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仁医免费阅读,绝代仁医小说免费TXT大结局

2021-08-26 21:44 · 新商盟

“那个医生去哪儿了,还不快点给我把人找出来,我弟弟要是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王若琳吼道,薄怒之下,她姣好的面容变得有些狰狞,冷冷看唐吉德:“我弟弟如果废了,你这双腿也别想要了!”

唐吉德面如死灰,脖子上被挠出几条见血的伤口。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王阳天的腿出任何事!

唐吉德急忙说道:“林怀仁是灵秀医科大学的实习生,他现在肯定在回学校的路上,我马上给他们指导员打电话,一定让他过来给王少爷诊治!”

林怀仁的确是在回学校的路上,刚走到校门口,只听见急促的马达轰鸣声从身后传来。

一辆黑色轿车直接刹到林怀仁跟前,车上下来几个神色狠厉的黑衣人。

林怀仁蹙眉,他有预感,王阳天肯定出事了。

“少爷情况有变,你马上跟我们再走一趟。”为首的一名保镖直接把林怀仁拦了下来,冷冷说道。

那模样,好像林怀仁回去给他家少爷看病是天大的恩赐一般。

这样的态度跟语气,让刚刚才受了憋屈的林怀仁更是不爽。

他冷哼一声:“我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哪有资格给你们家少爷看病,要是我不小心碰坏了他的千金之躯,哪里付得起责啊!”

保镖脸色一变,这小子分明就是拿他们在出气,大喝一声:“你小子最好识相些,乖乖去医院,不然我们绑也要把你绑去医院!”

林怀仁大怒:“有本事你们试试!”

这些职业保镖大部分都是退伍军人,抑或是一些退役的拳击手,常人是无法招架的,其中一人见林怀仁如此狂傲,当场上前,想反手扣住林怀仁,将他押走。

林怀仁得了传承,又受了委屈,怎么会束手就擒?他一个转身,迅速扣住那人的内关穴,微微用力,那保镖只觉得手上一麻,半分力道也使不出来,错愕间,林怀仁就像泥鳅一般逃出他的控制。

其余人见此情形,同时大喝一声,向林怀仁扑了过去。

林怀仁猛的向前一冲,直接闯入几人的包围圈。

“呵,小子你是找死!”保镖眼神狠辣,重重一拳直接向林怀仁头上砸去。

林怀仁不屑的勾起嘴唇,他动作快如闪电,轻而易举的躲多几人的袭击,还反手擒住一人右手,轻轻一拗,一声惨叫,那右手软趴趴的垂下。

其余几名保镖大吃一惊,太快了!

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楚林怀仁的动作!

林怀仁拍拍手,轻松又惬意的看看几人,几名保镖纷纷垂下手,林怀仁刚刚已经用实力证明,单凭他们几人是不可能强行把他带到医院去的。

“你们还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人给我带到医院!”梅雪一下车,见自家保镖傻站着不动,立马发飙,她儿子还在医院等着救命呢!

王若琳也走下车,他见自家保镖这情况,就知道他们是在这学生手里吃了亏,看向林怀仁的目光更加复杂。

“妈,别这样。”王若琳劝住梅雪,她想到林怀仁在医院说的那番话,又想到高老说的只有这人才能救她弟弟,也只能放低自己的姿态。

王若琳站在林怀仁面前,微微鞠躬:“这位同学,刚刚多有冒犯,真的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太心急了。”

林怀仁憋着一肚子的委屈,冷哼道:“哪里说得上冒犯,是我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实习生碍了你们这些大人物的眼,这不,我正滚得远远的呢。”

林怀仁作势要走,王若琳顾不得其他,忙伸手拉住林怀仁,恰好牵住他的手,柔软的触感让林怀仁微微失神。

“不好意思!”

王若琳立马抽回自己的手,面色微红:“那个同学,我弟弟现在情况很严重,劳烦你…。。”

梅雪恰好也看到这一幕,尖叫一声,指着林怀仁的鼻子骂:“你个不要脸的流氓,怎么的,我们王家让你办点事,那是你的福气!你居然想趁机我女儿的油?也不瞧瞧你算个什么东西!”

“妈,你在说什么啊!”王若琳急忙堵住梅雪的嘴,她们现在是在求人帮忙,梅雪这么一闹,人家哪里还可能帮她们。

林怀仁看向王若琳,冷冷说道:“你弟弟的病,我治不好,也不想治,你们另请高明吧!”

