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仁医(全章节)绝代仁医无删减无弹窗

2021-08-27 09:58 · 新商盟

“Happy哥,您可算来了,来快看看,这可是咱们出的新款,限量版的,就只剩下这一套了!”

导购员笑得谄媚,直接从林怀仁手里抢过刚才取下的衣服,献宝似的凑到Happy哥面前,happy哥常来这里买衣服,是大主顾,自然要优先服务!

林怀仁当场冷下脸:“这衣服分明是我先看上的,你这样做不太好吧。”

直到林怀仁转过身,翠翠才敢相信她真的没有看错,秀眉紧蹙,神情中带着鄙夷:“林怀仁,那天我已经把话说的够清楚了,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再跟踪我,我就报警!”

以林怀仁的家境,怎么买的起这种地方的衣服?就算是他倾家荡产,都不一定买得起这里面的一块布,翠翠自然而然的认为,林怀仁是跟踪她才来的这个地方的。

Hapy哥本来是没怎么留意面前这个寒酸的男人,听翠翠这样一说,他用那双死鱼眼上上下下打量这人一番,是有那么点眼熟。

“哟,宝贝儿,这不就是上次被你甩了的那个穷光蛋嘛!”

男人天生就喜欢在女人面前表现出优越感,Happy搂紧翠翠的小蛮腰,神情挑衅又带着一丝得意。

林怀仁没理会两人,只是看着导购员,重复刚刚的话:“这衣服是我先看上的,我买了。”

“你买了?”翠翠怪叫一声,像是听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当这里是那些路边摊,说买就买?哦,不对,你一个大男人在路边摊买个东西,都要跟人砍价的!你别逗我了,林怀仁,装逼也要挑对地方!”

翠翠笑的花枝乱颤,Happy哥直接从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导购员:“来来来,包起来,好歹也是翠翠的前男友,这衣服就当我Happy哥送你的了,毕竟要是没有你,我哪来的翠翠这么个小宝贝儿哟。”

呵,抢了人女朋友,还假模假样的送人一套衣服,这是有多讽刺!

翠翠抱着Happy哥的胳膊,娇嗔一声:“Happy哥,你可真是个大好人,人家爱死你了!”

然后瞥一眼林怀仁,一脸不耐烦的说:“还不快谢谢Happy哥,要不是Happy哥今天大发善心,你怕是走不出这个门了,拿了衣服就快点滚,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看了都恶心!”

林怀仁心若寒冰,他从未想过如此恶毒伤人的话,竟然会从翠翠嘴里说出来,原来一切的纯良都是假象,这才是她原本的样子!

导购员喜滋滋的从Happy哥手里接过卡,啧啧,今天可真是开门大吉,这套衣服一卖出去,这个月的业绩可就达标了啊!

导购员笑着说道:“Happy哥真大方!跟小姐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的确是天造地设,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嘛。”林怀仁嘲讽一声,没等两人发脾气,又道:“我不喜欢别人施舍,这衣服我自己买!”

林怀仁霸气的从导购员手里把卡拿出来,还到Happy哥手上,有王若琳给的卡,林怀仁还不信拿不下这一套衣服!

“你别给脸不要脸!”翠翠一怒,直接冲林怀仁吼道。

导购员看着煮熟的鸭子转眼就飞走了,心里也不乐意了,她自然是站在翠翠那一方,叉着腰说:“对啊,这一套可要十几万呢,你一个穷学生,要不是Happy哥可怜你,你买得起吗?”

Happy哥被拂了面子,也有些不乐意,他大手一挥:“行了,别逼逼,这衣服我买了,难得想当回好人还有人不识趣,烦心。”

导购员就像看见业绩在向她招手,欣喜若狂,只是下一秒,又被林怀仁拦了下来。

林怀仁:“我说了,这衣服,我买了!”

“你小子别这么没眼力见儿,你要买,你倒是掏钱啊!待会我就跟老板反映一下,怎么LAA最近什么人都可以进来了,下次再让我在这闻到这股子穷酸味,我可是不会来的!”happy怒道。

“哇,Happy哥原来还认识我们老板啊!”导购员十分配合,王家可是灵秀市的首富,在国内的富豪榜上也是排的上名号的。

Happy哥高傲的看一眼林怀仁,切,一个穷小子,给脸不要脸,就这穷酸样,活该看不住女人。

“在吵什么吵,这里是吵架的地方吗!”一个看似经理的人走过来,拉住导购员小声呵斥,抬头又看一眼Happy哥,礼貌性的点头问好:“Happy哥。”

然后又看一眼林怀仁,不知该如何称呼,导购员抢先一步说:“这个人非要跟Happy哥抢这套限量版,但是又拿不出钱来,就一直在这干耗着。”

经理看一眼导购员手里的衣服,售价在十二万,是店里最后一套,他又上下打量了林怀仁一番,见林怀仁穿着寒酸,但是能出现在LAA,身份地位也不会低到哪去,难道这就是刚刚保安报告的那位尊贵的客人?

