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锦绣医途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8-26 14:47 · 新商盟

陆子煜看着林谷雨熟稔的动作,似乎她一直都是这样做。

陆子煜伸手放在池航的额头上,随后抓起池航的胳膊,将手指放在池航的脉搏处。

“他发烧了!”陆子煜把完脉之后,将池航的手放回原地,看向一旁的林谷雨。

手里的巾帕已经干了,林谷雨走到木盆旁边,在里面洗了一下,重新沾满酒,走到床边,接着原来的动作,一脸平静的说道,“是,因为.....”

因为丘疹性荨麻疹。

她要是说这个病名的话,陆子煜肯定听不懂,林谷雨顿了顿,“身上的伤口引起来的发烧。”

林谷雨简单的又擦了一遍,抬眸看了一眼陆子煜,缓缓的说道,“大夫,我,我夫君的病,还有救吗?”

多一个人想办法,池航好起来的可能性就更大,痊愈的时间也会变短。

夫君?

陆子煜面色平静的看向林谷雨,视线落在池航迷糊的苍白的脸上,缓声说道,“有救是有救,不过很麻烦。”

林谷雨一脸惊喜的望着陆子煜,将手里的巾帕丢到了盆里,起身走到陆子煜的面前。

两个人之间仅仅有一步之遥。

不知道怎么回事,林谷雨忽然间有些看不清陆子煜的脸,使劲的眨了眨眼。

陆子煜的脸渐渐的出现在了眼前,林谷雨高兴的说道,“你打算怎么医治?”

林谷雨靠的这么近,陆子煜身子不自在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仓促间腰正好撞在了桌子上。

“针灸。”陆子煜说着,转身将银针拿出来。

林谷雨看着陆子煜朝着床边走去,连忙让出空来,紧张不安的站在陆子煜的身边。

陆子煜在池航的身上扎了不知道多少针,不过每当陆子煜下针的时候,林谷雨都很激动。

等着施针结束了,陆子煜缓缓的将那些银针拔出来。

林谷雨看着陆子煜漂亮的收手,这才走了过去。

“吃了你买的那些药,身上的病应该会好的。刚刚我施针的方位,每两天一次就好,”陆子煜面色从容的望着池航,“若他遇见的不是你,想来命早就没了。”

林谷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床边,看着池航即使在睡梦中也是眉头紧皱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心疼。

池业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林谷雨和陆子煜,直到最后听陆子煜那样说,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的三嫂救了三哥。

林谷雨将陆子煜送到了门口,感激的说道,“大夫,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而已。”陆子煜想到床上那男人还要给林谷雨休书,眼中闪过一丝的恼怒。

这男人也是个没人性的,竟然要休了这么好的妻子,实在是笨得无可救药,若不是当时看道林谷雨那么紧张他的样子,他才不会出手。

“不过还是应该谢谢你,”林谷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客气道,“如果您不嫌我做饭晚的话,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好。”

对于陆子煜肯定的回答,林谷雨笑着点点头。

他们家里除了她做饭,就没有人做饭了,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开始做饭。

家里出了米面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林谷雨让陆子煜坐在椅子上等着,随即将池业拉到一旁。

池业不自在站在一侧,他不喜欢别人对他动手动脚。

“四弟,”林谷雨眉头拧成一团,着急的说道,“大夫救了你三哥,也没有给人家诊费,我想着留他吃饭,你去帮我买点猪肉,都要瘦肉。”

“三嫂。”池业小声的说道,“肥肉好吃。”

“我要瘦肉。”林谷雨随即将腰上的钱袋拿出来,从里面拿出了二十文,直接放到池业的手中,“你买个一斤多点回来就好了。”

林谷雨记得肥肉是十五文一斤,瘦肉是十三文一斤。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喜欢吃肥肉而不喜欢吃瘦肉,她可是从来都不吃肥肉的。

池业心里想着或许三嫂觉得瘦肉便宜吧,也是,当初娘只给的三嫂那么一点钱,想来三嫂的钱不多了。

等着池业走了,林谷雨连忙走到炉灶旁边开始忙活了。

看着林谷雨忙上忙下的,陆子煜看了几眼,视线就落在不远处的小包子的身上。

豆沙一双圆溜溜黑葡萄似的眼睛在陆子煜的脸上打转。

陆子煜微微歪头,眉头轻皱,那妇人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大,这么早就有孩子了?

