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锦绣医途》(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8-26 14:32 · 新商盟

“不了。”林谷雨虽然真的很想要获得自由,但是这个时候,她要是离开了池航,他一个人怎么过?

打定主意,林谷雨低声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她要是也离开了池航,池航和他的儿子就真的没有人照顾了。

再说,这个村子里的人根本就没有人治得好池航,等她将池航治好了,再离开也不迟。

“好。”池航声音颤·抖的说道,“等到你想离开的时候,咱们和离。”

在这个时代,义绝指夫妻间或夫妻双方亲属间或夫妻一方对他方亲属若有殴、骂、杀、伤、奸等行为,就视为夫妻恩断义绝,不论双方是否同意,均由官府审断,强制离异。

和离指按照以和为贵的原则,夫妻双方和议后离婚,而不单纯是丈夫的一纸休妻。

“恩。”林谷雨淡淡的应了一声,扶着池航到了床上。

固定了池航的上半身,池航的行动方便了一些,至少不会动一下就疼的要命。

“饿吗?”林谷雨扶着池航躺下去之后,担心的望着池航。

林谷雨不问还好,现在听到林谷雨的话,池航才感觉到饿,点点头,别过脸看向里面。

“我去给你煮饭。”林谷雨说着,直接走到锅灶那边。

池航的眼角有些湿润,他抬手抹掉脸上的泪水。

林谷雨以前没有用过这种锅灶,,弄得满脸都是灰。

不过后来总算是烧着了。

现在房间里面除了一点米就没有别的了。

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每天吃这些,池航的身体怎么可能会好起来?

不过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别的吃的。

正煮着饭,就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站在门口一直盯着自己。

林谷雨疑惑的偏头望去,就看到一个小孩露出一个小脑袋,怯弱弱的站在外面,小手抓着门框,那双黑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

林谷雨看着米已经下锅了,起身,将手在身上的蔽膝上擦了擦,抬眸望着那个小孩。

“过来。”林谷雨温柔的笑着望着那个孩子,朝着他招招手。

小孩子紧张害羞的朝着往外面一躲,就留一双眼睛怯弱弱地望着林谷雨。

林谷雨看着院子没有人,心里知道池家的人就是打定主意让她照顾池航和这个小孩。

林谷雨缓缓的走到门口,蹲下身子,笑着望着面前的小孩,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豆,豆沙。”小孩子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就那张小脸还算干净,忽闪忽闪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林谷雨,怯声怯气,“娘?”

轰~

林谷雨有种自己被五雷轰顶的感觉,胸口莫名的中了一箭,忍不住的心疼她自己。

林谷雨今年十四岁,在现代,这小孩子应该叫她姐姐才对。

不过辈分在那里,林谷雨满头黑线,古代人真是的,生孩子这么早做什么!

见林谷雨没有搭腔,豆沙的嘴角一撇,黑溜溜的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林谷雨,似乎下一刻就会哭出来。

“乖。”林谷雨内心崩溃的伸手摸了摸豆沙的头。

将豆沙拉到屋里,让他做在一旁的小兀子上。

“奶奶,”豆沙偏头嘟着嘴望着林谷雨,奶声奶气道,“娘!”

无意间一抬眸,林谷雨就看到周氏在东北门口躲藏的身影。

对于周氏,林谷雨没有一点的好感。

“是,以后我照顾你。”林谷雨伸手摸了摸豆沙的头,轻声说的道,“乖。”

周氏竟然这么狠心,林谷雨的眉头皱的更紧。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林谷雨轻叹了一口气。

饭很快就好了,林谷雨盛了一碗放在桌子上凉着,随后又盛了一碗,端到池航的床前。

池航躺在床上,本来他想要自己吃饭,但是林谷却不让。

一勺一勺的喂着池航吃饭,等着一碗见底了,林谷雨这才开口,“再吃一碗?”