“同学,我妈妈没什么恶意,你不要误会!”王若琳知道现在说什么可能都于事无补,林怀仁丝毫没有停留的半分意思。

梅雪还不知情况的严重性,她冲身边站着的保镖吼道:“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人给我带走,养的都是一群废物!”

几个保镖互相对视一眼,咬着牙冲了上去,没几下,全部都光荣的躺在地上,林怀仁就跟玩儿一样,还回头挑衅的看一眼梅雪。

梅雪这下才真的慌了,一想到宝贝儿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她脸色苍白的问女儿:“琳琳,怎么办,琳琳,你弟弟千万不能有事啊,不然王家哪有我们母女的容身之地啊!”

王若琳现在也是心急如麻,她就这么一个弟弟,绝对不能让王阳天出事,心一横,王若琳向林怀仁追了上去。

“林同学,我们真的很有诚意,请你回去替我弟弟医治!”王若琳拦在林怀仁跟前,语气恳切。

林怀仁上下打量王若琳一番,面露讥讽:“怎么不跟你保镖一起来?王小姐,你这样的美人儿要是落在我这种流氓手里,可是会被欺负的啊!”

王若琳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知道方才梅雪的话又把林怀仁得罪了一次,但眼下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要能治好她弟弟,她可以不惜一切。

王若琳甜甜一笑,脸颊上有一个漂亮的梨涡:“林同学说笑了,我妈妈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在为我弟弟的病情着急,我诚挚邀请你当我弟弟的主治医生,你放心,报酬肯定是很丰厚的,只要你开口,无论多少钱我们都会双手奉上!”

“多少钱我都不医,我一个实习生,上不得台面,你另请高明吧。”林怀仁直接拒绝王若琳的要求,有钱人的臭毛病那么多,他才不想伺候。

“同学,你说,你要怎样才愿意回去看看我弟弟,只要你提出来,无论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房子?车子?还是别的什么?只要你提出来,我一定满足你。”王若琳说什么都不愿意放林怀仁离开,这是弟弟唯一的希望,她绝对不能放弃。

王若琳身材高挑,站在一米八几的林怀仁面前,却显得有些小鸟依人,她原本就是个美人儿,方才又因为王明阳哭过,此刻一脸期冀的微微抬头望着林怀仁,微微泛红的眼眶,看上去十分惹人怜惜。

林怀仁心下有些动容,但是他原本一颗好心救人,却被人无端一顿指责羞辱,方才还被那泼妇污蔑说他耍无赖,这一肚子火,总不能自己忍了吧。

林怀仁还没想出来消解怨气的方法,王若琳却是咬紧红唇,芊芊素手环住林怀仁的腰身,用力一带,两人几乎紧紧贴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是热恋的情侣咋深情拥抱。

林怀仁被突然的变故震惊到了,后面发生的事情,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要你能医好我弟弟,我……不会亏待你的!”

一股茉莉花的香水味萦绕在林怀仁鼻尖,女人成熟柔软的身体紧紧贴合着他,不需要低头去看,林怀仁也知道他们的姿势一定十分亲密。

活了二十多年,这特么第一次遇到美人计啊!

有那么一瞬间,林怀仁他真想伸手把女人狠狠抱在怀里蹂躏一顿,不过他尽管说不上是正人君子,但是在红色光辉照耀下成长的一代,也是有风骨跟底线的。

林怀仁一把推开王若琳,喝道:“请自重,老师没教过你吗?”

王若琳愣了一下,她为了救弟弟,鼓起勇气,放下尊严跟脸面,去勾引一个实习生,竟然被对方当众训斥她不自爱,这要是传出去了,她还有何脸面立足在灵秀市?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我只有一个弟弟,我不能失去他啊,我妈妈也不能失去他,没有我弟弟,我妈也活不下去的阿!”

王若琳掩面大哭,还那么委屈,跟谁欺负了她一样。

林怀仁一下手足无措了,见识过王若琳的泼辣跟蛮不讲理,突然换了个路线,林怀仁心就慌了。

老头子说过,女孩子金贵,要好好护着,千万不能让她们掉金豆子,不然就是对不起造物主的恩赐。

林怀仁软下嗓门,轻言细语的安慰着:“你别哭了,你这样人家会以为我欺负你了。”

“你本来就欺负我了,我都这样求你了,你都不肯去给我弟弟看病,你不是欺负我是什么?你不仅是欺负我,还是欺负我弟弟,你欺负我了全家!”

王若琳的小拳头砸在林怀仁身上,那力道就跟骚痒一般,林怀仁连忙求饶:“行行行,你别哭了好不好,这人来人往的,别人看见了不好。”

王若琳借机提出要求:“那你现在回去给我弟弟看病!”