小孩子是很敏·感的,被陆子煜这么看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陆子煜,小胳膊小腿从椅子上滑下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豆沙的眼睛一直望着陆子煜,默默的扶着椅子起身,飞快的迈着小腿跑到林谷雨的身边,伸手直接抱住了林谷雨的大腿。

刚煮上面,林谷雨正在往里面加盐,身子被东西一撞,差点没站稳。

将盐加进去之后,林谷雨看着身边的豆沙,垂眸笑着望着豆沙,哄道,“豆沙乖,去那边等着。”

“娘。”

软软绵绵的声音,她听着心柔·软下来了,伸手摸了摸豆沙的头,“肚子饿不饿?”

小孩子虽然说不了很长的一句话,但是还是能听明白大人说的话。

“饿。”奶声奶气的,豆沙的脸轻轻的蹭了蹭林谷雨的大·腿。

“一会饭就好了。”林谷雨说着,想要哄着豆沙去一边坐着,也不知道原来好说话的豆沙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粘人了。

林谷雨走一步就拖着豆沙走一步。

大锅用来煮面条,林谷雨下面就放了一点的柴火,想等着菜全好的时候,在将面煮出来。

旁边的小锅,林谷雨连忙炒菜。

家里的院子种了些豆角,林谷雨想炒点豆角,在炒一个青椒肉丝,两个菜,一素一荤,也能拿得出手。

池业很快就把肉买回来了。

池业将肉递给林谷雨之后就要走了。

“四弟,你走什么啊?”林谷雨拉着池业的手,笑着说道,“一会留在这边吃饭吧。”

池业想着三嫂的钱不多了,他们这里的粮食也就这么一丁点,他要是留在这里吃饭的话,三嫂他们以后要是没吃的了话,那怎么办?

“三嫂,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娘一定叫我了。”池业说完,直接朝着外面跑去。

林谷雨就是想拦都拦不住,更何况还有一个一直抱她大·腿的小包子。

做好饭之后,林谷雨笑着将面条端到了桌子上,也给了外面的车夫一碗面条,里面加了点菜。

坐在桌子旁边,林谷雨伸手将一直缠着她的小包子抱起来,笑着说道,“大夫,您不要客气,随意。”

林谷雨先端起碗喂豆沙。

豆沙很听话,吃饭的时候,就安静的坐在林谷雨的腿上,林谷雨递给他什么,他就吃什么。

陆子煜看着豆沙这么乖的样子,淡淡的开口,“孩子多大了?”

“好像是一岁?”林谷雨不确定的说道,嫁过来之前听别人这么说的。

“一岁的孩子都能自己吃饭了。”陆子煜偏头瞥了一眼豆沙。

豆沙原本垂眸,被陆子煜那么一看,双手抓着林谷雨的袖子,怯生生的望着陆子煜。

“是吗?”林谷雨原来只是个大学生,没有谈过恋爱,跟别说养孩子了,“我回头找人给他做个小铁碗,顺便弄个小勺子,让他自己吃饭。”

林谷雨说着,温柔地摸了摸豆沙的头。

喂完了豆沙,这才开始吃饭。

平时都好说话的豆沙,这回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缠着林谷雨,就连林谷雨吃饭的时候,他也要坐在林谷雨的身边。

陆子煜从来不知道瘦肉会这么好吃,吃完之后,想着回去要让人这样做饭。

要送陆子煜出去,林谷雨就将豆沙放在屋里,戴着斗笠跟着陆子煜出去了。

“慢走。”看着陆子煜快要上马车,林谷雨笑着说道。

陆子煜漆黑的双眸定定的望了一眼林谷雨,那个男人都不要她了,还留在那个家做什么,想被拖死?

