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老公惹不起全集全本,薄情老公惹不起TXT免费大结局

2021-08-27 08:03 · 新商盟

虽然陆芸特赦了他离开,可陆泽勋却没有马上走,而是留下陪着陆芸用过午餐这才告辞。

“心诺,你去送送泽勋!”陆芸擦了擦嘴角,冲着江心诺眨了眨眼,示意她跟上去。

江心诺原本以为陆泽勋会拒绝她的相送,却不想,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怪异的看了江心诺一眼,就率先走了出去。

福伯见状笑道:“少奶奶,少爷的外套还没拿呢!”

这倒是个很好的借口,江心诺‘哦’了一声,这才抓起陆泽勋的外套追了出去。

待两人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之后,陆芸这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我当初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福伯在陆家做了几十年的管家,自然知道陆芸话里的意思,他笑着将她的轮椅推到客厅:“夫人,依我看,少爷和少奶奶很是相配,只不过少爷自己还没发现自己的心罢了!”

这话说的,倒有几分过来人的感触。

陆芸颇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丫头哪里都好,就是心眼太直了……”不然的话,也不会白白守了三年,也不曾得到陆泽勋的心啊。

她难以想象,如果自己再不出手,江心诺是不是还打算这么守下去,而陆泽勋是不是还要继续将她视作无物……

江心诺冲出大门,小跑着追上了陆泽勋,将外套递上,便准备折返回去,却不想,手腕竟被陆泽勋狠狠的扣住了。

他的双眼半眯着,嘴角噙着嘲讽的冷笑:“我从不知道陆太太竟大方到,可以容忍别的女人和自己的丈夫出双入对!”

江心诺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从三年前签下契约书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这个陆太太的头衔是空的,她不敢管陆泽勋的事,也管不了。

更何况,现在,她已经不想管了。

抬头,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曾经被她视为天神一般的男人,嘴角亦缓缓的勾了起来:“这不正是陆少想要的吗?”

“好,很好,演的不错……”陆泽勋的心里无来由的腾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来,他捏着江心诺的手腕更紧了些,似乎要将她生生的折断撕碎,半晌,他才接着说道:“今晚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江心诺忍着手腕上的巨痛,重重的点了点头,可眼眶却忍不住发红,虽然早已做好了准备,可心还是无来由的被刺痛着:“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我不会让我们的关系公开的!”

陆泽勋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手捏住了江心诺的下巴,她的肌肤柔嫩而细腻,身上有着沐浴过后清香,与外面的那些女人喷洒的奢华香水不同,明明很廉价,却让陆泽勋小腹一紧,很快,他就懊悔的推开了她:“晚宴过后,立即回家,我有话问你!”

眼中的柔情只一闪而过,就换成了刺痛人的冰冷。

江心诺紧咬着下唇,从喉头发出一个简单的:“嗯”字,虽然不知道陆泽勋要问她什么,但是……心里却明白,应该是与林雅柔有关。

晚宴结束后,破天荒的,除了赵司机之外,来接江心诺的人居然还有陆泽勋。

他斜倚在大门口,偶尔与人寒喧一句,直到江心诺出来,他这才上前。

“走。”没有多余的字,除了陆泽勋习惯性对她冷冰冰的语调。

江心诺惨然一笑,无意从后座门的玻璃上,看到自己的脸,苍白又瘦削,这求来的婚姻果然不是什么好果子。

苦果她已经咽了三年,既然两看生厌,那为什么她提出要离开,陆泽勋的情绪这么大,是因为自己破坏了他的人生规划吧,还耽误了他三年宝贵时光。

是要报复?还是迫于陆芸的压力?

