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妇配合我上她闺蜜:脱下了母亲内裤猛烈挺入

2021-08-27 13:54 · 新商盟

给巧巧的钱怎么会多,巧巧你拿着,除了买手机的钱,剩下的,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可以买点,不过我们可提前说好了,不管买什么,都不能被你爷爷知道!”老王严肃的说道。

张巧巧看着老王,突然一把抱住老王,埋在老黄怀里,说道:“王哥,你对我真好,比我爷爷对我还好!”

老王双手也搭在张巧巧背上,感受着张巧巧的体温,这感觉太舒服了,老王觉得自己来了感觉,不一会,他就感觉很难受了。

老王低着头,闻着张巧巧的秀发,一股股香味让他心旷神怡:“巧巧啊,你也不能怪你爷爷是不是,毕竟你爷爷也不容易!”

张巧巧松开老王,说道:”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要一部手机嘛,昨天他还揍我!”

说到这里,张巧巧突然闭上嘴,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于是不再说话。

老王这一听急了,老张打孩子,还不让孩子说出来,也不知道打到她哪里了,这个老张,说好了不不动粗的。

“巧巧啊,告诉你王哥,你爷爷打你哪里了?”老王关心的问道。

张巧巧忸怩了一阵子,才说道:“我不能跟你说!”

“连王哥都不肯说吗?你王哥对你不好吗?”老王故意板起脸,说道。

张巧巧看着老王,老王对她确实很好,犹豫了半天才说道:“那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你看你王哥是那种人吗?打哪了?疼不疼?”老王笑道,

“这里,打了好几个巴掌!可疼了!”张巧巧指着自己的屁股,撅起小嘴,极度委屈的说道。她爷爷把她手机给砸了,却反过来打她,太不讲道理了。

老王听完松了口气,那儿肉多,打几下没事,就是不能打头打脸,很严重。看来老张还是有注意。

“那让王哥看看,有没有打坏!好不好?不然你王哥可担心了!”老王眼神一转,说道。

张巧巧从进来都没有提要看稀有品种的事,老王还觉得今天没啥福利了,还好这么快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这……”张巧巧犹豫了会,说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

“让王哥看看才放心,不然王哥不放心!来,巧巧乖啦,如果被打出淤青的话,王哥给你上药,好的快一点!”老王诱导着,这心里沸腾起来了,昨天就是摸了摸肚子,张巧巧的屁股根本没机会触及,今天可以碰一碰了。

想到这里,老王觉得自己快要炸了,感觉浑身燥热,想要把衣服给脱了凉快凉快。

“这……给你看可以,不过你只能看,不要碰我,不然我害怕!”张巧巧说道,这儿还微微有些疼呢,让老王看看也可以。

“巧巧你这说的什么话,昨天你让王哥不要碰你,王哥我没有碰过你吧!”老王佯装有些生气,说道。

“嗯!那倒也是!不过王哥,你的稀有品种,今天带来没?”张巧巧问道,要不是老王提起昨天的事情,她都给忘记了。

“稀有品种啊,肯定还在这里啊,什么带不带的,它就在我家。我平时可宝贝它了,怎么可能交给别人管!”老王笑道。

“那等一会让我再玩玩,可以吗王哥!”张巧巧问道。

“可以啊,我昨天不是说了吗,只要巧巧想玩,来找王哥就行!现在巧巧让我看看,你爷爷昨天有没有打伤你!”老王说道,自己等一会再给张巧巧看,不着急。

今天总不能让张巧巧把衣服给脱了,不过看看也可以,特别是她身上穿着衣服,那样也别有一番风味啊。

张巧巧点点头,老王反正不会做什么,没什么事情。

她背对着老王,准备解开腰带,这可把老王给弄迷糊了,怎么脱个衣服还要背对着他,不过只要肯脱就行,至少能够饱饱眼福,张巧巧好不容易答应了,可不能把张巧巧给吓跑了。

老王看到张巧巧裤腰带明显松了,老王舔了舔嘴唇,心里想着张巧巧今天会穿什么颜色的裤子?粉色还是红色?亦或是淡蓝色。

粉色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吧!