不过陆子煜还是没有说出口,看着那张明媚的笑脸,点点头,转身直接上了马车。

送走了陆子煜,林谷雨刚刚转身,就看到周氏紧绷着脸从屋里出来。

“我跟你说,没有钱没有吃的时候,你别过来求我们!”周氏恨铁不成钢望着林谷雨,见她还是很迷茫的样子,咬牙切齿道,“你就不知道省着点过日子,一斤肉,你知道能买多少米和面吗,早知道你这么败家,我就不该给你一分钱!”

林谷雨低着头,转身朝着角门那边走去。

周氏看着林谷雨这个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的那些儿媳妇,哪一个刚刚进门的时候,不是乖乖听话,任由她拿捏的吗?

周氏是做惯农活的人,快步走到林谷雨的身边,一把抓住林谷雨的胳膊,大嗓门的吼道,“怎么了,还不能说你几句了?”

林谷雨有些厌烦的偏头看向周氏,微微抿唇,有些不耐烦。

“别以为你分家了,就不用听我的话了,我告诉你,这池家还是我说的算!”周氏最喜欢敲打儿媳妇了,等到她老的时候,这些儿媳妇才能乖乖的在她的床边伺候她。

“娘,女人都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林谷雨声音平静,就像是再说一件和她无关的事情一样,“既然我们已经分家了,媳妇应该唯夫君命是从。”

周氏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伸手指着林谷雨的脸。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谷雨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粗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周氏才想到要骂什么,“你娘怎么教你的,难道嫁了人之后就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婆婆,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崽子!”

“原来婆婆的娘是这样教婆婆的,媳妇受教了。”林谷雨平静的看着周氏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心中满满的都是不悦。

如果说周氏非要给他快要死的儿子娶媳妇冲喜的话,林谷雨可以接受,毕竟哪有母亲不疼爱自己儿子的。

但是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周氏不由分说的直接和他们分家,试想,周氏真的在乎她那个儿子的话,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周氏气的扬手就要给林谷雨一巴掌,林谷雨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周氏的手。

反正等池航的身体一好,她是要离开这里的,没必要让周氏这样的人欺负她。

更何况,在现代的时候,林谷雨也从来都没有人敢欺负她。

被林谷雨抓着的手怎么都不能落下,周氏使劲的挣扎了几下,总算是甩开了林谷雨的手。

周氏收回自己的手,手腕通红,有些忌惮的望着林谷雨。

林谷雨穿着一身简单的素色衣衫,双手很自然的放在身前,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周氏觉得在林谷雨的面前,她好像就像是一个下人一样。

扭头朝着屋里走去,周氏懒得和林谷雨这样的人在说下去,她看的出来,林谷雨根本就不怕她,万一林谷雨反手打她的话......

恶媳,恶媳,真的是家门不幸。

三郎的第一个妻子就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人,没想到第二个看着不像是能吵架的人,手上的力气怪不小。

林谷雨现在只希望池航能早点的好起来,她才可以回家。

三朝回门。

新媳妇出嫁后的第三天是要回娘家的。

一早。

林谷雨的迷迷糊糊抬起头,伸手摸了摸床上睡着的那人的额头,已经不烫了,看来昨天的难关算是度过了,就等着池航醒过来就好了。

真的是累。

林谷雨站起身子,昨个一宿没睡,先是为了他吃药,然后帮他降温,最后不放心的守在池航床边,担心他半夜有什么需要。

在林谷雨碰到他额头的时候,池航沉重的睁开眼皮。

“好点了吗?”看着池航醒来,林谷雨连忙凑了上去。

“是你一直在照顾我?”池航脸色苍白,声音沙哑,气若游丝的开口。

林谷雨伸手将池航身上的被罩往上拉了拉,淡淡的说道,“昨天那么困难的时候你都熬过来了,以后也不会有问题的。”

池航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苍白的薄唇微微一抿,眉头轻皱着,“昨天,我让四弟,给你休书......”