心渐渐的暖了起来,似乎整个人也好多了。

池航缓缓的点头。

喂完了池航,林谷雨这才将桌子上那碗已经凉了一些的碗端起来,将豆沙唤过来,一勺一勺的仔细的喂着他吃饭。

豆沙很乖,乖得让林谷雨很心疼。

一岁的小孩子不应该很闹吗,但是豆沙一直都是乖乖的跟在她的身边,不哭不闹的,就像是只乖巧的小猫咪。

照顾完了那两个人,林谷雨接着去洗衣服,豆沙坐在一旁的小兀子上,乌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那些蚂蚁。

下午的时候,林谷雨刚刚将洗好的床单被褥全都晒在竹竿上,院子里面就像是下雨似的。

做完这些,林谷雨又将他们三个人的衣服拿出来几身洗干净了晒上。

夏天的太阳格外的毒,火·辣辣的烤着大地。

傍晚的时候,林谷雨烧了点面疙瘩汤,就地将院子里面的菜拔出来一点炒了。

伺候他们两个人吃完饭,林谷雨这才自己吃饭,飞快的吃完,林谷雨洗好碗筷,这才将外面的褥子抱进来放在小兀子上。

林谷雨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对着池航说道,“起来,我扶你起来,给你换个新褥子。”

房间不大,也就只有一张床。

池航配合着林谷雨的动作,挣扎着起身。

被林谷雨扶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池航疼的眉头都蹙成了一团。

林谷雨伸手将床上的被褥拖到了地上,铺好,扶着池航躺下去,这才开始铺床褥。

池航躺在床上,豆沙蹲在池航的身边,伸出小手戳了一下池航的脸。

想要对着豆沙弄出一个笑脸,但是他却痛的做不出任何的表情。

林谷雨收拾好床之后,这才转过身,看着豆沙和池航两个人身上脏兮兮的,走到池航的面前蹲下。

伸手去碰池航的额头。

那只有些发凉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池航觉得身上的不适渐渐的驱散,发烫的身子渐渐的凉了下来。

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

只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头上的那只手就没有了。

林谷雨的眉头皱的更紧,连忙将脸帕拿下来,重新洗了洗,拧干了,这才重新放在池航的身上。

池航呆呆的望着林谷雨朝着外面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失落感。

砍柴烧水。

林谷雨觉得这一天真的是累的要命。

她就是当医生的职业病,才会累死累活的在这里照顾池航。

坐在炉子旁边,忽然间袖子被拉了一下。

“娘。”

“恩?”林谷雨伸手摸了摸豆沙的脸,小孩子的皮肤就是好,舒服滑腻,就像是牛奶一样,忍不住的多摸了两下。

舒服是舒服,只是这小孩子实在是有些太瘦了,需要多吃点补补身子。

幸好这孩子已经一岁多了,也能吃饭了,不然林谷雨可没有办法喂他喝奶。

“困困。”豆沙抬起小手,使劲的揉揉眼睛,含糊不清嘟囔着。

林谷雨连忙将外面的被褥衣服全都拿进来,放在干净的小兀子上,箱子里面的其他东西,明天再拿出去晒晒。

“好,等你洗刷完了,就可以睡觉觉了。”林谷雨笑着耐心的哄道,走到外面拿了木盆进来,这才将一个洗干净的汗巾放到盆里。

水热了,到了一些水,林谷雨伸手将豆沙身上的衣服脱掉,随后在锅灶的旁边,帮着豆沙将全身都擦了一个遍,最后给他包上一层床单。

让豆沙漱了漱口,这才将小豆沙打横抱起,直接抱到了床上。

“睡吧!”林谷雨手轻轻的拍在了豆沙的肚子上,洗澡那会,豆沙都已经困得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听着林谷雨的话,闭上眼睛,没一会就睡着了。

看着豆沙已经睡着了,林谷雨这才起身,换了一盆干净的水端了进来,蹲在池航的身边。

池航现在没有太多的力气说话,只是半睁着眼睛望着林谷雨。

煤油灯下的林谷雨的脸看的并不真切,却有种朦胧的美,让他怎么都不愿意移开视线。

林谷雨伸手将池航身上固定的板子拿下来,一边动手一边说道,“你这段时间都要绑着这些东西,这样会好的快一些。”