老王满心期待着,张巧巧往下拉,这牛仔裤太紧,她努力往下扯着牛仔裤,才把牛仔裤扯下来一点,里面粉色的裤子已经露了出来。

老王一直都不太明白,你说这牛仔裤干嘛穿这么紧的,不难受么?

张巧巧努力半天,也只是把牛仔裤扯下来一点点,老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些等不及了,问道:“巧巧啊,要不要我帮你?”

张巧巧摇了摇头,说道:“等一下!一下下就好!”

老王只好忍着性子,继续等着,着急也没用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巧巧啊,是不是这裤子太小了?裤子小了就扔了,还穿它干嘛?没钱的话,王哥给你钱买!”老王说道,这裤子可不是一般的紧啊。

张巧巧摇摇头,说道:“这是时髦,哎,跟你说了你也不不懂!”

在张巧巧的努力下,终于将她那紧身牛仔裤脱下,露出粉红色的裤子,上面印着卡通图案,非常可爱。

老王站了起来,凑近过去,瞪大了眼睛,感觉自己都要炸裂了,这衣服脱了一半,感觉完全不一样。

张巧巧将裤子缓缓扯了下来,老王看到之后,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王哥,你看看有没有淤青?”张巧巧问道。

老王凑近过去,鼻子都差点碰到张巧巧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只能看到稍上一点的地方,再往下就被遮着了。

“你王哥这眼神不太好,你能不能趴在地上,让王哥看清楚一点!”老王舔了舔嘴唇,说道。

“啊,趴在地上?好羞耻啊!我不要,王哥你没看见的话,那应该是没有淤青,我把裤子穿起来了!”张巧巧不乐意了,说着就要把裤子提起来。

“别,别……”老王赶紧说道,他都还没看过瘾,怎么能让张巧巧把裤子穿起来!

“不穿起来干嘛,王哥你眼神又不好,看不见!”张巧巧说道。

“这样,你趴在藤椅上,我看清楚一点,万一伤到了咋办!”老王赶紧说道,这裤子要提起来了,再想脱下可就难了。

“好吧!”张巧巧不情愿的说道,一方面又担心上面有痕迹,那就不好了。

“嗯,巧巧最乖了!”老王哄道。

张巧巧转过身趴在藤椅上,顿时一览无余。

老王颤抖着手,准备摸过去,检查伤口嘛,就要检查细致一点,老王这手还没有碰上去,觉得自己鼻子里有东西流出来,用手一擦。

流血了!

老王先是一愣,旋即也顾不上来张巧巧了,几步并一步走到卫生间,从卫生间扯出几张纸来,堵着鼻子。

老王这心跳的厉害,也怪这几天梅翠霞给他补得太厉害了,外加上张巧巧那个姿势,摄人心魄啊。

等老王从卫生间出来,张巧巧已经把裤子穿了起来,她看着老王问道:“王哥,你……你怎么了?”

“没事,你王哥最近上火,流鼻血了!”老王说道,心里遗憾死了,就差一步,这鼻子也太不争气了,早不流血晚不流血,偏偏在这个时候流血,不是和他作对么!

“啊,上火啊!现在天气热,确实容易上火,那个我上面没有伤痕吧!”张巧巧问道。

“没有,没有!”老王说道,心里别提有多遗憾了,如果接着看,怕是这鼻血止不住了。

“没有就好!那王哥,你的稀有品种,能不能给我看看?”张巧巧问道。

老王看了眼张巧巧,怎么感觉其实她什么都懂,就是装作不懂。

他现在都流鼻血了,哪里还能给张巧巧看那里啊,那鼻血岂不是会流的更多?

他年纪大了,血可不能流得太多,如果太多的话,很可能休克啊,这女人固然重要,小命更加重要。

“今天不太方便,巧巧乖,明天再来看!”老王拒绝道,心里在流血,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以后想要这么好的机会,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血必须得早点处理好,张巧巧不懂,但是梅翠霞懂啊,要是被梅翠霞发现,会不会打着为他身体好的旗号,直接把他给推到了。

“怎么不方便了?”张巧巧问道,昨天不是挺方便的么?

