大咧咧地说道:“没事儿,我给你放灶房吧。反正今儿没什么事儿,顺带帮你把这鱼收拾收拾。做饭我不会,但收拾个鱼什么的还是没啥问题的!”

这说话间,樱桃还没反应过来呢,苏羽便是一把将门推开了,然后顿时有种石化了的感觉,目不转睛地呆呆地看着樱桃那美妙的身子。

这还真不是装的!门缝里偷看那毕竟隔着一道门呢,和这当面的看那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啊!你怎么进来了!赶紧把门关上!”虽然秀儿是个小寡妇,但年龄也没到那种大婶级别呢,才二十八岁,三十都没过呢。

根本做不到李桂花那种奔放,所以这一瞬间彻底的慌了神,双手只顾着紧紧地捂着胸口,惊慌地喊道。

“呃!”回过神来,苏羽赶紧装傻充愣,顺手将房门一关,目光依旧贪婪的在樱桃身上扫来扫去。

女人身上三个点,这慌了神的时候,两只手,只够捂住两个点的,肯定得有一个地方露出来的。所以这会儿,那片青丝粉嫩的谷地便是被苏羽一览无余了。

感受到苏羽的目光,樱桃立刻反应了过来,迅速的双手交叉捂住了那里,可是那对傲人的双峰又是砰的一下跳了出来……

“婶儿,你真美……”虽然这一连见了好几个美女的身体了,但各有各的特点,哪儿能看够呢?再说了,这个时候装傻充愣才是最好的。毕竟在樱桃眼里,苏羽一直还是那个十岁的小男孩。

“别!别看!快转过去!快转过去!”上下齐忙,到头来哪头都没捂住的樱桃,脸颊都红到耳根了,羞愤地说道。

“婶儿,你真美……”装傻充愣,继续装傻充愣!苏羽还是这一招,眼神继续直勾勾地盯着樱桃。

而此时的樱桃,羞愤之下,一不小心,也看到了苏羽的苏大龙直挺挺的立在那儿!这种雄壮硕大的感觉,就算是隔着裤子看到,也是她这辈子没见过的尺寸!当然,她一直守身如玉,也没见过其他的……

不知怎的,在看到苏羽的那活儿之后,樱桃的身体竟然有种酥软麻痒的感觉,全身不由自主的就热了起来。那片干渴了快十年的谷地,竟是流出了清泉!

虽然这清泉苏羽暂时没看到,但这货精的跟猴儿似的,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就此错过呢?所以苏羽这货继续装傻充愣地说道:“婶儿,你真美……能不能让我摸摸……”

说着,还向前走了一步。

虽说是一步,但对樱桃来说,无异于心里上的防线又崩溃了一点。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守寡了十年,身体到底有多干渴,可想而知。无数次的梦里,他都渴望能再次拥有那种温存,那种原始的欢愉。

可是为了女儿,她一直都在忍着,一直都强忍着。顶多,实在难受的时候,用手揉一揉。

但现在,那能解救他十年干渴的货就在那里,直挺挺的立着,虽然是隔着裤子。

但作为一个忍了太久的女人,这一刻,她真的有些忍受不住了。那片芬芳的谷地中,泉水早已奔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紧咬着嘴唇,心中不断斗争着,脑海中不断地闪烁着十年来苏羽从小孩到小男人,对这个家庭的帮助,对她们母女的帮助,最终,她做出了决定。

“好吧……既然你想……那婶子给你摸……把门锁好……”像个羞涩的少女一样紧咬着嘴唇,樱桃松开了捂住胸口的双手,低着头说道。

听到这个答复,苏羽顿时乐翻了天,二话不说就把灶房的门反锁了。一步一步的向着樱桃走去,拉过一张盖着切菜板的花布单子顺手铺在了地上。

然后抱起了樱桃,大嘴直接向着那樱桃红唇封了过去。

十年的干渴之后,第一次被男人碰触身体,樱桃哪儿还能忍得住,双手直接环抱着苏羽的脖子,疯狂的亲了过去。那动作的狂野程度,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边疯狂地亲着苏羽,樱桃一边伸手握住了苏羽的苏大龙,反复的揉搓着。在兴奋中,樱桃更是直接拉开了苏羽的前门,一把攥住了苏大龙,来回的摩擦着。

突然被人握住了那活儿,苏羽顿时浑身一个哆嗦,然后舒爽的传出了一声粗吼。

“呵……”

一只手,则是直接向着那谷地探去,在那滑腻的泉水的滋润下,呲溜一下滑入了那片谷地之中,使得樱桃的娇躯顿时一阵震颤。

相关文章:

下面的嘴巴一张一合:一个人被几个人糟蹋的视频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超级麻醉师)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

肉细致文小说,啊,《幸运捡漏王》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哺乳期同房好刺激:h甜宠器

妻子患癌我怎么调整好自己*痛苦的回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