“下车!”依然是之前的语调,可是让江心诺意外的是,以前下车什么的,他可是视他为无物,根本不会多上这么一句。

然而让江心诺意外的还在后面,毕竟“家”里多了一个人。

“少爷,您交待的姑娘现在安排在一楼的客房里,她情绪不怎么稳定。”闻管家来庄园两年多,已经深谙陆泽勋的脾性,话不能说得太多更不能太满,否则少爷的脾气可是不怎么温和的。

其实严格说来,那个女的真的挺像是疯子的,不过还好,安静不闹。

“嗯。我知道了。”将外套递给恭敬站在一侧的小月,他也不看其他人,径直往闻管家说的房间走去。

距离陆泽勋三步距离的江心诺手指无意识的搅在一起,她真是害怕踏进这个豪华的大房子里,一股扑面而来的压抑,像是不见天日的牢笼,令人窒息。

看着前面那道修长的背影,她犹豫自己是要跟上去,还是上楼呆在她的空间里,其实这个陆家根本没有她的空间吧。

主人转身走人,没有特别的命令,谁也不会跟上去,闻立新自然转身离开,而小月则是同情的看了女主人一眼,也拿着手上的外套离去。

她踌躇半步,抬眸扫了一眼楼上,其实她更想倒退,离开这里,远远的。当初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竟然以为嫁给陆泽勋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从那时,她其实是一脚踏进了地狱。

“你是蠢死的吗?滚过来!”一声厉喝瞬间打断了她的犹豫,虽然听惯了带着满腔怒火的语调,她还是被吓得全身微颤,手包都差点掉在地上。

回转身来盯着江心诺的陆泽勋,一脸的肃穆,冰冷的嘴角带着一抹残酷,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整天都在动些什么歪脑筋,好吃好睡的当大少奶奶,居然还跟他提离婚。

如果不是陆芸在乎她,他根本不会让她好过。就算和她发生关系,也是为了今天的聚会,给她一点“甜头”,她才会乖乖在陆芸面前表现。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都是对的。

看着心虚的江心诺越走越近,他才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家里来了客人,你连起码的应酬都不懂吗?真不知道我妈是看上你哪一点了。”

“嗯。”她自然是惹不起陆家的阎罗,总之她的一切都是他看不顺眼的理由,为了顺利的结束三年之期,江心诺暗示自己一定要顺着陆泽勋的意。

其他的都不重要。

“啊!”想得太出神,她竟然忘了从偏厅到后面客房有一级不高的阶级,前脚失去平衡,她趄趔的向前扑去。

等陆泽勋意识到后面的异常时,已经晚了,出于本能他的转身成了江心诺正好投靠的安全墙。

可是她真的真的不愿意靠近陆泽勋,哪怕一点点,不想跟他肌肤相亲,不相让他误以为自己又在耍花样,她真没那么大的胆子。

“你!”即便江心诺体重很轻了,但毕竟加惯性加上重力,陆泽勋自己又没有防备,他居然华丽丽的被江心诺扑倒了。

后脑勺还重重的撞在地毯上,即便是厚厚的羊绒地毯,陆泽勋还是觉得那钝痛让他眼前一黑,躺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的江心诺赶紧起身,她的手找不到合适的支撑点,却不能一直趴在陆泽勋的身上的吧。她咬牙闭眼,撑着陆泽勋的腹部,成功起身。

腹部受到重压带来的痛楚,让陆泽勋只差把酒宴上的食物都给吐出来。

这个死女人!

他斜睨着江心诺,她一边跟自己提出三年之期的结束,这几天却是大费周章的对自己各种心机。

只差把自己贴上墙壁的江心诺,此时眼观鼻,鼻观心,万万没想到自己不小心的意外都被陆泽勋看作了心机。

“少爷!”两个佣人分别从侧道过来,扶起倒地的主人。陆家庄园的佣人不少,因为场地太宽了,加之陆泽勋不喜欢看到屋子里人来人往,佣人大多在主宅区域之外活动。

所以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这里,立即就让陆泽勋觉察到异常。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主宅区域一般就是小月和管家,其他人在完成工作程序后,都会自动离开。

两个女佣本以为自己扶起摔倒的主人会得到夸奖,没想到却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迫于陆泽勋那慑人的目光,两个人低下头,嗫喏不敢出声。

“不说的话,就到闻管家那里结账走人。”他可不想整天纠缠这些破事,难道是因为雅柔?