“难道我是嫁给你四弟吗?”林谷雨毫不在意的反问道,“不然他给我休书做什么,你要是想给我休书,等你好起来,你再亲手给我休书。”

池航偏头看向床里面,闷声道,“我这个样子能好起来?”

昨日,浑身烧的难受,周围一片漆黑,他怎么都醒不过来,那个时候,他明白,他是活不下去了。

“我说了你能好就是能好,有什么好置疑的?”林谷雨说着,起身朝着炉灶那边走去,一边往里面添柴火,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么凶险的时候你都渡过去了,还怕什么?”

池航从来都不怕死,他唯一怕的就是孩子,豆沙现在才一岁多,他死了谁来照顾豆沙?

林谷雨烧了点热水,直接下了米汤,等汤好了的时候,林谷雨这才将豆沙叫起来。

伺候完豆沙梳洗,林谷雨接着伺候池航。

真的是伺候完小的伺候大的。

她是最后一个洗漱的。

喂完他们两个人吃饭,林谷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碗筷,随后直接走到池航的床边,脱下鞋子直接上·床。

“你,你做什么?”池航看了一眼在地上拿着木头在地上随便乱画的豆沙,声音颤颤巍巍的。

“能做什么?”林谷雨一脸平静的望着池航,顺着池航的视线望去,“翻过身。”

池航别别扭扭的望着林谷雨,双手抓着自己的衣服,“孩子还在。”

“他在怎么了?”林谷雨上下下的打量着池航,不明白池航在说什么,跪在床边,伸手直接将池航翻了一个身。

池航趴在床上,屁·股上忽然间传来了重量。

林谷雨的手放在池航腰部错位的地方,轻轻的揉了一下。

呲。

池航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很疼。

“如果疼的话,你就忍着点,”林谷雨觉得坐在池航上面不方便,直接蹲到了床里面,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半分,“你的腰多按摩一下,会好的。”

池航不像说什么,对于林谷雨做的事情,他虽然不是和明白,但是他很相信她。

就像昨天那么危险的时候,他也相信着她还会回来。

渐渐的,或许是习惯了林谷雨手下的力道,池航竟然感觉不到疼了,反而觉得很舒服。

等着帮池航按摩完,林谷雨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了。

从床上下来,林谷雨弯腰穿着鞋子,“池航哥,我能和你商量个事吗?”

“什么事?”池航偏头望向林谷雨,能看到的只是林谷雨的屁·股。

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还真没见过这么,这么随意的姑娘,不都说姑娘家都是很矜持的吗?

林谷雨起身转身看向池航,犹豫的说道,“今天本来是三朝回门的,我想回家看看。”

对,三朝回门。

以前他也曾经跟着他媳妇回去,他那个时候抓了两只鸡送给了岳母家。

他现在就是想要给林家送点东西都没法送。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一起了。”池航脸色苍白,心疼的难受。

林谷雨帮着池航将身子翻过来,镇定的说道,“我知道你没有办法跟我一起回去,我自己回去就好,我来这边,我娘肯定也着急。”

“是。”池航点点头,他知道这些礼数的,只是自己现在却没有办法满足林谷雨,“应该的,家里有什么东西,你就送什么回去。”

“想好了,拿十个鸡蛋回去,”林谷雨说着走到鸡蛋的旁边,弯腰将鸡蛋放到新的筐子里面,“就这些,不需要别的了。”

“太少了。”池航说着,挣扎着要起身。

“你别随便乱动啊,”林谷雨快步走到池航的面前,连忙将池航按了回去,有些担心的说道,“你的伤还没好,别乱动。”

“本来我应该和你一起回去的。”池航说道这,愧疚的更是不敢望着林谷雨的脸。

林谷雨很淡然的说道,“我娘知道你这个样子,肯定也不会让我将你带回去的,不用担心了,我自己回去没事的。”

林谷雨一转身,就看到豆沙手里拿着木棍站在一旁,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林谷雨。

“娘!”豆沙迈着小短腿,踉踉跄跄的跑到林谷雨的身边,丢下木棍双手环抱住林谷雨的大·腿。

林谷雨望着豆沙这个样子,笑眯眯的一把将豆沙抱起来,很自然的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偏头望着池航,“我能带着豆沙一起回去吗?”