“昨天它感冒了,今天才不方便,昨天让你给暖暖,你动作太慢。”老王随便编了一句话,直接把张巧巧给打发了。

“那你给它看病了没?严重吗?”张巧巧不死心,追问道。

老王一只手捂着鼻子,坐到了沙发上,仰着脑袋说道:”不严重,只是着凉了。明天就能好,你明天来看,绝对没问题!”

“那好吧!”张巧巧说道,老王不让看,她总不能去抢着看,那样老王会生气的,一生气下次就不会给她看了。

“嗯,巧巧最乖了!”老王说道,这几天伙食太好,得吃点良性的水果,不然以后看一次流一次鼻血,不仅仅享受不了,身体也吃不消。

“我去给你买点水果!”张巧巧说道,看老王这鼻血流的还挺厉害,老王点点头,感觉都没什么动力了。

张巧巧很快就把水果买回来了,老王的鼻血也差不多止住了,他将纸巾扔进了垃圾桶,心里忍不住叹息。

张巧巧给老王削了个梨子,老王接过梨子,咬了一口,很甜。

“那个王哥,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张巧巧说道,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老王钱也给了,稀有品种又不给她看,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

老王点点头,说道:“嗯,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别忘了明天下午过来玩!”

今天只能暂时忍一忍,等到明天再让张巧巧过来玩。

张巧巧前脚刚走,梅翠霞后脚就来了,老王心道好险,幸好张巧巧走的早,要不然就被梅翠霞逮了个正着,外加上他这鼻子才刚刚止住血,如果梅翠霞早点回来,自己和张巧巧孤男寡女在一起,又流着鼻血......

梅翠霞也不是傻子,应该能够联想到这几天老王裤子上的地图,肯定会怀疑他们之间有事情,或者老王欺骗张巧巧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妹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老王看着梅翠霞问道,平时梅翠霞都是到四五点才来,今天这才三点多啊。

“今天星期五,我就提前来了,明天放假!”梅翠霞说道。

梅翠霞当清洁工的,每天去上上班,工作时间自由,每天提前下班给老王做饭,拿两份工资。

“哦!”老王说道,明天梅翠霞放假啊,以前梅翠霞放假的时候都是在她自己家里,但是现在老王有些拿不准梅翠霞明天会不会回去。

昨天晚上梅翠霞没有回去,说她儿子出差把钥匙带走了啊,这出差一两天应该回不来吧!

想到这里,老王心中警铃大作,不会吧,如果梅翠霞在这里呆上两天,那倒没什么,但是张巧巧明天会来啊!

“要不我们出去走走,现在还早!”梅翠霞问道,培养感情嘛,不能老是想着那种事情,有空的时候,还是要出去走走,浪漫一点。

老王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一想到自己今天都出鼻血了,估计是缺乏锻炼了,出去走走也好。不然以后就算张巧巧来,他也无福消受。

老王站了起来,说道:“出去散散步也好!”

说着,他带着自己的画眉鸟和梅翠霞一起出去了,直到傍晚的时候,两人一起去买菜,然后一起回来,还别说,如果撇开那方面的事情,梅翠霞还是挺好的。

老王看着梅翠霞买了一些荤菜,然后买了一大把韭菜,韭菜……这玩意儿的功用他懂!

他什么话都没说,就逗着自己的画眉鸟,回到房间里,梅翠霞直接下了厨房,吃饭的时候,梅翠霞说了一件最让老王担忧的事情,今天晚上还要在这里住,而且一直住到星期一,生怕老王不同意,梅翠霞还自愿减少这个月工资,就当是住宿费。

梅翠霞说减少工资,老王连连摆手,说道:“妹子说这话太见外了,想住就住。我老王也不差那几个钱!”

本来梅翠霞一个月也就拿几百块钱,再扣除的话,这件事传出去,人家会怎么说他老王。

吃完饭之后,梅翠霞收拾好饭菜,对老王说道:“我先去洗澡,等一会洗好了帮你洗!”