他还能好起来吗?池航对他能康复的事情,不抱任何的希望。

林谷雨小心翼翼的帮着池航木板拆下来,伸手就要去解池航的衣服。

池航有些不自在的移过头,虽然白天的时候她已经见过了,但是他还是有些不自在。

没有了衣服,池航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冷?”林谷雨低声问道。

“没有。”池航的声音有些沙哑。

林谷雨点点头,这才拿着巾帕小心翼翼的在池航的身上擦,视线移到他的小腹上,这才注意到,他竟然有八块腹肌。

纹理清晰,曲线分明,面部刚毅。

漂亮的人鱼线一直向下延伸。

身材很不错,林谷雨心里想着,如果这一次不是遇见她的话,估计他这辈子真的完了。

上身擦完了,林谷雨毫不犹豫的伸手去碰池航的裤子。

池航也顾不得疼了,条件反射地慌乱间伸手按住自己的裤子,他的大手包裹着林谷雨的手。

完美的契合在一起,池航忍不住的握住她的手。

两个人的手同时放在了腰间的裤子上面。

池航至少有半个月没有洗澡了,现在还是夏天,他身上散发着难闻刺鼻的味道。

一开始他还没有察觉,刚刚林谷雨给他擦洗,木盆就在他的脸旁,那个味道,他闻得清清楚楚,他就再也不愿意再闻了。

“怎么了?”林谷雨纳闷的望着池航。

“我......”池航期期艾艾的,半天没有将一个完整的话说出来。

林谷雨纳闷的看着池航,忽然间脑中一闪,他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不过也是,一般人对于这件事情都是比较害羞的,当初在学医的时候,她一开始也是不好意思。

那个时候,老师说过,在医生的眼里,病人是没有男女之分的。

以前去当体检医师的时候,她也见过那些人扭捏的样子,不过最后一个个还是主动纠结的将衣服裤子脱下来了。

她在他的面前也是一个医生。

但是,林谷雨心里明白,他是古代人,当然不懂医生面前没有性别之分。

“不用擦了。”过了好一会,池航犹豫的说道,声音很小,要不是林谷雨在他身边蹲着,可能就听不到了。

她要是在说服池航淡定下来的话,一定会花不少的口舌。

这么想着的,林谷雨什么也没有说,伸手毫不犹豫地将池航的手拿开,果断地将池航的裤子脱下来。

她都没有觉得什么不好意思的地方,洗巾帕的时候,就看到池航满脸通红。

帮着池航将身上全都擦干净,林谷雨连忙将洗干净的衣服给池航换上。

顺手将木板上面的布换成新洗的,绑好之后,将池航的身体固定好。

“我扶你起来上·床去睡。”林谷雨一脸平静的说道。

“我,我睡下面就好。”池航有些不自在的说道,脸渐渐的变得通红,“怕,传染给你们。”

“不会传染,”林谷雨很有耐心的说道,“你在地上睡的话,那些虫子再过来咬你,你身上的这病什么时候能好?”

他的病还有救吗?

池航抬起头,黑沉沉的眼睛盯着林谷雨许久,才回答,“你不用骗我了。”

林谷雨现在也懒得解释那么多,不过他身上的那些病并不是什么传染病,不会传染给他们的,冷着脸,“起来上·床!”

池航黯然低下头,“不想去。”

林谷抬眸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豆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怎么都没有想到池航这么固执。

估计是怕将病传染给他们两个。

林谷雨看了一眼她的大箱子,将她的大箱子旁边收拾了一下,将不远处池航的大箱子挪过来。

幸好里面的东西不多,不然林谷雨还弄不懂。

两个箱子并排放在一起,长度差不多有两米,宽度一米。

林谷雨将另外一床洗干净的被褥铺在上面,走到豆沙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将豆沙抱起来。

豆沙似乎睡得并不好,被林谷雨抱起来的时候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等收拾好这一切的时候,林谷雨蹲在池航的面前,很有耐心的说道,“你去床上睡,我和豆沙两个人睡在箱子上。”

......

费力的将池航背到床上,林谷雨这才站直身子,累的满头大汗。

帮着他盖好了床单,林谷雨轻声说道,“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说一声,明天早上我去给你抓药。”

池航漆黑的眸子默默的望着林谷雨,勉强稳定他的声音开口问,“我,我的病,真的能,能好吗?”

林谷雨的脸色微微一顿,从善如流的说道,“我不知道是谁跟你说你活不长了,在我看来,你不过的病没没什么大问题,很快就能好起来,但是想要恢复的和以前一样,估计也要半年多。”

坐在池航的边上,林谷雨伸手将池航的被子往上一拉,轻声说道,“身上被虫子咬的地方,本来十几天就能好的,但是......”