王若琳见林怀仁面露迟疑,作势又要开始了。

林怀仁赶紧说:“我去,我马上就去,大小姐,你就绕过我吧,我最见不得女生在我面前哭了。”

王若琳当即破涕而笑,林怀仁一时看的有些失神,突然想起在书上读到过的一句话:手如柔夷,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用来形容王若琳,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王若琳的电话突然响起,一接电话,脸色大变:“我马上带人到医院来,马上!”

王若琳挂断电话,无助的望着林怀仁。

林怀仁知道,肯定是王阳天的病情又恶化了,转身说:“走吧,回医院。”

医院里,林怀仁重新为王少阳施针,然后将病房内的人赶出去,为王阳天渡气,以促进周身血脉畅通。

一番动作下来,病情总算是控制住了。

林怀仁松一口气:“这针我再说一次,没有我,你们最好不要拔下来。”

一旁的专家们连连点头,王若琳得知王阳天情况稳定了,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大家欢喜的结局,林怀仁准备离开。

眼尖的王若琳当即把人拦下,从随身的包里翻出来一张黑色鎏金卡,递给林怀仁:“拿着,我说话算话,你救了我弟弟,我不会亏待你的。”

“不用了,我虽然是一个实习生,但是救死扶伤也是我的本职工作。”林怀仁的本意便是救人,从没想过要从王家那拿什么好处。

王若琳不免又多看了林怀仁一眼,这小子好像真的跟别人有些不一样。

但是这卡是她的心意,一定要给他!

王若琳轻轻踮起脚尖,把卡塞进林怀仁胸口的袋子里:“叫你拿着就拿着,哪来的这么多废话,不然我就哭给你看哦!”

林怀仁一见王若琳那阵仗,立马服软:“行行行,我拿着拿着。”

王若琳露出一个明媚的笑来,凑到林怀仁跟前,道:“这卡的价值可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哦,不信,就拿到我们名下任意一家服装店试试,有惊喜哟!”

王若琳说完,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进到王阳天的病房。

林怀仁从包里摸出那张黑金卡,摇摇头,算了,就当第一次行医的诊金吧!

这时,医院负责人老陈带着一群专家从病房里出来,见到林怀仁,当即围了上去。

老陈乐呵呵的,笑得跟个弥勒佛似的:“诶呀,江山代有人才出啊,小林啊,你这次可真是给咱们医院赚足了面子啊!”

老陈这热络劲儿,好像刚刚强制赶走林怀仁的不是他一样。

只是就算他忘了,但是有人可忘不了。

林怀仁把卡放回包里,朝四周努了努鼻子,一边自言自语:“诶,打扫阿姨又没收垃圾吗?怎么突然这么臭了,咦,好臭,跟狗屎一样臭!”

陈院长身后的专家团里发出哄笑,林怀仁这是在骂陈院长呢!

陈院长回头瞪一眼,回头又腆着脸继续说:“小林啊,我马上把你从中药房调出来,你想去哪个科室就去哪个科室,等你毕业了,可以直接做我们院的主任医师,哦,不,你直接就是专家级别的待遇了,你看,这安排你觉得合适不?”

林怀仁只感觉到一阵厌烦,他直接拒绝:“算了吧,我这种不守规矩,没有医德的人,留在这里就是污了这块宝地,你们还是另选贤能吧。”

说完大步离开。

唐吉德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指着林怀仁的背影骂:“院长,你看他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还敢讽刺你老人家,咱们就该给他学校打电话,让他业都毕不了,看他拽什么拽!”

陈院长老奸巨猾,他淡淡看一眼唐吉德,心下恼怒,要不是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险些牵连医院,他刚刚会不顾脸面去邀请一个实习生留下来?

陈院长走到唐吉德身边,冷哼一声:“你自己干的好事还少了?还有脸面说别人?你看王家最后怎么收拾你!”

唐吉德面如死灰:“不是,院长,这事儿也不能怪我啊!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呵,跟你没关系,你真当我这个院长是个摆设?真以为这医院你能只手遮天?”陈院长斜眼看一眼唐吉德,不咸不淡的说:“唐吉德主任与下属乱搞男女关系,立马开除工职,医院永不录用!”

“陈院长!你不能这样对我!”

唐吉德慌了,要是被医院以这样的名头赶出去,灵秀市任何一家医院都不会再要他的!

陈院长残忍的露出一个笑容:“那行,你的那些个老相好,全都陪你上路给你做伴儿!”