“恩。”池航有些诧异的望着林谷雨。

如果是别的女人,肯定不愿意带着豆沙!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豆沙竟然这么粘着林谷雨。

林谷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也不会什么复杂的方式,只是头发简单的盘起来,小脸干净,一双眼睛格外的有神,给人一种干净利落清秀的感觉。

“我去和四弟说一声,中午没回来的话,让他给你做饭吃。”林谷雨只是给池航交代一声,便抱着豆沙朝着外面走去。

本来周氏说的西北开个角门,昨个下雨了,估计那边的人来不及忙活。

地上湿漉漉的,走上去粘粘的,很不舒服。

突然间特别想念现代的柏油马路,走起来也不会这么费事。

林谷雨刚出了东北的角门,就看到周氏坐在门口正补着衣服。

周氏听到脚步声,顺着声音的视线望去,就看到林谷雨抱着豆沙出来。

“呸!”周氏冲着林谷雨的方向吐了一口痰,黑着脸望向一旁。

“婆婆,”林谷雨即使再怎么愿意搭理周氏,但是回门怎么都要和周氏说一声,“今天第三天,是媳妇回门的时候!”

周氏依旧忙着手里的活,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林谷雨一样!

林谷雨偷偷的凑到豆沙的耳边!

豆沙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了一眼林谷雨,随后望向周氏,从林谷雨的身上挣扎下来!

“奶!”

奶声奶气的声音,听着让人的心都软了下来!

周氏冷冰着脸也渐渐的软了下来,放下手里的东西,伸手抱起豆沙,不管怎么说,豆沙都是她的孙子!

“婆婆!”林谷雨一脸平淡的望着周氏,声音冷漠,“我只是给你通知一声!”

林谷雨想起还要去找池业,转身朝着池业的院子走去。

“你这样的恶媳,我这就休……”

“休了我吗?”林谷雨笑颜盈盈的转身望向周氏。

周氏恨恨的咬着满口的碎银牙,双眸紧盯着林谷雨。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难拿捏的媳妇,偏偏周氏打不得,更也骂不过,直接吞下怨气,一双含怨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林谷雨,似乎要将林谷雨给杀死一样。

林谷雨去了池业的院子,池业一直在念书,是以周氏将东边的那个院子给了池业,让他能够安静的在那边念书。

池业是个好说话的,林谷雨跟池业简单的一说,池业就应了下来。

周氏生了四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听说女儿早就出嫁了。

池树是老大,性子敦厚老实,那天看起来,池树似乎很怕他老婆。

池涛倒不是个怕老婆的人,这人好吃懒做,什么都不愿意做,每天想着投机取巧,就连下地干活都懒得去。

在这个家,林谷雨觉得能够帮着池航的也就只有池业了。

回到池航的房间,林谷雨不放心的叮嘱了池业几句,还跟他说怎么样照顾池航。

“听说娘将银子给你了,你路上买点东西回娘家。”池航期期艾艾的说着。

“我知道了。”林谷雨应了一声,随后谢了谢池业,就拎着鸡蛋出门了。

豆沙原本是坐在周氏旁边的,看到林谷雨出来的时候,忙不迭地的起身,快步跑到林谷雨的面前。

“我带着豆沙一起回去。”林谷雨淡淡的说了一声,就像是自言自语似的。

“你篮子里面拿的是什么?”周氏起身,快步走到林谷雨的面前。

周氏那个抠劲,林谷雨知道,她就是拿十个鸡蛋,周氏一定不会同意的。

林谷雨不搭理周氏,拉着豆沙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周氏一把抓着林谷雨领着豆沙的胳膊,脸色难看,没好气的问道,“你到底拿了什么好东西回门,我得看看,谁知道你会不会将我们周家的东西全都搬过去,贴补你那个穷娘家!”