老王听完着实愣了一下,梅翠霞说什么?帮他洗澡?名义上是帮他洗澡,其实梅翠霞是想帮助他解决需求吧!或者是想自己解决。

这玩意本来就是相对的,男的需要,这女人也需要啊。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老王说道,洗澡一直都是他自己洗,他自己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干嘛还要梅翠霞给他洗澡。

他心里对梅翠霞没有任何想法,如果是张巧巧,那他巴不得。可惜不是啊。

不过心理上没感觉,生理上可就说不准了啊。万一和梅翠霞发生了关系,那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没事,王哥你和我还说这种话,太见外了!你都没要我住宿费,帮你洗澡也是应该的,顺便帮你按摩按摩!”梅翠霞说道。老王这么大度的让她住下来,并且还不扣除工资,看吧,她的眼光果然没错,这老王是一个好男人,值得托付下半辈子。

像这种好男人不多了,她可要咬的紧紧的才行。

梅翠霞说着,就朝浴室里走去,老王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正在老王愣神的时候,梅翠霞打开门,探出一个脑袋,露出洁白的胳膊,笑道:“王哥啊,你看我这糊涂的,我没有衣服,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给我穿一下!”

老王点点头,对梅翠霞白皙肩膀没有任何想法,他随手拿起身边的袋子,递给了梅翠霞,这衣服是下午张巧巧送过来的,刚好也不用去找衣服了。

“谢谢王哥!”梅翠霞接过衣服,将门关上。

老王坐在沙发上,看着抗日神剧,心里毫无波澜,之前张巧巧在里面洗澡的时候,老王心里难受的紧,恨不得冲进去帮张巧巧洗澡。

梅翠霞不出一会就洗好了,穿着老王的衣服走了出来,头发上还往下滴落着水珠,老王定眼一看,梅翠霞居然穿着昨天张巧巧穿的那件衬衫,唯一不同的是,张巧巧穿这件衣服,能够直接把衣服给撑起来,而梅翠霞根本撑不起这件衬衫。

同一件衬衫,不同的人穿着,这效果差别太多了。

”王哥,轮到你洗了!”梅翠霞嘴角满是笑意,老王虽然拒绝了,态度没有那么坚决,给梅翠霞的感觉是那种欲拒还迎。

“嗯,我自己来就行,不用你给我洗!”老王站了起来,进了房间拿出洗换衣服,走进了浴室,,梅翠霞根没有听老王的话,扭动着腰肢朝卫生间走来。

老王见状,直接啪的一声,将卫生间大门关上,然后打开花洒,说道:“妹子啊,都说了我自己洗就行!你就坐在那里看会电视,觉得累的话。就回房睡觉吧!”

梅翠霞站在外面,心里非但不恼,反而有一些高兴,这老王要不是害羞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快将房门关上,不过也没关系,这天气比较热,天天都要洗澡,等明天的时候,她提前在浴室里等着。

没办法,老王这么害臊,而为了她以后的幸福,她只能主动一点,地图都给她画了,老王就是迈不出这最后一步。

“行,那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我就在客厅看看电视!”梅翠霞说道。

“好!”老王松了一口气,梅翠霞总算没有继续纠结下去,老王洗完澡之后,就出来了,老王也没有在客厅停留,直接进了卧室,啪的一声,将卧室门给关上了。

老王坐在床上,这个梅翠霞真是烦人,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搞定梅翠霞,老王只能是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只好处处躲着梅翠霞,不然梅翠霞有机可乘!

梅翠霞看到老王进去,什么话都没说,看了会电视,就进了卧室睡觉。

老王躺在床上,今天没有做美梦,而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张巧巧坐在沙发上,搔首弄姿,老王抚摸着张巧巧,这本来是一个美梦,但是老王正准备对着张巧巧那张樱桃小嘴亲下去的时候,眼前的张巧巧变成了梅翠霞。

而梅翠霞正努嘴等着老王的亲吻,老王一下子从梦中惊醒,醒来已经是满头大汗,他看了下时间,才三点多。

老王坐了起来,这个梅翠霞还真不是一般的烦人,梦里都已经开始出现了。

而且这两天都不能在家里,那就去找老张吧,顺便告诉张巧巧,这两天都不能来。

早上老王醒过来的时候,梅翠霞已经准备好早饭,老王吃完早饭说道:“我出去遛鸟!”

这家里没办法呆了啊,把梅翠霞一个人扔在家里虽然不太礼貌,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梅翠霞笑道:“反正我也没事,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吧!”