唐吉德腿一软,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陈院长带着人离开。

折腾了这么久,又是施针又是渡气的,林怀仁一回到寝室,倒头就睡,漆黑的房间里,一缕淡蓝色的光萦绕在林怀仁全身。

这一觉到天明,实在舒爽,林怀仁在床上默念道心决,几个吐息来回,更是浑身舒畅,他惊讶的发现,昨天为王阳天渡气消耗掉的那部分真气不仅回到了他体内,甚至还更加充沛了,这一发现,让林怀仁兴奋不已。

“老头子,你是给我留下了什么大宝贝吗?”林怀仁窝在床上拿着《炎黄内经》,又钻研了一会儿,直到肚子实在是叫个不停,他才简单收拾了下,准备出门吃饭。

林怀仁很少在外面闲逛,家境不好,为了能获得奖学金,减轻他妈妈的负担,林怀仁一向都是拼命的学习,偶尔在外面吃饭,也是为了跟翠翠约会。

想到翠翠,林怀仁不禁有些难受,低头看了看自己寒酸的穿着,重重的叹口气。

突然想起王若琳给自己的那一张卡,林怀仁赶忙掏出来,心一狠,他也学电视里的人,去Shopping!

LAA是凯旋集团名下定位高端的服装品牌,一直深受灵秀市上流社会人的追捧,里面一套衣服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上百万,林怀仁对这些不了解,但是他有黑金卡在手,抱着试试的态度,直接打车去了最近的一家店。

LAA的装修风格跟它的服装定位一样,极尽奢华,那是一栋独立的三层洋房,一楼是收银以及鞋包区,二楼是女装区,三楼是男装区,每一层楼都有数十名向导,为顾客提供舒适完美的服务,楼下还有保安站岗,为顾客提供全方位服务。

第一次要进这么高档的地方,林怀仁还有些紧张,他小心的将LAA上面的商标与卡片上的商标仔细核对,确认无误后,昂首挺胸的向保安走去。

保安见是一个普通装扮甚至有些寒酸的人,刚准备伸手赶走,瞥见林怀仁手中的卡,立马肃然起敬,恭敬的从林怀仁手里接过那张卡,一看,更是大吃一惊,这是黑金卡!

有了这张卡,店内所有的东西,可以随人挑选,不管是什么价位的,只要持卡人看上了,就可以免费拿走。

可以说,持有黑金卡的,就是店里最尊贵的客人!

按理来说,这种黑金卡的数量全市不会超过10张,这穷酸小子怎么会有,不会是偷来捡来的吧?

保安将卡插在电脑上登入系统,核对持卡人的信息,惊奇的发现一致,态度立马发生转变,这小子说不定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他双手将卡奉还给林怀仁,恭敬道:“林先生,欢迎光临,希望您购物愉快!”

林怀仁接过卡,点点头,走了进去。

“宝贝儿,你站着干嘛,还不快点进去,你不是一直吵着要买衣服嘛?我爸刚给了我零花钱,你看上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林怀仁前脚刚进去,Happy哥搂着翠翠的腰出现在LAA店前,翠翠一听要给她买衣服,立马乐成了花。

Happy把自己的会员卡丢在保安面前,等保安确认身份后,嚣张跋扈的往LAA楼上走,一边走,一边还用各种下流的词调戏翠翠,逗得翠翠娇嗔不断。

林怀仁直奔三楼男装,人不多,却没有一个导购员把他放在眼里,大概是觉得他穿的太寒酸,肯定是楼下保安失误才把他放进来的吧,没人搭理,正合林怀仁心意,有人跟着他,他还不自在呢。

“你好,可以把这套衣服取下来给我吗?”林怀仁指着墙上一套衣服道,白色T恤,下面配的是一条卡其色裤子,这是林怀仁看到的最适合学生的一套搭配了。

导购员上下打量林怀仁一番,磨磨蹭蹭的把墙上的衣服取下来,不甘愿的递给林怀仁,还不忘嘱咐:“小心点啊,这一套衣服很贵的,弄坏了是要原价赔偿的!”

“林怀仁?!”

林怀仁的谢谢还没说出口,只听见背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翠翠挽着happy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

相关文章:

男主超强占有欲病态虐文.抵住宫口喷射而出

宝贝放松点我要开始了,女朋友特别会夹

白裤瑶族 你知道他们独特的习俗是什么吗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_短篇乱乱系列小说500(一品狂少)

一女多男群交 好硬再深一点口述_一女多男肉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