经理如临大敌,不敢怠慢,这要是持有那位黑金卡的客人,他必须得好好对待!

经理朝林怀仁半鞠躬:“这位先生,方才十分抱歉,这套衣服如果您看上了的话,请您到楼下结账!”

经理一视同仁的态度,让林怀仁脸色渐渐缓和,Happy哥立马变了脸色,指着经理,嚣张的说:“我说你长眼睛了没,你瞧他身上穿的那些地摊货,他买得起才见了鬼了!”

“就是就是,他家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买得起才怪!”翠翠在一旁帮腔,不过见这经理如此礼待林怀仁,她也吃了一惊。

导购员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她看走了眼?

她指着林怀仁说:“经理,这人极有可能是混进来的,他哪里……”

“呵,真是狗眼看人低!”林怀仁直接从包里摸出黑金卡,搁到经理手里,导购员只看了那么一眼,额头上冷汗直冒,怎么会,这么个穷学生,怎么会有黑金卡!

“不,这卡肯定是假的!”导购员不死心大喊道。

“你给我闭嘴!”经理回头冲导购员吼道,再回头对上林怀仁似笑非笑的眼神时,一时竟想不出一套完美的说辞。

“看样子,我得去找王若琳一趟,谈谈我今天长的见识了,LAA的服务态度真是好啊!”林怀仁从经理手里拿回卡,作势要走。

一听到林怀仁说要去找王若琳,再看着那张黑金卡,经理此刻断定,这就是保安说的那名尊贵的客人!

经理只恨不得立马把导购员给撕了,捅下这么大个篓子还要他来收拾!

“林先生!今天的事情的确是我们LAA没有做好员工的培训工作,对你购物造成的不愉快体验,感到万分抱歉!待会,我们会精心准备一些小礼品表达我们的歉意。”

经理连忙把林怀仁拦下,言辞诚恳,今天要是就让林怀仁这样离开了,大小姐彻查下来,他这饭碗估计是保不住了。

见经理居然挽留林怀仁这个穷光蛋,Happy哥当场甩脸子:“你算个孬子经理,我他妈一年在LAA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你去跪舔一个穷光蛋,信不信老子打个电话,分分钟让你滚蛋!”

林怀仁微微蹙眉,还没开口,经理当即拿出对讲机说:“保安立马到三楼来!”

Happy哥立马得意了:“算你还识相!”

不出一分钟,两名壮硕的保安直接站在几人跟前,翠翠抱着Happy哥一副看戏的样子。

经理指着Happy哥跟翠翠:“马上把这两人给我轰出去,这两人列入LAA的黑名单,以后不许他们再到店里来!”

Happy哥和翠翠当场石化,这尼玛是什么展开啊喂!

两个保安当即抓住Happy哥往楼下带,翠翠反应过来,拎着包灰溜溜的跟着下楼。

“你TM知道老子是谁吗?我X你大爷,老子TM弄死你信不信!”Happy哥一路叫骂不停,引得在LAA购物的人纷纷注目,甚至还有人指指点点,翠翠羞得满脸通红,只觉得丢脸!

赶走两人后,经理有些讨好的看着林怀仁,小心翼翼的问:“林先生,你看,这样你满意吗?”

“还行,这衣服给我包起来吧!”

林怀仁把卡又放在经理手里,大步离开,走到那已经快站不稳的导购员旁边时,停了一下,略有意味的看了她一眼。

然后潇洒下楼。

经理会意,对那导购员说:“去找财务把这个月工资结了吧,以后不用来了。”

“经理,不是,我……”

导购员欲哭无泪,她怎么想的到穿的那么寒酸的一个人,竟然有黑金卡!

都怪自己狗眼看人低!

经理摇摇头,在这种地方上班,没个脑子,继续留下来,将来只会惹出更大的祸!

林怀仁又在楼下挑了一双鞋,换上刚刚买的衣服,整个人瞬间气场就不一样了。

“林先生,这衣服……”

经理指着林怀仁换下来的旧衣服,征求林怀仁的意见。

林怀仁摆手:“扔了吧。”

从今天开始,他林怀仁要跟从前的穷逼生活Saygoodbye!

从LAA走出来,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林怀仁一拍肚子,得赶紧找个地方拜祭下五脏庙了!

见不远处有一家粥店,林怀仁想也不想,直接走了过去,店面不大,但是看上去比较干净卫生,可能恰逢高峰期,店内已经没有空余的桌子了,老板一看林怀仁走进来,连忙问:“来来来,这还有座,你想吃点啥!”