林谷雨回眸,不耐烦的望着周氏,眉头拧成一团,声音冷漠,“婆婆!”

这都已经到了大门外面,周氏还是不依不饶的。

周氏的声音向来很大。

“周婶子啊,”王晓倩手里端着木盆,里面还有一些脏衣服,笑着从隔壁走了过来,“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不等周氏说话,王晓倩笑颜盈盈的打量着林谷雨,“原来你就是三嫂子啊,三嫂子,您这是准备回门?”

“是。”林谷雨微微颔首,不着痕迹的拉着豆沙朝后一退,离开周氏。

“我就是看看她都给她娘带了什么好东西?”周氏不依不饶的说道,“她家穷的要命,可别赖上我们池家。”

“婆婆,”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低着头,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您不是第一天就将我池航哥分出去了吗?”

“分家了?”王晓倩一脸惊讶的望着林谷雨,随后看向周氏,忍不住的大嗓门的说道,“天啊,周婶子,三哥的身体还没好,您现在就这么着急跟着三嫂他们分家?”

许是因为王晓倩的声音太响了,周围的人都渐渐的凑了过来。

这乡下的人,也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家的事了。

周氏的脸有些难看,不悦的看向王晓倩,“你吆喝什么,嗓门大还是怎么的?”

“周婶子,我哪能和您比呢,您的才是大嗓门的那个。”王晓倩不好意思的笑笑,端着手里的木盆,“我要去洗衣服了。”

林谷雨伸手将篮子上面的红布拿开,声音带着几分的委屈,动作楚楚可怜,“我拿了十个鸡蛋回门,婆婆,这样行吗?”

周氏的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白的。

林谷雨紧咬着唇,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似乎做了决定似的,怯弱弱的望着周氏,试探性的开口,“要不我就拿两个?”

这回门总归是要带点东西,空着手,婆家的面子也过不去。

“赶紧走,在这里碍什么眼,我有说你什么!”周氏不耐烦的摆摆手,朝着里面走去。

林谷雨纤细的手轻轻的将篮子盖上,这才带着豆沙朝着林家走去。

“这周婶子也真是的,什么人,新媳妇回门十个鸡蛋都不让拿。”

“抠死了,难道你不知道她一向是这样的人吗?”

“这个还真的不知道。”

“我听说,航儿那孩子的媳妇好像也是因为多拿了点东西,就被休了。”

......

身后那些人的碎碎念,林谷雨的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等着林谷雨领着豆沙出门的时候,周氏连忙将池涛叫过来。

池涛嘴里衔着一根草,吊儿郎当的站在周氏的面前,不情不愿的说道,“娘,你叫我做什么?”

“去跟着她。”周氏朝着门口努了努嘴,压低声音,“我不放心她回去。”

池涛听着周氏这么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娘,你想太多了,昨个那么好的机会弟妹都没跑,现在还带着豆沙,能去哪里?”

豆沙。

周氏想到这的时候,忙不迭地的起身,焦急的说道,“她该不会将豆沙给卖了吧!”

“娘。”池涛有些无奈的望着周氏。

周氏抄起一旁的扁担,在池涛的面前扬了扬,没好气的说道,“不行,你给我偷偷跟上去,看看她到底作什么,不然明天我让你将三亩地的草全都拔光,不准别人帮你!”

