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娇妻入骨缠免费阅读全文,复仇娇妻入骨缠小说火爆上线

2021-08-27 14:10 · 新商盟

她好紧张,好惶恐,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更不知道她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这里显然不是山顶那个她做了五个月女仆的顾家老宅……

“这……是哪里?”片刻后,郁蓝欣努力镇定着转过了头,问向身后高挺的男人,她不是那种胆小如鼠的女孩,不然也不会冒死闯进戒备森严的顾家,要蓄意杀死顾倾城这样的大人物。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该来的终会来,如果她被发现了真实身份和目的,那么躲也躲不了。

然而回过头的刹那,她却看到顾倾城的俊容,正含着清浅的笑意在深深的看着她,那双如墨的眼眸像深夜无边的海洋不着边际,在老宅见过顾倾城的几面,他给她的印象都是一副倨傲冷漠的样子,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对她含笑凝视,那笑容和眼神,顿时让她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不由的抓紧了身上的棉质睡袍。

“我真的让你中毒那么深吗?和我睡过一次,就两天两夜都醒不过来了?”顾倾城微凉的长指挑起了她尖俏的下巴,问语低低沉沉,夹杂着丝丝魅惑的气息。

郁蓝欣因他这话,如梦初醒,原来,她昏睡了两天两夜,脑海里拂过她在昏迷前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疯狂掠夺的画面,尤其他带给她的那撕裂般的蚀骨钻心之痛,让她至今想起都不由得夹紧双腿。

而她这个举动被顾倾城敏锐的收进眼底,化作唇边牵起的玩味一笑,又抵进一步,坚挺的胸膛贴近她薄弱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努力镇定的容颜。

这张巴掌大的小脸儿用李白的一句诗形容最不为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粉黛未施的脸庞,每一处都精致无瑕,美得自然脱俗,打从五个月前,顾倾城第一次回老宅看望爷爷见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就早有直觉,她并非一个普通的女仆。

郁蓝欣已经被顾倾城幽深的墨眸盯得浑身不自在,往一旁挪动脚步,躲开了顾倾城挑着她下巴的手,只是,不等她从他身旁走过,就被那只微凉的手再次摄住了皓腕。

“你放开!”郁蓝欣本能的抬腕挣脱,黑白分明的皓眸里尽显憎恶,顾倾城紧攥不放,一个转身就将她推进墙角,强大的身躯不留一丝缝隙的紧紧压住她。

“混蛋!你干什么?放开!”强烈的侵略气息再次袭来,郁蓝欣本能的低吼挣扎,直到顾倾城低沉的一个个问题吹进她耳畔:“女人,两天前那晚可是你自己潜入我的房间,主动覆上我的唇勾引我把你压在身下……现在,为何又表现出这幅抗拒的模样?”

“难道是我理解错了,你并非是想爬上我的床,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顾倾城最后一句问,落下余音之际,一支0.44口径的新式自动手枪抵住了郁蓝欣平坦的小腹。

郁蓝欣感受到坚硬的枪口紧抵住自己的身体,她浑身一颤,血液和呼吸都顿时凝固了一般。

顾倾城好整以暇的感受着她的紧张颤栗,剑眉斜飞,薄唇贴近她的唇近在毫分,炽热的呼吸散发着极具危险的气息,低低的问:“说吧,接近我,到底什么目的?”

郁蓝欣胸口激烈的起伏着,努力让自己平缓下来紧张的心情,默默在内心整理头绪,她想,既然这个男人方才问她是仅仅想爬上他的床还是有其他目的,这便说明他应该是还不清楚背后的隐情,但是他记得那晚是她主动贴上他的唇,那样她也不能装的太无辜,看来,便只有承认他方才猜测中的一种了……

郁蓝欣默默思量,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承认莫须有的私心:“对不起,大少爷……我,确实仰慕您许久,所以才……”她深深的皱着秀眉,这份谎言,竟让她越发难以启齿……

“呵呵……”顾倾城阴沉的冷笑一声,抵在她小腹的枪口缓缓收回西裤兜里,墨眸却在笑意敛去的一瞬更覆寒色,他给了她讲真话的机会,可她选择继续撒谎,他有些失望,但这种失望,也在潜移默化之中加深他的欲望,长臂一把勾紧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另只手捏紧她秀美的脸蛋儿,咬牙切齿的冷冷道:“很好!女人,既然你承认,只是为爬上我的床,那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话落,烈吻汹涌而至,不管她是否无辜被利用,她想要害他死的罪行已然犯下,还在继续着谎言,他必须惩罚她!既然已经把她拿捏在手里,那就不可能让她好过,这是对她的惩罚!