“放心,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腰也没事的。”林谷雨浅浅一笑,温柔地望向池航。

笑颜如花,池航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心也跟着的飞起来。

内心充满了希望,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池航呆木的望着林谷雨的脸,有些不愿有些移不开视线。

“晚上不舒服的时候叫我。”林谷雨不放心的说道。

“恩。”池航低声应了一下。

林谷雨走到外屋,将外屋和里屋两个房间的帘子放下来,隔离成两个空间。

林谷雨飞快的脱下衣服,兑好水,蹲在小木盆面前,仔细的洗澡。

外面传来水声,池航顺着声音偏头望去,隐约的能看到一个身影打在帘子上。

隐隐的能看到她的动作,却看不清她的身材,风一吹,帘子的下面,露出一双白皙的脚。

池航连忙扭头看向墙里面。

身上感觉更热了。

等着林谷雨洗完澡的时候,林谷雨熄了炉灶的火,打开帘子朝着里面走去。

池航听到林谷雨的动静,连忙闭上双眼。

走到池航的床边,林谷雨伸手摸了一下池航的额头,好像烧没有退下去。

眉头紧皱着,打了一盆凉水,在池航裸露的地方轻轻的擦了擦,觉得池航的头没有那么热了。

凑到蜡烛旁边,林谷雨弯腰将灯熄灭,这才走到木箱旁边。

伸手将豆沙身上的床单盖好,林谷雨这才跟着躺下去。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做了太多的活,林谷雨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豆沙坐在里面,手里拉着床单玩。

“娘。”看到林谷雨醒来了,豆沙怯弱弱地拉着床单羞答答地捂着嘴,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林谷雨。

“早。”林谷雨还有些迷迷糊糊,腰酸背痛的。

一定是昨天累的,半睡半醒的撑起身子,看着一旁的豆沙,凑到小孩子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吻,“饿了吗?”

小孩子的心里还是很敏·感的,谁对他好,他就和谁亲近。

丢下手中的床单,豆沙抱着林谷雨的胳膊,小声的说道,“娘,饿了。”

“恩,我这就起来做饭。”林谷雨笑眯眯的摸着豆沙的小脸,软软的皮肤,手感格外的好。

从床上下来,林谷雨走到窗边,打开窗,看着的天灰蒙蒙的,起风了,淅淅沥沥的还下着小雨。

林谷雨觉得用现代的时间来说,差不多有八点了。

下了面汤,林谷雨的喂完了豆沙,这才走到窗边。

可能是真的很不舒服,池航在睡觉的时候,眉头都蹙成了一团,难受的哼哼。

他身上的伤不是一下子就能治好的,幸好周氏分家的时候还给了她们一点银子和钱,他们这段时间可以直接花钱了。

叫醒池航,林谷雨将烧的面汤喂给池航。

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精神也没有昨天好了。

等喂完池航,林谷雨大口喝汤,喝完之后,将手里的碗放到一边的桌子上。

东北角的门还没有关上,林谷雨走到前院,院子里静悄悄的。

四处看了一下,就看到周氏坐在堂屋的门口,手里在编着竹筐子,就没有其他人了。

看到林谷雨来了,周氏将手里的活放到一旁,手在身前的蔽膝上擦了擦,起身看向林谷雨,“你怎么来这边了?”

“婆婆。”林谷雨低声叫道,头垂得很低,轻声说道,“池航哥有些发烧了,我想去镇上请大夫!”

周氏的眉头皱的更紧,脸色有些难看。

林谷雨抬眸静静的望着周氏,“您不是答应了给我们十两银子吗,我不要别的,您现在就把这些钱给我!”

周氏的双眸审视般的眯了眯,危险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林谷雨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目光直直的望着周氏,犹豫的问道,“难道你没打算把银子给我们?”

周氏没有说话,转身进屋了。

从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钱袋,之后放到林谷雨的手中。

等着林谷雨回到房间的时候,外面已经的雨已经渐渐的大了起来。

伸手摸了摸池航的额头,很烫。

林谷雨冒着雨跑到大院子里面,慌乱的说道,“婆婆,您有酒吗?”

“你要酒做什么?”周氏冷着脸望向林谷雨,不过还是起身朝着厨房走去。

林谷雨现在也没时间解释那么多,接过周氏手里的酒坛子,慌乱的朝着她自己的院子跑去。

身上已经湿了。

林谷雨将盆拿出来,到处一些酒,将巾帕放进去,这才给池航擦身。

“三嫂,”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您这是在做什么?”