池涛嘴里的狗尾巴草掉到了地上,立即站直身子,“是。”

说完,池涛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林谷雨带着豆沙朝着前面走去,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三嫂子。”

是刚刚那个在门口给她解围的人,林谷雨停下脚步,回眸看向那姑娘。

那姑娘长得很周正,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似乎会说话,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

“三嫂子,”王晓倩气喘吁吁的走到林谷雨的身边,刚刚她忘记拿一件衣服,又跑回家去拿,没想到她们走的这么快,“我是王晓倩,你可以叫我晓倩,我家就是你们东边的那家。”

林谷雨抬眸看了一眼王晓倩的家,他家看起来还挺不错的,竟然是砖瓦房。

在这个全都是泥土坯堆成的房子里面,王晓倩的家看起来格外的与众不同。

“晓倩妹妹好。”林谷雨微微一笑,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随后低头望着身边的豆沙,晃了晃豆沙的胳膊,“快叫姨。”

“姨。”豆沙奶声奶气的叫着,身子躲在林谷雨的身后。

“一起走吧,我跟你顺路。”王晓倩自来熟的走在林谷雨的身边,笑眯眯的说道,“早就听说三哥娶了一个漂亮的新娘子,果不其然。”

“都是那些人浑说的。”林谷雨毫不在意的低着头。

她现在才十四岁,这么小,人瘦得要命,前段时间还刚刚生过一场大病,能好看到那里去?

“豆沙以前很胆小呢,和谁都不亲近,没想到豆沙会这么喜欢三嫂。”王晓倩这说的是实话,就算是豆沙的亲娘,她还记得那妇人大声叫豆沙,但是豆沙还是躲在屋里不出来?

林谷雨诧异的望着王晓倩,随后低头望向豆沙,纳闷的问道,“我觉得豆沙虽然胆小,但是挺粘人的!”

豆沙似乎也在明白林谷雨再说他,紧紧的跟在林谷雨的身边。

豆沙才一岁,走路很慢,更何况现在走了很远了,他有些跟不上了。

林谷雨笑着蹲下身子,一只手将豆沙抱起来。

“哪有啊,以前豆沙都喜欢藏起来,更不待见他娘。”王晓倩想了想,凑到林谷雨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娘以前经常揍他。”

林谷雨的脸色瞬间变了,眉头拧成一团,偏头望着王晓倩,“真的?”

“这能有假?”王晓倩伸手想要去摸豆沙头的时候,却不想豆沙双手抱着林谷雨的脖子,将头紧紧的埋在她的脖颈间。

王晓倩毫不在意的收回自己的手,有些可惜的说道,“这孩子就是被那人打怕了,不敢轻易和别人亲近。”

林谷雨本来就挺心疼豆沙的,现在听到王晓倩这么说,脸色难看的要命,“那人怎么狠得下心,他这么乖。”

王晓倩微微耸肩,看着不远处的河,笑着说道,“三嫂子,你接着往西边走就好了,我去洗衣服了,有空咱们在聊。”

林谷雨本来也就是个孩子,现在一只手抱着豆沙,另外一只手拎着篮子,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了。

要是在现代的话就好了,出门坐车,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林谷雨的手实在是累的要命,蹲下身子,将豆沙放在地上。

“娘背豆沙好不好?”林谷雨笑着望向豆沙,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豆沙的头。

豆沙长得很可爱,尤其是那双闪烁着光辉的眸子看向她的时候。

“好。”豆沙笑着走到林谷雨的身后,直接趴在林谷雨的身上。

豆沙紧紧的揽着林谷雨的脖子,小脑袋在林谷雨的脖颈处蹭蹭,笑眯眯的走到林谷雨的耳边。

“娘。”

“恩?”林谷雨觉得这样比抱着豆沙好多了。

豆沙没吭了,紧紧的抱着林谷雨,嘴角笑起来。

刚走到林家村的时候,林谷雨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消瘦的身影,眉眼之间渐渐的露出了喜色。

相关文章:

男朋友总拉我到没人的地方做:攻惩罚受使用冰块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一边打电话一边啪

白肥大腿岳 不要好大好快给我|超品小神农

如梦令一朝花开傍柳*她独自在心里

《妈咪九块九,爹地你拿走》全文(大结局)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