郁蓝欣只觉天旋地转,无力挣脱,也不能挣脱,方才,当顾倾城用枪口抵住她的那一刻,她就想清楚了,既然清白之身已经没有,事已至此,只能将错就错,要报仇就不能落荒而逃,也许,潜伏在这个男人枕边,才有更多得手的机会!

夜幕沉沦,几番激烈的掠夺索取后,顾倾城去了浴室,床上,郁蓝欣裹着被子浑身酸痛颤栗,盈盈的水眸里深藏着哀伤,却不允许自己流泪。

十几分钟后,顾倾城沐浴完,穿好了家具休闲服走出来,一身冷俊清爽站到床前,满面淡漠的睨了眼缩在被子里不肯出来的女人,随手从床头柜抽屉里取出一张支票,吐出一句听似无情却含深意的话:“我顾倾城想要的东西,向来有自己的底线,不劳而获或是徒手霸占,绝非我的原则!”

话落间,他在支票上挥笔填好了金额,甩在了紧攥着被子靠在床头的郁蓝欣身前。

郁蓝欣看着那张支票在残留旖旎气息的空气中飞舞落下,犹如她一颗支离破碎的心跌进深谷,她用憎恨的目光瞪着顾倾城冷漠离去的背影,一阵强烈的耻辱感在心间蔓延,她一向矜持自爱,如今却要被夺了她贞操的男人拿钱羞辱,她抓起那张支票,看也不看上面不菲的金额,狠狠的撕碎,想要杀了顾倾城的心,更加强烈了!

这一晚,郁蓝欣没出卧室,佣人送进来的晚餐她也没动一口,顾倾城也整晚上没有进她的卧室睡,这让她更感羞耻的验证了,这个男人,只想把她当成一个解决生理需要的发泄器,而且,还是付费的!

……

隔日清早,郁蓝欣穿上佣人送到房间的奢侈品牌洋套装,她出了卧室下楼,不顾别墅里的佣人叫她吃早餐。

她直接出了别墅的房门,那昏迷的两天两夜到底还发生了些什么她所不知的事情,她迫不及待要去找顾家夫人尚恩惠了解清楚。

她进顾家做女仆,及她做的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安排的,耳朵里的隐形耳机,是她和尚恩惠唯一的私下联系方式,好在一觉醒来,耳机还在耳朵里,于是接到了尚恩惠发给她的见面信号音,她迫切要知道她吞下了那粒药丸,为什么没有死,顾倾城到底有没有再发现些什么,还有下一步,她要怎么做,不搞清楚,她片刻不能安宁。

……

半小时后,郁蓝欣打车来到市中心一个不起眼的咖啡馆里,这是她和尚恩惠每次私下见面的指定地点。

咖啡厅一角,四十五岁的尚恩惠风韵犹存,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庞被宽大的墨镜遮住大半,戴着硕大钻戒的手端着一杯咖啡轻抿,见郁蓝欣来到,慢慢放下咖啡杯,温声招呼她:“小蓝,来了!”尚恩惠是老狐狸了,遇事已经可以保持镇定自若。

尚且年轻的郁蓝欣则相对无法淡定,一坐下来,眼眶就红了:“顾夫人,我没用,当晚不但没能得手,还反让那个人给……”郁蓝欣哽咽了片刻,继续道出那晚的疑惑:“可是,顾夫人您不是说,顾倾城喝了那杯酒就会昏迷不醒吗?可是当我含着药丸凑近他的时候,他却突然醒了?不然我,我当晚也不会被他夺了清白……”郁蓝欣越说越觉得难过。

“小蓝,”尚恩惠伸手拍拍郁蓝欣的手背,表现的温和善意,“别着急,听我说,顾倾城虽然刚刚三十岁,但他已经在商场驰骋了十年,他敏锐警惕,对谁都存有防备之心,想要给他下药灌倒并不容易,可能他有察觉,所以偷偷把喝进去的酒又吐出去了……”尚恩惠掩饰道,心里最清楚,她那晚让人给顾倾城的那杯酒根本就是一杯迷情酒,为的就是要郁蓝欣自投罗网。

“那,顾夫人您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吞了那粒药丸却没有死?”郁蓝欣又万般疑惑的问及此。

“傻丫头,当然是我派人给你服下了解药啊。”尚恩惠毫不心虚的继续着谎言,也只有她最清楚,那粒药丸也非什么夺命丹,只是催情药而已。

尚恩慧才不会那么傻,在顾家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害死他的爱孙,她的确迫不及待要顾倾城死,但,想要害死他岂是一件可以轻举妄动的事。

“那么,顾夫人,我接下来要怎么做?”郁蓝欣又急于知道下一步计划,复仇之心分分秒秒强烈在内心里。

尚恩慧不紧不慢的又端起咖啡抿了几口,于是从一旁拿过一份招聘启事推到郁蓝欣面前,道:“小蓝,顾氏现在正广纳人才,下一步,你要进入顾氏谋职!”