只有她才是今天出现在陆家的意外。

“是是是,是客房里的那位小姐,好奇,过来看看。”没想到却意外撞到了少爷,而少爷被少奶奶撞在地上。

她们只是见义勇为而已。

“好奇?那看来是山庄的管理太松懈了,让你们好奇到敢违反山庄规定了。闻立新!”一声冷喝。

闻立新不知道从哪里即时冒了出来。

“少爷,请吩咐。”他过来的时候,目不斜视,但余光已经扫见一旁多出来的两个人,反而是少奶奶像壁虎一般的贴在一旁,很容易被人忽视掉。

“这两个人辞了,我陆家山庄不需要好奇的工人。”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就是这种,不过不是害死猫,是害死人!

“不不不,少爷,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也是刚刚过来,如果不是看到少爷您摔倒了,我们肯定不会进主宅区域的,甚至我们还没有看到那位疯姑娘!”两个人面部慌乱的赶紧解释,早知道就不出现了。

明明她们是好意的。

疯姑娘?!听到这个解释,原本满面怒容的陆泽勋,气极反笑,眯着眼睛看着头都不敢抬的两个人,不知为什么他的视线却总是往一旁扫去。

这个女人心里在笑吧,她一手导演出来的好戏,她就是要闹得他不得安宁。

勾了勾嘴唇,狠辣的表情再度出现,“闻管家,带走。”话语简短,但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态度。

“快走吧。”闻立新侧头示意两个佣人跟着他从侧道里退出去,再解释也没用,惹毛了自家主子可是谁都没好果子吃。

两个女佣脸色煞白,埋着头想啜泣,却又不敢,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闻立新走了。

过道里又安静下来,陆泽勋不知道自己不在庄园的时候,眼前这个女人到底在家里做些什么,这一个个的佣人都视她不存在。

“好看吧?”这种大戏比她成天守着那些电视剧更生动一点,关键是她又在他面前表演了一个安静女人的形象。

可惜,他不喜欢。

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盯着她看了半晌,他才转身,继续刚刚要做的事。

听到后面的动静,陆泽勋知道她这次倒还是跟来了,不致让他再度吼骂出声。

推开虚掩的客房,巡视一圈,陆泽勋意外的没有看到人,当他正想收回脚叫闻管家过来问问时,余光扫到了窗前那乳白色的窗帘似乎在抖动。

不像是风吹拂的样子。

心下一凛,陆泽勋意识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当即他推开门,径直朝那抖动越来越厉害的窗帘而去。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拉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陆泽勋还没把林雅柔拉出来,她像受了极大的惊吓似的,迅速又缩回墙角,嘴里还喃喃自语的说不要。

如果不是雅柔莫名的失踪,他找不到人,或者今天他的生活不会那么阴沉,他应该和她在一起,即便陆芸会反对,他的内心起码是幸福的。

而现在他的婚姻像什么样子,娶了一个心机女,整天跟他做戏。

“你过来,拉她出来。”整天像个看戏的,只会远远观望。林雅柔透过第二道纱帘,能看得清眼前的男人,他那刀工斧雕,精致如玉的脸,三年多了,都没有变。

不等他指派的人走过来,林雅柔小心翼翼的隔着纱帘伸了伸手,当触到他那手臂,像是触电般,倏的收了回去。

被惊动的陆泽勋意外的转回头,靠近她,声音极及的温柔,“雅柔,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泽勋。”