“不行,我是去找老张,带着你终究是不太方便!”老王直接拒绝道,如果是一个人去公园走走,那倒也没什么,梅翠霞陪在身边,还能和梅翠霞说说话。

去老张家里,带着一个外人,怎么好意思。

“那好吧!”梅翠霞说道,去别人家里,确实不方便:“那你早点回来吃午饭!”

老王点点头,提着自己的画眉就出门了,在家里和梅翠霞耽误了点时间,去老张家里的时候,老张并不在家,是张巧巧开的门。

张巧巧在家里穿的很随便,身上就穿着很薄的睡衣,胸将睡衣撑起来,老王一看到张巧巧,立刻来了感觉。

“巧巧啊,你爷爷人呢?”老王进去之后,左看右看,老张不仅不在家,老张养的那只鸟儿也放在家里,平时老张就算出门,也会把鸟儿带上,怎么今天连鸟儿都没带了。

“一早就去市里了,我爸今天比较忙,他去我爸那儿拿伙食费了!”张巧巧说道,一提到她父母,张巧巧脸上就很不开心,要不是她父母离婚,她至于过上今天这样的生活?

张巧巧在心里还是恨着自己父母,基本上每次老张进城,她都不会跟着去。

看这样子,应该是一早上就走了,今天家里只剩下张巧巧一个人啊,老王心里活跃了起来,这老张一走,他不就又有机会了。

“王哥你是要出去遛鸟吗?“张巧巧问道,老王每次来找她爷爷,两个人基本上都出去遛鸟,今天她爷爷不在,老王应该会一个人出去遛鸟。

“今天就不遛鸟了,外面空气不太好!你爷爷什么时候回来?”老王问道,老张不在家,还遛什么鸟,遛鸟有张巧巧好玩吗?

这鸟随时随地都可以带出去,玩张巧巧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下午吧。我爷爷给我留了午饭钱,让我自己出去买点吃的!”张巧巧说道。

“哦!这样啊!”老王将自己鸟儿挂了起来,笑道:“我那稀有品种已经康复了,巧巧你要不要看看?”

“康复了啊,好啊!”张巧巧点点头,上次只是看了一会而已,昨天还没看成,今天终于可以看一看了!

“嗯,康复了!不过这外面还是比较凉,我们去你房间,怎么样?”老王问道,在客厅不再安全,万一这个老张提前回来了,很容易被发现。

而且老王也想看看,张巧巧闺房是什么样的,在张巧巧的闺房里,两人那样,有种入洞房的感觉,别有一番滋味啊!

“好啊,王哥你跟我来!”张巧巧说道,老王跟着张巧巧进了她的闺房,刚一进房间,就闻到房间里的清香,房间布置精致,满眼粉色,床上还放着几个毛绒玩具。

老王这是第一次进女生的闺房,他坐在床上,这床单被罩都是张巧巧的芬芳。

“我来还是你来?”张巧巧问道,她在一边搓着手,让自己手心更暖和一点,这样就不会冻着那个稀有品种,免得它又感冒生病。

“当然是巧巧你来了!”老张吞了口口水,这种事情他来就少了很多趣味。

“好啊!”张巧巧笑道,也不拒绝,老王坐在床上,她就蹲在地上,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张巧巧的脸离得挺远。

“巧巧,你怎么离得这么远?”老王心里郁闷,张巧巧如果靠近一点,他才舒服呢。

“你的稀有品种虽然不会叫,但还是挺凶的,这次可不能靠近!”张巧巧撇撇嘴,说道。

“那可能是和你不熟悉,你看看和我,就没有那么凶!”老王笑道,看着张巧巧蹲在他的身下,顿时心花怒放。这种姿势太那啥了,老王十分享受。

他那个婆娘还从来没给他这样伺候过,上一次和张巧巧差一点就成了,这一次老张不在家,应该不会出差错了。

张巧巧给老王带来的,不仅仅只有舒服,还有新鲜和刺激。

张巧巧很快就把老王的腰带给解开了,老王站了起来,方便张巧巧。

现身后,张巧巧仔细观察了一会,说道:“这鸟为啥这么奇怪?”