林谷雨听到动静,一回头,就看到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站在身后。

“你是?”林谷雨只是看了一眼那个人,就移过头,忙着手里的活,哈不犹豫的解开池航的上衣,拿着巾帕擦着他的巾帕。

“池业。”池业站在她的身后,看着林谷雨熟稔手里的动作,眸中的疑惑一闪而过。

等着擦完一遍,林谷雨这才停下来。

林谷雨起身看向身后的男人,微微垂首,礼貌的说道,“四弟。”

三哥生病了,池业是一直知道的,他昨个上午才从学堂回来的,每十天休两天。

他们家里的人照顾三哥的时候,全都是的将手包裹上,这样才敢碰三哥的。

但是三嫂却什么都不包,直接用手。

“四弟,我麻烦你一件事情,能帮我给你三哥擦擦身吗?”林谷雨轻声说道,“这酒的挥发性比较强,降温很快。”

池业听着林谷雨的话,很是惊讶。

“我现在就要去买药了,本来想着今天中午去买药,但是现在看来,他的病情反复,耽误不得了。”林谷雨一脸严肃的望着池业,“你若是不愿意帮忙的话,帮我看着豆沙就好了。”

林谷雨这个样子,俨然已经将她当做他的三嫂,池业点点头,轻声应道,“我知道了。”

外面忽然间响起一个雷声,豆沙吓得抱住林谷雨的大·腿,小脸皱成了一团。

池航辗转不安的睁开双眼,视线望着林谷雨,又看见一旁的池业,眉头轻皱。

“豆沙,乖,跟着你四叔玩,爹爹生病了,娘出去买药。”林谷雨蹲下身子,抱着豆沙,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娘.......”豆沙委屈的望着林谷雨。

林谷雨凑到豆沙的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一吻,这才温柔的说道,“豆沙乖,听你四叔的话。”

豆沙委屈的望着林谷雨。

池业伸手抱起豆沙。

外面的雷声更响了。

林谷雨已经想好了,到时候随便拿着东西盖在头上就好了。

正犹豫着该怎么样出去,池业走到林谷雨的面前,将斗笠蓑衣塞到林谷雨的手中。

林谷雨微微一愣,低头说了一声,“谢谢。”

“别去!”池航沙哑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努力的伸手想要去抓林谷雨,到最后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能够看到的只有她离开的身影。

林谷雨目光在池航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穿戴好,直接跑出去了。

周氏坐在院子里本来正在做活,看着有个人穿着蓑衣斗笠出去,仔细看的时候,发现那人是林谷雨。

要是林谷雨跑了怎么办?周氏连忙去了旁边的房间,伸手将老大池树喊出来。

池树带着斗笠穿着蓑衣,偷偷的尾随着林谷雨。

《穿越之锦绣医途》

林谷雨不知道路,跑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树下,忙跑过去问了下路。

顺着路人指的路,林谷雨飞快的朝着前面跑去。

这个年代,没有车子,代步工具也不是每个人家都能买得起的。

听那个人说,来回将近一个时辰。

想到这,林谷雨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池航躺在床上,粗喘着气。

他好累,好难受。

“三哥。”池业将豆沙抱到一旁的小木箱上面的床上,担心的望着池航。

抬手放在池航的额头上,池业只觉得他的头热的要命,想到林谷雨说的,连忙用沾着酒精的巾帕擦着池航的头和身子。

“四弟。”池航难受的望着一旁的池业,低声叫道。

“恩?”池业并没有停下动作,认真的做着手中的动作。

“和离,”池航大喘气,声音虚弱不堪,“我要和......咳咳,和她和离。”

池业手下的动作一顿,怔怔的望着池航,疑惑的问道,“三哥,你说什么呢?”

“谷雨......我不能拖累她。”池航想起那张巴掌大的脸,双眼通红的望着池业,轻声说道,“我不能害她。”

池业惊讶的望着池航,惊呼道,“三哥!”

他能有钱去教束脩,全都是三哥打猎赚钱给他交的。

在三哥生病的时候,他本来想要伺候三哥,却被三哥逼着去了学堂。

“她......很照顾我,”池航头一次遇见这么温柔的女人,她没有一句抱怨,仔细的照顾她,就连豆沙也照顾的很好,“我不能拖累她,我,咳咳,我说过的,要给她自由。”

真的想像她说的那样,他有那么一天,身体能够完全的好起来,他一定会......