听到陆泽勋那能滴出水来的温柔,江心诺的心一冷再冷,他什么都懂,并不是陆芸为了宽慰她说什么,陆泽勋本性就冷漠,不是这样的。

他只是对她冷漠而已。

“泽勋——”她迟疑的念着自己的名字,陆泽勋看着林雅柔缓缓的伸出手,似乎是想再次触碰他的脸,可当她缓缓抬起头,看到了站在陆泽勋背后的女人,她的手在半途顿住。

停滞片刻后,一声失控的尖叫,整个人夹带着纱帘,滚去床脚的另一边,比起之前,更是颤抖得厉害了。

“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看着雅柔的情绪突然发现剧变,陆泽勋觉得奇怪极了。

他狐疑的转回头,抬眸扫了一头雾水的江心诺一眼,可以确定的是,刚刚雅柔原本已经愿意靠近她了,也许是看到了他身后的这个女人之后,雅柔的态度才大变的。

没时间给他细想,陆泽勋只想着把雅柔哄好。“雅柔乖,跟我出来,你看你瘦那么多,快出来,我让人给你做鳕鱼粥,你最喜欢吃的。”为了把林雅柔哄出来,陆泽勋的态度足以让身后的江心诺对他的认知一遍又遍的刷新了。

“鳕鱼粥?”江心诺看着胆怯的林雅柔回避和自己对视,却重复陆泽勋的话,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看起来还真的挺可怜的。

“对啊,鳕鱼粥还有海王龙虾,雅柔快出来,跟我去吃好的。”陆泽勋怕一直往后缩的雅柔被后面的柜角伤到,他一边轻言细语的哄着她,一边蹲在不远的地方,伸出手去。

看到雅柔颤颤微微的,半信半疑的再度向自己伸出手,他瞅准时机,将人从床脚边拉了出来。

林雅柔惊魂未定的挣扎了几下,又紧紧的将陆泽勋抱住,“泽勋我怕我怕。”却又不说怕什么,整个人缩在陆泽勋的怀里,娇弱的样子更加激发了陆泽勋的内疚和保护欲。

“不怕不怕,走,我们出去吃饭。”照理说这个情形下的林雅柔肯定吃了不少苦,也许过着朝不饱夕的生活,可是怀中的她竟然比江心诺的身形还要丰腴。

默不作声被叫来当帮手的江心诺心里苦笑,自己不过是来当灯泡罢了,她得退快一点,省得一会儿陆泽勋会骂自己挡了他的道。

她连退了数步,给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让出通往大门的道来。谁知她以为自己就是这么轻微的行动,也能吓到敏感的林雅柔小姐。

“不要不要,我不知道!”突然的尖叫声,让背对江心诺的陆泽勋以为刚刚她对雅柔做了什么,才会让情绪刚刚稳定下来的雅柔又失控起来。

搂抱着林雅柔,感觉自己的努力又被白费掉,陆泽勋将怒气撒在身后的江心诺身上,而且雅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当年不是他们江家逼婚,他会被安排结婚吗?他至少可以再查深入一点。

当年这事俨然就成了无头案。

如果不是雅柔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怕他以为雅柔已经遭遇不测了。

“乖乖,不怕,雅柔不怕,只要有我在,以后谁也不能再害你了。”他扶着林雅柔调换了一个位置,避开雅柔能看到一旁一脸木然的江心诺,这个女人看到这么可怜的雅柔,居然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真是够冷血了。

也许是雅柔刚刚逃离疯人院,所以现在这种惧怕陌生人的表现是正常反应,陆泽勋一心一意想带着林雅柔出去吃饭,也没多想其他的事。

“你别杵在这了,赶紧去吩咐厨房做鳕鱼粥和咕噜肉出来,要快。”他记得雅柔喜欢吃粤式菜系。

反正她站在这里做与不做,说与不说都是错,怎样都顺不了他的眼,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出现的女人,江心诺心里并没有什么吃醋的感觉,反正她的心早就被伤得死透了。

还说什么吃不吃醋呢。

况且这个女人如果能得到陆泽勋的欢心,说不定他一个高兴,就放自己走人,了结三年纸上夫妻关系。

知道陆泽勋是为了不吓到那个女人,所以吩咐她去安排厨房做的事的语气竟出乎意料的平和。

呵呵,她这是活得有多卑微,这都是她自己找的不是吗?