林怀仁抬头看一眼墙上的菜单,随便点了个粥,又要了几样小菜,老板冲里厨吆喝一声,又连忙去收拾外面的桌子。

林怀仁这才注意到,桌子对面坐了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小女孩,十四五岁,头上戴着同款帽子,两条乌黑的鞭子柔顺的垂在胸前,脸蛋精致的跟瓷娃娃似的,水汪汪的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

好可爱的小萝莉!

林怀仁不免多看了两眼,直把人女孩看的羞红了脸,林怀仁清咳一声,缓解尴尬。

“啊!”

桌子猛的朝林怀仁那方向动了一下,女孩抬头,脸上闪过一抹痛色,飞快的看一眼林怀仁,小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被后面的人撞了。

林怀仁摇头,示意他没事,看向女孩背后那一座,坐了七八个小混混模样的人,一群人有说有笑的,尤其是背对着女孩坐着的那个人,还不停的抱着身边的同伴东倒西歪,挤来挤去,小萝莉刚刚就是被这几个小混混撞到了。

女孩咬着唇挪了挪凳子,尽量离那群人远一些,结果那几人非但没毫察觉到影响了别人,反而越发过分,眼看着都快把人挤得快贴着墙边了,林怀仁看不下去了,站起来对那群人说:“你们别占太宽了,这都挤到别人了!”

哄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下来,一个黄毛站起来,指着林怀仁嚣张的说:“你小子算哪根葱,老子想占多宽占多宽,管你屁事!”

黄毛看一眼小萝莉,摸一把下巴,痞里痞气的说:“诶哟,我当是干嘛呢,原来是想英雄救美啊!来来来,我来看看这到底是英雄,还是待会被我们揍得跟狗熊一样!”

黄毛一吆喝,那桌七八个混混全都围了过来,小萝莉被吓到了,拉住林怀仁怯生生说:“不要惹他们,他们都是坏人。”

“对对对,我们可都是坏人,来小美女儿,跟坏人一起玩玩吧!”

黄毛伸手想要把女孩拉过来,林怀仁打掉黄毛伸过来的手,喝道:“别碰她!”

他虽然跟小萝莉素不相识,但是不会见死不救。

“哟,还TM敢动手,兄弟们给老子上,打不死他龟儿的!”黄毛恼怒,一吆喝,几个人一起向林怀仁冲去。

林怀仁把女孩护在身后,身形微微一躲,轻松避开一拳,反手扣住那人肘部关节,调动内息,轻轻用力,一声惨叫,前半臂就被林怀仁轻轻松松卸掉了。

“我擦,格老子的,掏家伙!”

几个人有的掏出刀子,有的抄起凳子,再度往林怀仁身上扑。

小萝莉吓的大叫一声,对方人多又有武器,很危险啊!

现在的林怀仁今非昔比,那些混混的动作在他看来就跟慢镜头一样,轻易的避过,随后抓起桌上一个装满粥的砂锅,当头朝黄毛扣去。

“啊!”

滚烫的粥淋在头上,立马将黄毛的皮肤灼伤,红通通一片,靠的近的几个混混也没幸免,被溅了一身,纷纷鬼叫起来。

林怀仁趁此机会冲了过去,如同进了羊群的狼,手脚并用,轰在混混的身上。

只见“碰碰啪啪”一阵响,七八个混混全部躺在地上,嗷嗷的叫着,表情痛苦。

弄了这么一出,林怀仁也没心情吃饭了,把钱留在桌上,在老板和其他食客震惊的眼神中,慢慢走了出去。

“等……等等我!”小萝莉跟着跑了出来,她只是出来吃点东西,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还好这名大哥哥厉害,把坏人都打倒了!

“我叫秦桑,谢谢大哥哥帮忙!”

“你好,我叫林怀仁。”

秦桑方才没注意林怀仁的长相,只觉得这大哥哥挺勇敢的,现在抬头望去,心跳漏了一拍。

自从获得传承后,林怀仁的身形挺拔了很多,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大帅气了许多。

似乎留意到秦桑的目光,林怀仁友好的冲她笑笑,秦桑脸一红,忙低下头:“刚刚谢谢你了。”

还是个挺害羞的小女娃。

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的叫唤,刚刚跟那群混混打了一架,东西都没怎么吃,想必这个小姑凉也没有吃饱吧。

林怀仁低头对秦桑说:“快十二点了,你赶时间吗?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吃?”

“呀,都十二点了?”

秦桑一听,立马从地上蹦起来,从随身的包里摸出手机一看,果然,离十二点只差一分钟。

完了完了,妈妈说了十二点必须回家的。

林怀仁吓了一跳,立马警惕的望着四周:“怎么了?那群小混混追过来了?”