那些不现实的事情,就算了,他是熬不过这个雨天了,早点走的话,也能让他们都得到自由。

“快去!”池航看着池业坐在原地不动,脸色难看的要命,声音沙哑的歇斯底里的喊道。

池业点点头,冒着雨跑回自己的房间,顺手将房间另外一个破斗笠拿过来,拿着纸笔,仓促的回到池航的房间。

池航躺在床上,他迷迷糊糊的,眼前好像出现林谷雨那张脸。

好希望,原地第一次遇见的人就是她,那样他能保护她,而不是让她一直保护着他。

池业按照池航的要求,将休书递到池航的面前,犹豫的说道,“三哥,万一,三嫂她......不回来怎么办?”

池航看着面前的休书,那些字好像都在飞,努力了许久,才能看清楚上面是什么。

“她......”池航挣扎着看着纸上的字。

许久没有声音,正当池业以为池航不会说话的时候,耳边传来池航很轻很轻的声音,却又绝对的肯定,“会回来的!”

池业有些纳闷,他不明白,为什么三哥会这么肯定。

池业连忙将印泥拿过来,帮着池航盖好印章,将纸放到床头边。

林谷雨跑的气喘吁吁的,虽然带着斗笠,也穿着蓑衣,但是身上还是湿了不少。

鞋子已经完全湿透了,那种感觉非常的不好。

地上坑坑洼洼,林谷雨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地上,幸好现在是白天,避开了所有的坑,飞快的朝着前面跑去。

跑到药店门口的时候,药店的门已经关上了。

林谷雨抬手用力地敲门,手下的动作更加的用力。

“谁!”里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林谷雨站直身子,忙应道,“您好,我想买药!”

“吱嘎”一声,门开了。

面前的男人身上传来阵阵的药草香味,林谷雨眉头紧锁,顺着男人身白色的衣衫望去。

那人不过十五六的样子,白发如墨般的散落在白衣裳,头发以竹簪束起,清新俊逸。

“我想买药。”林谷雨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开口说道。

买药?

陆子煜的眉头微微一蹙,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站在药柜面前,陆子煜转身望向林谷雨,将芦苇纸皮平铺在桌子上,分成三份。

他的速度很快,看样子就是练过许久的样子。

“先要退烧的,”林谷雨想着以前遇到的方子,侃侃而言,“广藿香五钱,紫苏叶五钱,陈皮十四钱.......”

林谷雨说的很慢,陆子煜有足够的时间将这些药全都抓好,分成三份放在面前的三个包里。

“再要一份,金银花三钱,野菊花一钱,蒲公英一钱.......”将去丘疹性荨麻疹的药说完之后,林谷雨想到他的腰,既然这一次来了,那就顺便将所有的药全都买了。

陆子煜帮着林谷雨抓药,回头的时候,诧异的望向林谷雨。

她没有拿着单子,她说药名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

而且她还将药材的用量都说的一清二楚。

很奇怪的女人。

等他将所有的药抓完了之后,陆子煜快速地全都包起来。

林谷雨看他的包裹的动作太慢了,毫不犹豫的将伸手将面前的药包起来系上。

她的动作很快,等陆子煜包完两个,她都已经包完了五个。

陆子煜有些好奇,她是懂医?

她包药的动作那么的流畅,而且没有一丁点的犹豫。

“谢谢,多少钱?”林谷雨将钱袋拿出来,看着面前的那人,开口问道。

“一两银子。”陆子煜开口说道。

林谷雨毫不犹豫的将银子拿出来,放到桌上,拎着这些药就要回去。

外面下的雨格外的大。

不停的打雷,声音很响。

陆子煜站在林谷雨的身后,看着她将蓑衣全都包住药,轻声开口,“我用马车送你回去?”

“恩?”林谷雨一脸纳闷的望着身后的陆子煜。

陆子煜看了一眼外面豆大的雨点,轻声说道,“你这样回去的话,药也会湿了。”

“我没有多余的钱给你。”林谷雨低着头,犹豫的说道。

“不要钱。”陆子煜镇定自若的说道。

“那就真的是太麻烦你了,谢谢。”林谷雨毫不客气的说道,脸上的担忧在明显不过了。

陆子煜带着林谷雨朝着后院走去。

他从来都不喜欢阴雨天,这样的天气让人觉得烦躁。

坐在马车里面,陆子煜抬眸看了一眼低头坐在对面的女人身上。

“你们家谁生病了?”陆子煜优雅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袖子,淡淡的问道。

“是我相公。”林谷雨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什么病?”陆子煜目光在林谷雨的身上打了一个转,便偏头看向外面。

“腰部骨折,”林谷雨顿了顿,“荨麻疹。”

陆子煜眉头微微一皱,有些诧异的看向林谷雨,想到林谷雨还会包药材,缓缓的开口,“你懂医?”