“进入顾氏?”郁蓝欣甚是诧异,“我哥和我爸辛苦奋斗的企业毁在顾氏手中,我怎么可以去为顾氏做事呢?”

尚恩慧狡黠的笑笑,又拍了拍郁蓝欣的手,让她平静,好似语重心长的劝道:

“小蓝,你也看到了,我们的计划一再落空,说明我们的敌人实在太强大,所以报仇之事决不能操之过急,所谓近水楼台,就是想要达到目的,就要抓住任何一个靠近他的机会,而且你哥现在医院里昏睡不醒也是需要钱的。”

“还有,你是学画画的,你父亲生前就是个伟大的建筑师,难道你不想也成为你父亲一样优秀的建筑师吗?顾氏绝对有能力给你创造机会,等你强大起来,你可以亲手把那个人从你父亲那夺走的东西都夺回来,还可以把你父亲的石城地产重振旗鼓,你不觉得,这比你直接杀了他,更有意义吗?”

郁蓝欣咬住唇瓣,默默听进了尚恩慧的话,她觉得尚恩慧说的确实有道理,杀掉顾倾城并不是件容易办到的事,还要承担杀人的罪名,也许余生还要在监狱里度过,与其这样,不如换一种复仇的方式,让自己强大起来,然后亲手从顾倾城手里夺回曾被他掠夺的一切!

尚恩慧还对郁蓝欣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就在两人凑近窃窃私语的时候,咖啡厅另一头隐蔽的角落里,一只微型摄像头全程将画面记录……

……见过尚恩惠后,郁蓝欣先一步走出咖啡厅,顾泽熙开车抵达咖啡厅门前时,车子正好和郁蓝欣擦肩而过,郁蓝欣只顾心事重重的低头走路,听见身旁的车子连连响起刺耳的鸣声,她才转过头看了一眼。

顾泽熙见她发现了他,匆忙推开车门跑到她面前,“蓝欣,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我昨天从国外参加完画展回家怎么没有看到你呢?”顾泽熙一把抓住郁蓝欣的手,帅气面庞尽是阳光般温暖的笑容。

郁蓝欣早知道这个顾家并不受宠的二少爷喜欢她,他们曾经就读过一所大学,大学四年里,顾泽熙也曾热情似火的追求过她,但因为顾泽熙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当时就拒绝了,之后顾泽熙便退一步成为她的好朋友,也是因为和顾泽熙的关系,她才和其母尚恩惠有了交集。

“二少爷,夫人在里面。”郁蓝欣勉强的撑着微笑,说着抽回被顾泽熙抓住的手。

顾泽熙手心里一空,心也蓦然失落,抿了抿唇,再次问:“蓝欣,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不在我家做事了?”

“呃,我请假了,对不起,二少,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再见!”郁蓝欣不想说太多,匆匆找个借口道别,从顾泽熙身边大步走过。

“哎,蓝欣!下周我们校友聚会,你去不去啊?”顾泽熙转身要去追她。

却被后一步走出咖啡厅的母亲拦住,“泽熙,你给我站住!”尚恩惠严厉的喝止住儿子。

顾泽熙停下脚步,皱着眉头回头看母亲,“妈,您怎么又和蓝欣私下见面了,您对她说了什么?是不是又让她离我远一点?”顾泽熙有点怨怪母亲再三阻止他和郁蓝欣走的近。

尚恩惠没有告诉过儿子她和郁蓝欣之间背地里的勾当,但有一点是无比坚定的,“泽熙,小蓝她不适合你,你以后确实是要离她再远一点!”

“为什么?妈,蓝欣那么好的女孩,我不懂,您为什么总是反对我和她交往?”顾泽熙追随母亲上车的脚步,不甘罢休的追问。

尚恩惠打开车门停下来,回头拍拍儿子肩膀,笑着道:“因为,小蓝现在已经是你大哥的枕边人了!也就是说,她已经不是什么贞节烈女了!”

相关文章:

阳经延长术前术后图片/被开过后门的真实感受

bl肉文 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_校园短篇h拉文

医疗室play塞针管_跪求妻主立规矩

男生为啥喜欢女朋友喊疼|每一次顶弄都深至咽喉

如果不曾忘记你(主角乔若茗萧年生)完本小说版

文章标签