“不是,我现在要回家,今天谢谢你,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有空给我打过来哦!”

秦桑飞快的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写下自己的号码交到林怀仁手上,碰见林怀仁错愕的眼神,秦桑又是一阵脸红,她在做什么呀,怎么会给一个刚认识的男生电话号码呀!

林怀仁笑着将那张纸放好:“嗯,你注意安全。”

看秦桑这么着急,估计也不方便让他送回家,目送着秦桑离开后,林怀仁在附近转了转,终于在隐秘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家路边摊,勉强凑合了一顿。

下午,林怀仁闲来无事,便在外面随便逛逛。

灵秀市依山傍水,玉石原料远近驰名,尤其盛产翡翠玉石,尤其是近几年来,政府对此类业务的扶持,灵秀市的玉石生意更是做的如火如荼,甚至专门开辟了几条玉石街,让一些小型的玉石商落户。

林怀仁恰好逛到这里,进了一家装潢不错的店,两个店面连在一起,一边摆满各种雕琢好的玉器,另外一边则是摆满了各种刚刚采购回来的原料。

相比较这街上其他门店,这一家算是大型商家了。

这时,一个农名工打扮的人站在柜台前,迟疑的问道:“老板,你这里收镯子吗?”

说着,解开衣服从最贴身的包里,颤巍巍的摸出一个红包紧紧裹着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在老板面前。

老板一听来了精神,小眼睛里闪着精光,他把镯子拿起来对着灯光看了看。

林怀仁被吸引过去,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到玉石买卖呢,顺着老板的手一看,这一看,可不得了,《炎黄内经》上曾记载过,万物皆有灵性,玉石翡翠一类是纯粹的天然产物,更是有它自身的精气,尤其是上好的玉器玉石,承载的是天然孕育的精华。

自从修炼了道心决,林怀仁的瞳力强了很多,隐隐约约间,他看见那镯子上围绕着一层绿光。

这镯子一定不是凡品!

老板看了半天,摸出一个放大镜,对着那镯子又是一阵研究,然后对上农民工那期望的小眼神,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兄弟,不是我说,你这镯子,油青种的,透明度不好,杂色也多,从料子上看,不值什么钱,也就靠着这重量跟后期的打造工艺还像那么回事,这样吧,要是你诚心要卖,三百块,当是给你的辛苦费,这镯子我就收了。”

林怀仁皱了皱眉,这镯子绝对不可能像老板说的那么不堪,老板压价也太狠了!

农民工一听这价格,立马怀疑的说道:“你别是糊弄俺的吧,这可是俺家传的宝贝,好多年了呢,怎么可能只值三百块?”

老板似受了好大的委屈,拍着胸脯一脸说:“兄弟,你看看我这店面,可是街上最大的一家店了,向来童叟无欺,要不是不想看着你白白跑一趟,这镯子我还不想收呢,你看这镯子的质地,颜色,水头,哪里卖的上钱嘛,我要是转手卖的话,三百块都不一定卖的出去!”

农民工的神情有些松动,他本来就不懂玉石,不过好歹是家里传了好几辈的东西,要不是实在缺钱,他都舍不得拿出来卖。

他深思一刻后,伸出两根手指:“再加两百,五百块,这可是俺们家祖传的,藏了这么多年了,五百块,俺立马把它给你。”

老板当即还价:“兄弟,你这就有些过分了,这东西走到哪里也值不五百……”

然后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这样,我给四百,真的不能再多了,再多你就去别家看看,要是高得出这个价,我脑袋削下来给你当球踢,但是要是高不过这个价……”

老板冷笑一声,变了脸色,把镯子往农民工面前一推:“我们家可是不收二次上门的东西哟。”

农民工被吓着了,他一咬牙做了决定:“行,四百就四百!”

林怀仁看见老板脸上流露出一股得逞,更是笃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这镯子肯定大有乾坤。

钱货两清,农名工小心翼翼的把老板给的那几张红票子放在最贴身的包里,然后走了,身后的老板立马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土包子……”

这镯子并没有老板说的那么差,颜色虽然不是很正,但是水头很足,现在落在他手里,经过他的包装,再配合他的销售技巧,五百?呵呵,起码能卖五千!

老板从身后的柜子里摸出一个底座,把镯子放在上面,然后锁在展示柜里,忙着去招呼别人去了,下午时分,店内的人也渐渐多起来,林怀仁随意在店内逛了逛,状似无意的走到那镯子面前。

相关文章:

《烈焰高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家里什么东西可以塞进逼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绝世美人

精选故事《萌妻好甜:厉少轻轻吻》高甜结局【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