匆匆走出客房,她才知道自己刚刚摔跤的时候,把脚踝给扭了,疼得钻心。但是有人谁会在意呢,在陆泽勋眼中,只有身后的女人叫疼,只怕他会觉得她呼吸都会疼,而她呢,即便是奄奄一息了,陆泽勋也会认定她是在做戏吧。

没有人心疼的疼,是叫不出的声音的可怜。忍了吧,紧紧咬住牙关,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脚踩进了碾磨的深处。

还好这种戏,她能做到完美,看起来一点异样都没有。

“顾嫂,家里还有鳕鱼吗?”虽然在这个家里,她谈不上有半点地位,但是她从来对陆家的佣人态度都是很有礼貌的。

也不是所有人都趋炎附势,像厨房里的人,都对她挺好的,她的瘦只是因为她精神上的压抑所致。

“是少奶奶想吃吗?鳕鱼好像还有,是要炸还是煮?”这个时候并不是厨房的工作时间,陆泽勋对吃颇为讲究,家里光中式西式厨师都是两个,还有地方味道厨师,而顾嫂更擅长于药膳。

“是——少爷的客人要吃,先弄点鳕鱼粥和咕噜肉,这个比较急,或者还要再准备几个粤菜。”本来林雅柔就是陆泽勋的客人,这样介绍应该不会错。

顾嫂有些意外的侧了侧头,眨巴几下眼睛,也没多问,这个山庄很少来客人,不过既然少奶奶都吩咐这么详细了,那必然是重要的客人,得把那几个人都叫过来帮忙,至少也是五菜一汤,至于粥之类的,又要新鲜好吃,就需要火候和时间,按照少爷的习惯,这往往都是说要,马上就得到的速度。

“少奶奶放心,十分钟后上桌。”再难也有四个人不是,陆家山庄的厨房就是做百人大宴也是不难的。

“那就麻烦顾嫂安排了。”在山庄的生活,除了陆泽勋的冷漠和折磨,其他人虽然对她算不上热情,但大多人都不曾为难过她,不然她只怕根本活不下去。

安排好厨房里的事,她转身往外走,脚踝受伤处的钻心疼痛又一波的袭来,她差点没扶住门柱,整个人跪下去。

“少奶奶,你还好吧?”厨师们得了顾嫂的电话,匆匆赶来,正好撞见在天井处疼得倒抽冷气的江心诺。

不过问候归问候,没人敢真的靠近过去扶她。

抬起头,看了一眼几个青年,她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摇摇头。“我没事,你们快去帮顾嫂,餐厅那边在等。”

对!

这事很重要,也没时间再留下关心她,几个人有的在系围裙,有的在整理白色的厨师帽。

反正现在陆泽勋应该没时间理会自己吧,与其自己巴巴忍痛赶过去让对方看不顺眼,百般挑剔,不如她不要现身,从小楼这边的阳台回去自己的卧室抹点药油。

她已经表露了自己的意愿,这陆芸的生日宴也过了,她唯一的作用也体现了,现在林雅柔也找回来了,这个山庄的大门应该向她打开了吧。

即便陆泽勋再恨她毁了他的人生,目前的状况应该是他陆泽勋可以有新的选择了,难道还要再留着她在山庄里,三人行吗?

自作主张的江心诺决定不去陆泽勋面前晃,她忍着钻心的疼,从小楼的露天楼梯到了平台,再从平台的房间穿到了主宅的后备楼梯。

相关文章:

农村小男孩河边游泳;能硬的娇踹

摸男朋友丁丁软软的好玩/抵住开始律动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

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男人割掉睾丸给女人吃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韩国床戏用力揉捏胸&绝世俏佳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