“哪里奇怪了?”老王问道,心里却不由紧张了一下,上一次张巧巧没认真看?或者只看了一会,外加上张巧巧没穿衣服,心里害怕,就没注意这些细节。

而今天张巧巧衣服都穿的好好,自然会注意起来。

“有点不对劲!”张巧巧说道。

张巧巧这么一说,老王松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啊,应该是昨天感冒,所以有一点不舒服!”

“真奇怪,怎么没有眼睛呢?”张巧巧问道。

老王点点头,赶紧说道:“别看了,赶紧给它暖暖!还有巧巧啊,你平时都不看科普频道吗?”

可不能一直让张巧巧观察下去,再这么观察下去,岂不是要露馅了,张巧巧还有一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气势。

“看的啊!”张巧巧嘴上说看,心想,不能让它给冻着了。

“那巧巧知道,深海里的鱼儿,都是没有眼睛的么?”老王解释道,心里松了一口气,张巧巧这个好奇宝宝没有继续问下去,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好奇宝宝了。

“知道啊,因为深海里根本看不见,所以不需要眼睛啊!”

“对啊,你看你也懂,就是这个原因啊!它平时都必须在温暖的地方呆着,而且需要人喂养,根本不需要眼睛!”老王解释道,他双手撑着床,享受着这一份舒适。

张巧巧闺房干净整洁,老王低头看着张巧巧,张巧巧还在好奇的瞧。

“说的也是,哎呀,好脏,我要去洗个手,真恶心!”张巧巧说着跑进了厕所。

老王叹了口气,今天的福利一般般,看来还不能着急,张巧巧都开始嫌弃了,这样下去,她根本就不会再帮忙。

张巧巧出去洗手了,老王动了一下,趴在床上,闻着张巧巧留下来的体香,正遗憾着,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老王犹豫了一会,都这个时候了,还有谁会上门来?

不管是谁,他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客厅里开始遛鸟,而门外的人已经开始喊道:“巧巧,把门开一下!”

是老张的声音,张巧巧不是说老张中午都不会回来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还好啊,这老张没有带钥匙。

不过很快老王就有些蒙圈了,他怎么办啊!

老张不在家啊,他还在老张房间里,和张巧巧一起。这老张会不会多想什么?

“来了来了!”巧巧赶紧说道,然后过去将门打开,这门一打开,不仅仅老王愣住了,张巧巧也愣住了。

外面站着不止老张一个人,还有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是张巧巧的爸爸,难怪今天老张怎么突然回来了,原来是她爸爸回来了。

不是说好了去拿伙食费的么?怎么两个人一起回来了?

“老王,你怎么也在?”老张一进门就看到了老王,愣了一下。

“我也是刚来不久,巧巧说你们可能一会就回来,我就在这里等了一会!”老王心虚的说道,等啥等啊,他看着张巧巧,生怕张巧巧揭穿他的谎言。

但是张巧巧根本就没有听他讲话,开门之后把手一甩,转身进了卧室,将卧室门碰的一声给关上了。

“这是?”老王有些傻眼,张巧巧她爸回来了,难道她不应该开心吗?看这样子,不仅仅不开心,而且还非常生气。

张巧巧爸爸叫了老王一声王叔,对老王的存在也没起什么疑心,老王琢磨着,张巧巧她爸应该要把张巧巧给接回去,不然不可能来的。

这张巧巧如果被接回去,那他什么福利都没有了啊!

老王点点头,问道:“你们这是?张巧巧她怎么了?”

“我儿子想要把张巧巧接走,毕竟我这年纪也大了,没办法在照顾巧巧了!”老张说道,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的出来,老张这心里也舍不得。

毕竟张巧巧和他生活这么久,张巧巧走了之后,他只剩下一个孤家寡人了,也没人说话什么的。

张巧巧要被接走,他老王心里也不舒服啊。这才刚刚享受了一点,就要被接走了!但是这是别人的家事,老王也不好多嘴说什么。

“哦,这样啊!既然是你们家事,那我先走了哈!”老王说道。

两个人也没有挽留,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他们内部的事情,留着老王也啥用。

老王提着自己鸟儿,回到了自己家里,坐在沙发上发呆,时不时还忍不住叹一口气,张巧巧她爸亲自从市里过来接张巧巧,这张巧巧怕是要走了,他以后也享受不到张巧巧的温柔了。

老王提前回来,梅翠霞挺开心的,不过看到老王唉声叹气,不由的问道:“王哥,你这是怎么了?”