“略懂。”林谷雨抬头看向陆子煜,视线落在一旁的药箱上,犹豫的问道,“我能买一套银针吗?”

陆子煜点点头,从箱子里面拿出一套,递到林谷雨的面前,“算是买药送给你的。”

这么殷勤?

林谷雨没有伸手接,定定的看向陆子煜,一脸戒备的说道,“这样不好吧。”

车子摇摇晃晃的,林谷雨一个没注意,身子重重的撞上了车厢的一旁。

林谷雨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坐在一旁,轻声说道,“你还是便宜的卖给我。”

“五十文。”陆子煜开口说道。

林谷雨将钱袋拿出来,看着零散的五十文,直接递给陆子煜。

林谷雨接过银针,很开心的说道,“谢谢。”

陆子煜没有说话,他只是好奇,这个女子竟然会医。

林谷雨说的药方,很复杂,但是配在一起,用来治疗她说的病,似乎很合适。

他是一个医痴。

陆子煜能够看出来,林谷雨对他很戒备,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她还是需要药材的,以后还是会去他的药店买药的。

晃晃悠悠的,等到了村口的时候,林谷雨忙打开帘子,给车夫指路。

还有一段路就到了,林谷雨回头看向车厢里面的陆子煜,礼貌的说道,“谢谢大夫,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就跟你一起去看看病人。”陆子煜拿起一旁的雨伞,优雅从容的从马车上走下去。

一袭白衣,撑着一把纸伞,悠然的站在雨地中,回眸看向林谷雨,“既然已经到这了,顺便给他看诊。”

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

陆子煜像是明白林谷雨想什么似的说道,“不收出诊费。”

既然他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林谷雨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让陆子煜进去给池航看病的话,俨然就是她不对了。

“那就有劳大夫了。”林谷雨带着斗笠,走在前面。

她走的很快,也不知道池航现在是什么样子。

陆子煜跟在林谷雨的身后,进了主院,目光看向那一群人,漠然的转头跟着林谷雨朝着角门走去。

到了院子,林谷雨忍不住的跑起来。

屋里有些黑,池业抱着豆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林谷雨在进屋的那一瞬间,眼睛就看向床上的那人。

将手里的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伸手将身上的蓑衣解下放到一旁,走到床边,伸手摸了一下池航的额头。

“他怎么样了?”林谷雨看向一旁的池业,开口问道。

“三哥清醒了一会,又昏睡过去了。”池业将豆沙放在一旁的小兀子上,走到林谷雨的面前,从袖子里面拿出一张纸。

“这是什么?”林谷雨的眉头微皱,看着池业手中的纸,不解的问道。

陆子煜打量着这间屋子,脏兮兮的,什么都有。

“是三哥准备好的和离书。”池业掩饰掉眸中的惊讶,三嫂竟然真的回来了。

陆子煜望着池业手中那张纸,在看了一眼一旁的林谷雨,没有说话,缓步朝着床边走去。

“他要是想给我的话,等他亲手给我。”林谷雨一脸平静的说道,仿佛那件事情跟她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池业站在一旁,手里拿着那张纸,觉得莫名的烫手沉重。

坐在床边,林谷雨伸手摸了摸池航的额头,还是很烫,果然需要降温。

旁边还有酒,林谷雨将所有的酒全都倒进盆里,拿着巾帕放进去,随后用着沾着酒精巾帕给池航擦身。

陆子煜目光落在一旁的木盆上,鼻尖传来淡淡的酒味。

她是用酒给他擦身子?

相关文章:

肉肉辣文,《捡个总裁做老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摩擦走绳结调教.秀我的大j吧

男人在意女人的表现_黑紫粗硕囊袋拍打

宫交h小腹微微鼓起来,孝敏办公桌下吸 一边听报告bl

总裁大人是诱受/一晚上十几个男人擦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