以前遛鸟回来,都是一脸兴奋,怎么今天不高兴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伤心事情,你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好了!”老王说道,这离别来的这么快,能不难受么?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难受也没有用,做人啊,应该往前看!”梅翠霞劝道,这老王还有什么伤心事?子女都过得挺好,对他也挺孝顺,难道说老王想起了自己以前的老伴?

这也不是不可能!

老王摇摇头,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来,他对梅翠霞说道:“我这几天有点上火,给我准备一点良性的食物下下火!”

要不是昨天流鼻血,他也不至于留下这么大的遗憾。

“下火?”梅翠霞一听,直接曲解了老王的意思,她一只手搭在老王身上,说道:“要不我给你败败火!”

梅翠霞以为这是老王含蓄的说法,老王心情本来就不太好,听到梅翠霞这句话,心情更加郁闷了,你说这梅翠霞到底看中他哪里了。

“不用了,准备一点食物就行!”老王说道,让梅翠霞给他败火?别到时候还没败火,他就再次上火了。

“行!”梅翠霞点点头,不着急,今天晚上自己先进浴室,终归是有机会的。

中午梅翠霞去买菜,老王就在家里,其实他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去看一下张巧巧到底有没有跟她爸离开,但是一时又找不到好的借口,该怎么说?

张巧巧又不是他的孙女,你要说遛鸟的话,他可从来没有上午去老张家遛鸟,再说了,刚从老张家回来,这么快又回去,岂不是让老张怀疑。

之前他在老张家里,和张巧巧两个人共处一室,因为张巧巧闹脾气,外加上老王的解释,他们倒也没有怀疑,老王再去的话,担心被怀疑,毕竟人做贼心虚。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王无精打采,心里直痒痒,也不知道这张巧巧有没有走,梅翠霞看着老王,开口说道:“王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和我说说,我给你出出主意?”

老王看了眼梅翠霞,开口说道:“我想去看一个朋友,但是又找不到什么借口去看!你说怎么说比较好?”

看着老王为难的表情,梅翠霞心中警铃大作,这老王这么为难,该不会是看上哪家老太太了吧,如果是男性朋友,还不是想看就看,不至于这么纠结。

只有女性朋友,才会纠结找个借口去看。

梅翠霞心里有了危机感,但是又不能直接问老王,对方是不是个女人,梅翠霞在心里思索着,该怎么说比较好。

老王一门心思都在张巧巧去留的问题上,压根不知道梅翠霞在想什么,他也是随后这么一说,并没有指望梅翠霞给他出个什么主意。

梅翠霞想了良久,在问了一句:“她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身体很健康!”老王说道,张巧巧才十八呢,身体好着呢。

“哦,她多大了?”梅翠霞问道,如果年纪大一点,她还没那么重危机感,毕竟梅翠霞年轻啊,不可能比不上年纪大一点,她有这个信心。这个男人都一样,谁不喜欢年轻的妹纸。

“和我差不多大!”老王回答道,老张的年纪和他差不多大。他抬起头看着梅翠霞,梅翠霞怎么问这些问题,不着边际啊。

“这样啊!你们好久没见面了?”梅翠霞接着问道,该不会是老王年轻时候的梦中情人吧,恰好对方也死了老伴,这也不是不可能啊。

如果是老王年轻时候的梦中情人,梅翠霞可要使坏了,阻止他们相见。

毕竟年轻时候没得到,这老了得到也可以。

“也就几天吧!哎,问你也没用!“老王说道,他还是下午过去看看,其实不用进去也可以,就在外面看看,如果张巧巧在家里的话,应该能够听到张巧巧的声音。

梅翠霞急了,也就几天?难不成这几天老王都是为了那个老太画地图的?那她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岂不是要付之一炬了。

相关文章: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_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栀子花开】

被诅咒的村庄,厄运会降临到每一个外来人身上。

【热门】总裁逃妻太难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列表

外国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男友退伍回来晚上都要好几次

白洁无删全文阅读全文|写个虐脐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